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尚伟:城市特质与创意产业路线选择

更新时间:2009-03-03 14:48:05
作者: 蔡尚伟 (进入专栏)  

  文化创意产业正是文化产业的源头与原动力,也是基础与主干。正因为如此,一些城市把创意产业(或“文化创意产业”)作为文化产业的局部在使用,从而使“创意产业”成为“文化产业”发展浪潮中的差异化战略。

  

  3、“创意产业”是对“文化产业”的超越。

  

  “创意产业”对“文化产业”的超越,首先在业态重心的超越上。“文化产业”重心在精神产品的生产与消费上,物质材料是载体。“创意产业”虽然很大一部分也是精神产品的生产与消费,但除此之外,有一个重要的区别就在于“创意”与第二产业的结合上,即“创意产品”首先不是精神产品,而是服务于、附加于物质产品的附加文化价值部分,如工业设计、服装设计等。从理论上说,文化产业、创意产业都有科技与文化融合,与三大产业都密切结合的特点,但是创意产业无疑走得更远,程度更深,体现这些特征的业态更丰富,更具体。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创意产业”有其另立门户存在的必要性。如上海市委宣传部的荣跃明在《超越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的本质与特征》中说:“创意产业的内涵超越了文化产业的内涵,这一概念为我们把握世界产业发展演变新动向提供了新的观察视角,同时也启示我们在落实依靠科技进步和创新实现中国经济跨越式发展战略时,首先应当从更新产业观念入手,在全面分析比较的基础上,调整跨越式发展战略的具体实施路径,特别是通过打造中国的创意产业,以整个产业来集聚和整合中国现有的处于分散状态的科技、人才、品牌、管理、设计、自主知识产权等价值链高端要素资源,以中国自己的创意产业来引导整体经济实现两个转变和跨越式发展,力争在较短时间内扭转中国在国际分工体系中的不利地位。”[2]如此的“创意产业”无疑在整个产业结构中更具有关联意义,中国发展创意产业首先是一种产业升级的必然选择。发展“创意产业”对中国的新型工业化道路尤其具有战略意义。正因为如此,从价值取向上讲,中国的“文化产业”更注重综合价值,特别是政治与文化价值,而中国的“创意产业”则明显更聚焦在经济价值上。英国等发达国家的创意产业是在工业化和城市化完成之后发展起来的,所以英国更加注重文化、体育等精神领域的开发与建设,是为英国打造文化帝国服务的产业结构。但是中国,包括上海、北京这样的领头城市,都还未完成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所以中国“创意产业”的重心有所不同。如上海强调:发展创意产业要为上海的“科教兴市”主战略服务,为二、三产服务,为“两个优先”的产业发展方针服务,为产业结构调整和结构升级服务,将创意产业融入城市文化与城市建设之中。北京市也明确提出:“以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为新引擎,推动首都产业升级”。

  “创意产业”对“文化产业”还有发展阶段上的超越。

  “文化产业”的提法是对“文化工业”批判理论的超越,对“文化工作”理论的超越,是在中国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国家地位稳步上升的历史时期的国家文化战略概念,强调改变计划经济时代的文化观念,为文化注入市场理念,将“文化”与“生产”、“消费”结合起来。相比于历史上的传统观念,“文化产业”无疑具有现代性。

  “创意产业”是在此基础上的再超越。“创意产业”的发展以一般文化产业的高度发展为基础的。“创意产业”作为“文化产业”的高端,是与高科技、高文化紧密结合的新兴产业,其生产与消费都比一般文化产业具有更高的要求,“创意产业最适合在那些已经完成了现代化活正在进行现代化实践的国家和地区生根开花。事实证明,只有这些国家和地区才具有相对较高的城市化水平。城市化水平是决定创意产业体系新陈代谢、自我造血的关键。”[3]按照这样的理解,作为城市文化战略,“创意产业”是对一般城市“文化产业”的超越,是根据个别城市化、现代化水平较高的城市的具体的市情,在“文化产业”总体原则下的具有一定前瞻性、超越性的文化、科技发展战略,是按照现代化乃至后现代化城市的要求,按照国际城市竞争的要求,凝炼发展重点的一种抉择。

  

  “创意产业”也是对“文化产业”形象上的超越。

  

  “文化产业”之“文化”在人们的语用习惯中对“历史”对“过去”有更多暗示。而“创意产业”偏重于今日之创造,核心价值在“今”,在于“新”。英国是第一个提出“创意产业”的国家。为了改变在世人眼中的老朽没落帝国的旧形象,重塑其在发达市场经济国家中的核心竞争力和时代强者的行动,英国在1997年布莱尔工党上台时,就迫不及待地提出了“新英国”计划,其主题就是发展“创意产业”。为了改变英国在中国年轻一代心目中古老、保守、传统的形象,表达一个充满创造性与革新精神的新英国形,2003年开展了“创意英国”的全球巡展活动。英国驻华使馆和英国文化协会在中国北京、上海、广州及重庆等地也举办了“创意英国”系列活动。这是英国政府在海外组织的最大规模的宣传活动,涉及文化艺术、科技发明、商业贸易、教育、环境等各个方面,而其中文化艺术项目是最为丰富的,它的主题就是从商业、艺术、科技、教育等各方面塑造开放的、包罗万象的、充满创造性和革新精神的现代英国形象。在许多城市,“创意产业”都是城市旧区复苏、城市复兴的“点金术”,具有推陈出“新”的功能。耐人寻味的是,中国发展“创意产业”最为积极的城市中,上海与深圳就是最为典型的“新”派城市,而“老派”的北京,则在“创意”之前加上了“文化”二字。

  

  4、营销的需要。

  

  “创意产业”一词的使用者,包括城市高层领导者、城市各职能部门、理论界、企业界及一般社会文化人士等。一般来说,城市高层领导者更多地考虑一个概念的政治语境,对“创意产业”一词的使用相对谨慎。而在其他层面,则较为宽松和自由。特别是出于城市营销与企业市场营销的需要,一些城市的工作部门与企业比较积极地使用“创意产业”的概念。一般来说,推出新概念,建设园区,对一个城市来说,是比较有效的招商由头。中国在“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出口加工区”、“大学科技园”、“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文化产业园”等概念之后,需要有新的概念导入,以增加城市营销的题材,刺激城市招商,增加城市经济实力与形象亮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创意产业”适逢其时,契合了城市营销的需要,因此,被城市推广部门所注意也在情理之中。而从民间来说,概念炒作是企业的普遍需要。一个新的概念,可以提升企业产品与服务的综合价值,对企业来说,恰当地导入新概念是一种惠而不费的营销手段。如前所述,由于“创意产业”良好的、高端的形象指向,对于敏锐前卫的企业来说,“创意产业”是一个较好的候选概念。正因为如此,一些企业举起了“创意产业”的大旗,在市场中赢得了注意力,赢得了形象价值。特别是一些房地产商,从“文化地产”观念进到“创意地产”观念,以阶段性、局部性的让利甚至损失(如前所述长沙市芙蓉区西街“创意领地”,就是开发商将一些商铺以低廉的租金给艺术家们以吸引其集聚),换得了长远的、整体的项目或企业附加“创意价值”提升的可能。

  

  三、什么“创意”?

  

  纠缠概念难免有学究、迂腐之嫌。但概念是判断、推理的基础,对操作者来说,通过辨析概念确定操作对象也至关重要。概念不清晰,不光理论无根,操作也无从谈起。以“创意产业”而论,克服“创意产业”的概念困难是理论与实践不可逾越的第一关。

  前面虽已涉及到“创意产业”的概念分析,但更多地是从该语词的操作来谈的。历史与逻辑相结合,对“创意产业”概念进行系统梳理是必要的,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解决“创意产业”概念面临的几重困难。第一重困难是“创意产业”与“文化产业”的关系。概念的基本规则是约定俗成,前文所列的两者关系基本上属于“约定”,本文姑且暂列不论。第二重困难是“创意产业”与“内容产业”、 “版权产业” 、“版权文化产业”、“信息产业”等紧密相关的概念群的关系。这些概念的相互关系错综复杂,聚讼纷纭。它们有语境差异,有重心差异。每一个名词下面都有自己的概念发展史,都有不同阐释者的主张。相互关系之“等同说”、“包含与被包含说”、“交叉说”都有,几乎可能有的逻辑关系都穷尽了。学术界、政府、产业界各有自己的阐释,不同的国家、地区的说法也不尽相同。要细究起来,实在是让人不胜其繁的。大体而论,“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主要还是在于角度的差异。“创意产业”的概念侧重于是对“智力创造” 行为的强调,“内容产业”是相对于渠道等环节而强调“内容”的重要性,“版权产业”的概念是侧重于通过对“智力创造成果”的法律肯定而获取正当的经济利益,而“信息产业”是强调这种产业的时代技术背景。第三重困难就是直接在“创意产业”的旗帜下面,也有“创意产业”、“创意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文化科技创意产业”等分店。这又是一个相互关系更为紧密的概念群体。人们在实际使用中,要么把它们算作“创意产业”的分支,要么将它们与“创意产业”等同。“文化科技创意产业”似乎更全面、直观地体现了“创意产业”的特点,既要“文化”,又要“科技”,还要“创意”,但名词失之于冗长。

  面对这些概念的丛林,很容易让人们失去认真研究它们的耐心,而产生迅速抽身,撇开概念不谈的冲动。的确,这种学理性的研究是非常繁琐的,也不是本文的重点。因而,我们可以从另一种角度接近“创意产业”的概念。

  “创意产业”概念的第四重困难是所有人都回避不了的,就是“创意产业”到底包括些什么,也就是“创意产业”的外延是什么。换句话说,从更具操作性的角度看,“创意产业”的分类体系是怎么样的。不管从纯理论角度,还是操作者的角度,这都是必须澄清的问题。操作者可以不管“定义”,但“分类”是必须明确的。特别对于操作者来说,分类便于方便地明确对象,进行行业管理的归口。事实上,分类也是使概念明晰的简便有效的办法。

  创意人人都有,自古就有,但是不是所有的创意都是“创意产业”所指的“创意”。什么样的“创意”才是“创意产业”概念所指的“创意”?“创意产业”包含哪些创意活动,哪些创意部门?

  让人头痛的是,要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又不得不面对驳杂的体系。

  几乎所有的“创意产业”分类体系都是以英国版本为蓝本的。而从中国人接触到的汉语版本的分类体系来看,英国“创意产业”的13个类别之间的逻辑关系显然混乱。“英国将广告、建筑、艺术和文物交易、工艺品、设计、时装设计、电影、互动休闲软件、音乐、表演艺术、出版、软件、电视广播等行业确认为创意产业”,这种说法在国内广泛流行。但按照这种说法,“设计”与“时装设计”, “互动休闲软件”与“软件”等类型之间分明是属种关系,并置是不妥的,在实际操作中,也会产生统计上的交叉等问题。而回到英文,“设计”(Design)与“时装设计”(Designer Fashion)、“互动休闲软件” (Interactive Leisure Software)与“软件及计算机服务”(Software and Computer Services)等之间的关系就没有汉语那样混乱了,但仍然有逻辑不清的嫌疑。在进一步的细分中,同样有类似的问题。

  继起的其他国家与地区的“创意产业”分类体系基本上都是在英国体系的基础上剪裁增补而成的。

  例如,中国台湾地区文化创意产业定义是:源自于创意或文化累积,透过智慧财产的形式与运用,具有创造财富与就业机会潜力,并促进整体生活提升之行业。依上述定义,台湾地区文化创意产业涵盖 13项产业,分别是:视觉艺术产业、音乐与表演艺术产业、文化展演设施产业、工艺产业、电影产业、广播电视产业、出版产业、广告产业、设计产业、数字休闲娱乐产业、设计品牌时尚产业、创意生活产业、建筑设计产业。

  上海创意产业是指以创新思想、技巧和先进技术等知识和智力密集型要素为核心,通过一系列创造活动,引起生产和消费环节的价值增值,为社会创造财富和提供广泛就业机会的产业,主要包括研发设计、建筑设计、文化艺术、咨询策划和时尚消费等几大类,并涉及诸多行业。从各类型的排位可以看出,上海“创意产业”的重心很明确:就是与高科技结合,与工业结合的设计等生产性服务行业。

  而北京“十一五”期间将重点发展的六大文化创意产业分别是文化演出、出版发行和版权贸易、影视节目制作和交易、动漫和网络游戏研发制作、文化会展以及古玩艺术品交易。

  深圳的创意产业主要包括:出版、广播影视、广告、设计、动漫画制作、网络游戏、珠宝工艺和艺术品、音乐表演艺术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51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