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锋 刘思源:从瑞典社民党修改党纲看什么是社会民主主义 

——高锋就瑞典社民党修改党纲接受记者采访

更新时间:2009-05-18 15:31:43
作者: 高锋 (进入专栏)   刘思源  

  同期瑞典工业产量增长49%,也名列榜首,处于第二和第三位的美国和加拿大分别增长47%和38%。经过调整,其企业经营综合成本下降(比德、美、英分别低30%、20%和15%),市场规范化和廉洁度不断提高,瑞典因此成为最受外资欢迎的欧洲国家之一。2006年瑞典在国际竞争能力排名榜上名列第三,超过了美国。期间20%的最高收入者承担了调整费用的43%,而20%的最低收入者承担了费用之11%。劳动人民收入有所提高,瑞典社会差距有所拉大,其基尼系数由1991年的0.228上升到2006年的0.246。但瑞典仍然是国际社会中收入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

  记者:近年来,经济全球化对世界各国都产生了深刻影响。在这种背景下,瑞典社民党对其党纲又作了怎样的修改?其突出的特点是什么?

  高锋:2001年11月,社民党召开了第34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的新党纲承认,瑞典仍然是一个阶级社会,阶级差别近十年来又重新拉大。但是这种权力向资方利益的倾斜“并非是不可避免或者不可改变的”。新党纲强调,经济的全球化要求工人运动的斗争必须全球化,要联合世界各国进步力量,建立新的政治联盟,把全球化变成促进民主、福利和社会公平的工具,引导社会向前发展。这份新党纲与前几个纲领相比还有如下一些特点:

  一是反对原教旨主义。新党纲进一步批判了苏联模式,指出“计划经济国家的发展不能仅仅归咎于错误的领导人或错误的组织问题。它是共产主义的原教旨主义思想的产物”,强调“社会民主主义反对来自左的或者右的经济上的原教旨主义,反对把在整个经济中实行单一的所有制形式作为建立一个良好社会的前提条件”。

  二是坚持反对资本主义。党纲指出,“应该把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加以区别。市场经济是一个配置体系,货物与服务在这里以货币为价值媒介改换主人。而资本主义是一种权力制度,以资本的增值高于一切作为准则。”在其1990年提出计划与市场经济都是方法问题之后,新党纲又明确指出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强调“在资本与劳动的冲突中,社会民主党始终代表劳方的利益。社民党现在是、而且永远是反对资本主义的政党,始终是资方统治经济和社会要求的对手。”

  三是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党纲指出,瑞典工人运动的“意识形态是其分析社会发展的一个工具,其基础是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在经济全球化发展和苏联东欧的巨变情况下,社民党的这一自身定位和坚定立场受到了总工会和工人群众的欢迎。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瑞典是社会主义国家吗,我们从社民党理论与实践中可以得到哪些有益的认识和启示?

  高锋:这里的关键在于人们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有不同的认识。小平同志说过,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我们自己也没搞清楚,但我们过去和现在仍然封了不少社会主义国家。就说苏联吧,我们一会儿说它是,一会儿又说不是。但期间苏联本身并没有多大变化。后来还有许多人为苏联的垮台而悲痛不已,到处找搞垮它的罪魁祸手。其实苏联的垮台最根本原因就是斯大林搞的独裁专政、搞的假社会主义。如果把一党专政、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做为社会主义的标准,瑞典确实不是。但如果把经济发达、政治民主、社会福利、剥削程度较低做标准,瑞典就会名列前茅。既然大家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有着不同看法,这个问题就留给后人,或者让瑞典人自己去决定去吧。

  2008年初社科院公布了一份考察报告说,瑞典是“社会主义因素较多的资本主义制度”。虽然我对报告中关于社民党性质等一些观点不敢苟同,但对其在报告中提出的研究并借鉴瑞典下述经验的建议却十分赞同:“比如在经济方面坚持宏观调控,坚持通过立法和政府政策来限制剥削,实行充分就业政策,支持工会同雇主就工资待遇和劳动条件进行协商谈判,通过高额累进税集中部分国民收入收入,用于全面社会保障等再分配政策,以进一步缩小收入差距”等。

  这份报告还尖锐地指出,瑞典社民党虽然是改良主义的,“但他还支持工会和雇主谈判,为工人积极争取维权”,而我们国家特别是在私人或三资企业,“那里劳资矛盾尖锐。政府、党应该站在哪一边呢?”这个问题提得好。瑞典社民党虽然不搞无产阶级专政,但“在资本与劳动的冲突中,社会民主党始终代表劳方的利益”,而且通过立法和政策为劳动人民获得了巨大利益。人所共知,劳方在瑞典国民收入分配中所占份额自1950年来不断增长。瑞典工会代表不仅进入了各大企业理事会,而且进入了国家主要行政机构和管理机关的领导班子。政府预算和主要法案都要事先听取工会组织的意见。总工会、职员中央组织和学者协会这三大工薪者组织成员超过全国人中之一半,早已成为任何政府或政党不敢忽视的力量。

  1976年至2006年间,社民党曾经三次下野。国民收入分配在这30年间也出现了有利资方的变化,但分配总体格局变化不大,瑞典仍然是世界上收入差距最小的国家之一(仅次于丹麦)。这说明资产阶级政党虽然能把社民党赶下台,但却不能改变社民党长期执政期间所确定的劳资利益分配大局。因为这些社会制度性的变革,是由一系列国家法律和劳资协定所规定的,从根本上说是由劳资力量对比所决定的,不是任何政党想改就改了的,更不是外人用一顶“资本主义”的大帽子所能否定的。

  总之,自1889年成立到现在的120多年里瑞典社民党始终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能够与时俱进,不断进行理论调整与创新。社民党九份党纲忠实地记录了该党理论发展过程,反映了该党把马克思主义瑞典化的追求与实践,指导了其瑞典式的和谐社会——福利社会的建设,同时也总结了社民党建党治国的经验。

  虽然我们不能照搬瑞典经验,但应该按照社科院专家们的建议,认真研究并借鉴瑞典经验,努力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得更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30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