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齐勇:史慧欲承章氏学、诗魂难扫璱人愁

——萧萐父教授学述

更新时间:2008-12-31 10:56:49
作者: 郭齐勇 (进入专栏)  

  有的或与前修龃龉,有的或与时论相左,但俱非定论,而只是想用‘小德川流’的各抒己见,去完善‘大德敦化’的总体整合,给未来的大手笔提供批判、综合的历史资料而已。”90年代初,他的气象更加博大。他在多篇文章中提倡“文化包容意识”,阐发“尚杂”、“兼两”、“主和”的文化观和文化史观,主张“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在杂多中求得统一,从矛盾中观其会通。这在《人文易与民族魂》(1991)、《“文化中国”的范围与文化包容意识》(1993)等论文中得到进一步的阐发,十分值得珍视。

  第三:文化史与哲学史研究的多层面展开。

  萧萐父先生长期担任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湖北省哲学史学会会长、国际中国哲学会国际学术顾问、中国《周易》学会顾问,国际道联学术委员,国际儒联顾问、中国文化书院导师等,多次应邀赴美国、德国、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出席国际学术会议或讲学,多次在国内各大城市、各高校作学术演讲。

  作为武汉大学中国哲学专业的学术带头人,萧萐父的学术成果,代表着他所在的中国哲学史教研室这一学术群体的若干发展方向。1985年以来,不仅他个人硕果累累,而且在他的带领下,这个群体取得了令人欣喜的多方面成果。这里只能举其大端。

  1)、中国辩证法史研究。中国辩证法史是萧萐父等人于80年代中期承接的高校博士点基金项目。实际上,在70年代末期已开始了这一研究。萧萐父、李德永、唐明邦三教授指导的宫哲兵、萧汉明、蒋国保、李汉武、黄卫平等十多位研究生撰写的硕士论文,都是围绕这一中心而展开的。为此,唐明邦、程静宇先生等还编印了一整套多卷册的《中国辩证法思想资料》的教材。这一研究的最终成果《中国辩证法史稿》,按历史跨度分为三卷:第一卷——远古至秦统一。第二卷——秦汉至明中叶。第三卷——晚明至“五四”。全书总编为萧萐父,第一卷主编为李德永,第二卷主编为唐明邦,第三卷主编为萧萐父。目前第一卷已于1990年7月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在学术界获得较大反响。

  2)、周易研究。他与唐明邦教授等发起组织了1984年5月在武汉举行的全国第一届周易学术讨论会,并致开幕词,发表了《<周易>与早期阴阳家言》(俱见唐明邦、萧汉明等主编:《周易纵横录》,湖北人民出版社1986年11月版)。这次会议推动了全国的易学研究。他还发表了《<易><庸>之学片论》(《复旦大学学报》1990年第3期)、《研究易学的现代意义》(《江西社会科学》1990年第6期)、《人文易与民族魂》(《周易与现代化》(二),中州古籍出版社,1993年8月)等论文多篇。他考察了易学分派,提出了“科学易”与“人文易”的概念,倾心于“人文易”,提出了“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乃“人文易”的核心,提示了反映人文意识新觉醒的近代易学。他认为,“人文易”内蕴的民族精神包括有时代忧患意识、社会改革意识、德业日新意识、文化包容意识等。他的学生萧汉明等对易学史、对周易与中国文化的方方面面所作的有深度的研究,亦获得了他与唐明邦的指引。

  3)、道家与道教研究。萧萐父与唐明邦等发起的“道家(道教)文化与当代文化建设学术讨论会”于1990年7月在湖北襄阳举行,萧先生致开幕词。这次会议推动了全国关于道家与道教的研究。会议论文集由萧萐父与罗炽主编为《众妙之门——道教文化之谜探微》一书,于1991年3月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他还发表了《道家•隐者•思想异端》(《江西社会科学》1989年第6期、香港《法言》1990年第4期)、《隋唐道教的理论化建设》(《海南大学学报》1991年第l期)、《道家风骨略论》(《道家文化研究》第二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8月)、《黄老帛书哲学浅议》(《道家文化研究》第三辑,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8月)等一系列论文。

  从最近几年学术界的动态来看,正在涌动着一个当代新道家的思潮,萧萐父是其中的始作俑者之一。他是热烈的理想主义者,有强烈的使命感、责任感和积极的入世关怀。他在90年代倡导“新道家”,当然与他的际遇和生命体验不无关系。他是一个行动上的儒家和情趣上的道家。他的生命,儒的有为入世和道的无为隐逸常常构成内在的紧张,儒的刚健自强与道的洒脱飘逸交织、互补为人格心理结构。要之,他肯定的是道家的风骨和超越世俗的人格追求与理想意境。联系到他以前发表的《儒家•传统•伦理异化》(《江汉论坛》,1988年4月),相形之下,他对儒、道的取向又确有差异。当然,这并不妨碍他对儒学的真精神采取宽容的态度,也不妨碍他自己的真精神中亦不乏浓烈的儒者情怀,他所批评的是儒学的负面与儒学的躯壳。

  笔者曾经有《“新儒家”和“新道家”的超越——对大陆两种研究潮流之述评》一文,其中写道:“近几年以来,有关道家、道教的学术会议、专著和论文日益增多,研究的深度和广度远非十年前可比,而且热度正不断上升。由于业师萧萐父教授、唐明邦教授近几年都投入了很大力量组织道家、道教学术研究活动,耳闻目睹,使我也切实体验到此项研究势不可挡。这一研究,又多少与民间社会、民俗文化之周易热、老庄热、禅宗热、气功热有一些关联。任继愈先生和萧萐父老师、唐明邦老师都指出了文化人应引导其健康发展的问题。”又说:“笔者预计陈鼓应主编的《道家文化研究》将汇聚全国道教道家研究力量,或者真能形成一‘新道家’学派。”“笔者认为,道家哲学的核心乃在于揭示‘真实自我’的失落;道家建构的‘真人’‘真性’‘无待’‘独化’学说,实际上提出了‘个体性’的原则,修正了儒家的‘主体性’、‘整体性’的原则对个体的掩蔽;道家为现代世界提供的互尊共存、彼此宽容的相对主义的文化价值观具有非常巨大的意义,人性透过融摄、贯通各种相对价值系统的超越境界而完成自身。道家保持距离以‘刺世’,鞭挞残暴、狡诈、虚伪,提倡清高,讲求人格操守,至今仍有深长的价值。道家主张遍历层层生命境界,求精神之超脱解放,直至个人与无限的宇宙契合无间。其心态、情怀,更加令人神往。道家之‘内圣’讲‘适己性’,以自在自得、逍遥无待为极则;道家之‘外王’,讲‘与物化’,蕲于平等,肯定、容忍众生、众论、诸价值系统之无不齐。准此,则不似儒学那样,将个体的人淹没于群体伦理之名教纲常之中,故成为历史上思想异端的某种酵母。道家以诗歌与寓言,以隐喻、多义的比兴来表达形而上的意涵,深弘而肆,诙诡谲奇,文约义丰,哲理宏博,机趣盎然,汪洋恣肆,乃世界哲学之无上精品。”⑤以上,既是笔者对道家的看法,也是对吾师之倡导的回应与阐释。

  4)、佛学研究。萧萐父在佛学研究方面有《佛教哲学简介》的打印本讲义,又发表过《禅宗慧能学派》(《武大学报》)、《浅析佛教哲学的一般思辩结构》(《江汉论坛》1984年第1l期)、《<古尊宿语录>校点前言》(与吕有祥合作,《佛教文化》创刊号,1989年12月)、《佛家证悟论中的认识论问题》(《国故新知——纪念汤用彤诞辰百周年论文集》,北京大学出版社,1993年)等。他指导研究生吕有祥研究禅宗临济义玄,写出了专著;指导吕有祥、蔡兆华点校《古尊宿语录》,已由中华书局出版;指导龚隽撰写有关《大乘起信论》的博士论文,并对《大乘起信论》作出点校、注释。

  5)、现代哲学思潮研究。萧萐父对现代哲学思潮中的马克思主义、自由主义与文化保守主义诸流派十分注意研究。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潮方面,他与他的同事段启咸同志常常讨论毛泽东、李达思想的诸问题。他还撰写过《浅谈思想家郭沫若的研究》的论文,也评论过蒙文通、侯外庐、冯契等人的研究专著。

  1985年以来,他对现代新儒家的研究提出了与众不同的看法。他与汤一介教授一道主编《熊十力论著集》由中华书局出版。他发起、组织了1985年12月在湖北黄州举行的国际性的首次熊十力思想学术讨论会,会后主编了论文集《玄圃论学集——熊十力生平与学术》(北京三联书店1990年版)。他指导笔者撰写了有关熊十力的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均已出版。他指导笔者与王守常、景海峰、蔡兆华等搜集、整理、点校的九卷本《熊十力全集》即将由湖北教育出版社推出。他在熊十力会议所致的开幕词、为拙著所赐序言、为《熊十力全集》所写的《编者序言》,都对熊先生作出了别开生面的定位,着力肯定熊先生思想个性及其对传统儒学负面的批判。他指导下的熊十力遗著整理及研究,获得日、美、港、台学者的高度重视和高度评价。

  萧萐父于80年代末与90年代初出席了北京中国文化书院(汤一介教授、庞朴教授等主其事)主办的有关梁漱溟、冯友兰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作了演讲。1992年,他参加了在海南举行的“中国现代哲学史第二届全国理论研讨会”,在开幕式上致词(《新东方》,1992年12期)。他还去香港出席过“唐君毅思想国际会议”,并在《哲学研究》与香港《法言》上分别发表了《唐君毅之哲学史观及其对船山哲学之阐释》等学术论文。

  他指导李维武撰写的博士论文《二十世纪中国哲学本体论问题》,从总体上研究了科学主义、人文主义、马克思主义三大思潮之主要哲学家对本体论问题的思考。这一成果得到学术界的好评。他还指导田文军撰写了有关冯友兰的硕士论文,指导徐水生撰写了有关金岳霖的硕士论文,指导刘惠文撰写了有关蔡元培的博士论文等。这些研究成果中亦渗透了他对现代哲学诸家的慧解。他指导吴根友、徐水生撰写的有关价值观转型和中国文化与日本近代化之关系的博士论文,又别开生面,另辟蹊径。

  以上我们简述了萧萐父学术思想发展中的诸层面和诸成果。其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处处闪耀着活力与智慧,他的开拓精神,嘉惠学苑,启迪后生,带动一片。他常常说:集诸家之长,走自己的路。在学习诸家方面,他常常向教研室、研究生推荐国内外老中青学者的论著,充分肯定别人的成就,虚心向学术界的师长、朋友甚至青年学习。他的开放心态、博大气象及贯通百家的学力,令人敬仰。90年代,萧萐父日渐圆融,自首松云,更有新境。

  

  五

  

  萧萐父是一位理想主义者,追求真善美的合一之境。如前所述,他的忧患意识、参与意识、使命感、责任感、承担感、入世关怀非常强烈,虽然他也有很深沉的历史意识,但是他的时代气息总是超过了他的历史感,驾驭了他的历史感。他是行动中的儒者,是真正的儒者,而不是他厌恶的陋儒、小人儒或乡愿。他是一位有真性情的人。在性情上,他综合了儒之清刚、道之飘逸和禅之机趣。他的文章有震撼人的逻辑力量,也给人以美文学的享受。

  他对自己、对学生的要求是:“德业双修,言行相掩”。通过自己的生命体验,他愈来愈感到做人与做学问必须一致,甚至做人比做学问更难、更为重要。他以他的生命实感抗拒着、批判着传统儒学的僵化、腐化,专制主义的令人窒息的吃人礼教造成的伦理异化,抗拒着、批判着时俗的浸染、腐蚀。作为知识分子自觉的一员,他为民族、时代、社会贡献的不仅仅是智慧,同时包含着德性的力量,批判的建言。他不仅重言教,尤其重身教。他常说人品比作品重要。他在1992年11月提交湖南纪念王船山逝世三百周年学术讨论会的论文《船山人格美浅绎》,正是他自己对完满人格追求的写照:脱离习气,光风霁月;退伏幽栖,寸心孤往;壁立万仞,只争一线。他在90年代初因莫须有而被停招博士生达两年之久,却能以平常心对待,宠辱不惊,心地坦然,尤见风采!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不苟且,不偷惰,有为有守,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儒家先圣先贤所言极是!而超越精神奴役、名教宰制、物欲系缚,又不正是释家、道家情怀吗?儒释道互补,儒释道圆融,岂有他哉?

  萧师对研究生既鼓励独立思考,又在学行上严格要求。多年来,他为研究生开设了“中国辩证法史”、“明清哲学”、“道家哲学”、“佛教哲学”、“中国哲学史史料源流举要”、“哲学史方法论”等多门课程。他与同事一道传道授业、提携后进,为博、硕士生选定方向,确立论文题目,指导完成论文,非常之投入,真正是无微不至,无私奉献,呕心沥血。他的指导能力很强,有的课题一经他帮助学生选定,往往促使这位学生很快作出成绩,而且掘井及泉,吹沙见金,积以时日,开拓出一番事业。一篇学位论文往往确定一位学生一生的事业或学术方向。在这一方面,我们许多学生都是受惠者:例如,蒋国保君就是一个显例。他现在在中国哲学研究方面已卓然有成,被破格提拔为研究员。萧萐父对前来求教的好学青年总是热情帮助。许苏民君并不是他的研究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iangl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8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