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蒋兆勇:骚乱的形成与制止

——蒋兆勇 戴志勇关于骚乱的对话

更新时间:2009-06-27 18:23:06
作者: 蒋兆勇 (进入专栏)  

  态度骄横,蛮干的也多。有位县委书记把主要抗议者邀请进去政府办公楼谈判,把其与现场民众隔离开。乡村动员的机制与大城市不一样,都是亲戚熟人。一分割开,到了一个陌生的办公室,抗议者心里会有不安。然后县委书记给他们倒了茶,拿出平等的态度,好好协商,各做妥协,很快就达成协议。他们牵着手,走出办公室,民众看到这情景,就散去了。这是水平高的。

  而一旦处理不当,群体事件会演变,转移攻击目标。刚开始,本来是一件很具体的诉求,但如果没有得到恰当的回应,就可能由“欺负民女”变成“欺负弱者”,调动更大的社会情绪起来,去砸“欺负我们的机关”。具体诉求,就变成了抽象的话语和更大的攻击目标。

  戴志勇:除了乡村与城市不同的动员机制外,骚乱发生还有地域特征吗?

  蒋兆勇:比较感性的人群,比较有活力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发生集体行动的地方。重庆人、四川人喜打抱不平,湖南人从具体抽象话语,也比较容易发生集体行动。

  香港有很好的法治,抗议、示威不少,但不太会有暴力。抗议结束后,街上的垃圾都没有。香港还有靠天天举牌示威吃饭的职业游行人。所以,很多人聚集,也不一定会骚乱。

  集体行动还有一个动员问题。重庆出租车司机这么大规模,搞起来很不容易。北京很多出租车司机都是郊区农民,人群不够同质,很容易分化。重庆七八成都是下岗工人开出租,都讲哥们义气。砸车的气氛阻止了搭便车。这是社会运动的地域特征,跟人文文化有很大关系。

  

  法国启示

  

  戴志勇:在现代政治已经相对完备的法国,为什么也发生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骚乱?

  蒋兆勇:法国历来有革命的传统,街头政治非常厉害。民众认为反对政府、王权天然合理。法国最大的问题是,非洲移民的第二代找不到工作,被社会排斥,身份认同出了问题。巴黎骚乱每次都是12岁至20岁的年轻人,每次都点火烧汽车,烧公共建筑。

  其实法国社会政策很不错,修了很好的房子集中安排移民,而且很注意族群融合和社会团结。在身份证件上,民族身份、信仰都不填,但要填住地。这就能看出其身份,工作就不好找。法国恰恰在移民住地规划上出了问题,穷人集中的地方,有非常浓厚的共同心理,那里的青年,即使受过教育,都很难找到工作。这也是个教训。

  戴志勇:中国有两亿多进城务工者,其第二代正在逐渐走入社会,会不会也遇到类似的问题?

  蒋兆勇:中国要尽快着手解决这类问题。在广州、东莞等城市,进城务工者多,第二代在教育等一系列问题上受本地社会排斥,他们也不可能回到老家。如果其身份一直处于悬疑状态,开始会影响治安,将来就很有可能发展成黑帮。

  戴志勇:即便融合了,社会也会自动分流。穷人跟富人还是很难住到一起去。从法国的教训来看,骚乱可能还是难以避免?

  蒋兆勇:好的住宅区肯定富人住。这是自然的演化,市场会有一个自动分流的过程,穷人跟富人分化。有些穷人区,居住者不交水电,如果政府停了水电,就闹。所以,要避免在规划上强化身份感,不要让处于弱势的人有被优势者遗弃或压迫的感觉。

  

  要技术性方案,更要战略性方案

  

  戴志勇:如果民众的诉求大规模转移到制度变革领域,从技术角度来谈如何防止骚乱扩大,是否就不够了?

  蒋兆勇:骚乱的起因,已经从利益冲突到非直接利益冲突。如果看到这些重大的信号,就需要有大改革。现在出现的矛盾,很多是制度层面的问题引起的。不捕捉到这些重要的演变信息,光谈技术处置远远不够。哪有那么多警察?如果政治认同被削减完了,民心的逻辑就开始起作用。

  统治者要懂战略性政治智慧,将技术的思维上升为战略思路。1978年大力解决农村的问题、老干部的问题、教育的问题。抓住了大的方面,1980年代的整个政治气氛就不一样。对1992年之后改革中积累的问题,也要有大视野。

  大的调整工作要加快做。建立社会保障是重大的利益调整,但这可能都不够了。比如要改变公司化政府,政府不能垄断赢利领域,不能与民争利;调整公共政策、消除腐败等方面,政府作为不力,就会有民众森林般的手来。不能消除结构性怨恨,社会就会动荡。捕捉民心的变化,宁肯把问题想得严重些。

  戴志勇:具体来说,你认为现在有条件做的重大改革,有哪些?如何实施?

  蒋兆勇:首先要改变公司化政府,政府不是公司,不能垄断赢利领域。不能与民争利,要扩大普通人的生存空间。政府一定要回归公共服务。再有要尽快调整公共政策,极大地消除结构性怨恨,多做赢得民心的事情。要以只争朝夕的心态消除腐败,官方不作为或作为不力,就会有民众森林般的手来制止,那社会就动荡不已了,这是我们很不愿意看到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84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