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汝信:汪东兴九届二中全会华北组发言解读

更新时间:2009-06-10 23:52:21
作者: 余汝信  

  汪东兴说:完全是两回事!……汪说:张春桥最不是东西,他以为巴结上江青就能接近毛主席。其实,上海‘一月风暴’是主席、总理、伯达他们指挥的,张春桥又滑胆子又小。张春桥想在上海搞什么卫星中心,主席没有同意。汪东兴还说:稳定全国的局势就靠军队了,你们几位老总是重任在肩啊!九大以后,不怎么提中央文革了,这个江青、张春桥,就是念念不忘中央文革……如果张春桥能靠边站,江青也很难有什么搞头”。

  

  “仰天长啸”称,陈伯达也是一个对江、张不满分子。1970年8月22日晚,即九届二中全会开幕前一晚,“陈伯达到林彪住处,他非常希望林能在会上讲话。陈认为九大以后,‘无休止的运动’,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在继续发展,我们这样一个大国长期处在这样的状况是极不利的,共和国承受不起,人民受不起长期的无政府状态。陈认为,造成这种局面,在主席那里起作用的主要是江青和张春桥。江青不能碰,碰碰张春桥是可以的。陈认为,如果林提出张春桥的问题,毛泽东肯定会支持林的。张春桥的问题不解决,对党的事业的危害实在太大”。

  

  汪、陈都是想借林打张。如果说汪、陈有什么错的话,错仅在于他们与毛相处三十年,一个是毛的警卫,一个是毛的秘书,却并非真正了解毛,故而,他们选择向江、张(表面上仅是张)发难的时机不对。他们天真地以为,毛、江不是“一回事”,如果挺林反张,毛肯定支持林。他们错了,他们连带误导吴、叶、李、邱(黄还在山下,林彪的真实想法,我们没有材料)也错了。毛在世一天,江、张都是不能反的。关键时刻,毛的天平是向文革激进派而不是向老干部们倾斜的。1967年“二月逆流”的教训他们没有吸取(历史的教训往往难以吸取),毛泽东是宁愿不要林彪这个名义上的接班人(1973-74年,他也几乎宁愿不要周恩来),也要他自己的老婆,因为在毛的心目中,江青、张春桥才是他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思想的真正传承者。

  

  汪东兴这一次,只不过是干早了五年。对于毛泽东家族而言,毛犯的最大历史错误就是让汪检讨过关,“信任如故”,而对中国而言,中南海御林军的掌控权仍旧在汪手中,这未免不是一件幸事。毛放过了汪,汪却没有因此而感恩戴德地放过他的老婆,还有毛远新。没有汪主动、坚定的支持和参与,1976年十月之变绝对不可能成功。

  

  正如笔者在两年多以前所言:“1970年庐山的这一场斗争,是中共党内相对健康力量与文革极左派的又一次较量。因为文革极左派的背后有毛泽东的支持,党内健康力量以失败告终,甚至如林彪,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惟仅仅五年之后,1976年10月,文革极左派失去了毛泽东这座硕大无比的靠山,变得不堪一击。在某种意义上说,1976年10月的中南海之变,不过是1970年8月庐山这场斗争的继续。以打倒江青为首的‘四人帮’而言,1976年10月的胜利者们与其说是继承了毛泽东的遗志,倒不如说是继承了1970年8月的失败者林彪的遗志——尽管1976年的胜利者们决不会公开承认这一点,然而,这却是铁一般的事实”〔11〕。今天,在读过汪东兴的发言之后,笔者更以为,以上一段话,一点也没有错。(2009年5月)

  

  

  注释:

  〔1〕汪东兴:《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11月第一版,页44。

  〔2〕陈伯达在中国共产党九届二中全会华北组的发言(1970年8月24日),据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文革”十年资料选编》复印件。

  〔3〕同〔1〕书,页44-45。

  〔4〕〔5〕“仰天长啸”文原注:程世清同志访谈记录,2004年7月。

  〔6〕史云:《为了不忘却的记忆——答指正拙著之诸友》,载《记忆》2009年1月31日第3期(总第13期)。

  〔7〕原书注“会前毛、林谈话时汪东兴没有在场,但是他可以从叶群那里得知会谈的要点”。麦克法夸尔、沈迈克著:《毛泽东最后的革命》,香港:星克尔出版(香港)有限公司,2009年4月第一版,页334。

  〔8〕同〔7〕书,页334-335。

  〔9〕同〔7〕书,页335-336。

  〔10〕同〔7〕书,页xix。

  〔11〕余汝信:《未可忽略的“一家之言”——〈吴法宪回忆录〉述评》(2006年11月),载网络电子版《华夏文摘增刊》第五四一期,2006年12月4日。

  

  

  附:汪东兴在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华北组的发言

       (一九七○年八月二十四日)

  

  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昨天的讲话。林副主席的讲话是很重要的,对这次会议有很大的指导意义。林副主席是我们活学活用主席思想的光辉榜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举得高,学得好,用得好。在关键的时刻,林副主席的态度是正确的。这种态度代表着我们的心意,代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心意。我很受感动,坚决向林副主席指出的这个方向前进,并且努力紧跟。

  

  刚才伯达同志的发言,我也同意。这种情况是很严重的。我们党内还有这样的野心家,这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路线,是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我看,这种思想是最反动的。我们不容许这种思想在我们党内泛滥。谁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林副主席昨天讲话中说,毛主席的领导地位,是几十年斗争中形成的,是在党内两条路线较量中比较出来的。这个领导地位,除极端反革命分子以外,不能不承认的。

  

  林副主席还说,毛主席是我们党、政府、国家、军队的缔造者和领导者。毛主席的领导,是我们取得胜利的各种因素中的决定因素。我还记得林副主席早就说过,没有毛主席,也没有我们自己。

  

  林副主席特别强调说,在宪法中肯定毛主席的伟大领袖、国家元首、最高统帅的地位,肯定毛泽东思想作为全国人民的指导思想,非常重要,非常重要。这一条是宪法的灵魂,是三十条中最重要的一条。这一条是我国革命经验中最根本的经验。

  

  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这些精辟、透彻的阐述。

  

  另有一点建议,根据中央办公厅机关和八三四一部队讨论修改宪法时的意见,热烈希望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有的说不当国家主席可以减少些事务,如接见外宾等,事实上凡到中国来访问的外宾,绝大多数主席都接见了,到中国来的外宾,主席不接见他就不走。主席的接见,影响是巨大的。

  

  建议在宪法中恢复“国家主席”一章。毛主席当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当国家副主席。这是中央办公厅机关的愿望,是八三四一部队的愿望,也是我个人的愿望。

  

  有的人不仅不要毛主席当国家主席,连毛泽东思想都不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民,可以识破这些坏蛋。(伯达同志:有的反革命分子听说毛主席不当国家主席,欢喜的跳起来了。)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我们把刘少奇篡夺去的权夺回来了,这个权如果再被坏蛋夺走,我们是不甘心的。我们的权一定要掌握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党中央。

  

  (资料来源:香港中文大学中国研究服务中心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文革”十年资料选编》复印件)

  

  

  来源:《“文革”十年资料选编》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9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