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炼利:“原罪”的本意与“剥削”无关!

——(附:马克思关于“原罪”的一段原文)

更新时间:2009-04-22 18:38:00
作者: 王炼利  

  ),然后才有“国有资产”这份实实在在的财产!

  因此,如果在当今的中国论“对人民的剥夺”这种罪恶,那么,国有资产被贱卖,就是大罪恶;人民的劳动成果得不到补偿,就是大罪恶。今天,通过各级政府操纵买卖国有资产的行为,都应该追查——国家当初低价征购农民的农副产品、低水平付给工人工资等行为是国家对人民的“欠账”,这种“欠账”,国家是 “认账的”!认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 “国家归还”行为的存在合理性!事实上,职工的劳保制度、福利分房制度就是一种“国家归还”,当然,由于“一穷二白”国家的积累需要,“国家归还”在一个很长的时期内是不充分的,特别是针对农民的“国家归还”,则是国家的“大欠账”——光是从1953年到1978年,国家通过“剪刀差”从农业中获取资金3376亿元(冯海发、李澄:《我国农业为工业化提供资金积累的数量研究》,载《经济研究》1993年第3期),这是同期全民所有制各行业基本建设新增固定资产总额的92%(潘盛洲:《中国农业保护问题研究》)!而1978年时,中国农民的全部储蓄仅仅只有55.7亿元,人均储蓄7.1元;全国人民的全部储蓄也不过是210.6亿元!但是,国家并没有赖帐!宪法规定:“国家合理安排积累和消费,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利益,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逐步改善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 国家建立健全同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社会保障制度。”这其中就含有对“国家归还”行为的承诺。

  然而,一旦国有资产被卖后成了某些人的私产,人民就失去了对“国家归还”承诺的索讨权,国家对全体人民的以往欠账,就很难再得以偿还——因为国家不再认账了!

  物权法出台之所以艰难,不是说中国公民的私有财产不配保护、不应该保护,而是对国家作出了奉献的几亿人民一直在担心:随着国有资产的“易主”,“国家归还”这一合乎宪法的行为将演变为同样合乎宪法的“国家不再认账”——“国家财产”变私有了,私有者可不会再向人民承诺什么“归还”!人民在过去几十年中只能算白奉献了。事实上,有些人的私人物权正是通过对大多数人的物权剥夺而实现的、通过掠夺大多数人对国家的奉献而实现的!

  现在,我们要警惕妄图将所有的私营业主都拖进“原罪”之列的那些人,警惕有人鼓动所有的私营业主来反对“清算原罪”,然后在搅混水后逃之夭夭!

  早几年就有人急不可待提出“不追溯原罪”理论。其实,中国最早的发家致富者并不需要别人为他们来“主持正义”,发家前,他们就是当时的“弱势群体”,他们才是真正的穷则思变,靠吃苦靠机敏变成了那时人人羡慕的“万元户”,他们当然有违规甚至违法行为,但是他们决不会是提心吊胆怕“追溯原罪”的一族。如今,他们的“富”比起当今权力致富者的“富”,早就不值一题。他们还怕什么“追溯原罪”?

  那么,是谁在怕“追溯原罪”?就是那些利用权力致富者、利用权力贪得无厌者。是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国资变卖中或直接出场、或间接得利。惶惶不可终日的只是他们这些人!宪法物权法关于“保护私有财产”的条款未必能使他们高枕无忧,因为他们今天的 “私产”就是昨日的公产——那曾经是全体人民所共同拥有的财产。他们是拿了不该拿的,因此,心总是虚的。是他们要把大众注意力转移到无谓的“原罪”争端,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妄图逃避对“剥夺人民财富”的大罪恶的清算!

  我们千万不要上当!千万不要放过真正的罪恶!

  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对人民创造的财富实行剥夺,这只能是少数的有权势者的作为,要清算,就是清算这少部分的有权势者!

  

  马克思涉及“原罪”的一段原话

  (引自《资本论》第24章第一节第二段)

  

  这种原始积累在政治经济学中所起的作用,同原罪在神学中起的作用几乎是一样的。亚当吃了苹果,人类就有罪了。人们在解释这种原始积累的起源的时候,就象在谈过去的奇闻逸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种人,一种是勤劳的聪明的,而且首先是节俭中的中坚人物,另一种是懒惰的,耗尽了自己的一切,甚至耗费过了头的无赖汉。诚然,神学中关于原罪的传说告诉我们,人怎样被注定必须汗流满面才能糊口;而经济学中关于原罪的历史则向我们揭示,怎么会有人根本不需要这样做。但是,这无关紧要。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局面:第一种人积累财富,第二种人最后除了自己的皮以外没有可出卖的东西。大多数人的贫穷和少数人的富有就是从这种原罪开始的;前者无论怎样劳动,除了自己的身体以外仍然没有可以出卖的东西,而后者虽然早就不再劳动,但他们的财富却不断增加。例如梯也尔先生为了替所有权辩护,甚至带着政治家的严肃神情,向一度如此富有才华的法国人反复叨念这种乏味的儿童故事。但是,一旦涉及所有权问题,那末坚持把儿童读物的观点当作任何年龄和任何发育阶段都是唯一正确的观点,就成了神圣的任务。大家知道,在真正的历史上,征服、奴役、劫掠、杀戮,总之,暴力起着巨大的作用。但是在温和的政治经济学中,从来就是田园诗占统治地位。正义和“劳动”自古以来就是唯一的致富手段。自然,“当前这一年”总是例外。事实上,原始积累的方法决不是田园诗式的东西。

  (人民出版社1975年6月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65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