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锋: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党纲

——2001年11月6日威斯特罗斯代表大会通过

更新时间:2009-05-18 14:54:00
作者: 高锋 (进入专栏)  

  决定性的是对经济的民主控制。以参与、合作和多样化为重点的民主前景被推到前台。这项政策的支点是:社会为企业制定规则;经济政策;劳动市场上的集体协议;劳动权立法和消费法规;正在扩大中的消费合作运动和一个强大的以社会所有为基础的公共部门。在这个部门,公众需要而不是其收入状况成为进行分配的主导性原则。

  我们自己的经验表明,民主有能力增加社会的自由、保障和公平。其他国家的经验表明,实行全面国有化的经济导致恰恰相反的结果:缺乏自由,没有保障和公平。这些不同的经验加深了对民主化经济前景的认识,加强了这一认知:决定性因素是民主控制而不是所有权。经济民主如同政治民主一样,是不能建筑在把绝大部分权力集中于几个中央机构的方案上的。经济民主必须既包括工人和消费者的影响,也包括公民决定生产的社会条件的权利和机会。

  工人运动的发展:福利政策

  20世纪后半期社会保险制度的建立,为所有公民患病、失业和年迈时提供了经济保障。学校得到扩建,使所有儿童,不管其父母收入多少,都有机会受教育。医疗保健、儿童保育和老年人护理变成了每个人的权利。福利改革增加了人们的迁移自由。同劳动立法和集体协议相配合,这些改革使得工人不必要为了自身生存而接受不合理的工资和工作条件,从而加强了工人控制自己生活的权力。福利政策也促进了私人资本主义生产秩序的变革。因此,许多这些改革必须不顾特权集团的坚决反对而强行实施就不足为奇了。

  20世纪的最后10年,随着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势力的上升,福利改革变成了新的攻击目标。批评者说,福利制度使人们丧失责任感,侵蚀了人们的主动精神,而费用之大又削弱了国家经济。这种批评是强权政治性的、意识形态性的和缺乏实际依据的。资本主义制造出这样的神话:困境催人强。当最宝贵的资源--人变得疲惫不堪、体弱多病时,社会经济反倒强盛起来。

  工人运动的发展:扩大的平等观

  自70年代开始,环境政策与平等问题日渐突出,成为社会民主主义政策的重要部分。环境辩论接受了社民党传统的非掠夺性经济的主张。平等政策自然也来自社民党的总体平等观。但这些辩论也扩大了我们的社会分析视野。

  (1)环境

  权力与资源在劳资之间的分配问题一直是分析民主与社会条件的中心环节。但是,环境问题表明民主经济也可能是掠夺性的,如果确定目标时仅仅考虑为当前福利所创造的物资的数量,而忽略以其消耗的自然资源为形式的实际付出时就会这样。环保要求为这些关于经济权力的辩论增加了一个新的窗口,不管其所有制如何,也不管其产品如何分配,都是如此。

  环境政策还关系到在不同代人之间分配的一个政治原则。我们这一代人没有权力,仅仅为了我们自身的福利,把自然资源和地理环境等这些也是下几代人生活基础的东西耗尽。从这个角度来看,社民党也是环境党。

  (2)平等

  经济生活中产生的阶级结构是理解不平等问题的关键。所以平等政策必须包括反对阶级差别的斗争。但是关于平等的辩论清楚地表明,差别并不仅仅来自生产因素,也产生于劳动生活以外的因素。仅仅反对阶级差别对争取真正的平等来说是不够的。这里要求开展反对其他不平等的因素的斗争。

  这方面一个显著的表现即所谓的基因秩序。这种按性别进行的一系列的等级划分,造成了男女之间的不平等的生活条件。在社会各个阶级内部,妇女的条件与男人不同,她们的平均收入要低些,而对家庭和孩子的责任要重些。这种秩序限制了妇女生活和发展的机会,但也封闭了男人的思想,使他们陷入对女性角色的某种期待,从而限制了他们个人的发展。打破这种用生理上的差异论证性别之间的社会差异的思想,将会既增加男人、也增加女人的发展机会。这将创建一个在最深刻的含义上更加人道的社会,一个在家庭生活、职业生活和社会生活中男女享有平等权利和同等责任的社会。从这个基本观点出发,社民党也是一个女权主义的党。

  (3)种族关系

  源自种族背景的歧视与偏见也会限制人们生活的机会。当今世界上移民,以及在不同程度上他们的子女,有更大的失业危险。他们的工作经常低于其所受的教育,他们在政治机构中的代表人数低于其人口比例。住房隔离现像非常明显地伤害了有外国移民背景的人。

   (4)歧视

  性变异、残疾或年迈是另外一些在私人生活中、公共生活和职业生活中可能导致被人排除在外或者生活机会受到限制的因素。

  平等政策必须反对所有这些不同形式的等级划分。在这些广泛的平等工作中,有着社民党许多未来的重大任务。

  

  朝着两个方向的发展

  工人运动已经改变了瑞典。社民党人的瑞典是这样一个国家,其人民有着更多的机会来选择自己的生活,民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比绝大多数其他国家更深地扎下了根。

  但瑞典也是一个有着不同发展的国家。瑞典是一个世界上最为平等的国家之一,但仍然是一个有着可见的阶级差别,可见的性别差异和种族分离的社会。

  对许多人来说,一个有着广泛自由选择,有着充足的物质可供其利用的未来,已经展示在面前。这些福利社会的儿女和子孙们为他们自己创造了这些机会。他们是由来自经济保障的独立性、选择自己前途的责任感以及团结的愿望共同培养起来的。作为自由的、独立的强壮的个人,他们对自由选择和个人影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同时他们对团结、合作的思想保持忠诚,坚持共同对学校、医疗和护理等公共需求承担责任。

  但是阶级、性别和种族问题一直在产生着不平等。在阶级差别与其他差别,特别是与性别与种族差别相重合的地方,不平等的问题表现得最为严重。

  对许多人来说,选择的自由很小,或者不存在,一些障碍和限制难以克服。阶级差别以这种方式由成年人的生活转化成儿童的条件,使未来社会的差别有进一步扩大的危险。在劳动生活中的发展机会过小的人过多。许多人在体力上和精力上一直在紧张的环境中工作,被迫使自己的健康和幸福经常受到损害。劳动生活中的这种状况与企业精英们授予自身的巨大的、增长的特权形成了鲜明的惊人的反差,与他们要求雇员接受工作中日渐增长的无保障状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妇女在一个按性别分割的劳动市场上,经常遇到较低的工资,较少的升迁机会这类障碍。她们仍然对家庭和儿童承担着更大的责任。劳动市场上的苛刻要求对许多家庭造成了不适当的压力,使儿童和家长们都感到艰难。如果这一发展不被制止,许多人将被迫在职业与家庭之间做出选择。对夫妇双方来说,这都意味着发展机会的多彩光谱,包括同时既做好父母,又做个好职工的前景,立刻变得暗淡无光。

  此外,歧视妇女的新形式还在发展,它企图再一次迫使妇女接受按照男性要求规划出来的角色,而不是按照她们自己的选择,根据自己的条件去发展。日益增长的对女性身体的性感要求使青年妇女特别受到伤害,可能会对她们的工作和学习环境造成这样的影响,以致会对其个人发展和职业选择产生严重后果。

  关于男女在某种情况下的行为规范,在某些方面与老的模式有所不同。但从根本上还是摆脱不了性别决定尊卑的传统观念,对个人的行动自由仍有遏制作用。

  当今瑞典是一个多种族的社会,但明显存在与种族背景相关的不平等。在许多移民居住密集的郊区,一种被社会排斥的意识正在成年人中增长,他们不被劳动市场接受。这里的儿童感觉不到在瑞典社会中有任何前途。这种形式的社会排斥产生了当今社会上最令人不满的鸿沟。对这种社会排斥的感知和过多移民机会有限的无奈经历,与社会民主主义的自由与平等的理想是背道而驰的。

  社会差别在国家的不同地区之间也在增长。经济增长的不平衡在民众的发展机会和社会福利方面造成了巨大的地区差别。这些差别与平等和团结的要求,与对住房和生活环境有选择自由的要求,是不可能一致的。

  

  (四)社民党人对当今社会的看法

  

  民主

  个人的生活条件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周围的社会,从而产生了对民主的要求:每个人都必须享有同样的权利来影响这个对他或她的生活如此重要的社会。个人的生活决不能受政治决策的控制,但政治在相当程度上控制着个人生活的实际机会。个人和集体利益在民主进程中相会合。在公民的志愿和信念的支持下,这个进程将成为社会变更的工具。

  民主是一个对公众和个人关切的事项做出决定的进程。民主要求多党制和大选。但民主又不仅仅是一种政府形式,也不只是做出决定并进行实施的秩序。民主是价值体制,它必须贯穿于社会生活的每个方面。其基础是人的同等价值和同等尊严。

  这些基本价值给予所有人以参与社会工作的权利。公民权利和自由构成了必要的出发点。这里还必须包括个人发展和社会保障的权利,参加劳动和文化生活的权利。同时民主还要求每个人尊重他人的民主权利,分担社会工作的责任,还要尊重已经做出的决定,即使这些决定不符合自己的愿望。民主给予人们宣传自己的观点、推动自己的利益的权利,但也包括倾听他人意见的义务。民主不能排除矛盾和冲突,但是要求每个人作好准备、用民主的方式解决矛盾。

  民主的应用范围只能由民主自身决定。社会所有权力必须来自于共同组成这个社会的人,而不是来自在政治与市场之间划分界限的所谓自然法规。界限划分是由民主来决定的问题。但政治决定不能超越人权界限。同时只有民主才能维护这些权利。对个人自主权的保护,对少数派权利的保护最终也要依靠民主价值。

  同时,民主以权力的分散为基础。不管掌权者由哪一些人组成,权力集中总是对民主的威胁。民主必须通过相互独立的不同渠道、不同层次和不同角度来实施。民主要求人民有权影响整个社会的变化,同时也能影响每个人日常生活相关的社会机构的职能,例如在学校,在护理机构,在居民区里,在街道上和在周围其他地方所遇到的问题。民主进程的基础是公民的力量、他们的社会参与和行动的愿望,他们对创造的需要以及知识增加和个人的责任心等。这一力量不会来自商业买卖也不会来自于官僚主义的社会机构,而只能来自人民自己。社会大厦只能建筑在对公民参与、对公民自己的组织的信任上,建筑在对民众运动、对自愿的成人教育和对共同承担责任的信任基础上。

  无论在国家范围内,还是在市或省这两级,对共同事务做出的决定都必须符合全局利益。必要的协调工作十分复杂,它要求由民选代表根据前面讲过的价值观进行,并对选民直接负责。但是生动活泼的辩论和积极的参与,也是公民持久地支持代议制民主的表现。

  民主进程和社会管理在明确和公平的规则下,必须对民众公开,让公众了解。公共管理机构内的政治任命和公务员岗位必须在平等的基础上对公民开放。作为对公共管理总要求的一个方面,社民党致力于废除王位的继承权,寻求由共和国取而代之,国家元首由人民直接选举或间接选举产生。像民主社会的其他所有变更一样,它需要得到多数民众的支持。

  社民党是作为民众运动发展起来的,民众运动的工作是我们今天政治工作的基础。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充分利用针对当今社会中的不公平和其他问题做出反应的新民众运动中表现出的参与和力量的原因。

  民主要求有积极的公民。新的或老的民众运动,还有成人教育,以及他们在一起交流思想、共同行动时所表现的追求变革的力量,必须在社会建设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它们给人以改变自己的环境的机会,给人以在对话中增长知识、发展思想的可能。它们提供了不受商业利润影响的聚会地点,在这里公民们可以把自己的经验和要求同更广大的社会前景自然结合在一起,从而激发民众对民主价值的觉悟,促进了其维护民主的个人责任感。现代信息技术为在辩论中更多的参与提供了新的可能,提供了国内不同地方居民举行会议的条件,使选民与当选代表得以增加接触。

  民众运动一直是民主对话的重要载体。随着媒体重要性的增长,它们的作用也在增加。媒体本身对言论自由和信息的自由传递起着重要作用。但是媒体产业权力的集中和与娱乐产业增长的联系,意味着信息变得日渐单一,越来越依赖于消极的消费而不是积极的社会参与。避免权力集中,维护多样化,保护电台、电视台的公共服务频道是社民党媒体政策的中心环节。传播知识、发展成人教育和普及文化的非商业性媒体有利于加强民主。但是各种民众运动为公众讲演、公民间思想与意见交流所提供的舞台和场所,对抵制公共辩论的商业化也是不可缺少的。辩论、制造舆论和对政策的批评决不能变成仅仅是职业辩论家的事。就像社会工作必须以公民参与为基础一样,社会与文化辩论也必须得到公众的参与和支持。

  对民主的信任取决于公民分享它的机会、其行动力量和落实会议决议的政治可能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2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