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祖陶:论法国唯物主义向德国唯心主义的转化

更新时间:2009-05-11 13:59:35
作者: 杨祖陶 (进入专栏)  
克服了17世纪唯物主义学说的神学的不彻底性和唯心主义的不彻底性,从而巩固地确立了上述两个认识论研究的最重要的前提。这两个前提的确立清楚地说明:法国唯物主义者们是站在完整的、彻底的唯物主义立场上的,而他们所确立的这两个最重要的前提,则是科学的认识论进一步发展的惟一的、巩固的基础[⑩]。

   法国唯物主义者们把人的认识看做不依赖于它而存在的自然界,即本源地存在着的物质的反映。法国唯物主义反对一切宗教迷信、宗教神学、宗教唯心主义和一切哲学唯心主义,“忠实于一切自然科学学说”[11],大大地维护和发展了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在这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法国唯物主义者力图把当时的全部自然科学作为一个整体加以概括和总结,并且以编纂百科全书的方式来贯彻自己的这种意图。百科全书的思想,一方面表明法国唯物主义者肯定了自然界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因而所有的自然科学部门也都必然是相互联系着的;另一方面也表明他们以自然界是一永恒不变的、机械联系的整体为基础来进行这种概括和总结。因此,他们只是把一种自然科学和另一种自然科学简单地纯粹机械地并列起来,而不能沟通它们。但是,不管怎样,在当时自然科学的客观状况所能容许的条件下,法国唯物主义者们对各门自然科学进行了第一次全面的总结和概括,提出了第一个以近代自然科学的成就为依据的“自然体系”,应当肯定是他们的一个伟大的历史功绩。同时我们还应当注意到,正如恩格斯所称赞的那样:“当时哲学的最高荣誉就是:它没有被同时代的自然知识的狭隘状况引入迷途,它——从斯宾诺莎一直到伟大的法国唯物主义者——坚持从世界本身说明世界,而把细节方面的证明留给未来的自然科学。”[12]这就是指法国唯物主义者在自己的自然观中,没有给自然神论、目的论、第一推动力等等宗教神学、唯心主义观念留下丝毫余地。

   法国唯物主义另一重大进展在于,法国唯物主义者们(以爱尔维修为突出的代表)随即把他们的“唯物主义运用到社会生活方面”[13],力图论证人的全部心理内容、心灵能力、性格都是周围环境(自然界和社会)的产物,提出了人是环境和教育的产物、正确理解的利益是整个道德的基础、理性的进步与工业的进步一致等具有唯物主义意义的命题,在社会生活领域方面也做出了有价值的科学探索。法国唯物主义者们把他们的唯物主义运用于社会生活所提出来的那些具有唯物主义意义的原理,是他们反对封建制度和革新旧制度的理论基础,而且同后来的空想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有着必然的联系”[14]。但是,法国唯物主义者并没有把他们确立的完整的唯物主义路线在社会生活的领域内贯彻到底。因为他们归根结底并不承认人的社会意识(即哲学、政治、宗教等各种不同的观点和学说)也是社会存在的反映,即是说,他们不承认社会存在是不依赖于社会思想、社会意识、社会意志而独立存在的,并且是社会意识的惟一源泉。在他们看来,社会关系、社会历史并不是像自然界那样,受自己的客观规律所决定,而是受社会思想所支配。例如,在他们看来,封建制度的存在是由于人们的愚昧无知、宗教观念所决定的。他们认为,在社会历史领域内,存在着与空间、时间以及人类历史发展无关的绝对真理、永恒正义、真正理性,只要这些东西一旦为天才的头脑所偶然地发现和为人们所领悟,社会历史就会按照人们改变了的意识而改变。在他们看来,自由、平等、博爱就是这种“永恒的”、“绝对的”真理。如果说在对自然界的认识方面,法国唯物主义者们反对那种在研究事实以前就先验地去臆造一些毫无结果的一般理论的思辨形而上学,那么在对社会的认识方面,法国唯物主义者们却正是站在他们所反对的思辨形而上学的立场上,不是把对社会历史的事实进行实际的研究放在第一位,而是把在这种实际研究之前先验地去臆造关于社会的一般原理当做哲学的任务。

   从上面我们对法国唯物主义的基本理论成就的概述和分析中可以看出:法国唯物主义者虽然确立了完整的唯物主义路线,但他们自己并没有把它们贯彻到底,他们的唯物主义哲学学说并不是像马克思主义哲学那样是“由一整块钢铁铸成的”[15];他们的唯物主义哲学体系显然包含着矛盾:他们关于思维与存在的关系的唯物主义理解是从根本上排斥他们关于社会思想和社会存在之间的关系的唯心主义理解的。必须指出,矛盾并不存在于法国唯物主义者一方面承认物质自然界是本源的而另一方面又承认社会思想对社会存在的作用这两者之间,因为这两方面并不是彼此排斥的;矛盾乃是存在于一方面承认客观物质世界是第一性的,是我们认识的惟一源泉,而另一方面又承认社会思想是第一性的,是以人的理性自身、“人性”本身为源泉这两者之间,因为这两方面在逻辑上是彼此不相容的。应当肯定法国唯物主义者对社会历史的唯心主义理解,在其整个体系中只占有局部的、特殊的地位,我们不能因此把他们的体系列入唯心主义的范畴;然而这个局部的和特殊的部分,对于作为整体的哲学来说,却具有核心的意义,它表明法国唯物主义者并不理解他们的唯物主义基本原理的真实内容,而且还包含着从根本上破坏法国唯物主义者关于存在与思维的关系的一般唯物主义理解的前提的倾向。如果它要得到彻底的哲学论证,那就势必否定作为一般世界观的唯物主义;反之,作为一般世界观的唯物主义如果得到认真的贯彻,那就势必否定对社会历史的唯心主义理解。这里所表现出来的一般与特殊、整体与局部的矛盾具有互相排斥、不可调和的性质。

   法国唯物主义体系中包含的这个矛盾,就是一般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唯心主义的历史观的矛盾,或者说,唯物主义的自然观和唯心主义的历史观的矛盾,而从认识论的见地说,就是对自然的唯物主义认识和对社会的唯心主义认识的矛盾。这个矛盾的产生并不是偶然的。在本节一开始我们就已指出,18世纪还是资本主义手工工场生产的时期,还是法国大革命尚在酝酿的时期,生产规模狭小和阶级斗争的深度与广度不足,所有这些都表明社会历史发展的客观过程的方面和本质尚未充分暴露,因而人们对于社会历史的发展作全面的科学的理解,客观上是不可能的。从另外一方面来说,法国唯物主义体系中的这个矛盾也是社会的现实矛盾的哲学反映,表明了阶级斗争对于人的认识发展的深刻影响:这个矛盾正是当时法国资产阶级本身固有的矛盾性在人类哲学认识史上打下的烙印。一方面,法国当时的资产阶级正处在取得统治地位以前的时期,它对封建旧制度的正当仇恨和发动工农群众反对旧制度的需要,促使资产阶级的先进思想家对旧制度的支柱——宗教教会制度和宗教神学体系以及它们的哲学支柱——思辨唯心主义哲学采取势不两立的态度。另一方面,资产阶级为了自己的工业的利益,要求发展研究物体属性和自然力表现形态的自然科学;为了自己的交换利益要求发展以预期人在生产和交换中的行为的直接社会影响为目标的政治经济学的需要,也促使它的先进哲学家们去制定跟文艺复兴时期觉醒起来的自然科学的发展相一致的关于认识的理论。这就是法国唯物主义者的一般唯物主义的阶级根源。但是,即使是当时革命的法国资产阶级,它又有与工农大众利益相矛盾的一面,它对于工农大众的革命觉悟又怀有“先天的”恐惧,在联合工农大众去反对封建大敌时,总是畏首畏尾、缩手缩脚,资产阶级的这种性格促使它的即使最先进的哲学家在如何推翻旧制度上总是趋向于改良,趋向于对统治者抱有幻想,事实上法国唯物主义者们在政治上是倾向于“开明专制”、“立宪君主”的,因此,他们总是想靠“自由、平等、博爱”的符咒来感化统治者。这就是法国唯物主义者的历史唯心主义的阶级根源。法国唯物主义体系中的这个矛盾当然还有它的理论的,即认识论上的根源,这个问题在下面我们将作专门的考察。

   总而言之,法国唯物主义者的体系中对自然的唯物主义认识和对社会的唯心主义认识的矛盾,是人类哲学认识在其前进发展中产生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把对自然的认识同对社会的认识统一起来,我们可以看做是法国唯物主义在人类哲学认识的前进运动前面提出的一个新的任务。事实上,法国唯物主义体系中的这个矛盾,乃是当时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矛盾在法国唯物主义体系中的反映:法国唯物主义者的历史唯心论,是它还无力完全摆脱和战胜的、它所深恶痛绝并与之进行坚决斗争的思辨唯心主义和主观唯心主义的表现。因此,解决法国唯物主义自身中的这个矛盾,对于唯物主义来说,就意味着要把唯心主义从它的最后避难所——历史观里驱逐出去,把对自然的唯物主义认识正确地推广于对社会的认识,从而把唯物主义贯彻到底;对于唯心主义来说,就意味着唯心史观的巩固和发展,进一步在法国唯物主义已经占领了的自然观中复辟。这种情况就决定和预示了,唯物主义向更高级形态的发展,不可能是直线式的,而只能是沿着前进与倒退(“复辟”)相重合的、近似于圆圈的道路前进。

  

   3.法国唯物主义的基本矛盾的理论根源

  

   法国唯物主义在对自然的认识上坚持了唯物主义,而在对社会的认识上自己背叛了自己,这种情况的发生不仅为客观条件所决定,而且有其理论上内在的原因。我们知道,法国唯物主义特有的,在当时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就是它的机械性和形而上学性。这种局限性在他们解决哲学的基本问题上表现为:(1)法国唯物主义者在坚持物质先于意识、存在先于思维时,指出了精神、思维受物质、存在的限制的唯物主义真理,但是却过于片面地强调自然界、物质对人的制约作用,以致忽视甚至抹杀了意识对物质、思维对存在的反作用。这种反作用也就是人对客观世界、主体对客体的主观能动作用。从认识论上看,法国唯物主义者在坚持思维、意识是存在的反映时,片面强调这种反映的受动性,而否认了它对存在的能动作用,忽视了人依据对客观规律的认识能动地改造世界的一面。法国唯物主义者对于哲学基本问题的这种机械论的解决,鲜明地表现在他们把人看做是为客观世界片面决定的感性印象所推动的“机器”(“人是机器”)上。(2)法国唯物主义者在坚持物理世界的规律性、必然性也同样是支配精神世界的规律性、必然性,从而无论客观世界和主观思维都服从同一规律时,他们一方面忽视了同一规律在客观世界的不同领域中的特殊性和质的区别,另一方面又忽视了客观世界的规律性在思维认识中的特殊表现形式,也就是说忽视了同一规律在客观世界和主观思维这两个不同的领域内的特殊性和质的区别。总之,他们把客观世界和主观思维的一致看做机械的一致,从而对于这种一致,他们只是就思维、认识的内容上从感性经验这方面来予以证明,而未能提出既从思维的内容,也同时从思维的形式方面来研究这种一致的任务,换言之,他们没有提出把客观规律的内容的研究同人对这种规律的反映形式的研究两者结合起来的任务。这种对主观和客观一致的机械论解决,特别鲜明地表现在它们由于没有认识是由浅人深的过程的思想而陷入到绝对主义,即独断主义中去了。法国唯物主义的这种独断主义或绝对主义,使他们对认识毫无批判的态度,例如,他们肯定数学到他们的时代已经再不能进步了,而哲学需要认识的绝对真理则已完全无遗地包含在他们自己的哲学体系中了。

   总之,法国唯物主义者对于哲学基本问题的解决是唯物主义的,但却是形而上学的、机械的,他们否认了思维对存在的反作用;从认识论上说,他们主张的是唯物主义的反映论,但确是消极的、被动的、直观的反映论。这种形而上学的机械的世界观和认识论,在面对着社会历史领域中的社会意识的能动作用,社会意识反映社会存在的复杂性等等现象和问题时,就自然地显示出自己的软弱性,无能为力,束手无策,从而必然重新陷入到唯心主义里去。其实法国唯物主义者不仅在社会历史领域内,在对社会的认识上,而且即使在自然领域内,在对自然的认识上,特别是在理论的自然科学上,也往往不能把他们确立的唯物主义原则贯彻到底而陷入他们所反对的唯心主义里去了。例如,法国唯物主义的另一个光辉代表狄德罗在他《对自然的解释》的名著中,在谈到高等数学时,就出人意外地认为,这种数学的“抽象”和赌博家的“东西”一样,都是同等地在自然界中不存在的,都是一种由人约定的事,是从属于理智的世界等等[16]。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71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