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东正教与俄罗斯理念

更新时间:2002-03-24 13:19:00
作者: 主讲人:张百春  

   东正教与俄罗斯理念

  

  

   ● 主讲人:张百春

   

   时间:2002年3月20日(周三)晚7:00-9:00

   地点:三教107

   主讲人:张百春教授(石油大学 俄罗斯哲学及其历史研究)

  

  

   讲座内容:

   首先,我要感谢讲座的这些组织者们,因为他们为这次讲座投入了很多的时间、精力和

  物力,然后我还要感谢那些对俄罗斯感兴趣的读者以及今天晚上在座的各位。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本科学数学,后来改学自然辩证法,后改为哲学,并在列宁格勒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一直从事研究俄罗斯哲学。1997年我在莫斯科呆了一年,1998年回国后与宗教所所长合作一个项目,在这个项目中我主要写了一本书,叫《当代东政教哲学思想》主要介绍东政教。从此我正式转入对此的研究。

   今天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宗教。我们对俄罗斯这个民族感兴趣。我认为,民族是一个文化概念。实际控制整个世界发展的还是民族,例如犹太民族,而不是某一国家。今天这个关于东正教的讲座就要从犹太民族讲起。犹太民族是一个孤独的民族,但他又是一个非常自信的民族。犹太民族在古时遭受到了埃及和巴比伦的蹂躏,成为他们的 奴隶,因此他希望自己的神耶和华来拯救他们。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神将以何种方式解救他们。公元零年,希望产生了,耶稣诞生,耶稣是犹太人。他自己认为,他就是救世主,他招收了12个徒弟,来宣传他的学说,并创立了犹太教,他的门徒把犹太教的一个分支建成了一个世界性的宗教——基督教,并逐渐扩大到其他民族。在传教的过程中是非常残酷的,他受到了罗马帝国的镇压。但三百年之后,罗马帝国逐渐意识到基督教对他们的统治很有用处,又开始接受了基督教,并订立为国教。恺撒大帝死后,他的几个儿子分别占领了东罗马和西罗马。在国家分裂的同时,宗教得到一定的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四世纪到十世纪六百年的时间,此时的基督教虽然相信同一个上帝,看同一本圣经,但实际已分成两个宗教——天主教和东正教。到1054年,双方破裂,正式为敌,产生了天主教和东正教,但二者实际没有大的区别。此时,影响世界的还是天主教,东正教势力很小。1453年,土耳其攻占拜占庭后,东正教虽然传到希腊本土,但当时天主教仍然控制着整个西方世界。公元988年,斯拉夫民族形成,建立国家,东正教传入俄罗斯,斯拉夫民族不再是信仰多神教的民族,也不再是野蛮民族,到1453年,虽然拜占庭被灭亡,但东正教被保留在俄罗斯。当时,影响世界的还是天主教,1517年,天主教内部出分出由马丁路德创立的新教。基督教分成了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以上是基督教发展的大致历程。

   紧接着第二个问题:东正教。由于东西罗马帝国的长期分裂,生活方式的不同,使用的语言不同,导致了二者在信仰方面的不同,也导致了东正教的独特性。东正教除了信仰圣经外,还信仰本民族的传统,并且东正教有独特的礼仪,例如做礼拜的形式,俄罗斯的礼拜仪式是跟希腊的不一样,跟伊斯兰教的也不一样。1453年,随着拜占庭的灭亡,拜占庭的东正教也销声匿迹。但988年俄罗斯接受了东正教,东正教在俄罗斯得以保存。俄罗斯接受东正教这其中有很多种传说,我在这里主要讲两个。一个传说是当时俄罗斯的乌拉吉米儿大公,与拜占庭的商业关系非常密切,拜占庭内部叛乱,寻求俄罗斯大公的支持。大公向拜占庭提出了一系列条件,拜占庭全部接受,但同时拜占庭也向大公提出一个条件:俄罗斯必须信仰东正教。东正教开始传入俄罗斯。另一个传说是:乌拉吉米儿大公看到周围的世界:有犹太教,伊斯兰教,天主教。认为俄罗斯也应当信仰某一宗教。他徘徊不定,一个希腊人说服了大公,他劝说大公信仰东正教,俄罗斯大公派使者出去考察,考察结果是拜占庭的宗教非常豪华,拜占庭的豪华吸引了大公,认为这样体现了俄罗斯大公的权威与威望。因此他选择了东正教。这两个传说都表明了俄罗斯信仰东正教都是偶然的,自愿的。

   当然实际上,这个选择的过程是非常复杂的,是经历了很长时间才得以完成的。俄罗斯在988年建国后,也遭受了一系列的压迫:1240——1480年受到蒙古族的侵略,随后又不断受到邻国丹麦和瑞典的入侵。俄罗斯一共有两个王朝,一个是留利克王朝(988——1598),一个是诺曼诺夫王朝(1613——1917),在两个王朝之间经历了一个混乱时代。俄罗斯真正的历史应当从诺曼诺夫王朝开始,经过100年的时间,彼得一世真正的开始了“改革开放”,打开了通向欧洲的窗口,学到了很多东西。从那时起,俄罗斯才真正的接触世界,开始认识自己。又100年之后,俄罗斯出现了世界大师级人物——普西金,1755年俄罗斯创立了莫斯科大学。普希金的伟大世人皆知,1812年,俄罗斯人打到巴黎,对天主教有了一定的了解,导致引起了1825年十二月党人起义。

   从1800——1900年一百年的时间里,俄罗斯创造了奇迹。文化上:普希金,果戈里,屠格涅夫,妥斯陀耶夫斯基,托尔斯泰,讫柯夫。音乐上:柴可夫斯基,幕索尔斯基。戏剧上:奥斯特洛甫斯基。科学上:罗曼切夫斯基1829年发现了非欧几何,另一个是1869年元素周期表。哲学上对黑格尔哲学进行了批判,这在其他国家是没有的。可以说,在19世纪,俄罗斯在各个领域都达到世界级水平。为什么俄罗斯会在短短一百年时间里达到顶峰呢?我觉得这与东正教有密切的关系。马克思说:“宗教是鸦片”,我想如果当时有兴奋剂一词的话,我觉得马克思会说宗教是兴奋剂。欧洲人从公元零年开始就皈依了基督教,经历了一段时间,在经过宗教改革之后,欧洲人认识到了自己的使命。俄罗斯也同样如此。俄罗斯彼得大帝的改革,其作用相当与1517年的新教改革。东正教开始变成俄罗斯真正的宗教。总之,在此我想说明俄罗斯文明与东正教有很大关系。

   第三个问题:俄罗斯理念。理念这个概念最初是由拨拉图提出来的。拨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被杀害后,他对现实世界失去了信心,为此他认为在现实世界之外有一个理念世界。这个理念世界是理想的。就像佛教认为现实世界是苦海,对此释加摩认为要对现实世界进行超脱一样,基督教认为现实世界是不完整的,是罪恶的,而来世天堂是完整的。拨拉图的天堂是理念世界,是最浪漫,最理想的。拨拉图认为理念世界是第一性的,现实世界是第二性的,第一性的东西要优与第二性的东西。理念世界决定现实世界。这就是理念的概念。

   俄罗斯是一个现实,照哲学上讲,他是不完美的。那么俄罗斯理念就是俄罗斯人怎样看待俄罗斯?有史料记载,首次提出这个概念的是俄罗斯著名哲学家索罗维尔耶夫,他与尼采同一年去世。他对黑格尔的批判达到顶峰,被称为俄罗斯的黑格尔。1888年,他写了一本书叫做《俄罗斯与普世教会》并翻译成法文,并就这本书做了《俄罗斯理念》的报告。在报告中,他提出一个问题:俄罗斯民族在世界历史存在的意义。我认为这个问题只能而且应该由哲学家来回答。俄罗斯理念不是指“俄罗斯今天要革命”等诸如此类的回答,而是“上帝规定俄罗斯怎么办。”

   照此理解,一个民族应该有圣人即思想家去猜测民族的使命,民族的理念。索罗维尔耶夫认为自己就是圣人。他大胆猜测,直接征对东正教会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不够完善,他提出了“神人类”这个概念。他认为俄罗斯的使命是不仅要管理好本民族,而且要治理好整个人类世界。为此,要把全世界联合起来,其途径就是实现三位一体。具体是指罗马教皇,沙皇和先知的联合,既要有罗马教皇的权威,又要有沙皇的世俗权力。教皇代表过去,是圣父;沙皇代表现在,是圣子;先知即圣灵。这就是索罗维尔耶夫的理想国。

   他还提出了“神人类”的概念。“神人类”是指,基督教中的《圣经》中上帝创造了亚当,亚当代表了所有人,即所有的人肉体上都是亚当,亚当在肉体上代表所有的人。由于亚当偷吃禁果,犯了原罪,为此,整个人类从肉体传染,都犯了原罪。原罪被耶稣所赎清。耶稣在精神上包含所有的人,耶稣是神和人的结合,即神人。那么人类在信仰耶稣后,便成为神人类。这就是索罗维尔耶夫的猜测。

   在当前,东正教是照搬照抄西方的宗教还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对此问题,俄罗斯出现了西方派和斯拉夫派即民族主义者与西方主义者的争论。这就是俄罗斯理念问题。俄罗斯理念问题到底怎么办?俄罗斯有些人认为自己是西方人,欧洲人,我们应当全盘西化,我们应该建立新的东正教,与基督教建立新的关系。另外一些人认为,我们斯拉夫民族很伟大,我们要保持东正教,在此基础上进行改革,这是斯拉夫派。以上就是俄罗斯理念。

   一百年之后,1907年,出了一本著名的文集《路标》。总之,在19世纪,俄罗斯理念问题已经被提出来了。另外一个人妥斯陀耶夫斯基,他是一个伟大的爱国者,也考虑过俄罗斯理念问题。他不从哲学的角度,而是从老百姓的角度,用了几个非常形象的概念:他说西方人没有前途,天主教没有前途,因为西方人建立的是水晶宫,就像世贸大楼一样,因此痛苦是隐藏在内部,随时可能爆发。西方靠理性解决问题,他反对,认为俄罗斯不能取。他说东方人是蚂蚁窝,他们的哲学以及生活方式和信仰是庸俗的,靠不住的。在这里,他说的东方人主要指埃及和中华民族,因此,对于东方的理念,俄罗斯也不可取。为此,俄罗斯要创造自己的哲学,发展自己的东正教。这是妥斯陀耶夫斯基对俄罗斯理念的解释。他认为,俄罗斯必须要有自己的哲学理念,应当对世界和人类的发展有着自己的看法和行为,而不应当追随与世界上某一其他的国家。

   最后一个问题:东正教与俄罗斯理念的关系。这是我最想解释清楚也最难以解释清楚的一个问题。我自己的结论是东正教对俄罗斯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东正教是俄罗斯的国教,在漫长的岁月中,宗教对俄罗斯人民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形成了俄罗斯的今天。在今天进入21世纪,俄罗斯将面临一个新的抉择。俄罗斯人民将走向何方,将如何发展,我们都将拭目以待。当然,毫无疑问,俄罗斯的发展将与东正教有密切的关系,东正教在今后的发展中,一方面自身随着环境的变化,受到环境的影响,但他也对环境起到一种抵制力和感化力,对俄罗斯今后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我觉得我们应当对俄罗斯的前途充满信心。将来的世界可能是中国或者俄罗斯的世界,但决不可能是美国的世界,因为美国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民族,没有自己的宗教,也没有自己的哲学理念。他只是一个社会的大熔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费溢群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1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