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当前我国新闻改革的三大难题和路径选择

————李良荣教授在南京师大新传院的演讲之一

更新时间:2004-01-01 19:40:10
作者: 李良荣 (进入专栏)  

   论点精要:

  

   当前新闻改革的三大难点:一是新闻体制,第二是时政报道,第三个是党报。

  

   报业集团和广电集团成绩如何谁也不敢预言,目前看上去阻力重重,困难重重,难言成功。实际上全国的报业集团,在我看来,结构比较好的是两家,一家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一家是南方日报报业集团。

  

   我认为我们国家目前还处在大众化的前夜,人均收入、教育水平等,通通不够小众化时代,勉勉强强说处在大众化的初期阶段。

  

   作为党的喉舌的新闻媒体,拥有的不是商务属性,而是三种属性:它具有机关的属性、具有事业的属性、具有企业的属性。这就是我们国家媒体目前面临的最大困惑所在。

  

   我觉得,新闻改革的突破口是重新选择我们的喉舌。即在路径选择上,我觉得需要把媒体切成三块。第一块是把新闻媒体和非新闻媒体“切”开来。然后把新闻媒体一分为二:一类以市民新闻为主,一类是以时政新闻为主。也就是我们过去所说的“一报两台”。

  

   时政报道不突破,我们国家的新闻改革难言成功。

  

   党报要走出困境,需要做的第一步是减轻的它的市场压力,甚至说让它退出市场。

  

   我们国家新闻改革搞了整整25年。我们国家的新闻改革有两个基本的特点。第一个特点是边缘性突破。这个边缘性突破的意思说我们国家的改革是增量改革,和经济改革一样,比如他原有的这一块,如国营企业不动象上海、东北等老工业中心不动,从边缘打出一块来,比如五个经济特区,,然后是我们国家的民营企业、后来是合资企业,实际上国有企业改革这一块没有动。不过我们现在已经找到突破口,已经对工业企业进行动了。我们国家的新闻改革实际上也是走的这条路,但对核心问题基本上没有动。80年代我们媒体长出一块来,这块是什么呢?经济信息。90年代又长出一块来,就是所谓的大众化媒体,上次我给你们讲课也讲到,90年代初期的周末报,90年代中期的晚报,90年代后期的都市报,总的来说这就是三次大的大众化浪潮,这三次大的大众化浪潮都是从边缘长出来的,而不是在原来的基础上,比如说对党报进行改革得来的。但是新闻改革改到现在,你不能老是在边缘上打圈圈,一定要涉及到它的核心部位。我们新闻改革的另外一个基本特点是我们是以经济体制的改革推动我们媒体的改革,而这个改革的话呢,是观念先行。

  

   当前新闻改革的三大难点,就是说三块大的核心的东西是什么呢?一是是我们的新闻体制,第二是时政报道,第三个是我们的党报。当前我们当前正在做的新闻改革是在媒体结构上进行调整。这个结构调整涉及到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按照两级电视、三级报纸、四级广播来规划我们国家的媒体的结构的。你们可能也知道,这个结构的设想是我提出来的,1999年提出这个设想的时候,给我EMAIL或来信当中,人家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啊(听众笑)。我到你们(省)的太仓开会的时候,主持人明明知道我在场,还破口大骂,说复旦一个教授,要敲破我们的饭碗,我赶快溜出去(笑),我当然没有想到(要敲谁的饭碗),但是一到现实问题,确实是个大问题。现在实际上两级电视是按照省市两级电视重新规划,三级报纸正在实施。现在我们国家电视是2035套节目,2085家报纸,1955套的广播频率。实际上,现在实行两级办电视非常困难,推行不下去;三级报纸目前看上去推行的稍微好一些,现在中央已经公布名单的要砍掉的报纸是670家,占所有整顿的1000多家报纸的一半以上,县一级坚决不设报纸,大量的行业报停办,这个实行的虽然有阻力,但是还可以推行下去。

  

   第二个采取报业集团,当然这个实践的时间比较长了,现在还在做;另外一个是广播电视集团,搞集团化运作,这是现在继续在做的一件事情,,虽然它已经做了好几年,目前看报业集团和广电集团成绩如何谁也不敢预言,目前看上去阻力重重,困难重重,难言成功。实际上全国的报业集团,在我看来,结构比较好的是两家,,一家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一家是南方日报报业集团。大家知道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报《南方日报》全国发行80万份,它下面的一系列子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环球报道》(现在停了)等等,这些报都很强,市场占有率很高、利润很高,虽然其广告收入还不如《广州日报》,但是它每一张报纸都赢利,每一张报纸正在发展,而且都比较平稳,不象《广州日报》有那么多家子报,赢利的只有一家《广州日报》,只要《广州日报》一倒,其他报纸就会哗的雪崩一样倒掉。文汇新民集团也一样,真正赚钱的只有一家《新民晚报》,其他的象《新民周刊》能够持平,其他全部都亏,有的亏的象无底洞一样,,向《SHANGHAI DAILY》,亏的不知天南地北了,这是毫无办法可想的。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主报《解放日报》在上海发行还是比较好的,去年的广告收入是9000万,《申江服务导报》作为一家白领报纸,去年广告收入1.1亿,现在增长最快的是《新闻晨报》,去年广告达到1.5亿,象《新闻晚报》,还有一个《报刊文摘》,还有党刊〈支部生活〉,相对来说它的发展都比较平稳,每一张报纸都赢利,所以这个结构比较好。这两家报团的结构的基本特点是内部分层,一致对外、内部读者不重合、功能不重合、受众面不重合、这么一来它的层次分得很清晰,而且基本上没有弱项,不象一张报纸象无底洞一样亏下去。除此之外,全国所有的报业集团,基本上面临的状况是一两家报纸盈利,其他报纸全部在亏。河南日报报团现在盈利的是〈大河报〉,其他的都亏,包括他们的主报;湖北日报报团盈利的是〈楚天都市报〉,其他都亏;陕西日报报团稍微好一点,但〈华商报〉不属于它……这么一来的话呢,内部纠纷不断、人事纠纷不断。本来报业集团存在的目的是希望在人财物方面有一个统一的整合,可这样根本整合不起来,反而形成非常大的人事纠葛,内部矛盾重重,吵架不断、报纸质量下降,最明显的就是上海文新集团, 新民晚报可以说是有气无力,几年前,〈新民晚报〉发行185万份,现在90万份不到,广告盈利能力在下降。所以只要一家盈利的报纸盈利能力下降,整个报业集团的基础就会动摇,内部资源整合不好,最后变成穷人吃大户,就是一帮子亏损的报纸吃一张盈利的报纸,那么当这张报纸盈利能力下降的时候,报业集团就岌岌可危了。

  

   成立广电集团的初衷是想把无线、有线、教育台三台合一,然后重新进行资源分配,搞专业化运作、专业频道(频率)。但是目前看啊,这里有一个大的前提,……我们国家目前有没有进入小众化时代?我认为我们国家目前还处在大众化的前夜,人均收入、教育水平等,通通不够小众化时代,勉勉强强说处在大众化的初期阶段。上面的领导上了一批学者的当,他从美国那里找到一个小众化时代的概念,然后就搞小众化,把人家现成的概念拿过来,套到我们国家来,不证实、不研究、不调查,搞到现在有那么多的专业化频道。现在全国省级电视台2035套节目,我可以用十个名称就可以把他们全部覆盖起来,新闻综合频道、财经频道、体育频道、影视频道、生活时尚频道,还有什么呢?戏曲频道、音乐频道,七个吧,你们还有什么新的吗?我的两只手都够数的嘛。资源大量重复、没东西,最后所有的频道都放电视剧,全国70.5%的广告收入靠电视剧、娱乐节目来支撑,因为这才是真正大众化的东西。这样重新走回大众化的路子,导致一片混乱,因为每个频道之间都相互打架,你放这个电视剧,我也放。中国有个省会城市,我也不讲它的名字,五个频道同时放《射雕英雄传》,你8点钟播放,我提到7点,比到7点我提到6点半,你放1集我放2集,你放2集我放3集,不行的话我一天放8集(哄堂大笑)。哎,大家抢广告啊,没办法啊,要活下去,靠专业频道是不行的。象我们南京的电视新闻,最红的是〈南京零距离〉,这是什么节目啊?讲好听一点,〈零距离〉是市民新闻,讲低一点叫市井新闻,市井无赖,打架啦吵架啦,不负钱啦夏天人们脱衣服啦,那就是这些东西。你要让市民看中央电视台国际新闻,非常严肃的,没人看呀,还是〈零距离〉好,全国现在都是〈零距离〉。现在我大好多地方去,安徽推出的节目就公开跟我讲,它就是克隆〈南京零距离〉的,还说叫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现实,反正是约俗气越好,广告就多啊。就是说严肃的新闻还是不行……。

  

   凡此种种都反映出,无论是我们的国情还是基本生活水平还是我们的体制,都不能适应我们目前的专业化水平,不能适应小众化。因为在任何国家,有线和无线电视台都是分开的。无线这一块基本上都是新闻综合频道,而有线频道都是专业频道。(新闻综合频道一定是地方性的、区域性的;专业频道一定是全国性的,面向全国的,这样它才有足够的收视的人群,这里加一点那里加一点,它的人数就会和综合频道差不多。但中国的可怜就在于,有线无线(电视台)都在一个区域,专业频道本来就是小众化的,你怎么能和综合性的大众化频道在一个区域里竞争呢?!这没办法竞争!所以,在这么一个情况下,我们现在广播电视的专业频道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所以这两块东西——报业集团和广电集团,尤其是新闻综合频道和专业频道混合在一起是目前中国电视业中最令人心焦的问题。过去中央一声令下,搞专业频道,地方电视台跟着转,2002年底全部完成。但到2003年开始,全国再齐步走向大众化,带来的恶果是相互恶斗。因为过去一家只有几个频道,现在省里一搞就是七八个频道,斗得很厉害。这就是我要讲的结构调整的问题。

  

   过去我们把所有媒体都称为是事业性质的,现在分为经营性的企业单位,在上海搞试点,电视台是第二财经(?)和生活时尚。报纸的试点单位是〈上海行报〉,就是过去的〈汽车报〉,还有〈家庭生活报〉,两家报纸被抽出来,改经营性的。两家报纸被非常明确地告知,规定的政策都给你们,如果你们破产,你们这些人全部抛向社会,媒体不再要你们,讲的非常清楚,你们就是企业经营。这就是当前我们国家正在做的。我们新闻体制最大的特点是党领导下的新闻媒体,或者说,我们把我们国家的新闻媒体当成党和国家的喉舌,这是最基本的性质,或者说是体制中最核心的问题。我曾经有篇文章,大家都知道,叫做〈媒体的商务属性〉,我提出来,现在我们国家的新闻媒体既有形而上的意识形态特性,也有形而下的信息产业的特性。但实际上,即使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个隐含的性质,我是没有讲清楚的,我当时也想不清楚,也不敢写清楚。实际上 作为党的喉舌的新闻媒体,拥有的不是商务属性,而是三种属性:它具有机关的属性、具有事业的属性、具有企业的属性。这就是我们国家媒体目前面临的最大困惑所在。什么叫具有机关属性呢?实际上我们国家对媒体的管理不是企业管理,而是机关式的管理,因为它具有机关特点。党和政府的喉舌就意味着我们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机构,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我们从1945年的文件到1982年的党中央的文件都明文规定的,党的新闻事业是党的一部分。正是因为它这一点,它具有机关性的特点。机关的特点意味着媒体的四大权利不属于媒体,而属于党政机关。媒体拥有哪四大权利呢?主要干部的任命权,重大事项的决策权,资源配置的控制权,还有一个宣传内容的终审权。四大权利或者说是人权、事权、财权,所有这些归结起来的权利都在党政机关。我们报纸总编、台长副台长由上面任命,重大事项要请示的,我们到哪里投资要经上面批准的,我们重要的社论、重要的报道要上面审批的,这就是媒体具有的机关特点。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uwen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64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