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曾宪:论市场导向型科技创新体系的建设路径

——中国科技体制创新问题系列论稿之一

更新时间:2009-03-12 17:30:41
作者: 杨曾宪  

  

  自从党的十六大提出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以下简称“市场创新体系”)以来,如何建立这一体系,便一直是各界关注的课题。但纵观一段时间来的文章,人们对市场创新体系建立的意义谈得多,但对应怎样建设这一体系却谈很少,往往以科技政策调整替代科技体制创新,这便使市场创新体系建设的问题,迄今尚未真正破题。党的十七大报告,不仅再次提出“加快建立”市场创新体系,把这一重大课题又摆在各级政府、科技界、经济界面前,而且,报告中还明确了这一体系的建立目的是“引导和支持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强调要“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优化科技资源配置”。这些都为我们全面理解市场创新体系,探索其现实建设路径指出了方向。本文将根据十七大报告精神,尝试提出以科技风险基金为核心,建立背靠高校科研机构、面向企业、政府间接支持、市场调节导向的科技创新体系方案,欢迎各界指正。

  

  什么是市场创新体系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国家创新体系,支持基础研究、前沿技术研究、社会公益性技术研究。加快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引导和支持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这两句话,提出了两个创新体系:“国家创新体系”和“市场创新体系”。这两个体系在支持对象、运作机制上,是有根本性区别的。我们首先要从这些区别中,把握市场创新体系的特征:

  其一,市场创新体系所支持的,是服务于企业的应用型科研活动。强调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支持基础研究、前沿技术研究、社会公益性技术研究”,是“国家创新体系”的任务。我们后文讨论行政科技体制弊端,也主要指其不适应市场创新体系的这一部分。

  其二,市场创新体系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中小企业。因为对实力雄厚的大企业而言,它们可建立自己的研发中心,缺少资金,可贷款或增资扩股,缺少人才,可招聘或从高校院所“猎头”;它们的科技创新未必依赖市场创新体系。

  其三,市场创新体系的“企业为主体”,是指企业是科技成果的应用主体,是科技活动的推动主体。应用型科技活动只有从企业需求出发、最终为企业所用,才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不能狭隘地它理解为让所有企业成为创新活动的独立“主体”。这种辨析很重要。因为中小企业是不具备自主研发能力的。市场创新体系的任务,就是要帮助并支持中小企业的自主创新。偏离这一点,一味要企业家转变观念,让中小企业单打独斗去创新,这同样使市场创新体系丧失了意义。

  其四,市场创新体系的“市场为导向”,既指科技活动、科技成果必须面向市场,亦指科技资源要靠市场配置、科研活动要靠市场激励。这里的“市场”,既指称“商品市场”,也涵盖“科技市场”。强调市场导向,就是否定行政主导,这是市场创新体系的本质特征。

  其五,市场创新体系的“产学研相结合”,是指创新活动诸要素的结合,而不是创新主体间的联姻。在市场创新体系中,必须以企业为主体、在市场机制下实现“产学研”的结合,而不是离开市场,由行政主导形成“产学研共同体”。这种“共同体”,可存在于国家创新体系中,却不属于市场创新体系。

  其六,“引导和支持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强调的是市场创新体系的建设任务和目标。只有把创新要素集聚到企业,企业才能成为创新主体;科技创新成果只有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才能实现其创新价值。因此,判断科技创新成败的惟一尺度,是企业生产力和市场竞争力是否提高,而不是各种行政性的评比、奖励、命名。

  总之,通过市场化机制,“引导和支持创新要素向企业集聚,促进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这便是市场创新体系的基本特征和建设目标要求。

  

  为什么要建立市场创新体系

  

  国家为什么强调要建立市场创新体系呢?其直接原因当然是为了支持企业自主创新、推动科技进步。这当然正确,但仅有这种认识还是不够的。

  目前,对制约企业自主创新的瓶颈因素,各界认识已趋统一,它们包括:人才短缺、资金匮乏、融资困难、信息不畅、技术市场不完善、知识产权保障无力、税收政策支持不足等等。这诸多因素中,除人才、资金外,其它因素,都是可以通过政策调整、法律完善和科技市场建设解决的,并不需要靠创新科技体制解决。而人才与资金,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永远是匮乏因素,也不是靠体制创新可解决的。因此,我们必须认识到,建立市场创新体系的目的,并不是直接为企业解决难题,而是要克服行政主导型科技管理体制、推进机制弊端,通过引进市场机制,最大化地发挥人才优势、提高资金运用效率,服务并支持企业的自主创新。这是中国在特殊历史条件下,面临的一项特殊任务。

  一直以来,我国的科技资源大都由行政科技体制机制支配。尽管这一体制机制在历史上曾起到过积极作用,并取得像“两弹一星”这样令世人瞩目的科研奇迹;尽管在今后的国家创新体系中,它们依然要发挥作用(当然,具体机制必须改革);但是,在支持企业创新方面,这一体制机制,由于其不接轨、不适用、不适应市场经济,难免或必然产生严重低效、无效弊端。关于这诸多弊端问题,我将另文详论。这里只从对“科技”概念的误读入手,做些简要阐述。

  当代汉语中的“科技”,有两种涵义:其一,是作为“科学”与“技术”的统称。“科学”与“技术”虽有联系——“技术”离不开“科学”——但它们的文化性质却不同:“科学”体现人类的认识发现能力;“技术”体现人类的创造发明能力。相应地,“科学价值”,在于对提高人类把握世界能力的意义,其价值可以在知识传播中实现;“技术价值”,在于提高人类改造世界能力的意义,其价值只能在实践应用中实现。其二,在“科技”与“科学”对举时,“科技”主要指称属于“技术”范畴的研究活动及成果。国家分设的“科技进步奖”、“自然科学奖”,便是这种区分的实例。本文采用的“科技”概念,也同义于“技术”。正因为“科技”概念存在这两种内涵,使人很容易“所指滑动”,把“科技”误读为“科学”,把“科技价值”混同“科学价值”,从而把科技推进与科学激励混淆起来,使激励“科学”研究的有效手段变成推进“科技”进步的无效措施。

  这里的关键在于,科学论文一发表,其科学价值便得到实现,而科研论文或报告完成,却不等于科技价值的实现,只有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只有转化为企业效益——其价值才能实现。让我再结合实例阐述一下。假设科学家发现了提高猫逮老鼠效率的基因,只要他把论文发表出来,其研究成果的科学价值就实现了。国家可据此给予重奖,激励科学家继续研究。但当科技家根据其原理,申请国家科研基金项目,培育出具有高捕鼠性能的“优质猫”后,情况则不同了。尽管这只“猫”本身是科技成果,但它的科技价值却没有实现。此后,即便经专家推举,该“猫”获得科技大奖,但只要它没有或不能大量繁殖并造福人类,而是继续呆在实验室里捕鼠,那么,这只高科技“猫”的终极社会价值、经济价值便为零。

  以上所述,绝非夸张。所谓不能繁殖捕鼠的科技“猫”,就是不能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科研成果。目前,由国家巨资支持的科研基金或科技获奖项目,静静躺在科技文档中丧失价值的案例比比皆是。这类成果终极价值为零,就意味此前科技资金效益为零、科技人才的创新努力为零。科研人员不过是与政府官员联手做了一场自娱自乐的“击鼓传花”游戏。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在科研基金、科技奖项上的投入越大,所产生的非市场化离心力也越大,其负面弊端越大。中国的科技人才和科技投入与发达国家相比,原本就存在巨大差距(中国的科技人才总量多,但人均数量少且水平低——680万人口的以色列,竟包揽了15%的诺贝尔奖!中国的科技投入,则不及美国的1/20,日本、欧洲的1/10),这种因体制机制弊端造成的严重浪费,使原本匮乏的中国科技资源愈加匮乏,使原本困难的企业自主创新愈加困难。这种科技体制机制弊端,当然应当革除。

  

  市场创新体系建设的无效路径

  

  实际上,为了克服行政科技体制机制弊端、支持企业自主创新,地方政府在建立市场创新体系方面也作了许多探索和努力。但五、六年过去了,由于对传统体制机制路径的依赖,这些探索或努力大多未取得实质性效果。这些路径包括:“资金”、“人才”、“项目合作”、“市场平台”等等。

  其一、“资金”路径。政府的通常做法是,加大投入,增加“科技三项费”或增设“科技创新基金”。这种直投科技资金,表面上看运用效率较高,但实际情况却恰好相反。首先,由于这些资金属财政支出,为避免被截留、挪用、挤占,就需要设立制度、规定程序,需要不断填表、论证、审查、验收等等。这就必然增加了经费运转成本。企业科技创新,时效决定成败。有时可能程序未走完,市场机遇已丧失。其次,由于这些资金由官员掌控,撇开可能的腐败因素不谈,当领导“条子”比专家意见更管用时,科技经费打水漂的概率也大大增加了。再次,无论政府经费投放前怎样论证,也不能保证科技经费的机会收益最大化。投放给甲企业的资金,如果当初投给乙企业,产生的经济效益可能会更大。最后,市场竞争、机会公平本身意味着效率。科技经费无偿或低偿投放给某些企业,这本身就违反公平原则。更严重的是,在具体操作中,政府投放对象往往偏重大企业、明星企业,忽视中小企业、一般企业,难免产生“马太效应”:迫切需要资金的企业得不到支持,资金充裕的企业则轻易获得各种经费。这便必然造成科技经费运用效率最小化。

  其二,“项目”路径。政府通常做法是,由“项目”入手,支持企业与高校院所“联姻”,搞“产学研共同体”。应当说,建立这种“共同体”并不难。因为现在的情况是:市长希望找到好项目、专家主动推荐好项目、企业渴望拿到好项目。于是,在政府支持下,围绕一个个项目的“联姻”的“共同体”便建立起来。但维持这种“共同体”却不容易,许多“联姻”往往“蜜月”一过,便逐渐疏远,有时甚至会彼此翻脸,对簿公堂。这是因为,科技成果不等于科技产品,更不等于具有市场竞争力的科技商品。换句话说,科技家制造出一台样机,不等于它能批量生产;能批量生产,不等于它能赚得利润。科技家认定的好项目,或因过于出色,缺少转化条件,或因转化成本昂贵,缺少市场竞争力而无法转化的情况是经常出现的。项目转化一旦失败,“产学研共同体”便自然解体了。同时,由于在这种合作中,企业是市场主体,大多数高校院所,是事业单位,这样,双方的合作机制便不是充分市场化的。而在合作过程中,企业需投入资金,高校需投入技术,在成果转化过程及进入市场后,还将遇到种种风险,或成功或失败,都会牵动双方利益。这样,即便项目最终转化成功,在这长长的过程中,难免产生利益纠葛,双方都会认为自己吃了亏,对方占了便宜。小纠葛中断合作,大纠葛酿成官司。这就是非市场创新体系的“产学研”共同体 难以持续的原因。

  其三,“人才”路径。政府通常的做法是,制定一系列优惠政策和措施,吸引科技人才,并要求做到“引得准、引得进、留得住、用得好、出成效”以支持企业自主创新。但这种良好的政策设计愿望,同样是难以实现的。因为科技人才离不开施展才能的技术平台、科技团队、学术环境,而这些都是政府所无法提供的。因此,如果企业不具备这些条件,政府出台怎样的政策也无济于事。如果一定要让科技人才来到这样的企业,客观上既浪费了人才,也无助于企业的自主创新。

  其四,“市场”路径。政府通常的做法是,以建立科技产权交易市场为手段,推动科技成果市场化运作。应当说,这是最接近市场创新体系的路径了,但仅有科技市场,并不等于市场创新体系的建立。这是因为,目前的科技市场并没有成为引导创新要素集聚并服务、支持企业创新的主要平台。多年来各地建立的虚拟或实体科技市场,交易情况并不理想,或者说“生意不红火”:登记项目多,成交项目少,成交项目中的大项目更少。科技市场“不红火”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缺少支持科技产品充分市场化的有效机制,具体地说,就是缺少将科研产品生产和消费的“主力”——高校院所科研力量和广大中小企业引入科技市场的有效机制。假设这买卖双方都能积极提供或订购科技产品时,科技市场岂有不红火之理!科技市场红火了,吸引更多科技资源向企业聚集、支持更多科技成果向现实生产力转化,市场创新体系不就建立起来了吗?因此,分析妨碍科技市场红火的因素,我们便可寻找到市场创新体系的有效建设路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545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