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倪明胜:政治博客的民主维度考量

更新时间:2009-01-29 12:44:52
作者: 倪明胜  

  其在2004年竞选总统候选人时一度通过博客日志直接和选民对话,网站访问量在初选前期基本上与白宫网站的访问量相当,仅通过自己的博客网站就筹集到了700多万美元竞选资金。2004年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中,有近三分之一以上的美国成年人通过网络来了解新闻和有关议题,近30%的网民称他们浏览博客。民主党和共和党竞选阵营除设立官方博客网站外,双方的拥护者还建立了许多 “旁系博客网站”互道立场,形成一场大规模的“博客大战”。在2005年的英国选举中,政治博客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英国劳动党议员汤姆·沃森在竞选活动中就利用博客日志与年轻选民进行沟通。[8]随着政治活动高科技含量的不断增强,占领传输技术和先进宣传手段的制高点变得尤为重要,政治博客延伸到政治生活领域并成为了政治家竞选的有力武器。

  (三)监督政治,实现公民权利

  由于博客对于任何用户只需网上注册即可获得,并且博客操作技术含量低,因此,任何博客主体都可以通过自主更新和编辑出版专业新闻媒体记者所遗漏的事件,或是通过博客页面阐述自己独特的政治见解和叙述政治言论。因此,传播主体从原先单一的媒介组织向普通公众扩散,“市民记者”纷纷涌现,“无冕之王”更有可能从更宽更广的范围内监督政治人物及政治行为。1998年,个人博客网站“德拉吉报道”率先捅出克林顿与莱温斯基“拉链门”事件,由此“德拉吉报道”声名鹊起成为全球最有名的政治博客。“博客门”事件有时候还成为了不少政客的滑铁卢,比如,2002年12月,多数党领袖洛特的不慎之言被博客网站盯住,而丢掉了乌纱帽;2003年6月,《纽约时报》执行主编和总编辑也因博客揭开的真相而下台,引爆了新闻媒体史上最大的丑闻之一;而人所共知的“拉瑟门”丑闻,也是由博客拉开了拉瑟提前退休的大门。在网络时代,“要促成个人与团体真正丰富的多元性,使他们能够公开表达对他人的理想和生活方式的支持或者异议,那么,市民社会和国家机构分离,由公众对各个领域的权力进行监督,是必不可少的两个条件。”[9]实际上,通过博客等新媒介实施公民的舆论监督是公民社会和公共领域不断走向成熟的标志,“以社会制约权力”的思想和原则才有可能得到真正地落实。

  (四)开放民主,培育公共精神

  现代民主是开放社会中的商议民主。当代著名哲学家卡尔?波普尔认为,“‘开放社会’是一个理性和批判性的社会,而‘封闭社会’则是巫术社会,在开放社会里,每个人都面临着个人决定,而个人决定权在封闭社会则不属于自己。”[10]在开放民主社会里,公民个人有权对社会公共事务发表意见和看法,有足够的权利决定自己的事务,有权选举代表民意的政府,有权关心政治的决定过程和参与政治的运作过程。博客的出现促使社会公共事务更加透明,公民参与公共事务的愿望和行动变得更加强烈。同时,作为一种民主技术的简易推广手段,政治博客的存在更加能够训练公民思维、培育公民公共精神。国外学者Granic和Lamey研究发现互联网的自组织特性可能导致使用者的思维模式出现以下几个方面的变化:(1)要素主义思维(Essentialism Thinking)转向虚幻感(A Sense of Perspectivism);(2)情境化的批判思维(Contextualized Critical Thinking)技能的发展;(3)体现自我同一性的元认知的出现;(4)思维流畅性增加;(5)效能感的发展(The Development of Efficacy Belief)。[11]从西方民主的经验来看,一种批判性意识和不服从传统对于宪政理念的形成和政治治理结构的设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然而,“民主的中心目标是借由培养同情心和丰富人类的生活来确保社会整合——不仅种族团体,还打破其他界限”[12]。显然,政治博客界面上的经验分享和民主讨论,必将会进一步促推着“商谈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真正落实。

  

  三、政治博客:民主政治发展的绊脚石

  

  对民主政治而言,网络博客的出现是否真正意义上带来了民主政治的发展呢?德国明斯特大学的学者维夏德.沃伊克在论述网络发展与政治关系时指出:“因特网迅速发展向政治学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因特网的巨大潜力是否会使民主更加有活力?[13]作为网络技术的最新应用,博客界面上的民主会将政治引向何方,乐观主义者坚信新技术的应用会更加促进和捍卫民主和言论的自由。尽管博客技术改善了民主的技术手段,开辟了“博客政治民主”的新渠道,但我们仍然不能忽视悲观主义者的隐忧:“新技术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一小撮政界人士或掌权人物主宰和控制,使他们能够左右和操作群众的情绪”[14],甚至会出现“电子法西斯主义”、“极端无政府主义”以及“情绪性民主”。正如埃瑟.戴森指出:“数字化世界是一片崭新的疆土,可以释放出难以形容的生产能量,但它也可能成为恐怖主义者和江湖巨骗的工具,或是弥天大谎和恶意中伤的大本营”[15];“每一种技术或是科学的馈赠都有其黑暗面”[16]。从实践过程来看,政治博客界面上的民主毕竟只是依托一种技术手段应用下的民主参与方式,个体政治博客的意见表达惟有结晶成公共意见才能发挥“技术的作用”,而公共意见惟有进入利益博弈阶段才能发挥“政治的作用”。

  显然,促推政治博客的“技术作用”和“政治作用”的有效发挥,就必须结合网络传播的特性将政治博客与现实权力进行直接或间接性的联结。然而,当前现实条件的束缚注定了“博客政治民主”的稀薄性和有限性,其要么遭遇网络空间的“技术壁垒”,要么遭遇现实的“民主壁垒”。从当前博客数量迅猛扩张的趋势来看,民主政治的发展与政治博客所带来的负效应其彼此之间的冲突和张力日渐凸显,数字化建构下的政治博客表达引导下的民主政治发展是否会转向为乌托邦式的空想,这些都是我们不容回避的现实命题。当前,政治博客所带来的一些消极影响,在某种意义上会成为民主政治发展的绊脚石。

  (一)博客技术异化分裂:冲击民主政治

  从政治博客的代表性来看,虽然政治博客的门槛低,对博客主体的技术操作要求不高,任何个体只需通过简单注册便可拥有自己的博客空间,都可以进行第一时间的编辑出版自己的政治作品和发表政治言论。但是,博客意见的代表性明显不足,18-35岁的博客数量明显占据绝大多数,况且还有绝大多数民众因为贫穷、文化程度、技术等各方面原因不能或不会使用网络,因而政治博客尚无法反映各个阶层的政治诉求。同时,由于政治博客的轻易注册的获取性,个人也可以同时拥有多个博客,倘若相同政治博客的民意垒加,是否能真正意义传达和反映最根本的原生态民意显然值得怀疑。此外,在商业化的网络空间中,博客遵循市场化运作的规律,真实的民意和公民参与诠释的民主有可能被无所不在的商业利益侵蚀和封杀,政治博客界面上的民主政治实质必将遭受质疑。随着博客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博客群体被迅速地分化为精英和普通大众两大阶层,政府日益面临一种潜在的可怕威胁来自于国民被技术分裂为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乏者两大部分,上流社会与下层阶层的财富、身份、地位的差异因信息鸿沟的扩大而不断加剧,博客技术的异化最终也会导致博客群体走向对立和分裂。更为严重的是,信息占有贫乏的草根阶层,逐渐开始厌恶政治,出现“政治疏离”(Depoliticized)现象,由此民主政治也就变成了“没有公民”的政治游戏。

  (二)博客无拘束性言论:扰乱网络秩序

  从政治博客的公开性来看,网络信息意味着更多的公开性,而公开性意味着更多的民主。但是,由于博客社区和网络论坛中的草根意见过于分散、无序竞争以及网络舆论结晶机制的缺失,尚难对政府决策和社会民主化产生积极的影响。同时,政治无小事,博客再自由,也难免“祸从口出”,个性互动与写作快感容易招致一些情绪激烈、见解偏颇的跟帖和言论,个人隐私通常也被放大和滥用,这种博客“江湖效应”往往忘记了博客作为公共媒体的一面。而某些精英博客往往通过更加巧妙的编辑和信息操纵,使呈现在公众面前的事件、数字失实,从而误导公众。更厉害的是,用网络信息轰炸的手法把大量公众无法消化的权威信息塞满公众的头脑,使公众面对纷繁复杂的权威信息无法做出自己正确的抉择。虽然网络空间“它是一个虚弱的宣传工具,但却是施展阴谋的好地方”。[17]

  (三)博客意识形态渗透:震荡网络安全

  从政治博客的安全性来看,目前互联网上80%以上的信息使用的语言是英文,世界上6000种语言中的大多数在互联网上找不到,40%的网民在美国,因此英语霸权和美国霸权表现得特别明显。与此同时,作为一种信息能够在瞬间生成、瞬间传播、实时互动、高度共享的交互式传播媒介,博客面临传统意义上的传播媒介在“信息把关”、“信息过滤”上的先天优势的缺席,尤其是博客信息交流的多元性和高度开放性,为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利用其经济和博客技术上的优势和强势地位,大力推进和扩张其西方主流意识形态与文化模式提供了渗透机会。此外,美国人还制定了详细的全球网络发展规划和技术标准,期望在未来单独地充当“网络警察”。众所周知,电子网络能导致信息霸权,信息霸权是国际政治霸权的一种延伸,西方帝国主义所谓“软文化”的入侵和意识形态的输入有可能使青年丧失主流道德价值观和正确的行为参照体系,有可能分离公民对国家的向心力,也有可能带来民主政治的颠覆和国家主权的威胁。因此,一种陶醉于所谓的网络“超国家主义”幻觉有可能带来博客殖民主义的泛滥。

  (四)博客数量快速扩张:引发政治新难题

  从博客传播与民主政治的长远发展来看,随着博客数量的迅猛扩张,其必然会引发许多政治新难题。我们知道,网络是争夺全球资源的一场新的圈地运动,是对全世界资源的一场新的争夺,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其规模、速度、方式都超乎人们的想象,[18]可以预见,伴随博客数量几何态势增长,在对博客信息控制和操控能力增强的同时,则必然面临一些新的两难课题。

  难题之一:政治集权主义

  随着信息技术和博客的快速发展,权力将会逐渐转移到掌握专门博客技术和保密信息的技术官僚的手中。他们将凭借其行政和技术的双重优势,对公共议程的设置、政治备选方案的决策、公民的政治参与、政治领袖的投票选举、政治信息的筛选予以操控,施加强大的技术影响力。因为任何一个信息、数据、统计模式、操作程序的改动,或对信息、数据的把关,都可能产生极其严重的政治后果。[19]因此,在博客泛滥的新媒体时代,如何防止博客技术的发展僵化为一种政治集权主义和专制主义,这将成为博客时代首当其冲的政治难题。

  难题之二:社会政治化趋强

  数字技术变革的深层含义总是同权力的关系紧密相连。任何新型传播媒介的出现,都必将成为政治、经济权力争夺的中心。政治博客时代的民主面临的危机,其本质还是对信息的操控,并由此而衍生出的种种变相而神秘的政治控制手段。博客的恣意扩张和无拘束性的言论,某种意义上会加速政治权力对博客空间的浸淫,尤其是对个体形成密不透风的监控,并通过“规训权力”④,使个体成为驯服的肉体,社会“政治化”局面不断增强。博客技术带来广泛的政治参与和政治民主,也同时带来高度监控的政治化社会,这是当代政治学面临的两难问题。

  难题之三:信息疆域的边界

  博客时代的“信息疆域”的划分不再以传统时代的地缘、领土、领空、领海的边际划分,而是遵循信息的辐射空间和信息的政治影响力的大小作为评判依据。博客的超链接性和无限延展性,使得“信息的疆域”和“信息的边界”无限延伸,这必将对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网络信息安全”提出严峻的政治挑战。尤其是对那些发展中国家,信息技术落后的国家,面对西方的“网络全球霸权计划”的冲击,如何顺应时代潮流,在参与中维护自身国家权益,建构健全稳固的国家网络安全体系,成为新时期艰巨的政治难题。

  

  四、政治博客的未来:激情与理性之间

  

  如果说黑客技术诠释了互联网技术野蛮的张力,那么博客技术则注解了人们对互联网秩序重建的向往。当 “信息时代的麦哲伦”麦克卢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动描绘“地球村”、“媒介即信息”这些鲜活的词语时,我们被人类大胆预言的智慧之光而深深折服。如今,无处不在的博客世界无疑是对麦克卢汉“预言式”理论最生动的注脚。作为网络世界生长的新媒体,博客在解构中重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496.html
文章来源:《天津行政学院学报》200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