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鸣:不能不正视的社会鸿沟

更新时间:2009-05-14 10:00:32
作者: 张鸣 (进入专栏)  

  

  杭州出了一起交通事故,一个开跑车的年轻人,撞死了一个出身浙江大学的路人。跑车、富家子和浙大学生,这几个带有刺激意味的符号片段,已经足以掀动一场网络风潮,接着,又有传说,撞死人的富家子,出事之后,有说有笑。只是在网上的现场照片上,我尚难证实这一点。对于事故本事,由于信息不完全,我无法做出进一步的判断,但是,这个事故所反映出来的另一个问题,倒是令人忧虑。

  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凡是好车出事,往往会出现很大的麻烦,宝马麻烦最大,其次是奔驰和凌志,网上经常会爆出宝马男或者宝马女的劣迹,大多都是交通事故,甚至是一些轻微的刮蹭,而激起网民愤怒的,无一例外是刮蹭者骄横的态度。即使没有事故,好车被人划痕,扎胎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必须承认,我们的社会,已然出现了一个很深的鸿沟,所谓的好车,仅仅是鸿沟的象征,代表着有权有钱的人。而这样的人,则被那些开不起好车的人,挤公车的人,只能用两脚走路的人所嫉视。这种现象,被一些人说成是仇富。

  的确,我们现在的社会,的确存在仇富的现象,不止仇富,而且仇官,凡是富且贵者,都在被仇之列。面对这样的社会现实,责怪发出仇恨的弱势一方,意义其实不大。嫉妒心人人有之,任何社会都是这样。从某种意义上讲,适度的嫉妒也是一种促人上进的动力,嫉妒别人比自己好,才能促使自己努力,赶上超过别人。当然,恶性的嫉妒,也容易导致绝望,绝望是毁灭源头,一旦嫉妒变成了绝望,愤怒,就可能产生“与汝皆亡”的冲动。

  一般来说,产出这种恶性嫉妒的原因,不是富贵本身,而是富贵背后的不公。就像赛跑一样,如果起跑线一致,跑道一样,失败者即使心有不甘,也只能认账。但是如果他们发现有人中间坐了一段车,或者吃了兴奋剂,那就不一样了。我们也必须承认,在转型时期,富贵背后的不公,是大量存在的。民众中关于这种不公的认知,具有传染性,很快会殃及所有富贵人,无论这些人当初发财,是否存在权钱交易的问题。

  大夫和农民并存,士大夫握有政治和文化权力,也大体上过得比农民要富足、体面。但是,凡是士大夫,都有义务为社区做公益,不仅要张罗修桥补路,兴修水利,而且要担负救难济贫的责任,通过这种行为,赢得社会的尊重。凡是不做公益的富人,都不被列入乡绅的行列,为乡里所不耻。现在的社会,虽然说富贵者也有积极参与公益之辈,但是,总的说来,尤其是那些有权者而言,公益心还是相当淡薄,利用权力为自家造福劲头大,为民造福的心气小。社会有贫富差异,是不可避免的,但出现不仅物质而且心理上的社会鸿沟,却非国家社会之福,尤其非富贵者之福,若要填平鸿沟,需要出大力气的,还是强势的一方,强势的一方不作为,最后遭殃的,还是他们自己。

  跟仇富仇官现象并存的是,我们的社会,炫富,炫贵的现象,也相当普遍,有钱要臭显,有权有势更要臭显,甚至通过特殊渠道拿到一张稀有的门票,都会拿出来显摆。显摆自己的本事,显摆自己的财富,显摆自己的权力。开好车本身,也是一种炫耀,开跑车在城市里飙车,则是炫耀中的炫耀。即使自己不炫耀,自己的子弟也会炫耀。无疑,这种炫耀,使得民众的仇富仇官心理,更加激化,激化到只要碰上好车,就一律侧目而视。

  因此,要想使这种社会的鸿沟被削平一点,当然最要紧的,是尽量在制度上突出公平二字,免得不公平戕害整个社会的进步。但是,已经富起来的人,握有权势之人,要尽可能保持低调,不要以富贵骄人,同时教育子弟不要富贵骄人。更重要的是,先富贵起来的人,要对社会有所回馈,对弱势有所帮助。在历史上,中国社会一向是士大夫和农民并存,士大夫握有政治和文化权力,也大体上过得比农民要富足、体面。但是,凡是士大夫,都有义务为社区做公益,不仅要张罗修桥补路,兴修水利,而且要担负救难济贫的责任,通过这种行为,赢得社会的尊重。凡是不做公益的富人,都不被列入乡绅的行列,为乡里所不耻。现在的社会,虽然说富贵者也有积极参与公益之辈,但是,总的说来,尤其是那些有权者而言,公益心还是相当淡薄,利用权力为自家造福劲头大,为民造福的心气小。

  社会有贫富差异,是不可避免的,但出现不仅物质而且心理上的社会鸿沟,却非国家社会之福,尤其非富贵者之福,若要填平鸿沟,需要出大力气的,还是强势的一方,强势的一方不作为,最后遭殃的,还是他们自己。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2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