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轩鸽:灾害道德价值问题研究

——世界价值哲学论坛西安峰会暨第十届中国价值哲学研讨会论文

更新时间:2009-05-12 17:21:26
作者: 姚轩鸽  

  

  [内容提要]本文认为,灾害道德价值是指灾害行为与人类道德终极目的发生关系时产生的一种效应,它是优良灾害道德规范得以产生的内在根据。当灾害未发生时,人类应该奉行“不伤一人地增进所有人利益的原则”(特别是生命);当灾害发生时,则应该奉行“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原则和“无私奉献”原则,具体化为生命高于一切,必须高效地投入“救灾”行动。由于“预灾”和“救灾”都属于典型的公共产品,因此,不论是在“预灾”还是“救灾”情境中,灾害道德责任的主要承担者都应是政府。不同的是,在“预灾”中,主要是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和组织的责任,对广大公众而言,“预灾”仅仅是一般的义务;但在“救灾”中,则不仅仅是政府及其相关部门和组织是得主要责任,也是全社会所有组织和机构,包括企业和公众的责任。同样也是人类利益共同体中每个成员的责任。

  [关键词]灾害 道德 价值 研究

  因为灾害直接威胁着人类共同体的存在基础——生命,所以,在人类所遭遇的所有生存与发展的问题中,灾害问题至少应该是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因此,不论面对潜在的未发生的灾害,还是面对实在的已发生的灾害,价值哲学、伦理学等各个学科都不应该失语和失明。基于这一认识,本文旨在借用价值哲学最新研究成果,探讨不同“灾害”情境下人类应该遵循的道德价值规范,以期促进灾害伦理学的研究与发展。

  

  一、灾害道德价值的内涵

  

  灾害道德价值研究的逻辑起点是:何谓灾害?何谓道德?何谓价值?并进而弄清楚“灾害道德价值”的内涵与本质。

  (一)何谓灾害

  灾害的英文词是“disaster”,它来源於拉丁文的“DIS”,意思是“逆”,“反”及“ASTRUM”,指“星”。在西方文化里,有星就代表邪恶。这无疑意味着,“灾害”对人类而言是一种毋庸置疑的灾祸。关于灾害的定义,不同学科有不同的视角与结论。现代灾害学对“灾害”的界定是从其物理介质和效应来定义的。物理介质是指灾害的物质形态,比如,火、水、风、化学物质等。灾害通常分为自然性灾害与社会性灾害。自然性灾难是指来自自然界的人类不可抗拒的力量或由非人为因素而导致的重大事故或自然灾害,如地震、台风、火山爆发等;一般可分为:(1)气象灾害。如热带风暴;龙卷风、水灾、旱灾;风灾、雹灾、低温冷害、雪灾等;(2)地表灾害。如海啸、雪崩、泥石流、滑坡、森林火灾、潮灾、海冰;海水入侵、海水回灌等;(3)地质构造灾害。如地震、火山爆发等;(4)生物灾害;如农作物和森林的病虫害、鼠害,烈性传染病的暴发流行等。社会性灾难是指由人为因素或各种社会矛盾而导致的重大的、突发性事件,如恐怖活动、战争、空难、交通事故等重大刑事案件或重大责任事故等。具体包括火灾(如城市火灾、工矿火灾、农村火灾、森林火灾等);爆炸(如锅炉爆炸、火药爆炸、石油化工制品爆炸、工业粉尘爆炸等);交通事故(如公路、铁路交通事故、民航事故、海事灾害等);建筑物事故(如房屋倒塌、桥梁断裂、隧道崩塌等);工伤事故(如电伤、烧伤、跌伤、撞伤、伤害等20余种);卫生灾害(如医疗事故、中毒事故、职业病、地方病、传染病等);矿山灾害(如矿井崩塌、瓦斯爆炸等);科技事故(如航天事故、核事故、生物工程事故等);战争及恐怖爆炸等。作为自然灾害,一般具有以下特点:一是突发性与永久性。比如地震、滑坡、泥石流等绝大多数是在短时间里发生的,大多仅在几秒钟内就可能对人类生命和财产造成惨重的损失;二是频繁性与不确定性。各种自然灾害大都按照自身的规律频繁地发生,而且相互间又交织诱发。其不确定性也决定了目前人类要准确预测灾害的爆发时间、地点、能量还十分困难,预报的难度较大;三是周期性与不重复性。大部分自然灾害的发生具有周期性或准周期性,而且往往在同一阶段集中出现,形成各种灾变期。但同时又不是按周期非常准确地重复发生;四是广泛性与区域性。事实上,灾害几乎遍及世界的各个角落,在全球不同地区爆发,而且,每一种灾害又都有自己特定的分布区域。一般表现为客观条件的突变给人类社会造成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以及生态破坏的现象。

  灾害对人类整体的效应无疑是“灾”是“害”,是违背人类生存与发展的基本目的的。它通常大规模地毁灭或损伤人类等一切生命体,对人类的精神与心理造成损害,或直接造成人类特定群体财产的损毁等。同时,灾害还会引发社会结构的破裂,妻离子散,包括经济结构、政治结构的损伤等等。联合国减灾战略秘书处主任萨尔瓦诺布里塞尼奥先生指出,作为人类最致命和最具毁灭性的自然危害之一地震,仅从1900年至1990年期间,就有大约150万人在地震中丧生。[1]而世界卫生组织对灾害的界定是:任何能引起设施破坏,经济严重损失、人员伤亡、人的健康状况及社会卫生服务条件恶化的事件,当其破坏力超过了所发生地区所能承受的程度而不得不向该地区以外的地区求援时,就可以认为灾害(或灾难)发生了。国际减灾委员会则认为:灾害是一种超过受影响地区现有资源承受能力的人类生态环境的破坏。可见,灾害就其本质而言,是指对人类生命、心理及其财产产生大规模、突袭性难以修复的损害与破坏的现象。本文对灾害道德价值问题的探讨仅限于“自然灾害”范畴。

  (二)灾害道德价值的内涵

  道德是指社会制定或认可的人们具有社会效用的行为——亦即有利或有害社会、他人、自己和非人类存在物的行为——应该如何的非权力规范或契约。关于“价值”的内涵,目前学界流行三大流派,即“主观论”、“客观论”、“主客关系论”等。“主观论”认为价值产生于主体的需要、欲望和目的等主观性的东西;“客观论”认为价值产生于客体的固有属性;“主客关系论”认为价值产生于主客关系。其实,上述三大流行主张各有缺陷与不足,因此采信王海明教授的观点,即“‘价值’是客体依赖主体而具有的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属性与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属性对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的效用:客体事实属性是 ‘价值’产生的源泉和存在的载体、本体、实体,可以名之为‘价值实体’、‘价值物’;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则是‘价值’从客体事实属性中产生和存在的条件,是衡量客体事实属性的价值之有无、大小、正负的标准,可以名之为‘价值标准’。因此,‘价值’产生于‘事实’,是从‘事实’推导出来的。”[2]并认同下述主张:应该、善、美、价值是客体的关系属性,是客体的事实属性与主体的需要、欲望、目的发生关系时所产生的属性:客体事实属性是应该、善、美、价值产生的源泉和存在的实体,主体需要、欲望、目的则是应该、善、美、价值从客体事实属性中产生、存在的条件与标准。[3]无疑,主体及其需要、欲望和目的等等既不是价值也不是事实,而是划分价值与事实的依据,是联接价值与事实的中介物。这样,所谓道德价值,无非是指伦理行为的事实如何对于道德最终目的——保障社会存在发展和增进每个人利益——的相符或违背之效用,是通过道德最终目的,亦即道德终极标准,从行为事实如何中产生和推导出来的。这意味着,道德价值与道德规范是根本不同的,道德价值不是人制定或约定的。或者说,人们所制定或约定的道德规范与行为的道德价值既可能相符,也可能不相符。但是,只有与道德价值相符的道德规范才是优良的、正确的道德规范;而与道德价值不符的道德规范,则是恶劣的、错误的道德规范。就是说,制定优良道德的关键,在于如何确定行为的道德价值。同样,制定优良的灾害道德规范,其关键也在于如何正确认识和确定灾害行为的道德价值。

  (三)灾害道德价值的本质

  道德价值的探析告诉我们,灾害道德价值的本质在于:灾害行为之事实如何对于道德最终目的——保障社会存在发展和增进每个人利益——的相符或违背之效用。灾害道德价值是通过道德最终目的,从灾害行为事实如何中产生和推导出来的。符合道德最终目的的灾害行为之事实,就是行为之应该,就是具有正道德价值的行为;违背道德最终目的的灾害行为之事实,就是灾害行为之不应该,就是具有负道德价值的行为。无疑,灾害行为是具有负道德价值的行为,是人类应该防止、躲避、减轻灾害损失的行为。这样,灾害行为就因其对人类的负道德价值,成为人类灾害道德行为主体应该如何规避的道德规范得以产生的内容,而灾害道德规范则是灾害道德价值在灾害道德行为中的反映,就成为灾害道德价值的规范形式。因此,与灾害道德价值相符的灾害道德规范,就是优良的、正确的灾害道德规范;与灾害道德价值不符的道德规范,就是恶劣的、错误的灾害道德规范。或者说,尽管人们可以任意制定各种各样的灾害道德规范,但优良正确的灾害道德规范却是不能随意制订的,必须符合灾害道德价值。人们所制定的灾害行为应该如何的灾害道德规范直接取决于对灾害行为应该如何的道德价值判断之真假;根本在于,一方面取决于对灾害行为事实如何的客观规律的认识之真假,另一方面取决于对道德目的认识之真假。总而言之,灾害道德价值以及灾害道德规范的正确性或优良性,并不是主观、偶然、任意的,而是客观的、必然的、不依人的意志而转移的。

  

  二、“预灾”道德价值基本问题

  

  关于“灾害行为之事实如何”,无疑一方面是指与道德终极目的没有直接关系的灾害行为之事实如何,另一方面是指与道德终极目的有关系之灾害行为之事实如何。前者是指科学研究的范畴,比如研究灾害的定义、类型、结构性质与规律等的科学,属于灾害学及其相关学科的研究范畴。而后者,则是道德价值哲学或伦理学研究的范畴。这是因为,“伦理学是一个关于道德价值的有机的知识系统。”[4] “伦理学之为科学,研究关于全体生活行为之价值者也。”[5] 但是,与道德终极目的没有关系的灾害行为事实如何的研究,并不因此而不涉及人类道德问题。原因在于,灾害本身与人类社会的生存发展利益紧密相关。为此,需要首先探讨“预灾”的道德价值基础问题。

  (一)“预灾”的道德价值依据

  与道德终极目的有关系之灾害行为之事实如何的研究意味着,灾害道德规范的制定,是根据与道德终极目的有关系之灾害行为之事实如何,与道德终极目的——增进全社会和每个人的利益总量——发生关系时产生的效应,即灾害道德价值。优良的灾害道德规范,就是与灾害道德价值相符合的道德规范;恶劣的灾害道德规范则是与灾害道德价值不相符合的道德规范。问题在于,就灾害行为对人类总体而言,灾害道德价值是一种负道德价值,是直接违背人类社会制定道德的终极目的的。或者说,就人类迄今为止的灾害史及其灾害与人类利益的关系而言,与道德终极目的没有关系的灾害行为之事实是——人类一直是受害者。当然,由于自然灾害属自然界无意识的作为,人类不应对其进行善与恶的评价。而既有的一些看似对灾害的评价与控诉,大多是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或者出于人类负性感情宣泄的需要。比如,《诗经》中就有许多对天降灾祸的控诉:“悠悠昊天,曰父母且。无罪无辜,乱如此幠!” [6]又:“骄人好好,劳人草草。苍天!苍天!视彼骄人,矜此劳人。”[7] 认为人们信仰昊天,可她还是降灾于人;苍天公正,却好坏不分。但就灾害行为与人类的关系而言,人类作为灾害行为价值主体,却应该是在不恶意伤害自然的前提下,尽量规避和预防自然灾害。在具体的自然灾害未发生以前,应该奉行“不伤害一人地增进所有人的利益”的终极道德原则,即帕累托最优标准,要牢记生命价值高于一切的律令。

  这同时意味着,在自然灾害发生前,人类要侧重生态和谐的维护,研究人和自然的伦理关系,侧重研究人对自然应当采取何种态度,应当认定自然的内在价值。要认识到,人从自然中来,人的生存和发展依赖于自然,人的活动要遵循自然的规律。[8] 要借用现代科学技术手段,不断深化对灾害行为事实如何之性质与规律的认识,特别是灾害行为与道德终极目的事实如何之性质与规律的认识。因为这是优良灾害道德价值所由以产生的源泉与根本,直接决定着灾害道德规范的优劣。而且要努力探索和把握道德的终极目的,这是灾害道德价值得以产生的条件,同样决定着灾害道德规范的优劣。

  (二)“预灾”主体的道德资格

  探讨“预灾”主体的道德资格问题,就是要明确“预灾”的责任主体。或者说,谁应该为“预灾”行为负责。这自然涉及人类道德共同体成员所拥有的道德身份或道德地位问题。这种道德身份或地位通常分为 “道德代理者或道德行为者”与“道德顾客或道德承受者”。关于道德代理者?泰勒说:“道德代理者就是任何具有这样能力的存在物:能够进行道德的和不道德的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16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