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锋:瑞典社会民主工人党党纲

——2001年11月6日威斯特罗斯代表大会通过

更新时间:2009-05-18 14:54:00
作者: 高锋 (进入专栏)  

  劳动与资本之间的分界是传统的阶级分析的基础。但是新的生产秩序使劳动因素和资本因素都发生了变化,影响着阶级模式的特点。变化是双方面的,在某些领域内资本与劳动的矛盾激化了,在另外一些领域里分界线却变得模糊不清,知识资本甚至可以与金融资本并驾齐驱。

  一个重要变化是所有者与其企业以及生产的直接责任的联系明显地削弱了。资本的占有变得隐姓埋名,被机构化了:投资公司、信托基金、养老保险基金和其他为别人管理资产的机构在资本积累和资本管理方面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日益增加的机构性所有对投资的短期性回报要求加大。同时,资本的国际流动推动其提高了利润要求,从而使资本增加了对生产结果的占有份额。这一变化从几个方面影响到生产:节奏要求加大,更加频繁的解雇人员,更多使用临时性职工。所有权在这些方面的变化激化了劳资矛盾。

  许多机构性资金来自养老保险基金和保险公司,由工薪者的资金所形成。这对工薪者来说应包含着新的机会,可以通过集体努力对资金的使用施加影响。从长远观点看,资本与劳动的壁垒可能会发生松动。

  技术和才能在生产中的重要性在增长。企业的成功与否更加依赖于雇员的职业技能。这意味着提高了对大学教育和技术职能的要求。这里还包括对社会能力的要求,如合作的能力以及独立地完成不同任务的能力。以传统社会主义者的观点看来,这意味着工人们重新获得了对自己工作的控制,从而加强了他们在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劳资之间的权力关系发生了变化,劳方的地位得到了加强。

  但是发展不是单向的。伴随这一发展还出现了一个贫困化的群体。他们与劳动市场联系不多,并被社会排斥在外。他们与资本的矛盾日渐激化。

  在劳动市场上被边缘化的群体与最有特权的群体之间鸿沟很深并且还在深化。在他们之间,存在着庞大的而且还在增长的、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有着稳定地位的阶层和集团。这些群体中有的人不仅拥有在今天极为重要的、以知识为形式的资本,而且拥有部分金融资本。

  这种发展可以说是三重性的阶级分割。它可能有形成所谓的三分之二社会的危险,即资本所有阶级和中间既得利益阶层结成联盟,来对付劳动市场上的弱者和那些被完全排斥在外的群体。同时,这一发展也意味着建立纯粹的反对资本利益的新的战略联盟的可能性,同时包括对资本的使用施加影响的可能性。

  

  二、思想遗产和社会分析

  

  社会民主主义愿意以自由、平等和团结等价值观为出发点,依靠自己从政治经验中获得的力量和我们对民主社会的力量和承受能力的信念,迎接国内外的挑战。

  

  (一)我们的价值观

   自由

  自由包括不受外界的强制和压迫,免受饥饿、无知和对未来的恐惧的侵扰,也包括有共同参与、共同决策和个人发展的自由,有生活在安全的群体中、有控制自己生活和选择自己未来的自由。

  公民的自由和权利、普遍的平等的选举权、思想和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是必要的基本自由的条件,但是仅仅靠它们是不够的。经济和社会的差别为公民们带来了利用自由的不同条件,造成了控制自己生活的不同的实际可能性。真正的参与和发展的自由要求人们摆脱经济、社会或者文化上的劣势,摆脱对那些不受民主控制的各种经济势力的依赖。

   因此自由既包括了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也包括给予个人成长和发展、与他人平等地参与社会工作的实际可能性的社会结构。

  平等  

  平等是对人的价值等同、尊严和权利等同的思想的表述。平等意味着每个人有着平等的权利来控制自己的生活,来影响他们所生活的社会。

  但平等并不意味着每个人必须行动一致或用同样的方式生活。恰恰相反,要求平等就是要求多样化。人们必须有选择不同的自由,有发展个性的自由,而不受他人对其应该如何行动之期待的限制,也无因选择不同而受到不公平对待之虞。平等以差异为基础,但又与差距不相容。

  平等是自由的前提。在一个不平等的社会,那些受到不平等待遇的人,必定不能像其他人那样自由地控制自己的生活。平等要求公平地分配那些对人身自由有着重要作用的东西:经济力量和经济条件、教育和接受文化的可能。与自由一样,平等要求给予每个人发展和参与的同等权利、同等的社会结构和经济条件。

  团结

  人类是社会的产物。作为社会的产物我们都相互依赖。在与他人的合作中,人类个体在感情上和智慧上得以发展。在与他人的合作中,人们创建了社会,而社会又为每个人的生活制定了条件。这种相互依赖要求人们必须相互关心并相互尊重,这是团结的核心。

  对那些为了摆脱困境而进行斗争的人来说,团结为他们争取正义的斗争提供了支持。不管个人力量大小,对所有人来说,团结都是争取保障以及与周围社会和谐的前提。保障与和谐只能产生于信任,决不会来自争斗和竞争。

  团结要求人们各尽所能地为社会和劳动生活做出贡献并承担责任。它同时要求,当生病时、在工作中受伤时和年老或失业时,我们作为公民相互给予有保障的生活权利,接受教育、接受治疗和护理的权利,以及参与文化生活的权利,尊重每个人作为个人和作为公民的价值。

  自由、平等和团结一起构成了民主社会的基础。同时只有民主社会才能使自由、平等和团结成为现实。民主是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观的基础。这一理想必须从政治上、经济上、社会上和文化上成为整个社会的特征。

  

  (二) 工人运动的历史

  瑞典工人运动是从人民对贫穷、羞辱和不公平的痛苦经历的自然反应中成长起来的。民主和社会主义的理想赋予这些经历以政治框架,创立了组织,并使之得到社会的支持。社会民主主义理想有几个根源:其基本价值――自由、平等和博爱源于启蒙时期激进的大辩论。19世纪,当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家寻找取代充满不公的社会秩序时,它们在当时的社会批判中得到了发展。瑞典工人运动在成长中从当时流行的地方自治传统中也吸取了营养。这些传统思想在当时流行的禁酒运动、自由教会等早期民众运动中广为传播。它们表达了一种以公民权利与民主合作为基础、以社区活动为重点的社会观,对始终重视民主参与的社民党政策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

  自由、平等、团结是价值观念,它们最终涉及到个人生活。但获得自由、平等和团结的机会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周围的社会条件。自由、平等、团结政策的目的是创造一个使所有人能够过上自由、平等、团结的生活的社会结构和劳动生活。个人和集体相互依靠。目标虽然一直是个人的自由发展和福利,但这个目标只能通过创建一个人人都享有这些权利的社会的共同努力才能实现。

  因此,民主,及其有关政策,既是工人运动的目的又是它的手段。在争取政治民主的斗争中,自由党人与社会民主党曾经并肩战斗。但工人运动的社会纲领与自由党不同。对工人运动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向工人个人提供机会、使他们能够摆脱贫困和折磨人的环境,能够过上不同的、更好的日子的问题。问题是改变整个社会,以便使所有工人得以摆脱贫困和令人疲倦的工作,使他们因为自己的工作得到尊敬,并能得到劳动成果中的合理部分。这也是一个改变社会为民众提供的条件的问题。目标是消除阶级差别。这只能通过民主和扩大人民权力来实现。

  工人运动的意识形态是其分析社会发展的一个工具,其基础是唯物主义的历史观,即对诸如技术、资本积累和劳动组织等因素――生产力对社会和人们的社会条件具有决定性作用的认知。

  唯物主义历史观,经济与社会的关系,是卡尔•马克思提出的中心思想之一。他与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共同提出了解释为什么不公平会出现并且得以维持的理论模式。另一个中心思想是阶级斗争理论。它指出,争夺对生产资料的控制权即对生产和产品分配的支配权是社会发展的动力。根据这个理论,劳动与资本的斗争是历史进程的最后阶段。资本主义释放了巨大的生产力,但它对利润的残酷追求使社会不断陷入危机,并最终造成了一个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革命形势。在这个阶段,工人阶级成为除了资本家以外的唯一的阶级。因为根据这个理论,中产阶级将贫穷化并沦落为工人阶级。革命之后,阶级斗争将会终结,因为生产资料将成为共同所有,生产成果将能满足每一个人的需要。

  马克思恩格斯的发展模式是一个科学理论。像所有其他科学理论一样,其能否成立必须接受实践的检验。其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于人们正确认识社会发展已经做出了重要贡献,并影响了社会辩论和社会科学。但他们理论的其他部分已被证明是不完全的,或者包含有错误的解释,并从辩论中消失了。他们的历史发展遵循某种预定法规的理论在现代科学中找不到任何依据。社会民主主义在早期就离开了这种宿命论。未来不是由命运来决定的,而是由人民自己决定的。

  马克思和恩格斯积极参加了19世纪的政治辩论,但是他们的历史发展理论不是一个政治行动纲领。他们的理论停留在这一阶段:一个变化将会发生,但没有讲它将怎么发生,也没有对新的无阶级社会的具体描述。其理论总的来说更接近于非政治性的,因为它把社会变迁看作依赖于技术与经济发展的某个阶段。

  对于生活在极端贫困和明显不公之中的工人运动来说,不可能等待历史的进程。众多贫穷而劳苦的人们要求在现在而不是在遥远的将来才采取行动。19世纪,在社会主义组织内部和组织之间,就如何影响马克思理论指出的发展进程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改良主义与革命

  有一派人,革命的一派,从资本主义的垮台将是历史的结束的思想出发,认为人们不必等待资本主义的最终危机,一批觉悟的革命者可以促进这个进程,通过使用武力夺取政权,使发展走上历史决定的道路。这一思想发展成为共产主义派或无政府主义派。他们都反对用民主方式进行社会变革。这样,他们实际上就放弃了人人具有同等价值的思想,因为他们不给每个人参与和创造未来的同等权利。

  苏联共产主义走向强权可以从这里得到解释。它拒绝了民主选择,其隐含的观点是:政治不过是把历史已经指出的必然的发展付诸实施。既然这一发展是由历史决定的,自己这帮人又认识得最清楚,自然没有必要尊重其他人的看法,甚至不必拥有选民的多数拥护。恰恰相反,从这种观点出发,对那些要使发展偏离正确轨道的反对派进行镇压,才是最符合公民利益的。

  把某一发展视作是被客观规定的,是被历史、被宗教或者其他别的东西规定的,这通常被称为是原教旨主义的。原教旨主义观点与民主不符,因为对他们来说,决定性的不是争取选民的支持而是追随某条既定路线。不管这些把自己作为唯一道路的真诚宣讲者的精英们的动机如何,其最后结果必然是专制。共产党领导的计划经济国家的发展不能仅仅归咎于错误的领导人或错误的组织问题。它是共产主义的原教旨主义思想的产物。

  另一条路线是改良主义的,它建筑在民主参与和受到多数民众支持的改革基础上。改变社会对改良主义者来说,不是要实现某种固定的外部组织,而是要一步步地增加人们对社会生活和劳动生活的参与。改革工作要从社会公民的要求与需要出发。这些需求要通过持续不断的对话和讨论发现并发展。在这个过程中,社民党的理论自身也不断地、反复地受到实际的检验。

  瑞典工人运动由两大部分组成:工会组织和政治组织,它们之间的合作过去是、现在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根据实际需要也有一定分工。工会工作过去和现在都侧重于劳动生活以加强工人的权利。政党工作过去围绕赢得公民权,以使工人获得影响他们所生活的社会之发展的工具。现在的任务是维护并发展这些公民权利和近百年来成长起来的民主行动的权力。

  

  (三)工人运动的发展:政治民主

  瑞典工人运动最初的几十年斗争是围绕着普选权、组织和参加工会的权利和言论自由权利等进行的。通过与自由党的密切合作,但也通过与保守党和资本家利益的代表人物的激烈斗争,在20世纪的初期确立了政治民主。同时组织和参加工会的权利也被法律承认了。

  政治民主提供了经典理论未曾预见到的维护工人利益的可能。在它的影响下,社会和经济结构都出现了不同于理论阐述的发展。私人所有制仍然存在,但利润考虑优于一切其他考虑的私人资本主义生产秩序发生了某些决定性的变化。当生产中其他方面的利益加强了对资本利益的地位时,劳动生活的组织和生产果实的再分配改变了。权力由所有者转移到公民、工薪者和消费者方面。

  这种变化产生于立法和经济政策,同样也产生于工会工作的力量,产生于省、市的地方政策。它产生于受到党、民众运动工作支持的整个社会参与。这一参与为新的民主形式提供了内容。

  它导致了对理论的再思考。夺取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不再是决定性的因素。(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29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