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巫继学:网络经济:21世纪经济发展的新引擎①

更新时间:2009-01-04 21:49:00
作者: 巫继学 (进入专栏)  

  活灵活现地显现出来,极大开阔了人们的视野和前所未有的信息空间。在网络经济中,虚拟企业创造的成功技术手段与商业运行模式,也日益为传统企业与网络关联企业所借鉴、吸纳与采用。

  这样,在网络经济中的企业,已经可以完全实现:“无论你在天涯海角,企业在你掌控之中”。[⑦] 近年来,网络企业在美国获得了迅速的发展。目前,美国、日本等经济发达国家,正以年增35%的速度跨行业、跨地区组建网络企业,形成2500亿美元的生产规模。在中国,网络企业尚在正在起步阶段,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与珠江三角洲。

  §3.2 以网络企业为基础迅速形成网络经济

  以网络企业为基础迅速形成网络经济,网络经济由于互联网的特征而有力地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新革命。大量网络企业的诞生,大量网上经济活动的涌现,从而形成了一种史无前例的“网络经济”现象。所谓网络经济,是指建立在由现代通讯网络、电子计算机网络所形成的信息网络基础之上的一切经济活动,即基于互联网基础上发生的经济行为以及网络的上游、下游经济活动。网络经济的主导产业是信息技术、信息服务和电子商务。信息技术产业包括计算机硬件、软件和信息媒介等;信息服务产业包括新闻。咨询、通讯等;电子商务则是凭借上述两种产业,在互联网上进行的一切商务活动,包括网上购物、网上银行、网上拍卖等。网络经济现象的特点是显而易见的,比之传统经济行为,它具有动力性与创新性。它之所以能成为新经济驱动器,是因为它把握住了新经济与工业经济的不同与变化,工业经济学的理论之一就是稀缺经济理论;在知识经济下,“网络企业”的核心是通过“网络”这一手段解决工业经济无法解决的问题,社会生产力由此大大提高。

  比之传统经济,网络经济更具有如下新的本质:①网络经济是知识经济时代在高科技领域的模范实现,它的技术基础是以人为中心演绎出来的,而且网络人成为经济的真正核心,因而可以说它在本质上是一种“人本经济”;②在新的经济关系中,困扰人类的公平与效益之冲突转化为受教育的差别、能力的差别与智商的高低,因而可以用“和谐经济”来描述新经济的另一本质特征;③网络本身就是一个平等、民主的技术概念,在网络经济中将超越劳资关系,超越行政掣肘,经济人将真正实现自主决策、自主运作,因而它是一种“自主经济”;④网络经济是建立在高集成、低能耗、高性能技术基础之上的,它的产业生命周期因技术的更新变得常青,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是一种真正的高速发展的“可持续经济”;⑤网际上的经济活动,由于它的虚拟性、直接性与共享性使得它的各项费用都大大降低,加上网络经济带来的高效率,投入产出比显示出它是一种“低成本经济”(美国佳绩信息集团公司一项研究成果表明,全球因网络经济节约成本由98年170亿到此为2002年为12500亿美元);⑥作为一种新的经济文明,互联网络上的经济活动更具有互动互惠性质,更具有网际社区性质,因而它必然成长为“互惠经济”。⑦最后,由于网络的固有特性,发生在其上的经济必然是跨越疆界的全球“一体化经济”。

  §3.3 智慧资本、知识资本获得历史地位

  今天,网络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改变着人类社会财富的分配方式,也使得工业经济时代以来的动力工具正在逐步变革为智能化工具。因此我们赞同以下预言,到了廿一世纪中叶,世界应该不再像今天这样消耗巨大的物质资源,因为信息技术正在潜移默化地实现着人类社会从基于原子的稀缺经济向基于比特的富有经济进化。

  先进的电子信息网络给每个人造就了一个全新的、平等的创业机会。美国高技术行业100位最富有的企业家中,从事与互联网络有关业务的人占三分之一。上个世纪70年代以前,产生一个亿万富翁需要几十年,甚至几代人的努力。但是自从有了互联网,产生一个亿万富翁只需几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难怪有人惊呼,互联网络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大富翁的摇篮。众所周知,美国近年来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持续增长与信息技术也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这显然是给人类社会一个预示:经济增长的资本概念不仅局限于物质资本。传统经济,十分看重物质资本,物质资本是经济增长的基本因素,然而在新经济时代,人的因素则更为重要,掌握知识的人,已成为价值增值的倍增因素。[⑧] 我们使用智慧资本或曰知识资本概念,来表达价值增值的新资本因素。20世纪60年代,经济学家曾经创造出了表达当时资本概念内涵变化的新词“人力资本”,但这一概念不能反映资本内涵的最新变化,不能反映第三次产业价值创造的新本质,特别不能反映劳动创造价值中的智慧成份与知识成份,不便于将生产过程中增殖因素区分出来。我们使用的智慧资本或知识资本,是指具有增殖价值的那种劳动,包括复杂劳动、技术劳动、管理劳动、科研劳动等。使用智慧资本的目的在于强调,知识经济时代价值的增殖因素、倍增因素的重点在于智慧劳动。

  

  §4. 网络经济研究中的困惑

  

  1) 网络经济对传统经济理论的挑战。[⑨] 网络经济是传统经济的发展与创新,从创新的角度看,其中许多现象是不能简单地用传统经济学理论给予解析的。从目前显现出来的问题看,以下一些理论问题事实上已构成对传统经济理论的挑战:①挑战之一:经济学研究方法的嬗变,即在原有的研究方法之中,将加进动态主义、实时主义、互动互联主义。②挑战之二:知识商品──对传统商品理论的补充与拓展:商品不仅包括实物产品,而且包括非实物产品特别是无形的精神产品。③挑战之三:对传统使用价值理论的补充和拓展,即作为社会财富的物质承担者不仅包括硬件产品的使用价值,而且也包括软件产品的使用价值,这种财富物质承担者“软化系数”的提升需要有新的理论给予诠释。④挑战之四:知识经济在实践上发展与丰富着劳动价值论;其中广为人们关注的一是劳动类型的丰富,二是知识型劳动、智慧型劳动在价值创造中特别的增值作用。⑤挑战之五:知识资本、智慧资本──成为新经济关系中的一种全新的资本形式;投资,不仅是实物资本的投入,也包括知识资本、智慧资本的投入;这样,资产不仅包括有形资产,也包括无形资产。⑥挑战之六:它修正了传统产业界定与划分理论,即依据当代产业分化的现状,对三次产业中的内容依据新的科技基础进行调整;特别是对第三产业给予了新的界定,即将以计算机网络、通讯光电子技术作为第三产业物质基础。⑦挑战之七:对传统生产力决定因素中人的因素,从以知识为本、以智慧为本意义上给予新的肯定。⑧挑战之八:对传统增长理论和周期理论的挑战。在新经济时代,产业更新快,由于基此而产生的种种因素引起经济周期的波动幅度有可能大为减小,频率大大降低。这样,经济理论必须对经济周期的成因和状态进行重新分析,谋求反周期对策,努力实现稳定增长的目标。⑨挑战之九:对传统分配理论的挑战(智本成为一种重要资本),既然知识、智慧可以成为资本,可以成为无形资产,那么财富分配的规则必须修改。⑩挑战之十:国民经济统计核算体系亟待改写。由于知识、智慧成为资本,由于无形资产被承认,需要首先在“概念基础”上确立知识的作用,并基此建立全新的国民经济核算体系来解决知识的度量。

  2)网络经济研究中的难点所在──破译高科技→生产力→经济效益→区域繁荣的转化“密码”,这一直是科技转化为生产力中的一个难点,在网络经济时代,软件产品如何转化为经济增长点、如何转化为企业经济效益,它的内在机制如何嬗变,这些都亟待进行系统、深入地探讨。──网络经济与市场经济相兼容,而变革中的中国体制却存在与其不兼容的一面。解决体制冲突,培育网络经济存在与发展的机制,也是一个难点。──一个现实悖论:虽然网络经济带动经济起飞,网络概念股在纳斯达克却一路下滑,这究竟是一种泡沫现象,还是社会效益与企业效益冲突的表现?是网络企业商业模式出了问题,还是宏观经济政策未能调整利益的公正分配?──网络经济并非十全十美,高科技是双刃剑,特别是经济安全将成为世纪性难题,这对于国家和企业都十分敏感、重要;至于如知识产权的滥用、隐私权受侵犯、网迷现象等等,将伴随数字化革命的全过程。那么,如何在自己的网络中筑起真正的“防火墙”?如何解决人们在线工作全程中失去自由活动空间问题?也将成为新的难点。──对网络经济的整体判断,对网络经济的清晰观察,需要一个历史视野。由于互联网在对世界占领来得太快、太迅速,历史并没有给够人们一个全局地、历史聚焦地观察与思考的基本时空,因而许多结论可能还有待于时间验证。

  

  --------------------------------------------------------------------------------

  [①] 本文系河南省2000年社科基金项目成果之一。初稿发表于国际互联网“人本经济学”网站(www.wayee.com)与“新世纪经济”网站(www.21Econ.com)。参加本项目的成员有:孙福臻、任晓莉、张攀、胡蕴灿。文本由任晓莉参与修改。

  [②] 费希尔:《安全与进步的冲突》,伦敦麦克米伦公司1935年英文版,第25-28页。

  [③] 在美国,克林顿时代创造了一个极不富新意的词即“新经济”来概括网络经济。新与旧,是一个相对概念,任何后一种经济机制相对于前一种,都可称之为新经济。“新经济”概念,不是反映经济学家的在思辩上的倒退,就是说明网络人的浮浅。

  [④] 《圣经》讲述:当初人类齐心协力修建了通天之塔,上帝担心这会威胁到他的地位,就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于是通天之塔只建到一半,就因为沟通的困难而放弃了,因此,今天的人类仍然是上帝的奴仆。由此可以想见,沟通在人类社会生活中何其重要。

  [⑤] 我不无遗憾地说,由于国内一些经济学家对互联网理解有限,特别是自身并未有这方面的实际经验,他们的分析给人留下的浮浅感多于启发感。去年以来,由于美国纳斯达克指数大迭、众多网络企业倒闭、陷困,使人们对网络经济的信念产生了严重动摇。有人据此认为,网络经济不过是泡沫经济,与17世纪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并无二致。这说明,不少人对网络经济的认识是多么肤浅。你是经济学专家,但你不是网络专家,也不是网络经济方面的专家。对于网络“泡沫经济”观点的分析,笔者将另文阐述。

  [⑥] 转引自“电子商务研究网”(http://zdsw.home.sohu.com/)。

  [⑦] 这一理念与商业运营模式,最先为一家名为“智本国际”的虚拟企业所创新提出并在企业界推广,互联网上许多数据库有记载,详见其门户网站www.logining.com。

  [⑧] 关于知识资本与智慧资本的论述详见拙文《创新企业分配制度:三资本共享制》载“时代中国”网站www.timesCN.com。

  [⑨] 对这一问题笔者已另文论述,详见《知识经济:传统经济学理论的十大挑战》,载“新世纪经济”网站www.21Econ.com。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9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