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人民网访谈:电脑预装过滤软件——自律与强制之间的尺度

更新时间:2009-06-10 23:58:56
作者: 陈力丹 (进入专栏)   谢新洲   陈建云   祝华新  

  

  主题:电脑预装过滤软件——自律与强制之间的尺度

  

  访谈时间:2009年6月10日(周三)上午10点

  

  嘉 宾:

  陈力丹,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新闻传播所所长,博士生导师

  谢新洲,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主任

  陈建云,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新闻学博士,著有《中国当代新闻传播法制史论》、《大变局中的民间报人与报刊》

  

  主持人:

  祝华新,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舆情背景: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了《关于计算机预装绿色上网过滤软件的通知》(下称《通知》)。根据《通知》,“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应预装在计算机硬盘或随机光盘内,且在恢复分区和恢复光盘中作为备份文件。

  

  《通知》要求,7月1日之后出厂和销售的计算机都应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在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出厂时应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最新适用版本,进口计算机在国内销售前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最新适用版本。 这实际上是两款软件,一个是图形过滤软件“绿坝”,一个是文字过滤软件“花季护航;“绿坝”由郑州金慧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开发,“花季护航”由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有限公司开发。

  

  进口计算机在我国销售前也将预装该软件。这款软件具备拦截色情内容、过滤不良网站、控制上网时间、查看上网记录等功能,还可以每3分钟对网页截屏,打开软件就可以知道登录过哪些网站。中央财政拿出4170万元人民币,买断这两款软件一年服务,供全社会免费使用。消息传出,网民议论纷纷。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网上不良信息的伤害,是成年社会的责任;但对成年人用户的“绿色上网”,在社会倡导、个人自律和政府强制之间,如何把握尺度,请听专家与网友在线交流。

  

  

  访谈实录:

  

  主持人:今天人民网通栏头条新闻是:《工信部:7月起在售计算机应预装不良信息过滤软件 不监控网民,不强制安装》。各大网站的显著位置,也是关于工信部通知的议论。按照工信部要求,7月1日之后出厂和销售的计算机都应预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这款软件具有拦截色情内容、过滤不良网站、控制上网时间、查看上网记录的功能。消息传出,网民议论纷纷。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网上不良信息的伤害,是成年社会的责任;但对成年人用户的“绿色上网”,在社会倡导、个人自律和政府强制之间,如何把握尺度,请听专家与网友在线交流。今天我们请来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三位新闻学院的教授一起探讨,请嘉宾先给网友问个好吧。

  

  陈力丹:各位网友大家好,很高兴来到人民网和大家探讨问题。

  

  谢新洲:各位网友上午好,很高兴在这里和大家交流!

  

  陈建云:主持人好!各位网民朋友好!

  

  

  初衷值得肯定,效果有待商榷

  

  主持人:“绿色上网”是近年来很多家长和老师的呼吁。中国网民总数达到2.98亿,其中大多数是青少年,包括不满18岁的未成年人,网络信息的鱼龙混杂,让很多成年人感到忧虑。绿色上网过滤软件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您认为,这次工业信息化部以正式颁文和强制实施的形式,推广绿色上网过滤软件,能否切实解决这些家长和老师的担忧?

  

  陈力丹:如果通过倡导性的推广,由家长和中小学校的老师来控制使用“绿坝-花季护航”过滤器,严格执行禁止未成年人进社会上的网吧的行政规章,基本可以解决家长和老师们担忧问题。没有必要强制所有的电脑安装这种东西。

  

  谢新洲:首先,这个软件的出台背景是我国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网络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青少年,尤其是少年儿童网民的人数越来越多,他们的学习、生活、成长,都会接触到互联网。而互联网上的内容的确存在良莠不齐的特点。在这个背景下,政府部门的初衷可能是好的,但最终的效果如何,却很值得商榷。在本世纪初期,互联网刚在中国出现的时候,过滤网页内容的同类软件有很多,不过最终都销声匿迹了。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软件本身的技术是一方面,具体的终端用户应用是另一方面。

  

  其次,家长和老师的担忧无非是色情、暴力等内容对未成年人的不良影响。类似的讨论之前也出现过,比如十多年前我参加过一个研讨会,探讨电视上的暴力内容对青少年的影响。会上的观点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电视中的色情内容是青少年犯罪的诱因,尤其是进口的电视节目,充斥着大量的“床戏”和接吻的镜头。另一派则认为,电视节目与青少年的成长关系密切,但并非决定性的因素。为什么电视普及之前国内也有那么多青少年犯罪,为什么国外、港台的电视剧在国外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偏偏影响到国内的孩子。时间过了十几年,但人们类似的想法并没有改变多少,或者说进步多少。

  

  

  不必把青少年问题全部归咎于互联网

  

  谢新洲:我们不能过分夸大媒体的作用,尤其是网络媒体,尽管在青少年成长过程中它们不可或缺,但把青少年问题全都归咎于网络,全都归咎于某些“不良”内容,小而言之是武断,以偏概全,大而言之就是无知,一厢情愿。网络的内容都是来自于社会,社会上的暴力、色情、欺诈、拜金等不良现象比网络上的“镜像”不知要厉害多少倍。影响青少年成长的最大问题是环境,而不是“信息环境”。正如我们要治理空气污染对人的危害,不是把网上的那些描绘空气污染的内容屏蔽掉那么简单。

  

  第三,假设这种软件真的能做到如其所说的过滤效果,网络内容长期、有效地被过滤,未成年人长期生活在一个“无菌”的环境中,一旦有一天离开了这个软件,离开了“绿色”的环境,其免疫力还能有多少?著名作家董桥在《真难得》一文中说:“我儿子六七岁就跟我一起看《花花公子》和《阁楼》,成长得很健康,当了律师。”董桥认为,看所谓的“淫书淫画”没有什么不好,用不着谈虎色变。说起免疫力,不得不说美国。网络上大量的色情暴力内容都源自美国,但并未见到美国出台强制安装类似软件的法案,而那里的青少年还在茁壮成长,教育水平居高不下,以至于国内的父母千方百计把孩子送出国。如果美国的网络环境恶劣到那种程度,是不是我们还得出台另一个文件,要求留学生出国时必须安装“绿坝”?如果说东西方文化存在差异,我们就该把目光拉近。目前国内网站上的色情内容,很多都是从我们东边的邻居舶来的,为何外国网民能安之若素,国内的网民就如临大敌?我们国家的网民素质,真的低到连邻居都不如的程度了么?

  

  

  政府管理需考虑公民意识

  

  谢新洲:在我国政府大力推进政治民主化之时,在中国政府树立亲民形象之日,政府部门应该树立起为大众的服务意识,要去掉多年积累的管理欲望与权力欲望。政府部门每一项政策的出台,应该考虑社会发展现状与公民的社会意识,不能武断。

  

  

  不能因保护儿童而限制成年人的信息接触

  

  主持人:这次要求所有电脑预装的“绿色上网过滤软件”,同时针对成年人用户,这在网上引起很大争议。有网友认为:成年人对信息内容和文化产品的选择,是否主要应该通过道德自律和社会倡导来自主实现,而不宜由政府实施强制。对此,您怎么看?

  

  

  谢新洲:老师和家长对未成年人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不是所有的网民都是“未成年人”。有些内容对未成年人或许不大合适,但对于成年人,则未必不合适。简单的拦截、过滤,至少说明有些部门把全体网民都当做了“孩子”。使用了这种软件的用户很难清晰地判断网络内容的全貌,不知道那些内容是经过怎样的过滤程序,哪些内容被拦截了,哪些被放行。他们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哪些是合适的,哪些是不合适的,且不说干涉隐私和言论自由,多少有越俎代庖的嫌疑。

  

  陈力丹:获悉这个消息,我想到13年前,即1996年2月1日美国议会通过《1996年电信法》的情形。就在总统签发该法案生效的2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向费城联邦法院起诉《电信法》违宪,联邦法院判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胜诉。美国政府因此上诉最高法院,1997年年6月22日,最高法院13位大法官一致裁决维持费城联邦法院原判:宣布《一九九六年电信法》的第五部分《通信规范法》(简称CDA,正文包括第五百零一条——五百零九条)违宪。CDA的主要内容(包括附件)之一是为保护未成年人,对淫秽信息的制作和传播进行限制,在电视上强制安装芯片V-chip,用于辨别已被分级的信息的级别,并且“锁住”预先设定的某些级别的内容。最高法院的理由是:此条款用词含糊,容易对言论自由构成威胁。其判决书写道:“虽然政府为保护儿童而使他们避免具有潜在危害的信息,但CDA实际上禁止了成年人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即接受和向他人传播信息的言论的自由。”

  

  即使从保护未成年人角度,当时美国市场上已有各种可以帮助父母控制儿童电视观看的技术装置,如用于有线电视的“频道锁盒” (Channellockbox),能锁住某些特定时间播出的频道;还如“电视司令”(Tele Com Mander)和“电视卫士”(TV Guardian)等,均可帮助父母选择儿童可以观看的电视节目。因此,关于CDA的法律也是不必要的。

  

  我们现在做什么呢?正在捡起人家13年前废除了的东西,而且还没有人家的那种正规的法律程序来实行,可是我们已经宣布正在建设法治社会!当时只是涉及到电视,我们涉及的是更为广泛的网络。

  

  就如1997年美国法院的判决说的那样,保护儿童远离有危害的信息,大家没有异议,问题是强制安装过滤软件的结果,使得比儿童多一倍的成年人(儿童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也得陪着孩子看只有孩子能看的东西,成年人的信息接触权(也是表达权的一部分)不是被剥夺了吗?制定这个政策的信息产业部的官员,你敢说你没有看过色情录像吗?你一定也看得很过瘾吧?“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我们肯定的文化传统,现在我们怎么做起“己所欲,勿施于人”的事情了呢?

  

  如果真想达到保护儿童的目的,“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可以推荐给家长,但是不宜强制安装在每一台电脑上。强行安装本身,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在这里,需要重申的是党的十七大政治报告中的话:“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

  

  

  如何看待成年人涉及色情内容

  

  陈力丹:其实,成年人涉及色情,是很正常的事情。19世纪中叶,英国处于维多利亚禁欲主义盛行时期,这种观念也影响到90年代的欧洲大陆。甚至德国工人政党社会民主党的报刊也提倡这种东西。恩格斯特别就此在党报上写道:“德国社会主义者也应当有一天公开地扔掉德国市侩的这种偏见,小市民的虚伪的羞怯心,其实这种羞怯心不过是用来掩盖秘密的猥亵言谈而已。例如,一读弗莱里格拉特的诗,的确就会想到,人们是完全没有生殖器官的。但是,再也没有谁像这位在诗中道貌岸然的弗莱里格拉特那样喜欢偷听猥亵的小故事了。最后终有一天,至少德国工人们会习惯于从容地谈论他们自己白天或夜间所做的事情,谈论那些自然的、必需的和非常惬意的事情。”(全集第21卷9页)马克思早年引证过爱尔维修的一段话:“一个人如果一方面对危害国家的恶行无动于中,另一方面却对私生活中的恶行怒不可遏地加以抨击,那就可以看出他是伪善的道学家。”(全集第2卷169页)

  

   马克思和恩格斯经常诙谐地讨论性。他的名著《资本论》第一卷出版的那年(1867年),他给恩格斯的信中写道:

  

  “由于刚才谈到生殖器,我向你推荐一下十六世纪法国讽刺诗人马屠朗·雷尼埃的几首诗,请你转给穆尔。虽然在这方面我看过许多书,但是我还不曾记得有谁这样用诗体来描写热尿。

  

    我那高高昂起的鸟儿,

  

    奇特地垂涎欲滴;

  

    当我奉上容器,

  

    便淌出漂亮的稠汁。

  

    倘过多寻求龌龊,

  

    这家伙因傲慢而厌恶;

  

    原谅它的轻浮吧,

  

   它已为自己的罪孽而哭泣。

  

   同一个诗人下面的诗也不坏:

  

   爱情的仲块

  

    爱之情感,

  

    透过眼睛进入心房,

  

    又,以仲块的形式,

  

   从腹下部插入。

  

    最后:

  

    雷尼埃杀死了莉泽特

  

    遭到欺辱的莉泽特,

  

    流泪扑向雷尼埃,

  

    杀死我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905.html
文章来源:人民网-舆情频道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