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三畏:挣稿费的文章和挣不了稿费的文章

更新时间:2009-06-12 13:50:20
作者: 何三畏  

  

  挣稿费的文章我比工信部更知道该上什么网

  

  这种挣了稿费的文章,说话当然是憋着的,工信部当然知道你上得来网,他就是担心你“太上得来网”。我觉得,他们至少不该取这么抒情一个名字,至少,全国有七成成年人,不需要他们来当“护花使者”吧!

  工信部在捉摸我们应该上什么网,担心我们看到了不该看的。只要有这个想法,就不愁没有这样的软件喷涌而出。现在,就有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的上网过滤软件被选中。中国的老百姓一年将费4179万元,去遮挡自己的眼睛——这笔钱由财政支付,老百姓只管用,没必要考虑。7月1日起,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在出厂前,就将预置这么软件,国外进口的,也要安装了才能销售。

  按工信部有关负责人的解释,“由政府出资提供过滤软件供社会免费使用是国际通行做法,目的就是为防止未成年人受互联网不良信息的影响”。既然提到“国际通行做法”,我就想提示这位负责人一下,他可能把他应该负的责任搞反了:在国际上能够“通行”的做法,大约是政府考虑公民的信息是否畅通,政府花钱购买的,通常是增加公共福利,而不是限制公民的耳目,把他们的生存环境搞得六根清净。当然也应该有相反的做法,但那既难以“通行”,也不应该去学。

  另外,工信部称这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却又要把所有的计算机都加上这道过滤。这真是太欠考虑了,你有权利把全国人民都当未成年人吗?软件副名还好听呢,叫“花季护航”,告诉你吧,这个国家有七成人口跟你一样,过了需要你去“护航”的花季,他们有行为能力,也有权利决定自己看什么和不看什么。你又说,安装了还可以卸载,而且不会留下内置监控的通道。可是,既然注定有一部分人买了都要卸载,你又何必强行安装,浪费这么多的资源和金钱呢,你不心疼出钱的人不心疼吗。

  好吧,就算你真心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吧。可是,我觉得家长也应该也比你更知道他们的孩子应该上什么网。如果你真爱我们的孩子,那么,请考虑现在有千万以上的孩子该上学的时候看不到老师,而不是看见了不该看的网络呢!用这笔钱可以送好多孩子去上学,使他们从小就认识键盘,将来才能长成一个有能力处理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的大脑,而不是永远由你们告诉他们应该看什么不应该看什么,岂不善莫大焉?

  当然,工信部有实证的依据:“网上论坛共征集到1813份有效用户反馈,92%的用户认为有必要通过政府采购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供社会免费使用以净化网络环境,70%以上的用户对软件表示满意。”我没有查到你们的这个调查,但是,看起来,这样的调查你们应该委托第三方来做!但就算这是真实的吧,我想,你还是让对这款软件“表示满意”的“70%以上”的人们去安装吧,另外的30%不需要的就不要浪费了,如何?离7月1日还有些时间,要改正还来得及。

  工信部还说,“绿坝-花季护航”可以“有效”过滤“不良”文字和图像。其实,我还真担心这个“有效”和“不良”是什么意思。谁有能力给“不良”定一个标准?谁给了该软件公司“不良”的标准?既然标准都没有,何来“有效”过滤?如果把医学论文和跳水运动员当色情内容过滤了,或者我的某一个朋友的名字老是搜不出来,谁来受理投诉?

  (2009-6-10,成都商报)

  

  挣不了稿费的文章为“绿坝-花季护航”排忧解难

  

  跟编辑经过反复讨论,还说是不是用“幽默”来掩盖锋芒,别别扭扭写出来,最后,东方某报还是毙了——

  当今之世,还有谁在惦记你的安全,比如信息安全呢?有。信工部和某软件公司就在做这样的工作,他们生怕我们的眼睛不安全,看到了不该看的,心灵受到伤害。现在,由信工部捉刀,国家财政将拿出4179万元的年费,购买某公司开发的神奇软件,以实现“有效过滤”我们不该看到的信息。

  单是这款软件的名字,听了就会让你浑身麻痒痒的发软——“绿坝-花季护航”,它的意思是,绿色就翻不过它的院墙,还是翻过了就是绿色?是为花季岁月“护航”,还是把所有成年公民都护送回到花季?看起来是后者。因为信工部官员虽然口称它的目标是保护未成年人上网安全,但是,却要求在7月1日以后,每一台在中国出售的计算机,出厂前就预置了这款软件,包括外国进口的,也要安装了才得销售。

  这么说来信工部就相当于把全国人民都当未成年人了。这个国家有七成人口过了需要“护航”的花季,成为有行为能力,也有权利决定自己看什么和不看什么的公民了。但信工部又说了,安装了还可以卸载!可是,既然注定有一部分人买了都要卸载,你又何必强行安装,浪费这么多的资源和金钱呢,你不心疼出钱的人不心疼吗。

  好吧,就算你真心是为了孩子吧。可是,我觉得家长应该比你更知道他们的孩子应该上什么网。从市场角度,信工部应该让家长决定买哪一款软件来保护自己的孩子,而不应该由信工部集团购买了来分发。这等于扶持了垄断。另外,如果你真爱我们的孩子,那么,请考虑现在有千万以上的孩子该上学的时候看不到老师,而不是看见了不该看的网络呢!用这笔钱可以送好多孩子去上学,使他们从小就认识键盘,将来才能长成一个有能力处理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的大脑,而不是永远由你们告诉他们应该看什么不应该看什么,岂不善莫大焉?

  当然,信工部解释了,“由政府出资提供过滤软件供社会免费使用是国际通行做法”,这倒是事实,但要注意不要搞反了:在国际上能够“通行”的做法,大约是政府从公民的信息是否畅通的角度出发,政府花钱购买的,通常是增加公共福利,而不是限制公民的耳目,把他们的生存环境搞得六根清净。当然也应该有相反的做法,但那既难以“通行”,也不该去学。

  说到底,人们藏在心里的一句话是,安装了那个过滤网,是不是等于我们上网就被盯着,等于把我们的隐私直接联通到预置的地方去了,也就是说,反而更不安全了?这一点,当然也在信工部的考虑范围。他们的回答是,不会。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删除了它。删除了更不会留下内置监控的通道。对于如此关键的环节,公众无法选择,只能而且必须相信信工部和相关公司。问题是,相信了他们,他们并不向公布设计方案,也不告诉我们,如果事实不是他们口头许诺或保证那样,我们可以依据什么办法保护自己的权利。

  信工部还保证说,这款软件能“有效”过滤“不良”的文字和图像信息。我在“有效”和“不良”两个词上加引号,在我看来,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个保证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不良”是个主观判断,它有时还是一个意识形态概念,饱含政治正确与否的信息,还随着时事的变化而变化,这不仅使机器难以识别,即便是政治觉悟非常高的人士,也会作出不恰当的判断。基于此,我认为目前人类的智慧还发明不出一款有识别不良文字信息的软件。对于图像信息也有一样的困境。不仅软件公司不能定义“不良”的标准,信工部也应该没有这个能力。根据“不确定”的标准设计的软件,何来有效?但信工部却给出这样的保证,如果哪一天,“绿坝-花季护航”把医学论文和跳水运动员的图像当色情内容帮我过滤了,信工部帮我索赔吗?

  所以,我有点担心这一宏伟的目标超越了技术的可能和人性的需要以及管理上的合法性或者必要性。当然,信工部有实证的依据:“网上论坛共征集到1813份有效用户反馈,92%的用户认为有必要通过政府采购绿色上网过滤软件供社会免费使用以净化网络环境,70%以上的用户对软件表示满意。”我没有查到这个调查,但是,看起来,这样的调查应该委托第三方来做!就算这是真实的吧,我想,还是让对这款软件“表示满意”的“70%以上”的人们先去安装吧,另外的30%不需要的就不要浪费金钱,并且接受强迫服务了,如何?离7月1日还有些时间,要改正还来得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96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