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庆四:中美经济关系:动力与张力

更新时间:2009-01-14 14:17:25
作者: 李庆四  

  因为减少与一国的双边贸易赤字,对于严重缺乏国内储蓄的美国而言,丝毫无助于解决本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问题:减少对华赤字的结果,只能把它转移到其他国家。

  面对日益萎缩的制造业以及来自中国越来越强劲的竞争,美国政治精英的担忧不无道理,何况一度垄断世界制造业市场的正是美国。不少议员对于中美贸易不平衡十分忧虑,正如众议员曼祖罗所说,如果一个国家要在世界上扮演重要角色,就必须具有大规模的制造业。所以,国会和2008年总统候选人进一步对布什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立即在中国的汇率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问题上取得进展。

  (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大约有2/3的美国受访者认为,中国要么是对美国的严重威胁,要么是潜在挑战,其中3/4指责中国造成了美国的工作流失。华盛顿在努力争取北京纠正其巨大的贸易不平衡。但即使提交法案的参议员舒默事后也表示,提案真正目的是作为一块敲门砖,用来敲开中国服务业的大门。从美国政府和立法者的不同表态中,可以看出美国人的心虚,同时却在耍花招。过去两年华盛顿连续向世贸组织提起对中国侵权和盗版的诉讼。中美贸易战的威胁仍存。在大选之年,美国政客一定会变着法儿地拿中国贸易赤字和“偷窃工作”说事。

  美国实施保护主义必将伤害中美两国利益,同时,中国的美国企业将丧失其投资回报,美国人也不再能购买质高价廉的中国产品。[7]目前中美贸易规模扩大和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增加,已进一步造成了美国人心理不平衡,成为产生保护主义的根源。但是,中美经济依赖关系正发生逆转,中国经济增长与美国繁荣之间没有正相关关系,已显出中国独立发展的能力。

  

  结论

  

  揭示中美经贸关系的真实状况,心理不平衡的应该是中国人,而不是美国人。然而中国人更能忍耐。无论是美国要求中国扩大市场开放,还是对人民币升值施压和对侵权的指控,挑起摩擦的总是美国,但道理总在中国一方。中国主张协商解决分歧和争端,也愿意照顾美方利益。但美国作为世界惟一超级大国,向来以世界样板和领导者自居,很难适应中国的崛起,对中国总是百般挑剔。

  与其说紧密的经贸关系没有阻止中美滑向对立,不如说两国各自的战略目标发生了冲撞。尽管共同经济利益的增加与政治关系紧张之间纯属偶然,但中国要改善对美关系不能寄希望于只是扩大双边经济利益,还要普遍改善与美国劳工等的关系,否则中美贸易摩擦仍难以避免。[8]

  尽管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中美在同一条船上的共识越来越多,但美国一再施压人民币升值的背后,无法排除其对华实施“第二个广场协议”的动机。事实上,在美元霸权基础上功能失灵的金融体系中出现的金融危机,是金融全球化的结构性问题。由于中国并不印制美元,在金融危机中只能是受害者,不会是导火索。美国经济衰退只能由错误的美国政策造成,而不会是任何其他国家的责任。

  美国认为:中国与苏联不一样,当年苏联是用导弹威胁美国,而中国用的是庞大的美元储备。事实上对于美国来说在以高成本生产低质量产品时,美国难以避免贸易难题并减少对外国贷款的依赖。在不伤害美元的情况下,美国也不能期望外国减持美元。尽管目前美国次贷危机未必重蹈日本经济衰退覆辙,但鉴于美国经济规模,特别是对不断深入的中美经贸依赖,次贷危机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IMF发表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认为,美国次贷危机造成的损失将达到9450亿美元,必将严重损害美国金融信誉。

  对于中国的崛起,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唯有面对现实,争取共赢。就连《外交》这样的西方权威杂志也做出了“拥抱中国,西方才有未来”的结论。这里借用纽约市长彭博的话作为结语:“中国过去20年经济转型的进程,是一个具有魅力和值得大书特书的故事。美国很多政治家为了讨好选民而把中国拿来当替罪羊,称中国是我们的问题来源。而我相信中国对美国不是威胁,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极好机会。”

  

  参考文献:

  

  [1]Wayne M.Morrison.China-U.S.Trade Issues[J].CRS Report for Congress,2008, (January).

  [2]G.JohnI kenberry.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Future of the West—Can the liberal system survive[J].Foreign Affairs,2008,(January/ February).

  [3]David M.Lampton.China’s Rise in Asia Need Not Be at America’s Expense,in Power Shift:China’s Rise in Asia and America[M]. 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5.321.

  [4]john B.judis.why We Should Worry About China’s Economy[J].The New Republic, 2007,(July).

  [5]Michael Mastanduno.Preserving the Unipolar Moment-Realist Theories and U.S.Grand Strategy after the Cold War in America’s Strategic Choices-A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Reader[M].Cambridge The MIT Press, 2000.340;344.

  [6]Benjamin Shobert.China-US:A Long, hot summer[EB/OL].Asia Times,2007, (June),http://www.atimes.com/atimes/ China_Business/IF12Cb02.html.

  [7]Wang Jisi.China’s Search for Stability with America[J].Foreign Affairs,2005,(Sept).

  [8]Henry Liu.China’s misguided“expert” on the US[J].Asia Times,2007,(May).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236.html
文章来源:《新视野》2008.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