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睿:师生恋的根本是男性特权

更新时间:2009-01-22 19:34:36
作者: 沈睿 (进入专栏)  

  

  不久前我收到一个陌不相识的女记者给我写来的信。这个女记者在中国的一家比较开放的报纸工作。她在给我信中说,她现在的状态非常不好,因为她的丈夫得到博士学位,在北京找到了教职,而她和几个月的孩子在广州。两地分居不仅给生活造成很多困难,最难的是她的丈夫在学校里跟人们说他没有结婚。她现在不想离婚,因为她爱他,再说也有孩子,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做好。她说离婚对她的丈夫太有利了,因为“他很容易会在大学里再找一个年青的女生。”

  看到信我沉默良久。我是一个宁拆三家庙不想破一家婚的人,可是面对一个刚作母亲的年青女性的痛苦和呼救,我忍不住写了一封非常的信:我劝她第一要不怕离婚。我说婚姻是一个选择,如果选择错了,改正就是了,哪有有错不改的道理?第二要做好离婚准备。不爱你的人你难道会爱他吗?爱是一种平等关系,不是奴隶关系。第三继续跟她的丈夫做工作争取和好。想到那个男博士,那个刚到大学任教的年青男人,我能想象得出来他是多么心猿意马,在大学里看到那么多妖娆女生,春心荡漾,想象君子好逑的美事。他很有可能成功。在中国大学里教书的男教授,离了婚再跟自己的女学生结婚的,恐怕有很多。女教授离婚跟自己的男学生结婚的,恐怕不那么多。男教授在情场上有很大优势。这种优势并非男教授们各个性感十足,或性力十足,而是因为男教授有名有望,社会地位高,有丰富的文化和经济资本可以跟青春貌美的身体作交换。

  我被提醒说不要小看那些二十岁左右的女生,她们引诱老师的本领多着呢。她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引诱老师。这样说来,男老师很被动,男老师的堕落是因为有这样的狐狸精的原故。其实这种论点实在不太新鲜。中国古代王朝没落或瓦解,往往都是女人的错。褒姒的千金一笑笑垮了殷朝,杨贵妃最后被吊死在马嵬坡上,盛唐转折当然是这个女人太妖媚了的过。中国的男人,特别是权力在手的男老师们,本来都是正人君子,就是女学生太妖,让男老师不能守贞。事实是,在男老师和女学生之间,到底是谁在利用体制性的权力占弱势者的便宜呢?

  中国是男性中心社会。做男人在中国,先天就有特权。君不见那些被抛弃的婴儿大部分都是女孩?美国人每年收养中国的上千个孩子,除了智障残疾的男孩外,大部分都是正常美丽的女孩。中国失学的孩子大部分也都是女的。男权社会给男性提供很多不言自在的特权。这些特权有政治上的、经济上的、社会地位上的。男教授在任何社会里都属于掌握文化权力的知识阶级。这种权力散发光芒,让很多人着迷,这很多人里包括一些大学女生。

  在男权社会里,接近或掌握有权力的男人是女人走向权力的一条捷径。这些女人为接近或掌握权力付出的代价可能有身体、青春、美貌。这些身体资源是这些女性的资本。她们以身体资本交换经济、政治或权势资本,比如考试成绩、找工作等等。她们通过与教授的婚姻打入创造文化资本的阶层。因此,有些年青的女性引诱男教授这样的事情并不是这些女孩子各个都有恋父情结,愿意与比自己年龄大很多的男性知识分子两性缠绵,虽然这样的情形也有,根本的恐怕还是跟教授结婚她们就一步登天,把教授的名望、受到的尊重和经济地位也分享过来了。她们看到男教授享受的体制性权力,也想分享这种权力。她们的分一杯羹的欲望让她们走捷径,径直走到男教授的床上去。她们的爱,不是那么纯真美丽的爱,虽然那些被爱的男教授宁愿认为她们是纯真美丽的,不然谁都无法跟自己交待。

  美国大学禁止师生恋之所以非常成功,根本的是美国虽然仍然是男权社会,但是随着两性平等思想的深入,体制性对男性特权的警惕非常高,体制性的弱势保护意识很强,因此各大学才可能制定规则禁止师生恋,从体制上保证大学里男教授不能随便滥用他们的权力。

  中国能否做得这点,要看我们怎样努力。

  

  1/14/2009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4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