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慎之:中国文化传统与现代化 ——兼论中国的专制主义

更新时间:2009-07-14 11:15:43
作者: 李慎之 (进入专栏)  

  欧洲的封建国家倒是比较容易产生民主主义的。中国则不然,自秦始皇以后,地方行政长官都由中央派出,以下层层节制,最高权力中在“执长策以御天下”的皇帝一身,统治力量要强得多,严密得多。两千多年来一直是如此,民主思想根奉没有产生的空间。直到现在,“父母官”三个字,还是挂在人们嘴上,压在人们心头。这些所谓“亲民之官”固然也有好人,但是往往是更加专横,更加残暴,到今日而尤甚。

  中国专制主义的第六个特点,也是最可恶、最黑暗的一个特点,就是思想统制或日愚民政策,其实它本来就是政治上的大一统必有的一个组成部分。“自是而相非,自贵而相贱”,本是人性中固有的阴暗面,因此现代民主制度首先必须保障人民的思想、言论、出版自由,以相互宽容作为民主的第一要义,而申国的文化传统则反之。且不说秦始皇以前的孔子即有“攻乎异端,斯害也已”,孟子就有“息邪说,放淫词”的话,至少那时还容许“百家争鸣”,虽然争鸣的内容一概都是“人君南面之术”。秦始皇是完全靠法家的理论立国的。他称帝以后,除了统一文字、统一度量衡以外,还播百家“以愚黔首”;“以吏为师”以统一思想,终于达到“偶语者弃市,腹诽者诛,道路以目的程度。以后,法家之治渐渐儒化,情况当然要好一点,但是总的来说仍然是实行的”舆论一律“,到后来更发明了开科取士的方法,又浸假而发明了八股制艺。天下士子都得”为圣人立言“,”非圣人之言不敢言“。至于以言获罪,以文字贾祸的则代不绝书,而以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申的”全面专政“达到顶峰。

  由于以上的六个特点而有了第七个特点,即中国专制主义的生命力特别顽强。这一点是大家都看得到的明白的事实。请看1911年10月10日辛亥起义推翻帝制,中国成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以后,人们本来满以为专制已经结束,民主马上可以实现了,殊不知不过三年(I9I5年)就发生了袁世凯称帝的活剧,虽然他只做了八十三天的皇帝就下台而且病死了,但是次年(I917年)发生了张勋拥戴博仪复辟的短命闹剧。以后经过十年的军阀混战,好容易蒋介石率领国民革命军北伐,统一了申国,但是不久就暴露出其法西斯独裁的本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结果却迎来了1957年到1976年的二十年极左路线,毛泽东自称"我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中国人民一百几十年的维新、革命并没有改变两千多年的专制主义的奉质,只是革掉了一个皇帝。反观同在亚洲的日本,照说也是一个专制主义的国家,而且它的天皇据说还是天照大神“万世一系”的子孙,实际上则是京都由“将军”主政,各地由“大名”统治的封建国家。自从1854年被美国海军打开国门以后,经过所谓的“尊王攘夷”到“大政奉还”,到1868年不过十几年的功夫就实行了明治维新,正式开始了现代化的进程。当然日本的民主是很不成熟的,后来军部专权,实行侵略政策,又败于同盟国之手,又在美国的占领下重订宪法,实行了第二次开国。到目前的世纪之交,在信息时代的大形势的压力下,日本又在酝酿”第三次开国“了。可以预计,日本将进一步民主化,人民将得到更多的自由。

  同日本对比起来,中国停滞的主要原因只能归咎于我们的文化积淀太厚,

  

  中国专制主义的支持力量

  

  在中国,专制主义还受到许多强大的思潮以至现实力量的支持。计划经济是对专制主义最有力的支持,甚至是现代专制主义的基础。这点应该是自明之理了。用最简单明白的话讲,就是计划经济只有一个老板,即国家。没有国家的恩赐,任何人都不可能有饭票。所以现在有人质疑二十世纪下半期中国人普遍地软弱、奴性,没人格以至无耻,这是无论如何不能深责的,因为任何人敢不服从,就得面临没有饭吃,也就是生死存亡的问题,而求生的本能又是每一个人都有的。这番道理在中国改行市场经济以后渐渐地有人懂得了,但是中国迄今今还没有进行认真的反思甚至拒绝仟悔,这才是中国的耻辱。

  专制主义还容易受到十九世纪以来因为遭到外国侵略而义愤填鹰的中国人的民族主义的支持。证好一百年前如狂艘突起的义和团的口号“扶清灭洋”就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例子。五四运动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反专制的启蒙运动,不过它确实是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此洋政府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卖国条约开头。以后的几十年有“救亡压倒启蒙”之说,也并非无稽之谈。任何一个专制政府,只要把民众的怒火引到外国头上去,它就可以压倒民众的民主要求而可以保住以至加强自己的统治。一个新兴的政治力量只要能利用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甚至可以取得政权。一句“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立刻可以使听众百脉债张,满座若狂。中国人民历来是讲究“夷夏之辨”的,可又是历来不讲究专制与民主的区别的。他们对爱国还是卖国的敏感程度要比对专制还是民主的敏感程度高出万倍。

  集体主义是支持专制主义的又一个强大力量。中国传统文化中从来没有“个人主义”的观念,就同根本没有“自由”与“人权”的观念一样。虽然战国时候有个“杨朱为我”,但是其思想从未发育成一种有效的政治、伦理思想,而且很快就被孟子挖他同墨子一起斥为“无父无君,是禽兽也”,骂倒了。“大公无私”,“为集体而牺牲个人”,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中的“狠斗私字一闪念”,好象谁都认为是高尚的道德行为。“识大体,顾大局”更是被认为是高贵的情操,然而就在这种情操之中,人都变成了奴隶。上面所说的风阳县小岗村十八户农民决定摆脱人民公社的严酷束缚,自己谋一条生路而按血手印决定分田单干的时候,他们是自觉地在“犯罪”。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开辟的道路给改革开放带来了巨大的成绩,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居然还没有人把他们的行为所代表的理性的力量作出像样的总结。

  当然,中国的专制主义也受到中国的传统哲学的支持。这样说有点像同语反复,似乎并无多少新意。所以值得一提,只是因为中国专制主义不但是由上面说过的那些法家的和儒家的思想家或哲学家,如董仲舒、韩愈、朱嘉、曾国藩所提倡,甚至至铸造的,它还受到其它各派的思想家,如阴陌家和截纬学的附和,也受到道家或释氏的消极的支持。现在是有人从老庄禅宗中间发现了所谓“消极的自由”,即使此言属实,他们反正是到现在都没有发展成为足以与专制主义对立或者足以消解专制主义的积极的自由。甚至近百年来被认为代表下层人民利益、许多老共产党员(包括少年时的我)所推崇的墨家,也一样是十足的专制主义者,主张“天子之所是,皆是之;天子之所非,皆非之”;《墨子。尚同。上》)。一部中国哲学史或者中国思想史怎幺样也脱不了专制主义统治一切的模式。五是因为这个缘故,事情才会如鲁迅所说:“可怜外国事物,一到申国,便如落在黑色染缸里似的,无不失了颜色。”“民主”一辞,明明是外来的,到了申国,便成了“为民作主”;“法治”一辞在今天的申国,也明明是rule of law的翻译,但是没过多久,便成了"依法治国”,变成rule by law了。申国的意识形态的惰性或日,贯性简直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专制主义。封建主义。皇权主义对中国专制主义的历史、理论、特点讨论了一番之后,应该讨论一下它同封建主义、皇权主义的关系。

  过去半个世纪以来,因为受马列主义的强力影响,中国人一直把秦始皇以后到鸦片战争为止的两千年历史称之为封建主义阶段;把I840年到I949年(因为外国帝国主义的人侵以及本国资本主义的生长)称之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阶段。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是极不准确的,是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所谓人类历史发展的“五阶段论”推导出来的。申国自己的传统则历来都把秦始皇一统天下、分天下为三十六郡以前称为封建时代。从社会制度上说它与马克思所说的封建主义,也就是西方一般史学家普遍说的封建主义基本一致,甚至也与日本明治维新以前各地由“大名”统治的封建制度基本一致,而与秦始皇建立的郡县制大不相同。所以发生这样的误解都是因为用“五阶段论”硬套的结果,也可以说是文化专制主义的结果。到现在,半个世纪过去,众口一词,己经积非成是,积重难返了。流风所及,老百姓把一切传统的东西,包括风俗习,赁,都冠之以封建的形容词,如坐花轿、拜天地、裹小脚、烧香祭祖、求神拜佛,……等一概称之为封建思想、封建迷信。五十年前有一位卫生部长甚至把中医称为“封建医”,引起上下的反对,于是改口。在我的记忆中,这是唯一得到纠正的一例。

  照国际通例,封建主义主要指的是一种社会制度,而专制主义主要指的是一种政治制度。所以专制主义可以发生在经济相当发达的地方,如德国与苏联,而封建主义则无论如何是与现代社会不能兼容的。

  我的总的看法是:人类社会在过去几百万年的发展道路,或日发展模式是很不相同的,最明显的不同就是本来同源共祖的人类居然能分化出白人、黑人、黄人样肤色形貌不同的人来。因此即使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后,也很难说五种制度能够包括一切。封建制度废除以后的中国的中古社会就是相当独特的一种,是不能硬归人欧洲中古的封建社会一类的。到底它是什幺样的社会形态,有待认真深人细致的研究。但是作为数量占人类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时间长达两千年的一种模式,完全可以而且应当自立名目。我奉来认为,最好就称之为帝国主义义,因为民国以来已有不少学者称周朝为封建而以秦汉为帝国,但是因为与世界上已经约定俗成而且意思另有所指的imperialism犯重,所以只好称之为皇权主义,也可以称之为皇权专制主义,或者绝对皇权主义。我杜撰了一个英文译名emperorism,以此来称呼中国两千多年的社会形态,以代替名实相乖的封建主义(feudalism)。十几年来也曾多次就教于同道诸君子,没有遭到什幺反对。只有一个人认为以称郡县制为好,但是它不好翻译成外文,无法与外国交流,无法在世界文化中独树一帜,而且不能表示与近代国家一般都有的地方行政区划不同特点,也不能表示皇帝老子“予一人”抚有万方的威严。想来想去就还是以皇权主义为好。请高明指教。

  俄国虽然现在由普京起自称是一个欧洲国家,但是它的文化与社会制!度也自有特点,因此决定了它在二十世纪走了近八十年的极权主义的道路,在此以前,它的社会一政治制度被称为沙皇主义,我以为它也是有资格与中国皇权主义的社会一政治模式并立的。

  现在是全球化的时代,全球化的浪潮汹涌澎湃,光凭全球化这个“化”字,当然可以使世界上许多国家会有许多方面归于趋同,比如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但是它是不是会达到全球一道同风,我还是有坏疑。既然同源共祖的人类;进化的过程中会变得“殊方异俗”,甚至“殊形异相”,难道在将来真的会回到一个模式里去吗?把未来的世界看成是一个大体相同,然而各民族又各有特点的和而不同“的世界,似乎要合理一些。全人类的发展道路可以大致一样,但不会完全一样。毕竟按生物进化的过程说,不论是全体生物,还是某一物种,都是越进化就殊异性越大。各个民族在各个阶段,各有自己的形式是可以想象需要研究的。

  

  中国的专制主义与现代化

  

  中国的现代化如果从1840年算起,也已经有一百六十年了,在物质方是有成就的,而且可以说是成绩大大的,比如一百年前,中国人连火柴、洋袜都造不出来,但是中国现在已属于少数几个能造两弹一星(核弹、导弹、卫星)的国家之列了。在精神方面,也可以说有许多的收获。比如1901年底才由皇上"劝谕女子勿再缠一足”,现在可以说已经看不到多少小脚老太太了。其它种种“解放”,也真是不胜枚举,触目皆是。但是,如果我们深入观察中国人的内心,就必须承认,中国人的政治文化变化很少。最近看到报上有青年干部说:“看看龚们现在对上级说话的态度,已经跟过去完全不一样了”。他的意思是说上下关系已经很民主了。我却很杯疑,不一样的恐怕只是失去了中国曾经十分讲究的礼貌与规矩而趋于随便与粗野,不变的却是首长的自以为是和下属的曲意逢迎。证据真是随处可见,只要打开电视,翻开报纸,看看上面的新闻报道稠评论文章,都是只见千士之诺诺,不见一士之谭垮。又比如,现在的社会,真可以说是贪污成风,贿赂公行。而所以能出现这种现象,又是因为存在着广泛的以权谋私的可能性,而所以可能大规模地以权谋私又必然是因为公权力行为缺乏公开性或透明度的结果。这恰好就是专制主义存在的明证。

  这样的社会不但在精神上与现代社会的标准相距甚远,而且在物质上,也就是在经济建设上,即使能取得若干进展,也是有限度的,不能持久的。经济;尤其是现代经济的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0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