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之远:我们需要再启蒙还是回归革命

更新时间:2009-05-22 10:59:41
作者: 许之远 (进入专栏)  

  

  近日读了杨恒均对中国社会再启蒙的意见;这个严肃的课题,引起我的关注。他的博文,常带有启示性;其实启示就是启蒙不同阶段的同义词;他已经在实践,令人感动。同样,在金融海啸的今日,也有人以中国影响不大,而找到先进国家暴露的弱点,加以扩大和鞭挞;认为今天中国式的制度,大有可取之道,进而呼吁回归革命。这是两个极端;我们怎样看待?怎样取舍?也是个严肃课题。

  去年,我到台湾参加世界华文作家会议,安排同一房间的室友,还是第一次见面的澳洲笔会代表;就是杨先生。当时,我还没有读过中国网页,当然也不知道他是个热点作家,我们交换了一些作品,他就热心要为我找专人建立网页,鼓励我把海外作家的观点介绍给国内读者;可知他今日主张的再启蒙:要多听海外华侨华人的经验和论点。不是即兴式的提出来。此外,他的博文,常有海外所见所闻 、精警的报导和论析;处处显示着对国家社会的热心。同样是他一向主张再启蒙的实践。

  江泽民曾经提出:解放思想。我在海外报刊的专栏,曾以‘石破天惊’来形容。可惜后来沉下来。大陆同胞久经长期指导思想的培训,遵循着一个模式的思考,如果不打开心锁,实在无法拯救久经禁锢的心灵。再启蒙必须从解放思想开始。此其一。

  如果没有杨君的热心,至少不会在近年建立内地网页。到我答应而请他代找专人打字、上网时,他才认真提出一个问题:‘许老,你必须坦白答复我,你是不是个间谍?’我也没有想到或问那一国间谍,便冲口而出:‘我绝不是间谍。’在大陆开个网页写博文,怎会扯上对间谍的交代。在自由世界,为朋友找个有稿酬的专栏,也绝对不会问这个问题,这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但我不会怪责他,我了解过去长期充满斗争、阶级仇恨的年代,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已彻底破坏,何况我的名片有国民党中评委的职衔,他还这样热心已不容易,且代请专人,万一来个间谍,害己害人。可笑的是,早个月前,有一篇博文的回应:‘不是美帝,胜似美帝;不是间谍,胜似间谍;…笑死诸葛亮,’不必猜其真意、警告、指桑骂槐、我们注意你了等。其实我甚么都不是,写个职衔也是从俗而已,只是个老华侨。我写博文,完全是存一点乡土之情、民族意识之心、尽点匹夫之言责;如此而已!还有许多其他的质疑、谩骂、人身攻击;早已见怪不怪了。这种种对人性的侮辱、践踏人性的尊严的心态;是怎样飬成?是风气?是制度?总之在我们的社会,已不能否认人的关系并不健全。要建立一个和谐的社会,恢复人性的再启蒙,的确有其必要的,此其二。

  自然科学家以外的一切人文社会学家,可以用思想家作概括性的称谓。这些思想家根据社会发展的经历、推理、归纳而成就一种学理、主义、制度,其优劣还须社会实践的验证,并随着实践不断的改良,有时修改得面目全非;没有一种学理、主义或制度,在应用中一成不变、或经久不变的。只有腐朽不变的教条,才没有因时空转换而修改的政策。因此,先进所以为先进的国家;其政党只会提出政策交由人民选择,绝不会提出过时而僵化的教条,更不会提出什么思想。因为还活着的人,如果把他的思想作为施政的准则,必然造就他成为一个权力独擅的独裁者。如果他已死去;谁掌权谁就可以任意解释这个思想。先进国家没有以某种思想作为施政的准则。我们要国家政治现代化,打破一切不合时宜的一切框框。应该是我们再启蒙注意的事。此其三。

  有一些真理是歴久弥新的,但被误导了。等于明珠蒙尘。再启蒙只是抹去尘埃。例如陈独秀在五四运动时提出的‘民主、科学’。我们也要为它再启蒙。此其四。

  时代是不断推前行。一切回归应指具体的事物;例如香港、澳门主权回归等是。形而上的,例如好的伦理、道德、文化等,我们称为恢复或弘扬它。不可称为回归。成龙、曾荫权近来的谈话,就有回归的味道,结果引来海外异议。成龙的学识有限,过一阵就算了。曾荫权还要道歉。革命两字,最早见于汤誓:顺乎天,应乎人。可知革命不是血流成河,千万人头落地的。金融危机要革命回归到红军精神(见中央文室出版的‘文献与研究’第十二期的专辑‘摘编’上),不知那一点可以具体的应用到解决金融危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43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