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伯君:文化话语时代的中国焦虑

——《深度调查:走进金手指——文化强国的市场化进程》导言

更新时间:2008-12-27 18:11:28
作者: 陈伯君 (进入专栏)  

  

  弹指间,中国改革开放走过30年。

  30年前舒婷那句诗“我的悲哀是候鸟的悲哀,只有春天理解这份热情”,时常在我耳畔萦绕。曾经“带着荆冠,我不敢,一声也不敢呻吟”( 舒婷)的社会分层歧视早已成为历史记忆,中国经济、政治、社会都发生深刻变化,舒婷所期待的春天已如期而至,社会和谐成为主旋律,大国崛起已势不可挡。如果说支撑中国崛起的市场经济已经蔚为大观,而作为历史文化悠久而丰富的中国,文化产业却依然是木桶的短板。谈大国经济对世界的影响,中国已雄踞世界外贸大国第二,2007年货物进出口总额21738亿美元,顺差2622亿美元;谈文化,“核心文化产品贸易量极小,逆差严重;版权贸易中的软件和电视节目只有进口,没有出口” 。可见,中国文化力对世界的影响相当弱小。中国的文化产业与经济相比相当落后,这还可以从国内消费的总量上看,国内文化消费低于世界经济发展同期水平的平均值 。世界已进入文化话语时代,中国文化的凝聚力、影响力不大,是中国崛起的灼痛和焦虑。没有文化来丰满的政治是生硬的政治,没有文化来丰满的经济是枯燥的经济,没有文化来丰满的社会是迷惘的社会。

  因此,下一步改革发展的重点在哪里呢?我认为应该在文化领域。著名经济学家吴敬链指出:“西欧国家的兴起,几乎无不是以14~16世纪的‘文艺复兴’和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推动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先导的。” 中国封建社会得以成功转型,有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大繁荣为序幕;中国封建社会走向盛唐,有文化大繁荣做铺垫。这些都表明文化繁荣对国家崛起、民族复兴有重大影响。没有文化体制改革,难有文化大繁荣;没有文化大繁荣,很难真正推进和巩固政治改革。

  2005年底,中共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 。2006年10月国务院又提出鼓励非公有资本依法进入文化产业和增强文化产品国际竞争力。尽管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时间慢了点,毕竟已敲定文化发展的方向和文化体制改革目标任务,使我们对文化发展的着力点、文化体制改革的突破点有更清晰的认识。我对文化体制改革关注的重点放在撤除所有制隔离上,思考如何努力形成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文化产业格局;我对解放文化生产力关注的重点放在卸除阻止民营文化企业发展的“玻璃门”上,思考如何努力充分发挥民营文化企业的创造力。我希望,尽快建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文化市场体系,使民营文化企业也在建设中国文化强国和传播中国文化核心价值上大显身手。

  

  ○文化的繁荣是社会发展的最高目标

  

  人类历史从军事话语、经济话语时代走向文化话语时代。虽然军事话语、经济话语仍在影响世界格局的变化,但已经不再具有时代特征,代之而起的文化话语。这是人类文明进程的必然选择。

  1995年,世界文化与发展委员会发表了题为《我们的创造的多样性》的报告,深入论述了文化在人类发展中极其重要的作用。报告认为,脱离人或文化背景的发展是一种没有灵魂的发展,经济的发展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的一部分。报告指出,发展不仅包括得到商品和服务,而且还包括过上充实的、满意的、有价值的和值得珍惜的共同生活,使整个人类的生活多姿多彩。因此,文化作为发展的手段尽管很重要,但它最终不能降到只作为经济发展的促进者这样一个次要的地位。发展与经济是一个民族的文化的组成部分。发展是一种对个人和集体产生强大的思想和精神影响的现象,所以对发展和现代化的各种问题的认识,说到底都集中在文化价值和社会科学两个方面。文化是一种行为方式的传播。199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斯德哥尔摩召开的“文化政策促进发展”政府间会议指出,“发展可以最终以文化概念来定义,文化的繁荣是发展的最高目标”,“文化的创造性是人类进步的源泉。文化多样性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对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文化政策是发展政策的基本组成部分”,“未来世纪的文化政策必须面向和更加适应新的飞速发展的需要”。 无疑,未来世界的竞争也将是文化力及文化生产力的竞争,文化将成为21世纪最核心的话题之一。

  对中国来说,新世纪的前20年,既是重大发展机遇期,也是文化发展面临的严峻挑战期。世界经济交往、文化交往日益加深,先发国家在上世纪后半叶就着手实施文化产业发展战略,中国对外开放后,这些国家的价值思想以文化产品消费的方式向中国呼啸而来。中国从来没有如今天这么强烈的国家文化安全的忧患意识。

  21世纪,中国的主题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是大国崛起。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大国崛起,必须与世界交往。改革开放30年,中国走进世界,融入很广,介入很深,自觉地承担起了一个大国对国际社会应尽的责任。中国是多极世界中重要的一极。多极世界是运动着、变化着、相互渗透也相互抑制的世界,这就预示着中国在汹涌澎湃的世界文化大潮中既发挥影响,也接受挑战。

  必须深刻地认识到,人类文明的历史的确进入为价值而战的阶段。

  中国是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国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不仅是中国立国、安国、定国之本,也是屹立于世界、推动多极世界发展变化的中坚力量。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是人类理想社会的曙光。150多年来,马克思主义的社会主义思想深刻地改变了世界政治制度,即使是在坚持资本主义终极价值不变的国家,国家制度也发生了深刻的改革和变化。

  然而多极世界中,也有其他极宣称自己所代表的价值才是人类理想社会的前景。尽管中国所倡导的核心价值强调世界多元化、和谐发展,但意识形态的分歧难以消除,价值冲突不以人意志为转移。

  价值冲突既有硝烟,如科索沃战争就是以“为价值观而战”的理由发动的。价值冲突更多的时候没有硝烟。没有硝烟的价值冲突,则是以文化产品的消费作为传递介质进行的。谁是文化产业的强手,谁的价值思想就是世界的主流。

  在价值冲突阶段,世界各国都把文化安全、文化强国放在全局性战略性的地位上。

  文化力不仅是重要的综合国力,对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制度的发展变化有深刻影响,而且是这个国家各民族认同的凝聚力,其作用跨越国界。

  中国是世界文明古国,有源远流长的文化建设和文化发展的历史。但所有文明古国都不约而同地落在近现代发展的后面。这个现象很值得研究文化与国家发展的专家关注。这个现象至少表明:一个国家的发展与强大与这个国家的文化历史长短没有必然关系。悠久的历史文化并非一定理所当然地具备发展当代文化的优势,上帝也有黄昏的时候。但历史文化悠久是一笔潜在的、令人羡慕的文化资源。中国在进入20世纪后才走上现代化历程,经历了如世纪初期“全盘西化”和世纪中期“文革”两次割断传统文化的劫难。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文化反思热”、“寻根热”、“复古热”,其实不过是对民族文化长期失落的焦虑。然而,进入20世纪90年代,这些焦虑很快被汹涌澎湃的经济浪潮所淹没。

  进入21世纪,虽然被经济浪潮淹没的文化焦虑依然存在,“去中国化”和“再中国化”的交锋依然是热点,但人们似乎热中于上世纪初的话题和争论:究竟是建设现代儒学?还是老老实实向西方学习?文化人基本上还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化人。文化传播仍没有上升到与文化创造同等重要的位置。文化产业远不如人意。这,不能不说是时代的悲哀 。

  然而,过去的一百年,世界已经走得很远。文化已经成为实实在在的经济力、政治力、社会力。随着中国对外开放与世界的交往加深,随着交通的便捷和信息业的迅猛发展,不知不觉之间,西方文化已经渗透于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和政治话语之中。我们不得不正视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事实,中国时尚文化绝大多数是舶来品。中国文化的民族性仍在淡化,中国文化的民族性、世界性与现代性都严重不足。中国文化安全受到严峻挑战。

  虽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文化人已经完成了向文化经济人转型,“文化产业”一词一出现就流行于中国社会各界,但中国文化产业还相当幼稚。

  在发展层次上,中国文化离马克思主义、现代性、民族性“三位一体”完美结合创造性地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发展能力上,中国远没有形成能够与世界强势匹敌的文产企业群体。

  这一切不足、距离、挑战,必然成为这个文化话语时代的中国焦虑。

  

  ○与其被动防御不如做强文化产业

  

  走向世界,就是融入世界,就得顺应世界的大势,必将迎接强势文化的挑战。

  迎接挑战,没有强大的文化实力是不行的。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最佳方式就是把文化产业做强,“中国造”文化产品成为世界各国喜欢的消费品,把国家文化安全的防御边界拓展到国土之外。美国、欧洲各国莫不如此。

  既然21世纪是文化的世纪,文化的世界性冲突就不可回避。一个致力于实现伟大复兴的民族,如果创造的民族文化不能引领世界潮流,不能成为引领多元世界的一元,引领多极世界的一极,仅仅是附和某一极,就谈不上伟大复兴。

  在闭关自守的年代,文化可以通过孤芳自赏来传承。随着国家之间文化交往、交融的加深和文化消费品选择的增多,不被当代消费的文化必将面临被淹没的危险。中国曾经家喻户晓、传承了几千年、几百年的名小吃、民间工艺、民间儿童游戏、民间节庆活动等,在短短几十年时间就灰飞烟灭。中国虽然加大抢救力度,也不过仅仅是文化遗产了,成为中国人触物生情,唤起对曾经辉煌的那页历史、那段乡情的依稀记忆。中国传统文化面临更大断裂的威胁。传统文化的断裂带来的直接后果将是民族认同感、民族凝聚力减弱。

  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最好的方式就是做大做强中国文化产业。做大做强中国文化产业,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选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是经济上要做强做大,文化上也要做强做大。经过近30年的改革发展,2006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进入世界4强。2006年国民经济生产总值突破20万亿元。然而文化产业增加值只有5000多亿元,仅占GDP比重两个多百分点。即使中国能够号称经济大国,也仍将是文化弱国 。这与中国有五千多年文明史,创造过灿烂文化的文明古国不相称,与中国在国际事务要承担的大国责任不相称。在多元化时代,国家不分大小,都能够立于世界文化之林。而弱势的文化既不能改变世界文化格局,也不能影响世界文化发展的进程和方向。

  做强做大中国文化,也是承担大国对国际社会秩序建设和影响的责任之使然。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多元化、多极化的世界格局中,中国是重要的一元,重要的一极,代表社会主义价值观。体现国家意志的意识形态和核心价值最好的传递方式是文化消费。国家的价值思想,民族的价值思想,甚至社会制度的价值思想,都渗透于文化产品之中,通过文化消费而被潜移默化,被传承。在随着经济的全球化使其文化也随之全球化的今天,不同价值观的渗透与反渗透、同化与反同化,主要是靠文化实力和文化消费来进行的。

  做大做强中国文化,也是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维护国家文化安全的最好方式。文化竞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种竞争和交锋不会因中国的谦逊而停下来。文化的渗透如水,如流,无孔不入。文化侵入,没有作用力与反作用力。而一种制度的兴起和衰亡都源自青萍之末——价值观的变化。明白了这一点,国家文化安全被动防御,往往防不住无孔不入的文化浸入。与其被动防御,不如做大做强中国文化。

  在中国,基于传统体制、传统观念的干扰,文化产业发展严重滞后,文化建设与文化消费严重脱节。改变文化产业发展落后和文化建设与文化消费脱节的情势,必须深化文化体制改革。

  2006年1月12日,北京大地被皑皑北雪所覆盖。大地寒气逼人,文化业界却春风拂面。新华社发表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指出:体制改革势在必行,文化发展任重道远。

  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锣鼓已经敲响。文化及文化产业的巨大潜力必将破冰而出。中国文化产业将迎来发展的大好时光。

  

  ○市场化是做强中国文化的内生力量

  

  平心而论,中国历来重视文化建设和文化发展。但我们在抛弃还是扬弃、创新还是继承的争论上耗费了太多时间。真正认识到世界文化传承方式已经发生革命性的变化,市场不仅能使文化的经济潜力充分释放,而且能使文化的价值影响更深更广地发挥,进而将文化作为一个重要的产业来抓,上升为具有全局性战略性的综合国力,还是新世纪的钟声敲响后才开始的。直到2001年,国家第一次将文化产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规划,2004年,国家统计局才将文化产业进行分类。以上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70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