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厉以宁:世界经济危机和资本主义制度调整

更新时间:2009-07-06 16:25:43
作者: 厉以宁 (进入专栏)  

  第一, 政府注入的资本归根到底是纳税人的钱, 纳税人的钱为什么要帮助私营大银行和大公司呢? 当初, 如果这些私营大银行和大公司的资本家不是那么贪婪, 那么疯狂追逐暴利, 现在会陷入危机之中吗? 私营大银行和大公司的资本家之所以陷入危机困境, 这是自作自受的结果, 为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来帮助他们呢? 但主张政府注入资本挽救私营大银行和大公司的人则认为,注资并不是单纯地拯救这些私营大银行和大公司及其投资人, 总的说来是拯救西方经济, 使国家经济得以走出萧条, 使就业者保住工作岗位, 使纳税人受益、使国家受益。这场争论看来是后一种意见逐渐占了上风, 实际上却又反映了另一个值得西方社会各界思考的问题, 即为了拯救资本主义制度, 拯救美国和西欧各国的市场经济制度,这样做, 值不值得? 有没有必要? 较多的人仍然认为市场经济制度是值得保留的, 资本主义制度虽然需要调整或改革, 但并不是想用社会主义制度替代资本主义制度, 而是想用社会主义的某些做法弥补资本主义制度的不足。这种态度实际上同20世纪30年代以后的态度是一样的, 即资本主义制度在经历调整、改革之后依然保留下来,但使之更适合新的形势的要求。

  第二, 尽管西方国家的政府领导人主观上并没有想用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 但由于加大了政府对经济干预的力度, 尤其是国家向私营大银行和大公司注入了巨额资本, 使它们成为国家参股、甚至控股的企业, 有人说, 其结果会不会出于西方国家政府领导人的预料而把国家引导到社会主义道路上去? 然而, 社会各界的看法不一定认同这种预测。理由之一,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的一段时间内, 某些西欧国家曾经这样做过, 以至于被认为是在转向社会主义, 但结果并非如此, 因为这些做法都属于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范畴, 即使西方国家采取了这样一些做法, 经济中多多少少发生了一些变化, 但都是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之下实现的, 资本主义制度照样存在,仍同以前一样运转。理由之二, 加大政府干预力度和向私营大银行、大制造业公司注入国家资本的措施, 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 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的西欧国家, 尤其是英国工党执政期间, 都有过类似的做法, 但根据这些西欧国家的经验来看, 很可能是临时性的、应急的措施,或者是并不成功的经验, 等到最困难的时期过去以后, 这些国家又会逐渐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重新把自由市场经济奉为准则。至于国家投资所拥有的企业中的股份, 会被部分售出或全部售出,即实行所谓的“非国有化”。〔3〕这些经验清楚地表明, 在危机来临时西方国家所采取的加大政府干预力度和向私营企业注入资本的措施, 包括某些企业、甚至某些行业实行“国有化”的措施, 并不等于这些西方国家从资本主义制度转向了社会主义制度。

  

  三、资本主义进一步实现制度调整的可能性

  

  2008年世界性的金融危机及其引发的经济危机, 至今仍在继续深化之中。对于危机可能带来的后果之一, 是否可以作出如下的判断, 即资本主义进一步实现制度调整的可能性增加了。

  要知道, 尽管包括美国和西欧各国在内的西方国家政府领导人, 主观上想早日结束经济衰退,稳定社会, 使经济能够较快地转上复苏的轨道;并且, 尽管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采取了加大政府干预力度和向私营企业注入资本的措施, 但他们并不想使自己的国家转入社会主义的轨道。这一动向是十分明朗的。但这里还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一个问题是西方国家, 尤其是西欧某些国家的中低收入阶层民众是怎么想的? 他们会怎样看待本国政府应对当前经济危机的政策措施? 另一个问题是西欧某些国家的左翼政党是怎么想的? 他们在未来的大选中会提出什么样的纲领、主张, 以争取选民的支持? 为什么这里只提西欧某些国家而不提美国, 是因为社会党人在西欧社会一直有着很大的政治影响, 社会党与保守的政党之间的角逐可说势均力敌, 交替执政的情形屡见不鲜,而不像美国那样社会党势力(不管它们以什么名义出现) 很难成气候。

  下面先讨论第一个问题。西方国家, 尤其是西欧某些国家的中低收入阶层是怎样想的? 又是怎样看待本国政府应对危机所采取的措施的?

  如上所述, 尽管政府应对危机的措施不是社会主义措施, 但在西欧国家, 中低收入阶层长期以来认为社会党所倡导以及执政期间所推行的福利政策等等, 就是一种社会主义的政策, 所以中低收入家庭认为西欧国家在经历这场严重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之后转向社会主义是值得欢迎的。这样也就在政治上产生了双重的后果: 一方面,政府进一步采取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阻力会减少,获得的支持度会增大, 从而使进一步的制度调整进行得比较顺利; 另一方面, 既然中低收入家庭认为这些政策措施是转向社会主义的政策措施,这就增加了进一步向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刚性或不可逆性, 从而使得西欧国家在金融形势和经济形势好转之后试图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力度或试图撤出国家对私营大银行、大公司的注资时,会受到来自中低收入家庭和社会各界的压力, 甚至会引起政治上的风波。目前虽然看不到这种迹象, 但未必以后不会出现政治上的动荡, 未必以后在大选中政党之间不会就此发生激烈的争辩。20世纪30年代以来西欧国家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速度在经历了几十年间或快或慢的进展后, 从现在起, 速度有可能逐渐加快, 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刚性或不可逆性也会表现得越来越明显, 因此, 可以作出如下的推测: 在这次全球严重的金融危机、经济危机之后, 资本主义的制度调整会以比以前更快的速度进行, 而且制度调整的刚性或不可逆性也会比以前表现得更加突出。

  进一步分析, 能不能作出如下的推测: 在西方国家资本主义制度确定以后, 资本主义的制度调整就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在经历了19 世纪和20世纪初期之后, 自由市场经济的作用到1929 -1933年世界经济危机前夕已经达到了顶点, 越过这个顶点, 自由市场经济的作用受到普遍的质疑,因为世界经济危机表明了自由市场经济作用的局限性, 从此西方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便有了合理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 西欧国家的议会先后用法律形式使得政府的经济干预具有合法性。隔了半个多世纪的今天, 当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降临, 在西方各国普遍遭到打击的情形下,自由市场经济的作用又一次受到质疑, 于是就有了政府加强对经济干预和国家向私营大银行、大公司注入资本的呼声, 并相继在西方各国成为具体措施。如果以1929年为分界线, 把1929年以前的资本主义和1929年以后的资本主义看成是两种不同体制之下的资本主义, 即1929年以前的资本主义可以称为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的资本主义;1929年以后的资本主义可以称为混合市场经济(或者像德国经济学界经常采用的“社会市场经济”) 体制下的资本主义。混合市场经济体制下的资本主义的特征, 一是反映于自由市场经济运行基础上国家的干预力度增大了, 政府在认为必要时对经济进行的调节力度加强了; 二是反映于私营经济为主的条件下国家对经济的股权参与或国有化比重增大了。而这两个特征中, 在美国主要以第一个特征为主; 在西欧一些国家, 两个特征是并存的, 甚至是并重的。

  从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角度来看, 制度调整实际上就是体制的转换。从自由市场经济体制下的资本主义转到混合市场经济体制下的资本主义,并不改变资本主义制度的性质, 但体制却转换了。中低收入阶层的倾向性和他们在大选中的作用,是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推动力。

  再讨论前面提到的第二个问题。在西欧某些国家, 左翼政党是怎样想的? 他们在未来的大选中会提出什么样的纲领、主张, 以争取选民的支持?

  要知道, 今天西欧国家的左翼政党在相当大程度上已经不同于19世纪后期和20世纪前期西欧国家的左翼政党了。当时仍处于自由市场经济体制的资本主义时期, 西欧国家的社会党奉行的是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学说, 打出“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 以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作为政治目标, 而社会党的支持者一直以工会会员为基本队伍。〔4〕然而, 从20世纪60年代以后, 社会党的基本队伍逐渐转为中产阶级、知识分子、人权主义者、绿色运动的活动分子, 当然也有一部分产业工人。不仅如此, 社会党的纲领也在变化之中。例如, 在欧洲所有各个社会党中间, 最有影响的是德国社会民主党, 它从20世纪90年代起就开展了一场大争论, 争论的中心是: 保留数十年来一直沿用的“民主社会主义”概念, 还是改用“社会民主主义”概念?〔5〕在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看来, “民主社会主义”的主体是“社会主义”, “民主”则是形容词; 而“社会民主主义”的主体则是“民主主义”, “社会”则是形容词。〔6〕这一动向是值得注意的, 意味着德国社会民主党理论和政策的调整, 即已不再把“社会主义”作为目标, 而是把“民主主义”作为目标了。〔7〕

  这场争论显示了这样一个事实, 在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进程中, 包括社会党在内的西欧国家各个政党从总的说来都接受了资本主义制度调整这一事实, 各个政党的差别主要在于: 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力度够不够大, 调整的范围够不够广, 还有哪些方面应该及早调整而没有调整, 等等。几乎没有哪一个党是不同意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 因为不同意资本主义制度调整, 在选举中将失去选民的支持。在这种形势下, 2008 年世界经济危机对西欧社会经济的巨大冲击不可避免地会对西欧国家今后的政党活动和竞选纲领产生有力的影响。社会党, 无论是作为执政党还是作为在野党, 都会把继续推进资本主义的制度调整当成是争取选民的纲领性目标, 其中将包括下列措施, 如加强对私营银行和私营大公司的监管,建立资本主义经济运行的预警机制, 扩大有利于低收入家庭的福利保障, 在教育、医疗卫生、就业、老年福利方面继续进行改革, 以缩小社会的收入差距, 等等。尽管这些依然是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下进行的, 但意味着资本主义的制度调整将被继续推进。在今后的大选中, 西欧各国的左翼政党看来不会忽视继续推进资本主义制度调整这一可以争取选民支持的纲领, 不管它们能否成为执政党, 都将使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速度加快。

  如果把19世纪后期到1929年之间的资本主义制度调整(尽管这时的资本主义制度调整只是零星的、局部的) 称作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第一阶段, 把1929年以后的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称作资本主义制度的第二阶段的话, 那么能不能把2008年看成是另一个分界线呢? 也就是说, 主要对西欧国家而言, 能不能把2008年以后称作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第三阶段呢?

  现在作出这样的预测肯定为时过早: 一是由于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刚刚发生, 现在还难以预料2009 年是否已到谷底, 2009 年会不会出现转折, 由萧条转向复苏, 而且危机给西欧社会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还没有充分显示出来;二是由于目前西欧国家为了应对危机而采取的救市措施是否见效, 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的观察才能得出结论, 特别是还有没有后续的政策措施,如果有的话, 究竟是哪些后续的政策措施, 这同样需要经历较长的时间才能对后续政策措施的效应, 尤其是它对西欧社会经济的影响作出判断。因此, 现在还只能处于观察阶段。经济学家的预测仅仅是一种预测而已。

  在这里, 有必要重提本文一开始就已阐述的论点, 即资本主义制度调整始终是资本主义框架内的制度调整, 或者说, 始终是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体制改革、体制转换, 这种体制改革、体制转换的目的无非是为了维持资本主义制度的存在, 使它更适合当前的形势, 使社会矛盾不致激化, 以及更顺应社会各界的要求。不改体制, 制度难以继续维持; 改了体制, 制度将继续保留下来。这就是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的实质。

  不管从2008年起西欧国家是转入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第三阶段的开始, 还是资本主义制度调整第二阶段的延续, 资本主义制度调整都将持续下去。这就是对今后较长的时期我们可以作出的判断。

  

  来源:社会科学研究 2009.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87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