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岳川 柯廼柏:中国书法世界化之可能性

更新时间:2009-05-24 11:54:17
作者: 王岳川 (进入专栏)   柯廼柏  

  

  王岳川(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导、北大书法所副所长)

  柯廼柏( André Kneib 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教授)

  

  一 书法:东方与西方

  

  王岳川:很高兴在初夏的北京同法国著名书法家柯廼柏(André Kneib)先生就书法在西方与东方的问题做一次深度交流。柯廼柏先生这次到北京举办自己的书法展,让我们能一睹西方学者的对东方书法的体验和由此产生的作品的张力。同时,我便有了若干文化差异对话的想法,那么,今天对话的主题就定为“东方书法世界化之可能性”吧。

  在我看来,对中国而言,书法不仅仅是技巧,它包含了个体体验、生命感觉、审美哲思、文化精神。对西方而言,它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东亚的、南亚的、东方的,更是人类的。在二十一世纪,作为文化理论家和书法家,我们要做的重要事情就是为中国人绵延独赏的书法文化,应成为人类审美经验和文化精神的重要部分。我想,这也是包括柯廼柏先生在内的一大批国际书法家的共同事业。

  过去,我们重视书法文化创新,是因为她是中国文化身份的指纹标志,代表了中国的艺术和西方艺术的差异性而不是相同性。今天,我们重视书法文化输出,因为这是我们推进“中国文化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新世纪我提出“文化书法”的理念,在我看来,文化是人的生活方式,包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文化是我们的生命指纹”,书法是中国的文化指纹。在世界的全盘西化的文化病态和价值虚无中,东方的文化书法应该理直气壮地站出来,为了群体和睦、人类和谐、世界和平而站出来。东方书法绝非写字,而是通过线条的运动表现出一种心灵的修复,重塑生命的心电图,其意义绝不能小看和自我轻贱。

  每当我在国外看到一幅书法,我都有一种由衷的激动,似乎找到文化根基般的感动和充实。在中国文化重新崛起的新世纪,书法已经超越了技法层面的有限意义,而具有了中国文化形象的象征意义。近些年来,书法高等教育的蓬勃兴起,书法本科、书法硕士、书法博士和博士后教育的展开,以及国家教育部成立的全国书法考级委员会,并将在小学中学全面开设书法课程和考试程序,都表明中国作为书法原创国重兴国粹、再创辉煌的文化自信力和体制性保证。书法代表了东方文化当中最具有特色的一方面,中国书法代表了东方文化当中最具有亲和力和谐力的一方面。书法不仅是一门艺术,书法本身已变成一个国家文化自觉和自信的重要表征,中国应该向世界展示东方汉字的毛笔书写文化的独特魅力。

  

  柯廼柏:非常荣幸能到北京同王教授等朋友做书法交流,我很想谈谈我对书法的当代看法。感受最深刻的是,当我踏上中国这块土地的时候,身体和精神都感到无比舒畅。我一直致力于中国书法和中国艺术的研究,在这个书法艺术环境中感到非常舒服。对中国人而言,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生活在文化天堂里,因为中国到处都可以看到书法,无论是在大街上商店里,无论公共场所还是私人场所,都可以看到书法。能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就给人一种完全置身于天堂的感觉。

  而在欧洲情况却完全不同。如果你想看到书法则必须去图书馆参阅相关的书籍,或者去一些博物馆看展出,这是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看到的。而不像在中国,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感受到这种艺术的魅力。我不敢肯定地说大部分欧洲人都像我一样如此热爱书法,但我可以肯定地说现在欧洲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书法产生了兴趣和热情。

  对中国人而言,书法从道德方面和历史方面来讲,有非常悠久的历史。中国人想通过书法这种方式来进行与灵魂、精神的沟通、交流。众所周知,中国人作为人类的重要成员,情感丰富,对生老病死有深切地感受。他们企图通过书法这种艺术的方式,来获得一种灵魂上的交流,因此书法是生命的艺术,是文化的表达。在未来的岁月中,中国书法会显示出更重要的国际文化传播和交流意义。

  

  王岳川:柯廼柏先生从西方人的角度谈到对书法文化的理解,这种海外书法文化经验对中国而言非常重要。柯廼柏先生曾说,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人都有权利拿起毛笔,在宣纸或者不同的纸张上面进行创作,表达情感,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书法究竟是什么?有人说书法是美术,或说书法是技巧,但我认为书法最重要的属性是文化:在世界化的当代,中国书法向整个世界呈现出中国身份,在东西方艺术对话中坚持了中国立场,在国际文化交流中代表了中国指纹,在中国文化创新谱系中展示出中国的文化细胞和基本内核。如果没有这些重要的中国元素在内,所做的书法大抵只有“书法个体户”的意义。相反,在国际化的今天,中国从“军事中国”、“政治中国”走向了“文化中国”,我们甚至可以开始强调“书法中国”问题,这意味着中国在和平崛起中,有可能将包括书法经验在内的文化经验转化为人类共赏的审美经验。

  一切热爱书法的人们,都应该珍惜书法的内在韵味,提升书法的文化品位,张扬书法艺术的文化意识,不要把传统变成僵化的文本,而要变成一种活生生的精神,从我们每个人身上流过去。书法是一种学术文化,应有哲学思想贯穿其中,才能达到艺术创新。真正有学术建树和知识推进的书法家在注重笔墨功夫和韵味的同时,应加强学术文化学术性的研修提升。

  

  柯廼柏:中国书法从汉朝一直到今天都保持了同一性。中国知识分子谈了很多内容,诸如“书法到底是什么东西”,“书法如何”,“什么是书法”,“什么不是书法”等等。我读了不少东西,也翻译介绍到西方不少东西。我向西方人介绍当代中国书法,包括传统派、现代派、后现代派等。对中国人来说,书法究竟是什么?人们为什么要写书法?你可以写一篇文章,可以写一首诗,可以画一幅画,可以拍部电影,当然也可以写一幅书法……不管做什么,是你的自由。我们在西方总是给西方人介绍个体感觉到的书法到底是怎样的,而且我希望能找非书法界的人来谈论书写的感觉。在中国,几乎每个人对书法都有自己的感觉,会说几句关于书法的东西,这使得中国书法活动在全社会里有自己的文化地位。西方人很想知道书法书写的“事情本身”的意义何为?这种毛笔和宣纸的书写活动对人的那种重要而深刻的文化意义究竟是什么?

  可以说,书法从诞生的那天起一直到今天——到2007年都没停,一直延续下来,这是中国文化中非常特别的一个事情。我们西方人要理解另外一些文明,我们想知道为什么东方书法仍然那么有魅力。我们急切地要通过你们的文化介绍,来更多地了解书法到底是什么。你们的“文化输出”对我们欧洲人了解东方文化和中国书法非常重要。

  

  王岳川:谢谢您对包括书法在内的文化输出的深刻理解。确乎如此,中国“书法自觉”的时代差不多延续了两千年,今天一直传承下来而成为中华民族集体创作和欣赏的重要文化范式。可以说,书法渗入进了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不管是国家的大型建筑题名还是民居庭院内饰,不管是日常生活还是大型集会或节日庆典,甚至山水园林、亭台楼阁等各式建筑都离不开书法提升其文化品位,书法进入了中国文化的神经单元,进入中国人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连写一个请帖都离不开书法。书法在中国一是时间的绵长,二是空间的广阔,三是社会生活方面的深入,确实成为民族精神中重要的文化象征。中国古人对待艺术非常淡泊宁静:焚香、沐浴、打坐、静心、入禅,然后轻轻提笔蘸墨,写出一片流云一片清净一片高山流水。艺术是清泉,可以涤荡心灵。

  一般地说,中国书法有三大文化功能:一是通信传达功能,或者说实用功能,这个功能已经逐渐为电脑email、手机等所取代;第二个功能是其艺术表现功能,今天还继续表现着,只是这一艺术功能吸收了西方现代派、后现代派的一些结构、空间构成、现代西方的行为艺术、现成品艺术的方式,已经不完全是中国经验了;书法还有第三个功能,就是精神和文化的交流功能。当书法具有精神性传达功能的时候,它传达的是中国式的儒、道、释精神——中国思想名言警句的思想训导、个体修养、生命修为、人生励志等功能,已然超越了艺术性而作用于人的意志和精神,甚至关涉到人们对生死的本体看法。我想,您作为西方的著名理论家和书法家,关注中国书法运动和书法文化类型,是很有文化对话的象征性意义的。这类书法类型学或文化学研究,具有国际性意义。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就是除了您以外,西方的其他人是否不再关注中国的书法问题,或者比较少关注这个问题?

  

  柯廼柏:这个问题也够复杂的。我觉得21世纪是一个东西方展开对话的新阶段。对中国书法来说,因为西方通过20世纪中后期抽象艺术派的历史过程,感受到了东方艺术的魅力。对西方人而言,抽象艺术无疑是重要的,这成为理解东方艺术必要的一步。正因为我们西方人对创造抽象艺术的过程有新的体验,所以今日西方更容易接受中国书法某些类型或书法观念。一个西方人看中国书法,如果在19世纪就会认为:这是什么呢?但是今天他看书法,开始有一些抽象艺术感受的呼应和激动,因为他已经形成了能够接受这种形式的自我主体感觉了,他开始习惯抽象的东方文化了。比方说一个中国农民,或者没有很多文化的,他看狂草却读不出意思来,不知道内容如何,但是他有书写的感觉,是不是?西方因为绘画艺术、抽象艺术,接受中国书法也就更容易一些。

  我认为,21世纪的中国人有书法的历史记忆,他们看西方的抽象艺术,可能也不太懂,但是有一点抽象的感觉能理解他者到底在做什么。说实话,书法表面上看似乎很简单,但真正登堂入室却相当地难,其书法内在意味和书写的经典内容,并不易为外国人弄清楚。好像一个西方人看了一首中国诗,他不懂中文,读了翻译作品以后,当然会知道那内容如何。他发现:噢,很像我们的诗,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莫名其妙的、很复杂的,而是很简单,书法也一样。

  

  王岳川:但是我认为,这种经过翻译的诗已经丧失真正的诗意,只能传达最表层的文意,同理,书法的文化深度同样也不能依靠翻译来解释。这个问题深究下去,能使人感到文化差异造成的理解上的隔膜。但不管怎样,中西在20世纪经过了文化复杂的对话磨合过程,双方不再望文生义地理解,而是开始从文化根基上理解对方。就西方而言,从文艺复兴的古典艺术具象艺术,到了19世纪的印象派后期印象派消失了焦点和边缘的一种形成,到了20世纪的抽象艺术和观念艺术,使得西方人能够较多地对东方抽象艺术有所体会;而东方也开始接受了西方的具象艺术,布上油画、具象的雕塑。因此,东西方形成一个相互融合、相互理解、互相渗透的新型文化交往方式。西方大众已经开始对东方书法的抽象线条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和内在接受把握的热情了。

  在中西方文化互相交汇互相辨认的新历史基点上,我强调书法的原创性和寻找国际审美共识的重要性。当代中国书法需要具备国际眼光的书法家,只有真正的原创型书法家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书法大师。中国需要寻找国际性的“审美共识”——把结构张力、笔墨情趣以及幅式变化这些语言从本民族传统的审美空间扩散到更大的世界文化空间中去,形成一种国际性书法审美形式通感或基本共识。同时要借鉴西方一些现代艺术的形式通约,融入本土文化内容,使之充实而具备现代形式美感。从本土主义出发后,应该提出世界主义的书法。就是说书法不仅仅是东方化的审美需要,也是整个人类的审美需要。

  

  柯廼柏:您说得很有道理。最近十年来,随着中国的世界性影响加大,中国书法其实正在成为欧美欣赏的对象。比方说在今天的西方城市中,你去逛街或电视时就会发现,广告里用中国毛笔的那种线条装饰,这也是因为对书法的神秘感,慢慢开始影响了西方人的审美趣味诸多方面。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情,东西方文化互相对话,互补多一点当然更丰富。

  更深一层看,东方书法或者“书写”的方式充满了魅力。中国古人为了寻求精神的表达和发展,人们发明了文字,以便人在过世后能够留下其思想,随后舞蹈、诗歌、绘画、书法等一系列的艺术形式出现了。有了书写的形式后,笔在人的手里就变成了一根“魔术棒”。正是笔这根“魔术棒”使书法逐渐成形,以此来反映人的文化观念和审美经验。而在欧洲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种状况,欧洲不存在毛笔这样一个充满魔力的工具。中国的毛笔太神奇了,很便宜、轻便而且方便实用,这在欧洲是完全没有的。

  所以,在欧洲的汉学家刚开始研究汉学的时候,他们先接触的是青铜器,然后是国画之类的东西,而在很晚的时候才接触到书法这一领域。具体是在二战之后才开始研究书法,即美军进入日本之后发现了日本书法的魅力,由此才进一步发现书法原创国——中国书法的魅力。在西方以及亚洲的一些博物馆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4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