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洪涛:理解胡安·林兹的民主思想

更新时间:2009-05-14 10:06:46
作者: 刘洪涛  

  

  [内容摘要]林兹是当今学界最系统研究民主化的著名学者之一。在数十年的从教生涯和学术探索中,林兹逐步形成了自己的民主化研究路径和学术体系。林兹的研究主要涵盖了对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内涵的界定和特征的分析,对民主政体崩溃的过程和原因的探讨,对民主的巩固所需条件的概括,以及对总统制和议会制的比较。本文在简要介绍上述主题的同时也对相关问题予以了简要评价,以期通过对林兹的简要介绍而为国内政治学研究的发展有所助益。

  [关键词]林兹 民主 政体 总统制 议会制

  

  20世纪是民主化浪潮席卷全球的时代。随着越来越多新兴民主国家的建立和民主化进程的逐步推进,人类社会似乎已经步入了一个民主时代。正是基于全球范围内民主化进程如火如荼的大背景,政治学界展开了广泛和深入的民主化研究:从民主的崩溃到民主的转型,再到民主的巩固与运作。一时学人辈出,成果斐然。

  在民主化浪潮研究的前沿重镇——美国更是涌现出了一大批著名学者。胡安·林兹(Juan Jose Linz)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无论是学术成就还是学术影响,林兹都堪与鼎鼎大名的萨缪尔·亨廷顿(S. Hungtington )、罗伯特·达尔(Robert A. Dahl)、李普塞特(S.M. Lipset)以及戴尔蒙德(L. Diamond)等学者比肩。只是由于国内学界对林兹鲜有介绍,才使得这位一流的学术大师未能引起国内学者足够的关注和重视。本文在简要介绍林兹学术阅历的基础上对其学术体系作了粗浅梳理,以图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国内学界对这位学者介绍不足的缺憾。

  

  一 林兹其人

  

  1926年12月24日,胡安·林兹(Juan Jose Linz)出生于德国的波恩,他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西班牙人。1932年,时年6岁的林兹前往西班牙,并随后在西班牙就读中学和大学。1949年,林兹毕业于西班牙的马德里大学① ,并获得经济学、政治学和法学学位,同时由于成绩优异,林兹还获得了政治学的毕业奖学金。

  1950年林兹获奖学金资助赴美国读书。1959年林兹以题为《西德政党的社会基础》的论文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了社会学博士学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林兹曾在1958年返回西班牙完成了一项对西班牙商人的社会学研究。1961年,林兹从西班牙返回纽约,开始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讲师。

  1979年,林兹进入耶鲁大学任教,出任耶鲁大学著名的斯特林(Stirling)讲座的政治学及社会学教授,直至荣誉退休。在任教于耶鲁大学的同时,林兹还曾短期任教于伯克利大学、斯坦福大学、海德堡大学等多所世界一流大学。

  在活跃于多所世界知名高校讲坛的同时,林兹还是位积极的学术交流的参与者和倡导者。他担任过欧洲大学研究所、斯坦福大学行为科学高级研究中心、普林斯顿大学行为科学高级研究所以及德国社会学家和柏林科学院等世界一流研究机构的研究员。

  广泛的学术交流和逐步扩大的学术影响也让林兹在国际学术界赢得了应有声誉。林兹担任过世界公共舆论研究会主席,国际社会学协会(ISA)和国际政治学协会(IPSA)的政治社会学委员会主席,并曾出任《民主》(Journal of Democracy)等多家世界重量界学术期刊的编委。而更能佐证林兹学术地位和学术影响的是他也在1995年当选为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作为一位大师级的学界人物,林兹获得过多所世界著名大学的荣誉博士,其中包括西班牙的格拉纳达大学(1976)和马德里自治大学(1992)、美国的乔治城大学(1992)、德国的马尔堡大学(1996),以及挪威的奥斯陆大学(2000)。

  

  二 林兹其书

  

  作为一位世界一流的学者,林兹的研究领域相当广泛,其中包括德国的社会结构和政党、西班牙的商界人士和权力运作、伊比利亚半岛社会群体的结构和演化动力、对青少年的社会学研究和法西斯主义的社会学研究,以及西班牙及拉美为重点的现代化发展。在上述诸多领域,林兹都可谓造诣颇深。

  然而,林兹学界地位还主要体现在政治学领域的系列研究成果。在近五十年的研究生涯和从教生涯中,林兹的学术兴趣和学术成就也主要体现在政治学领域。在政治学领域,林兹的研究涉及政体的比较研究、民主政体的崩溃和民主转型的过程,以及民主的巩固所应当具备的条件等诸多领域。在这些领域,林兹的着述颇丰,其中主要包括:《民主政体的崩溃》(四卷本,合着及合编,1978)、《罗伯特·米歇尔斯、政治社会学和民主的未来》(合编,1990)、《总统制民主的失灵》(合编,1994)、《发展中国家的民主》(四卷本,合编,1994)、《民主的转型和巩固难题:南欧、南美和后共产主义的欧洲》(合着,1996)、《苏丹式政权》(合编,1996)、《极权主义和权威主义政体》(专着,2000)、《政党:旧概念与新挑战》(主编,2002)等。

  1. 民主政体的挑战者:极权主义政体、权威主义政体及其它

  在研究民主政体的挑战者——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方面,林兹是现代政治学界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而奠定林兹这一地位的,正是他的扛鼎之作——《极权主义和权威主义政体》。这本书的核心部分曾于1975年作为一个章节发表在格林斯坦和波尔斯比合编《政治学手册》第三卷——《宏观政治理论》部分。2000年再版时,林兹在保留了原来全部章节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详尽的导言,该导言对该领域中部分新增加的文献资料进行了补充和梳理,同时分析了1970年代以来的世界政治以及极权主义和权威主义政体的性质所发生的变化。

  在《极权主义和权威主义政体》一书中,林兹把分析的重点放在了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包括权威主义政体的多种亚类型)的内在特征上。林兹认为应当回避那些用以说明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的既非必要又非充分的因素②,而提炼出用以界定两种政体类型的核心要素及要素的混合,并用这些要素来说明两种政体类型的其他特征。

  界定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的重心回归到政体本身并不意味着只需对于两种政体类型本身的特征加以描述就可以实现对其的界定。例如,单一的意识形态、唯一的群众党及其他动员型的组织、权力的高度集中、非制度化的让权以及掌权者无需对选民负责等多个方面都是极权主义政体的内在特征。但是,它们中的每一个都能在其他非民主的政体类型中分别找到,只有在极权主义政体中,所有这些特征才一并出现,也正是这些特征的集合才使之成为极权主义政体。出于进一步构建自己的政体类型学(Typology)的考虑,林兹对这些特征集合的分析并没有停留于简单的罗列,而是按照政治权力、意识形态和公众动员三个维度对其进行合并归类,并从这三个维度对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的区别予以了阐述:①政治权力极权主义政体存在一种一元而非单一的权力中心,而权威主义政体的权力中心则是有限多元;②意识形态 在极权主义政体中存在的是一种排他的、自主的并或被多或少加以精心阐释的意识形态,而权威主义政体具有的是理念导向(mentality)而非意识形态(Ideology),这种理念导向更少约束统治者,也不需要统治者的高度认同;③公众动员极权主义政体中的公众动员及其随之发生的政治参与是是通过单一的政党及其大量处于垄断地位的从属组织得以实现的,而在权威主义政体中,大规模和密集型政治动员实际上是缺乏的,统治者也有意淡化这一点,公众的非政治化也比较明显。

  从政治权力、意识形态和公众动员三个维度不仅仅能够界定极权主义和权威主义政体,而且还可以对两种政体类型从本质上予以区分,同时也能够将两种政体和民主政体加以比较。在比较的基础上,林兹又提出了介于民主政体、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之间的其它派生类型或过渡类型的政体,并对其它派生或过渡类型政体的特征做了补充说明③。通过这种比较分析和补充说明林兹提出了他的政体类型学(Typology)的独特构想——从政治权力、意识形态和公众动员三个维度把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分门别类,并使其在他的政体类型学中对号入座。根据这一设想,林兹希望通过政治权力、公众动员和意识形态三个维度来界定不同国家在他的政体类型学中所处的位置以及可能走向。作为一种有益的尝试,林兹认为在他的政体类型学的设想中希望和困难并存:其希望在于,即使不能界定所有的国家,至少也能界定相当一部分的国家;而困难在于,对于分类结果达成共识的可能及程度——由于用以说明三个维度的具体指标是五花八门的,确定指标所需要信息的收集是极其困难的,而且政体本身也是变动不居的,因此,不同的学者通常会根据不同的数据和不同的标准,对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国家作出不同的政体分类。或许正是顾及到这种设想取得共识的可能微乎其微,所以林兹对他的政体类型学的宏观设想也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做更为细致和深入的分析。

  但是,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林兹在设想他的政体类型学时所提出的用以界定不同政体的三个维度,即政治权力分化的程度、公众动员的性质和程度以及意识形态的性质和内容等已经在政治学界得以广泛的认同和普遍的适用。借用三个维度以及用以细化三个维度的多个参数、变量和指标,我们就可以对民主政体、极权主义政体和权威主义政体进行比较透彻的分析和比较,并有望在政体转型过程中对其可能的走向作出推断。

  2. 民主的崩溃、转型与巩固

  林兹也是最系统研究民主化进程学者之一。他的研究涵盖了对民主崩溃的历史、社会、经济和政治原因的分析,宪政制度和民主巩固之间的关系,经历过独裁统治的民主政体得以重建的原因,以及对存在种族、社会和政治分裂的民主政体得以巩固所需条件的探讨。

  其一,民主的崩溃

  在全球范围内,民主政体的前景和命运一直政治学界经久不息的热门话题。现代历史上民主政体的一系列危机曾经引发了很多学者对民主政体必然崩溃的猜想。有关民主的崩溃这一话题的大量现有文献关注的是非民主的政治力量出现,或者是那些导致民主政体瓦解的潜在的结构性张力。隐约的,这些着述经常给人留下这样一种印象:正在讨论中的民主政体的崩溃事实上不可避免。

  但是在林兹看来,无论是基于理性的思考还是政治的现实,都应该对民主化这一政治过程的推动力量直接关注并加以系统研究,为此,就要重点分析那些民主的认同者的所作所为,特别是那些现任的民主领导人的举动,并进一步探究这些现任者的那些作为和不作为如何导致了民主的崩溃?这些民主的支持力量是否还有其他选择来缓解民主的危机?民主的崩溃是否真的是无法避免?

  林兹着手研究民主政体的崩溃始于他对西班牙民主发展的关注,这种发展不仅影响了在西班牙度过童年的林兹而且影响到了作为一个西班牙公民的他。林兹曾阅读过卡尔·迪特里希·布拉谢(Karl Dietrich Bracher)的传世之作《魏玛共和国的崩溃》,这启发他去探究更为广泛的理论问题。在1960年代中期,林兹在哥伦比亚大学和丹尼尔·贝尔(Daniel Bell)共同探讨了这一问题。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同样在哥伦比亚大学,林兹遇到了艾弗德·史迪潘(Alfred Stepan),当时史迪潘正在着手写一篇关于巴西的民主政体崩溃的论文。因此,当林兹邀请史迪潘共同研究民主政体的崩溃这一他们都感兴趣的话题时,史迪潘欣然应允。

  童年的经历、前辈的启发、学人的帮助,以及同仁的合作,加上对欧洲和拉丁美洲民主国家政治经历的系统考察共同成就了林兹在学界产生重大影响的四卷本大部头着作: 《民主政体的崩溃》(四卷本,合着及合编,1978)。该丛书的第一卷由林兹亲自撰写,借助“危机—崩溃—再平衡”这一基本模式,林兹对民主崩溃进行了一般性讨论,并为其余三卷创建了分析的框架;第二卷和第三卷由林兹和史迪潘共同编写,分别探讨了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几个主要国家民主崩溃的历程和起因;第四卷则主要介绍智利一国的民主崩溃过程。正如林兹在第一卷中所言,该丛书的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民主是如何崩溃的,以及民主为何崩溃?

  其二,民主的转型与巩固

  与对民主政体的崩溃的重视相比校,民主的转型和巩固在学界受关注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民主政体的崩溃原因的分析正是基于对民主转型和巩固的考量。

  为对避免对民主的转型与巩固这一重大课题做简化论和单一的因果解释,林兹在自己的研究过程中对孕育稳定民主的社会、文化、经济和政治因素进行了全面的理论分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202.html
文章来源:《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09.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