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冯仲平:打伊背景下的美欧关系走向

更新时间:2003-04-11 11:10:00
作者: 冯仲平  

  美国的《纽约时报》这样评论“在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欧洲是何等迅速宣布将无条件地与美国站在一边,但是这种团结已经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沙特阿拉伯有一个报纸是这样讲的“欧美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有分歧的问题可以列出很长的清单,但双方最近在一些高位政治领域里面的矛盾日益严重,这种隐蔽的争端愈演愈烈,并已公开化,前所未有。”我概括一下,现在主要的分歧表现在“三观”上,世界观、安全观和秩序观,这里面最大的分歧是秩序观,就是如何管理冷战结束以后的世界,如何管理911以后的世界。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和欧洲人想不到一起去。

  

  咱们首先看世界观,美国对世界的看法就是分成善的和恶的。美国原来叫苏联“邪恶帝国”,后来又划分“邪恶轴心国家”。欧洲人不这么看,欧洲人认为冷战结束以后世界已经没有激烈的意识形态冲突,也没有大国的军事竞争了,911事件也没有改变这一点,不应该用善和恶这种简单的办法来分析我们当前的世界。

  

  那么安全观的差别表现在什么地方呢?欧洲人认为在全球化时代,在相互依赖日益加速的时代只有合作安全,只有共同安全,没有绝对的安全,没有单方面的安全。美国人现在搞NMD,打邪恶轴心,搞先发制人,我不能等你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准备以后攻击我,我要先发制人。这追求的是一种绝对安全,一种单方面的安全。

  

  再有就是秩序观,这是美欧分歧最大的一点。美国就希望他自己说了算,单边力量,追求帝国式的单一统治。欧洲人的秩序观希望能多极均衡来实现国际稳定,让联合国等一些国际组织来发挥作用。

  

  下面我给大家分析一下这些矛盾的根源是什么。有人讲美欧这些矛盾分歧有布什个人的关系,欧洲人打出的标语写的是我们不反美,我们反布什。但是实际上欧洲和美国的分歧不是某个人的问题,不是布什的问题,确确实实是冷战结束以后我们可以看出国际关系发展变化的必然结果。换句话讲,是冷战结束以后欧洲和美国都在变化导致的这种结果。

  

  我认为至少有这么三个深层次的原因。

  

  第一是冷战结束以后美欧实力地位发生变化。美国在冷战后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给他不重视盟国单边主义政策提供了一个现实条件,所谓单边主义就是美国单干,不顾盟国的利益,也不听盟国的意见。中国人对于美国人搞单边主义绝对没有法国人和德国人反对得厉害,各位想想美国什么时候听过中国的意见,什么时候跟你商量过?所以中国人刺激不大,受害最大的就是法国和德国,过去是有什么事情一块商量一块行动。所以说法国和德国对美国搞单边主义受害最深,反抗最厉害。冷战结束以后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这样的实力变化给美国条件可以这样做,但是是不是这样做还不一定,还要看决策人的意向,但恰恰这时候美国政府内部对美国地位估计过高,也有提倡多边主义的声音,但是在美国国内不占上风,特别是在布什政府内不占上风。美国有学者认为在军事领域美国没什么好说的,至高无上,但在经济领域美国是单极,有欧盟,有日本,在第三层次文化领域里面更不是单极,比如好像到处的人都在讲英语,但实际上讲英语的人有讲汉语的人多吗?没有。这怎么是单极世界呢?他说我们美国人不能说自己是单极世界。但这属于少数派,更多的人看的是美国的强大,陶醉在这点上。但实际上这一次没什么国家跟着美国打,要不然就管美国要钱,讨价还价,美国为争取安理会那九票到处拉人,都是什么国家?安哥拉、墨西哥、保加利亚、几内亚,这些国家都要钱。

  

  恰恰在这个时候,欧洲发生了不同的变化。冷战结束以后欧洲在一体化方面连首上了几个台阶。像统一货币,包括欧洲好多人对此都抱着怀疑态度。德国人最爱的三样东西就是啤酒、汽车和马克,法国人和德国人搞交易,法国支持德国统一,而德国放弃掉心爱的马克,德国统一之前世界上反对得最厉害的两个国家,一个是法国,一个是英国,撒切尔夫人坚决反对德国统一。后来法国为什么改变态度了呢?法国看到如果德国统一再加上一个强大的马克,能够和德国抗衡的东西就没有了,就剩核武器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了。第二个台阶,过去欧洲人的安全是美国人提供的,现在欧洲人说北约可以继续保持,但是像科索沃战争这样的状况我不再希望美国人介入,所以欧洲人自己成立了快速反应部队。欧洲人心里非常清楚,现在已经没有一个大的军事集团从外面侵略这些国家,北约放在那儿不起作用,但也不解散北约,现在成立的快反部队把周边的事情搞定了,对美国的安全依赖已经大大地下降了,在国际上也不用唯美国的马首是瞻。第三个台阶是东扩,欧洲人在去年年底宣布在2004年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十个国家要加入到欧盟中,欧盟现在是3亿人口,到2004年要达到5亿人口,超过美国了,GDP也超过美国了,面积也超过美国了。我当时打开欧洲的报纸看的是什么字眼,欧洲人这样说“欧洲人自豪的时刻来到了,我们不费一枪一炮,别的国家落荒而跑”,他也没有打捷克匈牙利,这些国家自己往这儿跑,加入欧盟对他有好处。欧洲的崛起意味着要和美国争平等,争取自己的利益。这就是欧美分歧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是欧洲一体化实践使得欧洲和美国的治国理念出现分歧,这个国实际上是国际。欧洲20世纪的历程给欧洲人的思想打下了太深的烙印,20世纪对于欧洲是灾难与希望并存,前50年是战争,后50年是和平,这50年开创了国际关系的新时代,搞一体化,这是将来世界发展的方向。欧洲人要成立世界政府,发挥联合国作用,WTO作用,就是因为他相信这些国际机构作用,相信多边,认为什么事情坐下来谈判就能形成一个决议。

  

  第三个根源是利益的差异,好多人讲这一点是根本的问题,我觉得也有道理,但我的侧重点不一样。冷战时期也有利益差异,美国毕竟是美国,法国毕竟法国,你可以说他们有许多共同的利益,高于一切的利益要求他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可以牺牲一些局部利益,牺牲一些个人利益,服从于大局。但是冷战结束以后共同的威胁没有了,同盟动摇了。举一个例子,中东这个地方和美国地缘利益就不一样,中东地区是欧洲的临近地区,欧洲对中东地区的石油依赖远远大于美国,你想想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打伊不打伊的这个问题上面临的压力有多大。

  

  下面我讲讲这个分歧的影响,大家可能也想知道究竟会达成一种什么样的后果,会不会是西方终结,还是像有些人说的这是一家人在吵架,吵完就拉倒,现在我们国内有好多人认为美欧矛盾是家庭内部争吵,和中美矛盾不一样。在结束报告之前谈谈我的分析,我想这是争议比较大的地方,我相信欧洲和美国现在许多问题上利益是一样的,更不用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美国利益的交换,俄罗斯和美国利益的交换,不会因为有了这些矛盾固有的矛盾就一下不存在了,共同的价值观、对民主市场的支持肯定没有改变。反恐问题上面欧洲和美国也有很大的共同利益,只不过欧洲和美国不同在如何反恐,美国人认为欧洲人对于恐怖主义没有亲身的体会,所以在反恐问题上和美国人唱反调,但是你问问英国人,问问法国人,问问西班牙人,他们反恐的历史很长,我们在英国读书的时候,走在大街上,路上很醒目地写着“当你发现不明物体千万别碰,立即叫警察”,他们知道恐怖主义绝对不是有军事手段解决的,应该用全方位的手段。美国和欧洲在基地组织上有很大的分歧,欧洲人包括英国强调穆斯林世界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反美情绪与巴以冲突有很大的关系,布莱尔跟布什讲首先要把打伊和解决巴以问题放到同等重要的位置上。

  

  我想谈这么一个看法,现在看来美国的同盟体系不能说瓦解,但已大大地削弱。通过这场美欧分歧,对于美国的作用地位影响应该重新有个评估。美国的硬实力是在上长升,但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多了,软实力在下降。这一点对于我们判断日后的世界格局,判断美国的实力地位作用有很大帮助。关于福山的西方概念,我觉得的确有点名存实亡,我可以讲讲实际遇到的事情。前两天英国驻华参赞,他跟我讲你们中国难办,当你们中国在一天天向西方转弯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两个西方,你们不知道该融入哪个西方,当然欢迎你们融入到我们美英这个西方来。我们现在在搞市场经济,在伊拉克问题上不知道投什么票,说明我们确实搞不清自己的位置了,西方人倒看的清楚,这是一家之言。

  

  美欧分歧直接冲击北约,北约过去的三大功能任何也好,去年设定的反恐功能也好,有个前提是北约必须服从美国的全球利益,因为美国是北约的盟主,如果说北约以后不能继续为美国的全球利益服务,过去是反对苏联,去年反恐,提出要在世界每个角落可以反恐,如果说欧洲这些国家不再像过去听美国的话,北约是不是也就名存实亡了?至少我想前一段土耳其危机之后被迫绕过法国,美国的决策阶层在打完伊拉克对北约的命运要重新评估,很可能北约的地位要下降,拉姆斯菲尔德说现在的时代已经不需要固定的联盟,为了不同的利益不同的任务不同的目的,可以自由组合,打阿富汗巴基斯坦就是盟友。所以使命决定联盟,而不是联盟决定使命,这就发生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北约的重要性要下降。

  

  冷战结束以后大大小小的学者政府官员都想搞明白这个世界会成为什么世界,经过很多的争执,包括一超多强的理论,一超是美国,多强有俄罗斯、欧洲、中国、日本。过去有两极格局,我们看得很清楚,没有两极格局了是什么格局呢?有人提出一超多强,有人提出多极化,说多极化是我们的战略需求,是目标,意思是一个过程,说明多极化没实现。这个事情我看可以成为一个从两极时代向一个新的时代过渡的时期,这个过渡的时期大概有十年时间,现在有人提出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叫“后后冷战时代”,以前是冷战时代,冷战结束以后叫后冷战时代,从911以后或者打伊结束以后叫“后后冷战时代”。实际上我觉得冷战后就是后冷战时代,只不过前一段是一个过渡时期,在过渡时期我们确实有很多问题看不清楚。后后冷战大国关系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性质呢?冷战时期大国关系是对抗,我们度过了一个漫长的冬季,度过一个清不楚的过渡时期,大家对后冷战时期大国关系应该有一个比较清楚的把握了,中国和俄罗斯,美国过去的敌人,同美国的关系基本上是合作竞争的形态,反面来说,美欧关系从暖向冷发展,构成了911后大国关系的新的形态,这是不是意味着一个新的国际格局就形成了?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点看法,谢谢大家。

  

  主持人:我们今天也非常高兴请到了国际信息研究所副所长《科学决策》的执行主编李晓林老师,我们请李老师对于今天的讲座做一个简短的点评。

  

  李: 去年7月3号我开了一个911之后的世界格局的会,当时我们提出来欧美已经很不一样了,将会有一个不同的发展趋势,果然到年底在打伊这个问题就真的呈现出这个裂痕。我也谈谈自己的体会,法国人和德国人在联合国争程序、投票权,因为欧洲在后五十年放弃了军备的竞争,一方面有美国的保护,另外通过前五十年建立一个机制叫联合国,这是两次世界大战死了上亿人,人们才找到的一个程序,有事可以谈。所以这次法国人和德国人一再强调没有反美,而是在维护这样一个程序,如果这个程序破坏了,今后世界又建立新的军备竞赛,软的既然不管用就增加硬的,美国人支持到今天在世界上比较强,有航天技术,法国人第一个反的就是TMD,因为它的瞄准系统每一天都在每一个战略要地进行不停的瞄准,这个世界是不安全的。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仰仗一个联合国程序来平息我们之间的矛盾,可是天上有这么多的东西在瞄准着我们,在程序之外某一个按动电纽之后就可以消灭你,这就开始争开了。法国人认为否决票是重要的,只要否决票生效美国人就不敢打,可是恰恰这两天的新闻里美国人算计了一下,如果拿钱能买回那九票的情况下,就不进入你那个程序陷阱,不在下星期二提出来我的新决议案。这会产生什么效果呢?好,现实告诉我们,程序是没有意义的,这次如果美国人破坏了联合国这样一种程序,刺激大家去研究所谓的高科技,大家各自为寨,这可能不仅仅是美欧或是中国这样的大国,一个很小的国家都可以做,北朝鲜已经做出了例子,他们讲如果你攻击我,将来我让你美国变成一片火海,我绝不低头,不如我们玉石俱焚。那么这个世界联合国有什么意义?联合国不能给我们任何小国带来任何怜悯,还是得去研究激光武器,去研究杀伤力更大的武器。其实德国人最韬光养晦,在任何一个国家描写二战的电影里德国人全是狰狞的面孔,好莱坞里有个中国人形象很难看我们就很不舒服,但是德国人天天看的都是这个。这一次德国人脊背上长出两个翅膀变成天使了,他们捍卫和平,要争取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48.html
文章来源:北大讲坛首发(http://www.bdjt.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