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清时:如何培养自己的创新能力

更新时间:2004-03-27 19:44:45
作者: 朱清时  

  但我们大学的时候没有人讲过。一下子要开始研究激光分离同位素,所有基础知识都要从头学,但好在我数理化学得好,学这些知识还比较容易。1979年到美国之后,就要到实验室做研究了。因为中国过去没有改革开放,我们的试验设备跟国外的设备完全不一样,连电源插座都不一样,所有的测量仪器不一样,试验的理论方法和设备也不一样。所以我面临非常巨大的一个鸿沟要跳过去,这个鸿沟比美国学生选课遇到的还要大,这个时候我只有两条路:一个就是乖乖地承认你不行,转成学生,然后去选美国大学生的课,这样走比较轻松但是至少要花好几年时间,才能把这些课上完,然后才能开始研究;第二就是我走的这条路,就是硬着头皮去跳这个鸿沟。怎么跳呢,仪器不懂就把它的说明书全部找来,一本本地去看,看说明书是辅助的,主要的是看我的同事,美国的研究生,他们做实验的时候是怎么操作这些仪器的,把他们操作的每一个步骤都记下来,我现在还保存着我在美国圣巴巴拉加州大学的笔记本,每一台仪器我都把它的控制面板画在上面,每个按钮是干什么的?每一次调的时候要走几个步骤?等等,只要有不懂的,我就去问这些学生,然后赶快把它记下来,因为你要问多了人家就烦了。就用这个方法一步一步地把自己没有的知识都补起来。

  

  现在我觉得我补这些基础是在补一种训练,把我自己在国内受的这种循序渐进的教育,改变成适应美国式的跳跃式的教育。美国式的跳跃式的教育比较有利于培养创新能力,但是要从循序渐进的到跳跃式的,中间的变化很大,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会有很长时间过渡。两种教育方法都各有优点,循序渐进的教育有利于使学生有完备丰富的知识。跳跃式的教育往往学生的知识并不完备,并不丰富,但是学生的自学能力和创新能力很强。这两者要结合起来才行。

  

  我去过的大学,像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麻省理工学院等,这几个学校,都是顶尖的研究型大学,它培养的学生是搞科研的,所以着重培养创新能力。美国的社区学院是美国最大规模最大量的学校,它培养的学生就不讲跳跃式,它就讲循序渐进,因为对于这些学生,就是希望他们知识多一点,知识完整、系统一点,所以两种教育体系都有利弊,因为今天我着重讲创新能力,所以我就只讲有利于创新能力的这种研究型大学的教育体系。

  

  2、人的智力有多种类型。

  

  现在我开始讲培养创新能力需要重视的问题。

  

  首要问题就是观念要改变,要认识到人的智力和创新能力具有多种类型,现在我们一说到创新能力,很多人马上就想到科学家、工程师,最多再加上作家、演员、运动员。他们没有想到人的智力其实远远比这个广。特别是现在说到创新能力往往跟在校成绩好坏挂上钩,大家千万不要忘了,在校的成绩好坏只是能力的一个方面,而且往往是很窄的方面。当你到社会上之后你会发现,光是在校成绩好远远不够用。我知道很多科大毕业生在社会上的状况,有一个学生是我们学校成人教育毕业的,当时在黄山办的成教班毕业的,现在事业做得很大,很出色。他的成就、创造性已经超过好多我们正规本科的高才生了,所以在校成绩只是你一生中间一个重要的方面,但不是决定性的。在今后生活中间你会发现还有好多好多你在学校里闻所未闻的东西,而那些东西往往可能会决定你一生事业的成功与否。

  

  人的智力有几种类型。第一种是分析推理的智力。爱因斯坦是此方面的最高代表。一般来说,哲学家、数学家、科学家最擅长的就是使用抽象的符号并用形式逻辑推理来工作,在这方面的智力很高。这种智力是我们现在学校教育主要培养的,就是逻辑推理、分析推理的智力,这个我不多讲。

  

  第二种智力是语言智力。是指那种善于运用语言思考和表达问题的人,例如小说家、诗人都是语言智力很高的。这里我想就这点多讲一点。我们现在的大学生,尤其是理工科大学生往往忽视语言智力,所以我经常看到学生的博士论文,大多数的语言表达能力都不够。只有少数很好,写出来基本上不用改就成了。语言智力关键在什么地方呢?关键在于你是不是能够很简洁地用很准确、到位、生动的词汇把一个复杂的事情表达清楚。我在初中时代很喜欢文学,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是悟到了一些语言智力的重要性。这是从柳宗元的一首诗开始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这首诗用20个字给人画出一幅非常生动的图画,而且有一种很强的让人向往的意境。这时我发现,原来语言有种特别的魅力。有好多人,包括老师,喋喋不休的说半天,我都抓不住要领,不知道他在讲什么,自己听得很不耐烦,但柳宗元这首诗,仅仅二十个字就很强烈的就把人的兴趣吸引过去了,所以我意识到好的语言有很大魅力。

  

  随后这几十年我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语言智力不亚于分析推理的能力,这是一种重要的智力。有好多人,没有下过功夫,所以他的语言能力不强。他写出的东西,自己觉得写得很到位了,但是别人一看就觉得摸不清头绪,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这种人不会设身处地为读者着想,不善于用简单生动准确的词汇把一个复杂的事情一下子刻画出来。我一生能够在科学上有一点成绩,从中学就开始意识到的语言智力,和对诗歌和优美文章的爱好给我打下的基础,起了很大作用。

  

  记得我一生中第一场学术报告也是最关键的学术报告是在1975年作的。那个时候我刚调到青海盐湖研究所,做激光分离同位素。当时文化大革命还没有结束,全国都瘫痪,但是胡耀邦等人在管科学院,他们都是些实干家,想在科学院组织一些重大项目去跟踪追赶国际上的科技发展新动向,其中之一就是激光分离同位素。这个项目立项之后,除了青海盐湖研究所,没有任何研究所去承担这个项目。为什么呢?那个时候科学院最大的研究基地,北京的、上海的,在文革中还乱得一塌糊涂,都瘫痪了,大连的、长春的也都瘫痪了,那时的骨干研究员,都还在农村,根本就没有办法承担。青海盐湖所把这个项目拿去了,然后从分配到青海的大学生工人中间去选人才。我意识到这是个机遇,就去自己报名,被选上了。刚去不久就接到通知,1975年4月份在长春吉林宾馆召开激光分离同位素的方案论证会,让盐湖所准备到论证会上讲方案。科学院组织了全国有关的专家去听,其中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长春应化所的吴学周老先生,他是1955年的学部委员,是中国光谱学界最老的前辈。在我们这些学生听来,这个名字如雷贯耳。盐湖所赶快准备方案,那个时候本轮不到我来设计方案,因为我是刚调去的大学生,在我前面有好几代前辈。主持这个项目的是1958年大学毕业的,但他是学无机化学的,还有好多资格比我老的,他们都试着首先写文献综述,然后再提方案设想,好几个人试了都觉得不行,写不出来。室主任开始让我整理资料,后来就说你赶快写个稿子吧,我就开始写稿子。那是我第一次写这么重要的文章,当时我没有意识到。由于我有中学开始训练出的语言表达能力,所以虽是第一次写,但大家一看就发现表达很清楚,决定就用我写的这个稿子。到长春开会去两个人,我们的主任去做报告,因为是我写的稿子,他也把我带去。我们去了住在吉林宾馆。主任花了一天时间背讲稿,到晚上散步的时候对我说,还是不行,明天你讲算了。他1958年毕业的,下面坐的是吴学周这样的学部委员,他讲一个自己还没有搞懂的东西,确实有些害怕,所以他最后决定不讲,让我去讲。那是我一生中做的第一个重大学术报告,而且是很重要的。一上台觉得紧张了一下,但很快我就进入到了意境,我自认为讲得不错,因为讲完之后吴学周老先生走上来和我握手,夸我讲的很好。那个时候我还是研究实习员,和老先生相差很多。这说明语言智力对一个理工科人的重要。因为即使你再聪明,你再有能力,你做的工作再好,但如果表达不清楚,不能被社会接受,不能被学术界接受,也等于零。

  

  第三,音乐智力我就不多说了,有很多人实际上使用旋律在思考,比如说莫扎特,贝多芬,不知道为什么音乐界在他们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超过他们的人了,不知道是环境变了还是现在的人浮躁,莫扎特、贝多芬、肖邦这些人,现在就没有超过他们的人。贝多芬活的年龄大一点,肖邦和莫扎特活的寿命都不长,尤其是肖邦,这种人是用旋律在思考问题,他有感情要表达,脑子里就冒出旋律,不象我们有什么想法,脑袋里冒出的是中文。当我到美国去时间长了之后,体会到英语要学好,你一定要练到这种程度,就是一有什么事情脑袋里头滚的是英文,这时候你英语就学好了。

  

  第四种智力是形象思维的能力,像画家这些人。

  

  第五是肢体运动的能力,特别是一些演员、运动员,我特别要说的就是高级技工,技术员,他们的手特别巧。回首我的经历我发现确实手巧的高级技工或技术员是一种智力,一种财富。我遇到的几个手非常巧的技术员在实验室里做工作,是搞科研的人不可替代的。当时我刚在加州大学、麻省理工学和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做研究的时候都要用激光,那时激光很复杂,调节起来很困难,我花半天时间弄的满头大汗也不一定能调好,但那个技术员很沉着,同样的事情他手就很巧,花个一二十分钟保证干好,而且很有信心。所以我佩服他们。现在我们教育体系中间最薄弱的,就是动手能力特别强的人太少,动手能力也是一种智力,一种创新能力。这不光是我们学校,是中国整个教育体系中间被忽略的一个环节。

  

  第六种就是认识自己的智力。有很多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认识自己,他往往都是光看别人的缺点,就是不正视自己。一个人能够认识自己,这是一种能力。

  

  第七,还有一种智力就是与人相处的智力,就是人际关系智力,具有这种智力的人很容易了解其他的人,善于与人共处,并且善于影响和激发别人的能力,这种人在我们现在社会上长期被忽视了,体现在我们学校,就是我们学校现在的思想工作和道德品质教育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为什么,就在于大家没有重视这种能力。要去做思想工作和道德品质教育的人啊,需要很强的人际关系能力,很善于去认识别人,与人相处,善于与人共事,并且善于影响别人和激发别人。现在的思想工作和道德品质教育往往就是把上级文件拿来往下贯彻,缺乏创造性,没有认识到这也是一种智力。

  

  最后一种是直觉能力。直觉和洞察力我后面要讲,这里就不多讲了。

  

  刚才我说的主要是要大家意识到人的智力和创新能力是多种多样的,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才有可能讨论创新人才。如果我们把创新人才定义得片面,很狭窄,就会误导大家。现在一般说智力大家都指刚才讲的第一类,分析推理这种能力,这种能力,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智力之一,但决不是全部的智力,特别是现在把智力片面理解为就是成绩好、考高分,这就过分片面了。刚才我一再说,学校中间成绩好、考高分是件好事,但在工作中是远远不够。工作以后,很多人就把智力看成科学上、技术上做出发明发现,或者是发表好的论文,得到专利获得成果奖,认为这就是智力高。这些,毫无疑问就是最重要的智力之一,但是决不是全部的智力。以上这些片面的认识,造成了我们教育体系中间的若干薄弱环节,或者叫做若干误区,这个不光是在我们学校要重视,要多讲。完善的教育体系要重视发展具有各种智力的人才。

  

  比如现在我们中国各行各业中最缺的高级技工,这种人我们已经凤毛麟角了。因为我们社会长期忽视了这种人的重要性,如果没有大量的高级技工,任何工厂都运转不好,学校也运转不好,实验室也运转不好。我们学校过去几年做出的一个努力就是建公共实验平台。公共实验平台的关键就是需要一批动手能力特别强的高级技工技术员去主持这些服务体系,现在要找这样的人太难了!以前我们学校有一些这样人,老了,退休了,为什么,是因为这二三十年来社会上忽视了这种人的重要性,这种智力,实际上是创新能力中间的一种。他能够把别人动手做不出来的东西很巧妙地做好,这就是一种创造性。

  

  以下集中说第一类狭义的创新人才,就是科学技术上的创新人才,他们只是创新人才中间的一种,不要把创新人才等同于这些人才。但是,由于我的经验阅历,我了解得比较多得是科学上的创新人才。所以下边我就集中只讲这种狭义的,科学技术上的创新人才,而且由于时间限制,只讲部分容易被忽略的智力。

  

  3、学会使自己处于最佳工作状态。

  

  培养自己的创新能力,要具备上述第六种:认识自己的智力,进而学会使自己处于最佳的工作状态。大家可能没有想到,人生中往往有些很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却非常之难。学会使自己处于最佳工作状态,这件事太简单、太本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82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