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锋: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党纲

——2001年11月6日威斯特罗斯代表大会通过

更新时间:2009-05-18 14:54:00
作者: 高锋 (进入专栏)  

  

  民主的社会主义 

  社会民主党致力于建立一个以民主理想和人人平等为基础的社会。自由、平等的人们,生活在一个团结的社会里,是民主社会主义的目标。

  每个人作为个人都应该自由发展,自由地管理个人生活并能自由地影响所在的社会。自由包括不受外界的强制和压迫,不受饥饿、无知和对未来的恐惧的侵扰,包括有参与和共同决策及个人发展的自由,以及生活在安全的群体中、把握自己生活和选择自己未来的自由。

  自由以平等为前提。平等意味着尽管各人情况不同,但都具有同样的机会来组织自己的生活,来影响所在的社会。平等要求人们有个人选择的权利,有进行不同发展的权利,而不能因为存有差异而低人一等,或导致在日常生活中和在社会上,在权力与影响方面的不同。

  自由与平等既是个人的权利,也是为了实现共同利益的集体解决,这些解决方案是个人生活中机会的基础。人是社会动物,在与他人共存中发展和生活。许多对个人福利至关重要的东西,只能在与他人的合作中创造出来。

  这种共同利益的实现要求团结。团结产生于这样一种理念,即我们大家都互相依赖,只有在互相关心、互相尊重的合作中才能创造最好的社会。人人都有同等的权利和机会来影响社会发展,同时又有为之负责的同等义务。团结并不排斥追求个人的发展和进步的努力;但它排斥利用别人为自己谋取好处的利己主义。

  社会的所有权力都来自于共同组成这个社会的人们。经济利益没有任何权力来限制民主;民主却总有权力对经济发展限定条件并为市场行为划定界限。

  民主必须在多层次上并通过多方位来实施。社会民主党致力于建立这样一种社会秩序,人们作为公民和个人既可以影响社会的整体发展,也可以影响社区的日常生活。我们追求实现这样一种经济秩序,每个人作为公民、作为工薪者和消费者都可以影响生产方向、分配以及劳动生活的组织和条件。

  社民党要使民主的理想渗透整个社会和人们的相互关系之中。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没有高低贵贱、没有阶级差别、性别歧视和种族差异,没有偏见和歧视,一个人人都需要,人人都有位置的社会。人人享有同等权利和同等价值,所有儿童都能成长为自由的独立的人。这里人人可以管理自己的生活,都可以通过平等的、团结的合作,对社会问题寻求符合公众利益的解决。

  民主的社会主义理想来自先辈的文化遗产。经过后代人经验的改造,它已成为当前和未来政治斗争中的推动力。社会民主主义理想的最深的根源是对人的价值相同和不可侵犯的信念。

  

  一、当今之世界

  

  现代生产技术创造的资源是如此之大,当今世界为所有人过上更为富有、更有保障的生活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机会。但机会的分配非常不均匀,人与人之间和国家与国家之间在福利和权力占有上存在巨大鸿沟。这是当今世界的特点。

  发展充满了相互矛盾:

  许多穷国由不发展向发展迈出了步子,世界上更多的人从上升的经济增长中获益。但是富国与穷国之间的差距一直很大。现代生产技术和现代医疗知识的不均衡传播,使原有的不公平有进一步扩大的危险。甚至在世界的富裕地区差距也在拉大,新的贫穷角落和被排斥在外的人群在增长。从来没有这么多的人可以实现自己的生活选择,而同时在被劳动市场和社会排斥在外的人群中,无助的绝望情绪也在增长。

  民主的扩大史无前例,在目前残存的专制国家内也明显存在民主力量的活动。但同时民主力量必须同强大的、正在威胁着民主的行动力量的资本利益作斗争,同有着压迫性和残酷性取向的民族主义运动、原教旨主义势力和种族偏见等作斗争。当许多选民感到他们施加影响的可能性太小时,社民党还必须解决自身的内部问题。

  世界上人口的迁移正在增加。移民在许多方面丰富了接受国的文化。但在处理种族与文化多样化方面的无能使得种族隔离和边缘化趋势在发展。与被排斥在劳动市场之外的文化水平低的当地人相结合,它们为带有着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色彩的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滋生提供了土壤。

  裁军工作已经取得重要进展。冷战的结束大大减少了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危险。但国家内部或者原国家内部的武装冲突却在增长并对大片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形成了威胁。血腥的内战使成千上万的人丧失了生命,数以百万计的人在逃亡。有关地区经济和社会结构受到的破坏之严重可以影响到遥远的未来。

  地球资源的合理利用是关系人类未来发展的重要前提。环境问题在国家和国际政治中起着日益增长的作用。但是地球的生态体系经受着过重的压力,这些压力有的来自于生产技术对资源的需求,也有由发达国家发展起来的消费模式所带来的资源消耗。现有的、对环境有利的技术的传播过于缓慢。现有的经济与社会结构都使得生态持续性所必需的调整变得更加困难。

  在这些相互矛盾的发展中,有一个清晰的冲突模式,存在于民主的权力和资本的权力之间,存在于公众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这些冲突是传统性的。由现代信息技术创建的新的生产条件在其开始阶段使上述矛盾尖锐化了,并对民主力量带来了新的挑战。

  但这并不是真理的全部。不仅仅是剥削性的资本造成了穷国与富国之间的差别,富国的私利也难辞其咎。造成今天环境问题的不仅有短视的利润动机,而且还有可以通过自由选择加以改变的生活消费模式。造成民众贫困并处于社会困扰之中不仅是经济上的强权,对妇女的压迫和性别不平等也是原因之一。

  由于上述问题的存在,我们要想利用社会发展带来的所有机会,去增强公平、提高福利、加强并扩大民主,就必须去关注造成权力、自由和福利差别的所有这些不同的因素。

  

  (一)一个新的生产秩序

  经济和劳动市场影响着整个社会的发展,这个观点贯穿于社民党社会分析之始终。

  当现代工业技术和生产方式取得突破性进展时,它所改变的不仅仅是工作的方式。它改变了整个社会,改变了人们对世界和对人类自身的认识。它影响了日常生活的条件,最后影响到整个社会组织:王权和政治寡头让位于建筑在普选权基础上的民主。

  整个社会今天正在经历着如同当年科技发展改变了工业生产、劳动生活和贸易条件时所发生的同样的变化。

  工业一直构成国民生产总值的一大部分,但其就业所占比例正在下降。正在上升的服务业对就业的作用与日俱增。它们在工作地点和劳动组织方面向人们展示出一幅丰富多彩的图案。大部分工作单位对技能提高了要求。大型企业正在走向国际化,同时中小企业也在增长。凡此种种都意味着新的劳动条件和随之而来的新的社会条件。

  新的信息技术降低了地理距离和国家边界的重要性。它为贸易和经济合作开辟了新的机会。货币在世界各地迅速流动。企业生产在一个国家的不同地区或不同国家间可以很容易地进行协调。知识交流和经济交易的新的有效渠道业已建立。全新型的企业和工作得到发展。与此同时,传统行业和职业中工作方式也在发生变化。

  经济技术和劳动生活方面的变化创造了一个崭新的社会模式并对政治提出了新的要求。出现了实现平等、公平的新的机会;同时也出现了新的不公平和新的社会问题。经济全球化使得政治和工会工作也需要全球化。它们呼唤着新的政治和工会工作手段,并对民主带来了挑战。

  但是除了经济技术之外,还有其他因素影响着社会发展并对政治提出新的要求。福利社会和社会保障增加了人们的独立性和人们管理自己生活的手段;男女平等的加强增加了人们的选择机会,改变了人们看待自己和他人的方式。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助于打破陈旧的权威主义模式,推动人们在家庭生活、劳动生活和社会生活中要求新的更加平等的关系。

  

  (二)资本的权力

  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秩序把利润置于其他所有的利益之上,而不管其利润是如何赢得的,也不管社会、人民和环境为之付出了几多代价。政党力量和工会组织长期以来一直是这种片面的利润追求的抗衡力量。但在当前的变化进程中,这些力量正在下降。资本利益对国内舞台的依赖减少了,而政党力量和工会却是以国家为基地的。金融资本部分地与生产相分离,意味着它们正在摆脱与生产和工作相联系的抗衡者的压力。

  资本权力地位的加强,使得其内在的、在节约利用经济资源方面的无能和长于制造社会与经济上的严重不公正的才干,变得同样明显。短期投机性的金融流动增加了国际经济的不稳定,几次使得某些国家的经济严重恶化。大型企业不断向日益扩大的世界范围的康采恩集中,创建了在民主控制能力之外的经济权力中心。在穷国,劳动者受到低工资和恶劣的工作条件的剥削。工会的努力经常受到残酷的压制。在富国,生产利润少的工人被排除在劳动市场之外。同时,空前的高节奏正在损害着许多劳动者的健康和工作能力。由于强大的资本势力残酷掠夺其国土和自然资源,环境污染在一些贫穷国家变得特别严重。

  此外,资本主义的价值观对公众辩论和舆论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它们对人的头脑的影响反过来又加强了金融资本的经济权力。在资本主义世界里,金钱和经济成功是人们喜好与追求的标准。人类价值,如团结和友情,被曲解为利润估算。劳动力被看作是多种消费品中的一种。儿童与父母亲近的需要让位于劳动生活对雇员的要求。人们对群体生活和相互赞赏的自然向往变成了残酷的商业开发。资本主义在这方面造成的破坏与其处理经济资源方面的无能所造成的后果同样严重。其结果造成了一个没有信任和友谊的冰冷而残酷的社会。

  然而资本主义的新力量并不代表整个发展。资本的利益依赖于周围世界,依赖于只有社会机构才能创建并维护的法律、规则和基础设施,依赖于用其技能制造产品的雇员,依赖于用他们的需求支付了产品费用的消费者。这种依赖一直存在着,实际上在新的生产秩序下变得更加突出了。它们需要技术先进的、设备完好的基础设施,而这种设施只有社会部门才能建造和维持。它们需要大批具有高水平技能的劳动力和强劲的不断增长的需求。所有这些都为人们施加影响、进行变革提供了机会。民主造就了要求支配自己生活的人,他们不接受被那些自己不能影响的利益所控制。这些,以及几十年来成长起来的民主价值本身,都形成了对资本主义利益控制社会发展欲求的最好防御。

  现在对抗国际资本的各种力量在得到加强和进一步发展。民族国家正在改造其政治经济手段以挤压投机分子的活动空间。工会组织在寻求国际战略以抵制以压低工资、降低环保要求为手段进行的廉价竞争。民众运动正在学习新技术以便动员舆论、协调行动。针对跨国公司在落后国家的作为,消费者多次采取行动,促使它们开始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对环保问题的关心和向着可持续发展方向所作的调整,是针对掠夺性经济思维的国际性联合抗争。

  情况实际上与工业社会取得突破时相似。初始阶段的特点是,由新技术带来的巨大财富的分配非常不公平。首先是控制着新的工业资本及其利润的集团得到了加强。但工业社会为改善劳动人民生活带来的巨大可能,产生了要求社会公平地分配其带来影响和果实的强大压力。当新生的工人运动将这种群众要求变成政治和工会的斗争时,就变成了一种寡头统治者再也阻挡不住的力量。

  同样,今天的新技术也为增加福利、扩大民主提供了新的可能。但如同工业化初期一样,它们在开始阶段也被控制着资本流向的人们所利用,其结果是扩大了差距,增加了不公平。但新的生产秩序所创造的机遇像当年一样如此之强大,从长远说,也是今天的寡头们最终阻挡不住的。现在像当年一样,那些代表绝大多数人利益的力量将证明是最强大的。任何社会或经济组织从长远来说都不能与之抗衡。

  目前,权力向资本利益的倾斜并非不可避免,也并非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通过有意识的政治和工会工作,这一倾斜可以避免。新的可以用来消除差别、扩大民主的巨大机会正在出现,但是需要有政治意愿和政治力量来利用这些新的发展带来的机会。

  社民党作为这种政治力量的一部分,将致力于把全球化变成发展民主、福利和社会公正的工具。

  

  (三)新的阶级模式

  “阶级”这个概念被用来形容人们生活条件中系统性的差别,这些差别是人们从事的劳动生活造成的,并影响人的一生。这些差别包括经济条件、对自己生活和工作的控制能力和对自己所生活的社会施加影响的可能性。

  民主和福利国家已经减少了阶级差别。但由劳动生产条件所带来的巨大差别在人们中仍然存在。90年代经济危机使得这一阶级差别又开始重新拉大。不平等存在于生活的各个方面:工资和工作条件,健康,儿童教育,居住环境,参与文化和业余活动的可能,等等。同以往一样,阶级差别意味着对人们生长、自由发展和在平等的基础上参加社会活动的可能性的限制。

  决定性的差别存在于那些拥有大量可供支配的资金的人与那些仅仅拥有自己的劳动力的人之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2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