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睿:草根民主:《当代中国的草根政治改革》

更新时间:2009-01-10 22:34:53
作者: 沈睿 (进入专栏)  

  

  由裴宜理(Elizabeth Perry, 现任美国亚洲研究协会主席)和谷梅( Merle Goldman两位教授合编的书《当代中国的草根政治改革》(2007)是这两位著名的女学者的第二次合作。她们上次合作编辑出版的书《现代中国公民意义的改变》Changing Meanings of Citizenship in Modern China (2002),与本书一样都是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的。在这本书里,她们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中国民主进程的具体操作上,对村级选举进行考察,力图回答如下问题:在草根阶层上,1)限定干部们滥用权力的标准是什么?2)什么样的方式方法可以加强或限定公益事业?3)什么样的实践可以调节或瓦解基层的秩序?本书共有十三篇文章,由十五位学者撰述,十二位来自美国,一位来自加拿大,一位来自香港,一位中国大陆。这些文章都围绕村级选举而展开,考察村级选举的各个方面,分析村级选举的成效,失败和限制,回答本书提出的问题。

  如何管理基层政府,在草根阶层防止基层领导人滥用权力,对任何一个政治制度来说都是一个难题。裴宜理和谷梅在序言中写到,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民主还是权威制度,都是一样。而中国,由于长期的政治历史和巨大的地理范围,为世界提供了丰富的研究草根政治改革的可能。中国有上千个县,成千上万个村庄,中国政府自从晚清以来一直在试验不同的基层管理方式。这些方式实际说明了中国的政治制度的变化。

  如何看待当代中国的基层政治改革?中国当代的草根政治改革可能会阻碍而不是帮助国家级的正式的民主的到来。这种结果,正是提倡基层改革的中国领导人所希望的。他们提倡村级选举,村委会选举等目的是为了延续党的生存、党的权威。这样的策略并非不受欢迎,从历史上看也不是什么新的策略,从晚清到民国到人民共和国到现在改革开放,中国的历代政府都试图用各种政策和策略激活基层政府,延续自己的统治。从老百姓的角度看,这样的政策也并非没有益处。对老百姓来说,恶劣的基层领导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痛苦比国家其他政策更切身地感觉到,因此,他们对惩治基层贪官污吏,较之实施全国其他政策等,就更为积极。

  本书讨论的中心不是中国的民主前景而是基层政治改革的实际功效和影响,虽然基层改革实际上与中央政府的政策分不开。中国这三十年的急遽的经济改革并没有带来相应的政治改革,但是经济改革带来的贫富悬殊的扩大,社会不平等的分化,并没有造成政治制度的中断瓦解,相反,中国的政治制度居然在几次似乎要危机到垮掉的时刻挺住了,不管当前的政治制度能持续多久,考察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民要在这个制度里生存的基层政治的状态和实践,对我们理解这个制度的对普通人的可以忍受性或负担性有很重要的意义。这个制度到底有没有自我更新的能力?村级选举到底是缓解社会矛盾还是加重?基层的实践的具体方式是怎样的?这本书的所有文章都是田野调查的产物,都是新一代学者亲历现场的观察分析的结果。作者们分析管理一个经济和社会正在巨变的国家的挑战和复杂性,他们的结论是最新资料和发展的反映。这些结论也让我们想起中国自晚清以来的草根政治改革试验,把这两者平行地考察,他们的方法与方式让我们可能看清毛泽东死去后的时代中国基层改革的轨迹和未来发展方向。

  两位编者详细讨论了晚清、民国政府、共产党在江西、延安等地进行的基层政治改革,以及毛泽东时代的草根政治改革的操作和形式,为读者提供了历史眼光。历史眼光一直是在西方的学者观察分析中国的一个优势。本书的导言的历史介绍分析对我这样对这个领域所知不多的人非常有用。讨论后毛时代的基层政治改革,两位编者认为邓小平以及后来的领导人把改革限定在经济方面,政治方面虽然也限定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任期制等,但是根本的政治制度改革还没有实行。中国共产党把中国的这种模式称之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就是一党专政的市场经济。虽然如此,虽然中国的政治制度保持未变,但是,中国的基层政治实际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有的是从上到下由国家组织的,有的是从下到上由草根提出的。中国的基层政治状态是国家政策和基层水平上的协商的结果。

  两位编者认为考察村级选举的具体操作的成功与局限对认识中国政治制度改革的全景未必一定有很大帮助,但是比较现在的做法与晚清、民国等操作方式,历史的细节和结果让人们不得不发问:这种改革是否能真的能维持或给现行的制度以活力?还是会有当局不可预料的结果?从历史上看,晚清和民国的基层政治改革都没有挽救各自的政府,相反,改革的结果倒是革命的发生。正如萨缪尔·亨廷顿所说:“改革,可以论证说,可能对政治稳定没有贡献,倒可能导致政治的更大的不稳定,的确,甚至革命的发生。改革,可能是革命的触媒,而不是革命的替代物。从历史上看,如多次指出的那样,更大的革命总是随着改革的阶段而来,而不是随着停滞和压抑的阶段而来。事实是一个政权进行改革或同意让步都可能鼓励进一步的对变化的要求。这些要求可能会如雪球一样滚动起来,滚入革命运动”(1968)。这样的结果是否真的会发生?中国是否能够走一条自己的没有革命的道路,从而能重新组织中国的政治制度?学者们现在分成两大派。无论怎样,不管草根政治改革是否会维持一党专制,或推动激进革命的到来,或促进全面的政治改革,草根政治改革都会有重要的作用。这种改革重新组织了基层政治结构,本书考察的就是这种结构是怎么重新组织的。

  我不是做中国社会政治改革研究的,因为教书,我需要了解最新的学术成果,所以看这本书,目的也是为自己教书时寻找新角度。但是我对这本书的重要性,无法评价。假期读书,根据导言写下这个书的简评,梳理自己的思路。里面的具体文章,请关心的人们自己去读吧。我只读了导言和其中两篇文章。导言的历史眼光,导言指出的三个可能,让我对激进革命的前景感到恐惧,这大概也是我不想介入更激进的行动中的一个原因。但是,我不是历史的创造者,我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旁观者,我能阻挡或推动历史吗?我十分怀疑。让创造历史的英雄们创造吧。胜者王侯败者贼,历史可能以某些人的意志转移。

  

  12/31/2008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411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