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国涌:祭512地震中丧生的亡灵

更新时间:2009-05-14 10:36:43
作者: 傅国涌 (进入专栏)  

  

  (此文写于2008年5月19日,没有发表过。以此祭奠一年前丧生的同胞。)

  

  大地裂了,青山崩了,与蟾蜍相比,也许人类永远是迟钝的,未能提前在空气中呼吸到灾难的迫近。

  面对一次次突然降临的灾难,一切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注定了不堪一击。

  无须问大地的裂口何时弥合,人心的伤口曾经麻木。

  蒙难者,幸存者,生与死只隔着薄薄的一层纸,伸手就可捅破。

  强权的锁链之下,卑微的生,卑微的死,几乎是我们世世代代的宿命。

  如果说,不可抗拒的灾难不可确定,可以确定的则是善恶之间徘徊的人性。

  苍生如海,人心如潮。

  这一刻,人性开始覆盖布满废墟的大地。

  这一刻,国旗终于为你们低垂,所有汽笛、防空警报都为大地之上的苍生鸣响。

  天空阴郁,如同每个人的心头。

  死亡不是最终的结局。

  在巨大的死亡之后,多少表演都将借这场死亡缓缓地展开。

  在漫天飞舞的感动之中,难道灾难可以被稀释、被瓦解,然后慢慢地被遗忘,只剩下幸存者的惊愕、无奈与无望吗?

  这一刻,幸存者需要的是面包、水和帐篷。

  这一刻,幸存者需要的不止是面包、水和帐篷。

  如果那些被层层叠叠遮蔽的信息将依然被遮蔽,如果与灾难相关的一个个问号不许追问,如果灾难迅速被转化为感恩戴德的庆功会,如果阳光不能铺展在每个公民的头上,如果权力还是真理的化身,灾难仍将继续发生,也许不会很远。

  苍天无情,苍生何辜。

  所有废墟之下、废墟之上、废墟之外,乃至相隔万里活着的人,今天都是幸存者。

  这个世界属于死难者,也属于幸存者。

  如果突然的死亡是一种归宿,那么幸存就是一分责任,从这一刻起,更坚韧地承担,从这一刻地,更清醒地承担。

  前面没有玫瑰满地,前面没有晴空万里,幸存者注定还有坎坷的长路要走。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20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