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金太军:一部深刻解析中国王权政治的经典力作——《王权论》序一

更新时间:2009-06-29 16:16:05
作者: 金太军  

  精神属性只能制约而不能决定人的自然与社会属性,那么在人类政治和社会领域,“思想—事实”的二元存在并不是承认哲学上的心物二元论,而是承认精神具有相对独立的运动规律——“当失败者退出历史舞台时,纵然肉体已经消灭,但他的思想意志并不会随之死去,并能在一定的条件下复活——某些时候的复活甚至是必然的”,思想具有“稳定传承、指导实践和超越时空的特点”,“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所有政治现象,背后都有不同思想意志的斗争和妥协”,“人类社会的不同历史阶段,具有时代标志意义的政治思想不仅能解释与之对应的社会形态呈现出的内在、稳定的特征,也能解释和规定与之对应的社会形态的主要的、多数的政治问题”。

  正是基于这种“思想—事实”的二元解释框架,作者选取韩非子思想作为考察王权政治时代的思想标本;在对历史问题进行政治研究时,注意历史人物的思想动机。在思想观念与当时的政治现实(经济、文化、社会、政治等多种客观事实)比较中,逐步揭示了王权政治的本质与内容。

  第四,《王权论》一书所体现的作者许多独到见解,系作者在长期钻研中提炼而成,因而显得深刻而富有学术价值。

  这些深刻独到的分析俯拾皆是。比如《王权论》第一章第二节,作者运用社会学家科赛“知识与权力”的理论工具,结合自己的“智慧塔”分析模型来寻找权力和思想的两种内在关系,深刻论证了意识形态的内涵和儒家意识形态在中国王权社会的确立过程。在《王权论》第二章,作者在逐一分析了孔子、孟子、荀子、《黄帝内经》和韩非子的人性观之后,对荀子的“人性恶”观点提出了悖论,认为从“人性恶”不能必然地推出人可以“化性起伪”,还提出善恶不应当成为分析人性的定性词汇,“‘善’与‘恶’本身就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从根本而言,这两个概念不过是人从自身立场出发的价值判断而已。”“善恶是趋利避害的天性在环境作用下的结果。”在《王权论》第五至七章,作者逐一分析了中国古代社会的清谈之风、谏官之弊、告密恶习、文字狱之害;分析了中国古代社会立法和司法过程中的释法用术、官官相护、酷吏当道、亲亲互隐、法分等级、心诛腹诽现象;分析了中国古代社会统治者如何以思想、政治、经济手段精密地控制社会和人民。在做这些流弊的分析时,有破有立、贯通中西、旁征博引、引入鲜为人知的典型史料,使这些鞭挞性的批判并没有流于空泛的道德教条,而是从国家治乱的政治角度理性分析这些弊害,使结论扎实而富有说服力和感染力。

  除此之外,作者善于将艰深的理论用深入浅出的文字予以表达,独具匠心地将各种文言史料用通俗易懂的现代汉语进行表述,在我们轻松地阅读一个个故事的同时,已经“不经意”地理解了原本枯燥晦涩的政治理论,甚至在阅读作者每一节前的“题记”和每一章最后一节的“主客对话”中,“不自觉”地保持了和作者思维的同步交流与共振,这使得即便只有中等学力的读者也能通读本书,显示了作者高超的文字驾驭水平。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用沉稳洗练而不失生动活泼的笔法为读者呈献了原汁原味的儒、法、道、墨的基本政治思想,并融入现代政治学观点予以分析,这对于国学和政治知识的普及是有益的。《王权论》充满了智慧精警之语,阅读时,你可能需要一支笔,随时准备圈点,甚至击节而叹。

  我希望:融学术性、思想性、可读性、创新性为一体的《王权论》的出版,能为李剑宏后续的学术研究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我们的社会应当鼓励青年学者从事学术创新事业,一个勇于创新的民族,才能不断进步、兴旺发达。作为一个中青年学者,我本人愿意与李剑宏及诸位有志于学术研究的同仁共勉。是为序。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849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