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克坚:谁喜欢通货膨胀?

更新时间:2009-04-24 19:24:50
作者: 温克坚  

  

  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已经出来,由于数据载明的信息相互不“咬弦”,官方措辞因此比较谨慎,但是“回暖迹象”“复苏迹象”依然是其基调,为的是提振信心。

  另一方面,第一季度为经济复苏而不惜血本投下去的银行信贷已经达到4.58万亿的天量,逼近政府制定的2009年全年放贷5万亿元人民币的目标。这个数据所喻示的通货膨胀的阴影引发了越多越多的担忧,腐蚀着人们对未来经济运行的信心。

  一方面通过宣传提振信心,一方面政策本身腐蚀信心,相互对冲之下,信心还剩几何,是有趣的问题。

  接下来几个月中,货币政策,尤其是银行信贷的走势,将是最值得关注的现象。不过在政治压力主导的决策场景中,货币政策的走势其实没有太多的悬念,那就是继续开闸放水。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5日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在12日公布的声明透露,未来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宏观调控政策仍将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进一步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充裕,保证货币信贷总量满足经济发展需要。

  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虽然强调高度关注银行放贷冲动下的风险隐患积聚,比如“银行业要坚持保增长和防风险相结合,当前与长远相结合,治标与治本相结合,切实防范信贷风险,确保稳健发展。”这说法可以左右逢源,四平八稳,但是其基调则是政治意味十足,国有银行的领导人对此会心领神会。

  而纯粹从操作层面来看,接下来的时间要想进行信贷的急刹车也不太可能,急热急冷对经济震荡更大,因此今年的信贷投放总量将会创出历史新高,并且增幅惊人。

  天量的信贷投放将给中国经济体带来什么后果?短期来看,由于经济结构改革停滞,资源和要素市场化的进程无法深入,流动性无法成为财富创造的催化剂,因此从微观层面,经济活力无法启动,回暖说法形迹可疑。但是投机性的产品,比如股市和房产,有可能迎来一波好行情——而这正是在发生的故事。中期来看,这种信贷投放产生的流动性必然扭曲经济体的价格机制,引发通货膨胀,而由于上述的经济结构制约,这种通胀其实就是滞涨。而长期来说,这种向经济体大量灌水导致的经济后果终将以不良资产和坏账的形式反映到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当中来,让全体纳税人埋单。

  因此,简单地说,目前的政策组合正一步步的把中国经济带入一个前所未有的滞涨境地。对于这种可怕的前景,是缺乏预警吗?显然不是。虽然具体表述不同,但是评论家和经济学界对于巨额信贷投放可能引发的通货膨胀基本有种共识,也一再表达担忧和警告。谢国忠先生就一再严厉地警告通过泡沫来救泡沫政策的危险性。不过目前看来,学界的警告是碰到了聋耳,应对经济危机的政策组合没有任何改善的迹象。

  政策层对经济结构改革的麻木,对通货膨胀的纵容,是一个让人费解的现象。这个现象需要进一步分析其背后的利益结构和决策机制,才能提供一些理解的线索。本文简单地分析一下通货膨胀和利益结构之间的关联,而不过多涉及政策决策机制。

  从理论上讲,通货膨胀对整个社会并没有任何好处。借用罗斯巴德(Murray Rothbard)的说法,通货膨胀只是牺牲一群人的利益来造福另一群人。通货膨胀是用欺诈的方式侵犯他人财产。不过,罗斯巴德也提到,通货膨胀好比赛跑,看谁最先拿到新钱。先拿到钱者是那些与政治权力较近的人。因此,通货膨胀是政府的一种意愿,往往同政府权力的远近有关。离政府的权力越近,拿到新钱就越早。简单地说,通货膨胀是对社会的一次征税,但是征得的税收却按照有权有势则得的分配逻辑进行。

  因此,通货膨胀理论上不创造财富,但是在短期却可能导致一副繁荣景象。结合中国的经济现实,社会结构中哪些群体最期待一场通货膨胀呢?

  首先,当政者会比较认同。因为用再泡沫化来解决去泡沫化引发的问题,是一个不费脑力的思路。在通货膨胀的预期下,社会消费会受到刺激,会拉升经济增长率,那样的话GDP保八将没有什么悬念。

  房地产商尤其是地方政府将成为最开心的群体。金融危机影响下的去杠杆化过程,使得房地产信贷困难,而同时销售大幅下降,流动性近乎冰点。今年第一季度的天量信贷已经给房地产企业及时输送了资金。而在通货膨胀预期下,房产则成为不多的保值选择之一,因此房产销售有可能会再度火爆。房地产业火爆了,地方政府的财源又开始滚滚而来。

  国有垄断企业集团。在整个经济结构中,他们掌控的资源往往具有垄断性和稀缺性,在产业格局中占据上游位置。因此,他们的叫价能力强,可以转移通货膨胀带来的价格上涨;另外一方面,在信贷发放结构中,他们近水楼台先得月,拥有大量的负债,通货膨胀正好是消减他们债务负担,保持垄断利润的良机。

  那么通货膨胀中损失最大的群体是谁呢?一部分是那些资产结构简单的群体——这包含大部分普通中产阶层,他们辛辛苦苦积累起来一些财富,但是由于投资渠道狭窄,又缺乏必要的社会安全保障,因此大多数以现金的形式储蓄在银行中,通货膨胀一来,他们的财富被无形地掠夺,而他们的负担包括房贷,教育,医疗等方面则会随着通货膨胀水涨船高。另外一个深受通货膨胀打击的是就是社会底层,他们本来是最脆弱的群体,生存维艰,通货膨胀带来的物价上涨将把他们推进贫困的深渊。

  经过这样的简单分析之后,目前的政策组合就显示出了其“合理性”,通过强力的财政刺激政策,纵容通货膨胀的宽松信贷,制造了经济复苏的迹象,掩盖了经济体结构性问题,又符合社会中强势集团的利益格局。至于那些被通货膨胀以隐蔽的方式剥夺了财富的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话语权,参与权都被代表了,他们对政策没有影响力。

  当然,目前这种政策组合的决策者也许还存有一种侥幸,那就是当目前这个政策组合的负面后果变得无法回避的时候,那时候,欧美经济可能已经复苏,中国经济又可以切换到出口驱动模式的轨道。“以时间换空间”的侥幸心理使得饮鸩止渴式的政策组合成为不二之选。再说,也不能高估政治人物的道德操守,短视是政治人物的常态。一个未来遗祸的政策,如果能暂时解决或者掩盖当下的问题,对政治人物就是一种极大的诱惑。“在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路易十五的这句政治箴言在继续回响。当权力不受公众制约的时候,通货膨胀这种公众福祉的砒霜,的确可能变成权力的蜜糖。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662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学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