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白奚:从孟子到程、朱——儒家仁学的诠释与历史发展

更新时间:2009-05-26 14:30:09
作者: 白奚 (进入专栏)  

  

  【摘要】 孟子以心性论仁,对孔子的仁学思想做出了最重要的诠释和发展,在儒学思想发展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二程、朱熹沿着孟子开辟的心性论的路向继续诠释,使仁学在广度和深度上都得到了重大的推进,获得了完备的理论内容和成熟的理论形态,并由此构成了宋代理学思想体系的极重要的组成部分。本文主要探讨了二程和朱熹以体用言仁和以生意言仁的思想,并分析了此种理解与诠释所具有的思想史和方法论之意义。

  

  【关键词】 仁;孟子;程朱;诠释

  

  一、从孔子到孟子

  

  仁是儒家学说的核心范畴,儒家学说可以说是以仁的观念为基石而建立起来的。孔子提出了仁学,奠定了儒家学说的理论基础,但他并未穷尽仁学的全部内容,这就为后儒留下了很大的发挥空间。同时又由于仁学在儒家思想体系中特殊重要的地位,因而,对仁的理解和诠释就成为孔子之后历代儒者必须进行的一项重要的、基础性的理论工作,并由此展开了不同时期的儒家学说的丰富内容。

  通过历代儒者对仁的理解和诠释的学术活动,仁学的一些基本原则和理念不断得到重申、确认和强化。论敌的不断非难和学生们的不断提问,也促使儒学大师们不断深入地思考和理解,以作出有力的反驳和满意的解答。此外,不同时代的文化背景、思想资源和特殊语境也不可避免地反映和充实到人们对仁的理解和诠释中来,使得不同时期的仁学不断获得新意,具有了时代的特征和历史感。所有这些诠释活动,都不断地展现和开拓了仁学的意义空间,发展了仁学,使之不断丰富、完善和精确化。

  在仁学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历代儒者都有贡献,其中又以孟子、二程和朱熹的贡献最为突出。孟子、程、朱对仁的理解和诠释,丰富、完善了仁学的内容,从而也将儒学不断推进到新的理论高度和深度。程、朱对仁的诠释是接着孟子讲的,他们沿着孟子的路向,将孟子对孔子仁学的诠释予以了创造性的发展和关键性的推进。程、朱对孔孟仁学的理解、诠释和发挥,成了他们思想学说中的重要内容,对于他们构建理学思想体系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从孔、孟到程、朱,关于仁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程、朱对仁的理解与诠释主要是接着孟子讲的。因而,本文在讨论程、朱对仁的诠释这一主要的话题之前,有必要简要述及孟子对孔子仁学的诠释与发展。

  孟子最早对孔子的仁学作了重要的诠释和发挥,丰富和发展了孔子的仁学,在儒学发展史上具有关键的意义。孟子在儒学史上的“亚圣”地位,同他对仁学的推进,使之更加完整、系统和深化有很大的关系。笔者认为,孟子对仁学的推进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其一,以心性论仁;其二,阐发了求仁的历程; 其三,揭示了仁的层次递进性。其中,以心性论仁是孟子对孔子仁学思想的最重要的推进,在儒学思想发展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在孔子对仁的界定中,最重要的有两条,一是仁者“爱人”,一是“克己复礼为仁”。这两条实际上各有应用的范围,前者是以仁待人,后者是以仁律己,合起来则涵盖了人类道德生活的全部范围,为人类的道德生活提供了最基本的原则。然而,孔子只是提出了人类的道德生活应当以仁为基本原则,而仁又是从何而来? 将仁确立为基本的道德原则,其根据是什么? 也就是说,人为什么必须以仁待人和律己? 诸如此类的问题,孔子实际上并没有继续思考。因而可以说,孔子的仁学还有待于从更深的层面加以论证。

  孟子从心性论的层面回答了孔子遗留下来的理论问题。以心性论仁是孟子思想的一个重要特色,这主要表现于他那著名的“四端”说。孟子的“四端”说将心、性、仁三者结合起来论仁,视仁为人心的本质属性和人性的基本内容,不仅解决了仁的来源和根据这一孔子遗留下来的问题,而且把孔子的仁学推进到心性论的高度,使儒家的仁学向前发展了一大步。朱熹对此曾有高度评价,他说:“孟子发明四端,乃孔子所未发。人只道孟子有辟杨、墨之功,殊不知他就仁心上发明大功如此。看来此说那时若行,杨、墨亦不攻而自退。辟杨、墨是捍边境之功,发明四端是安社稷之功。”[1 ] (第4 册,卷第53 ,p. 1290) 充分肯定了孟子在儒学自身的理论建设方面的巨大贡献。二程、朱熹对仁的理解和诠释,主要就是沿着心性论的路向接着孟子讲的。本文对程、朱之仁学思想的讨论,亦主要围绕心性论进行。通过程、朱的诠释活动,仁学在广度和深度上都得到了重大的推进,获得了完备的理论内容和成熟的理论形态。程、朱充分运用了时代提供的理论成果和思想资源,对仁进行了创造性的理解和诠释,不断开出新意,由此构成了宋代理学思想体系的极重要的组成部分,使得儒学在整体水平上获得了划时代的发展。下面,笔者试从以体用言仁和以生意言仁两个方面,分论程、朱是如何通过创造性的诠释活动而发展了仁学。

  

  二、以体用言仁

  

  二程和朱熹沿着孟子以心性论仁的路向继续深入和开拓,他们引进了体用、性情、动静、已发未发等诸多新的范畴和观念来诠释仁,使得仁学的内容更加丰富和精确化,同时也将儒家的心性论提高到了一个新的理论水平。

  孟子论仁未曾涉及体用范畴,至程、朱则皆以体用言仁。①二程曰:“仁,体也。”[2] (卷第2上,p.14) 二程以仁为体,突出了两层意思:其一,仁是人心所本有,不待外求,故曰:“学者识得仁体,实有诸己,只要义理栽培。”[2] (卷第2 上,p. 15) 其二,比之其他德目,仁具有更为根本的地位,如曰:“仁者体也,义者用也。”[2] (卷第4 ,p. 74) “仁是性(一作本) 也,孝弟是用也。”[2] (卷第18 ,p. 183) 二程关于体用的论述不多,涵义亦不够明晰,到了朱熹那里则已洋洋大观。朱子发挥了程颐《易传序》中“体用一源,显微无间”的思想,深入分析了体用的复杂情况。他指出:“仁为体,义为用,大抵仁义中又各自有体用。”[1] (第6 册,卷第94 ,p. 2383)“直卿云:‘圣贤言仁,有专指体而言者,有包体、用而言者。’先生曰:‘仁对义、礼、智言之,则为体;专言之,则兼体、用。’”[1] (第1册,卷第6 ,p. 115) 相对于义、礼、智等德目而言,仁是体,其他德目是用;而仁本身又自有体用,其他德目亦无不“兼体用”而有之。这种灵活的看法,发二程所未发,是对二程体用思想的拓展。

  为了更好地诠释仁,二程引进了“性情”、“动静”、“已发未发”来发挥其体用的思想。如曰:“性为本,情是性之动处”[2 ] (卷第2 上,p. 33) ,又曰:“在天为命,在义为理,在人为性,主于身为心,其实一也。心本善,发于思虑则有善不善。若既发,则可谓之情,不可谓之心。”[2 ] (卷第18 ,p. 204) 这是讲的性与情的区别:性是不动的本体,情是外在的发用,是本体之性的发动和表现。二程特别拈出了恻隐,以凸显性、情之别,如曰:“恻隐则属爱,乃情也,非性也。..因其恻隐之心,知其有仁。”[2 ](卷第15 ,p. 168)“万物皆有性,此五常性也。若夫恻隐之类,皆情也,凡动者谓之情。”[2 ] (卷第9 ,p. 105)仁是性,恻隐是情,两者区别的关键,在于是未发还是已发。由于有了这样的认识,所以程颐不同意韩愈“博爱之谓仁”的提法,认为韩愈是将性与情混同了起来,他说:“退之言‘博爱之谓仁’,非也。仁者固博爱,然便以博爱为仁,则不可。”[2](卷第9 ,p. 182)

  朱熹论仁,亦借助“性情”、“未发已发”等概念来阐发体用关系,所论较之二程更为丰富和深入。朱熹首先肯定了二程的理论贡献,他指出:“心者,兼体、用而言。程子曰:‘仁是性,恻隐是情。’若孟子,便只说心。程子是分别体、用而言;孟子是兼体、用而言。”[1] (第2 册,卷第20 ,pp. 475~476) 在他看来,孟子关于“恻隐之心,仁也”的论断比较笼统,并没有仔细推究仁、恻隐、心三者究竟是何种关系,这是因为孟子没有区分体和用,程子区分了体、用和性、情,就把孟子关于仁的思想推进了一大步。朱子对仁有一个重要的界定———“心之德,爱之理”。“心之德”也就是“爱之理”,皆是就性、体而言。就仁与心的关系看,仁不是心,而是心之德,亦即心之性;就仁与爱的关系看,仁不是爱,而是爱的道理,即爱之体。在朱子那里,“体、用”也作“理、用”、“性、用”、“体、情”等,用来阐发仁与爱、性与情、已发与未发的关系,使用起来十分灵活。如“仁者,爱之体;爱者,仁之用。”[1] (第2 册,卷第20 ,p. 466)“仁是爱之理,爱是仁之用。”[1] (第2册,卷第20 ,p. 465)“仁是性,孝弟是用。”[1] (第2 册,卷第20 ,p. 471)“只是一个心,便自具了仁之体、用,喜怒哀乐未发处是体,发于恻隐处,便却是情。”[1] (第2 册,卷第20 ,p. 470) 朱子对张载“心统性情”的提法十分赞赏,并予以发挥,他说:“性是未动,情是已动,心包得已动未动。盖心未动则为性,已动则为情,所谓‘心统性情’也。”[1] (第1册,卷第5 ,p. 93) 又曰:“‘心统性情’,故言心之体用,尝跨过两头未发、已发处说。仁之得名,只专在未发上。恻隐便是已发,却是相对言之。”[1] (第1 册,卷第5 ,p. 94) 又弟子问“心统性情”,朱子答曰:“性者,理也。性是体,情是用,性情皆出于心,故心能统之。统如统兵之统,言有以主之也。”[1] (第7 册,第98 ,p. 2513) 在他看来,“心统性情”的命题可以将儒家心性理论的很多重要观念融通统贯起来,因而具有极高的理论价值。

  朱熹以体用、性情、动静、已发未发等阐释仁,使用了很多精彩恰当的比喻,起到了很好的释疑解惑的作用。例如他以水流比喻体用的关系:“如水之或流或止,或激成波浪,是用;即这水骨可流可止,可激成波浪处,便是体。”[1] (第1 册,卷第6 ,p. 101) 水之或流或止或激成波浪,此种种“用”(表象) 都是被水之“可流可止可激成波浪”的“体”或“骨”所决定的,此水之“体”或“骨”亦即水之“性”,学者当透过水之“用”,去把握和体会其背后那不动的并起决定作用的“体”。朱子又以母子喻体用性情,他说:“仁是恻隐之母,恻隐是仁之子。”[1](第4 册,卷第59 ,p. 1411)“缘是仁义礼智本体自无形影,要捉摸不著,只得将他发动处看,却自见得。恰如有这般儿子,便得知是这样母。”[1] (第4册,卷第53 ,p. 1288) 仁是“母”,是“无形影”、“捉摸不著”的本体,是恻隐(“子”) 的“发动处”,对于恻隐具有决定的意义,有仁而后有恻隐,故由恻隐而可以知仁。朱子又设根苗之喻,更清楚地阐发了仁与恻隐(“爱”) 的关系,准确地揭示了仁的特殊地位。他说:“仁是根,恻隐是萌芽。”[1] (第1 册,卷第6 ,p.118) 以“水骨”、“母”、“根”喻仁,以“水流”、“子”、“萌芽”喻恻隐,这在方法论上有什么意义呢? 朱子指出:“仁是根,爱是苗。不可便唤苗做根。然而这个苗,却定是从那根上来。”[2] (第2 册,卷第20 ,p. 464) 正因为隐而不可见之根发而为可见之苗,故循此恻隐之苗,便可把握那所以然之仁。这对于儒家确认人性本善和进行道德修养来说,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因而,朱子对程颐“以其恻隐,知其有仁”的提法极为推重,他说:“此八字说得最亲切分明, ..譬如草木之萌芽,可以因萌芽知得他下面有根。”[1] (第4册,卷第53 ,p. 1288)

  程、朱以体用言仁,通过对性情、动静、已发未发等理论问题的深入探讨,不仅发孔、孟所未发,将孔、孟仁学中潜有的意义空间充分地展现出来,而且也使孔、孟仁学中某些原本笼统和模糊的表述明晰起来,并由此澄清了很多误读。例如,孟子说“恻隐之心,仁也”,又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这样一来,在理解上就有了一系列需要追问的问题:“仁”和“仁之端”是不是一回事?“仁”和“恻隐”是何关系? 究竟是先有仁,仁萌发为恻隐之心呢? 还是先有恻隐之心,再由恻隐之心发展为仁? 究竟应该如何理解仁、恻隐、心三者的关系? 对于这些问题,孟子的论述还是比较笼统的,实际上他并没有继续思考。然而在深入理解孟子仁的思想时,这些问题又是难以回避的,对这些问题的不同理解,就为后人留下了诠释和发挥的余地,程、朱对此就用力甚多。按《孟子•公孙丑上》篇“, 恻隐之心”亦即“人皆有之”的“不忍人之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52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