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左大培:危机还是机遇?

更新时间:2008-12-08 16:51:35
作者: 左大培  

  

  去年美国爆发的“次级抵押贷款”危机,最近已经发展成了名副其实的国际金融危机,并且正在演变为席卷西方的经济衰退。西方金融界的权威人士称这场金融大海啸为“百年不遇”,承认这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大的国际金融危机。为了防止这场金融危机发展成20世纪30年代那样的经济大萧条,西方各国的中央银行向其银行系统注入了巨额资金,在通货膨胀仍然存在的环境下多次降低利率,甚至不惜政府出资拯救本国银行,将私人银行国有化。在最近几十天中,美国政府就决定为这种拯救行动付出8千多亿美元,而西欧各国则打算为拯救本国金融体系而付出2万亿欧元。

  

  一、危机还是机遇:对立的发展道路

  

  在现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时代里,如此严重的西方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竟然会没有影响,这是不可想象的。中国的经济界和经济决策层担心中国会受到国际金融危机拖累,甚至也被牵连到某种危机之中,这种担心也在情理之中。似乎是反映了中国经济决策层的这种担忧,当前些日子欧美国家的中央银行共同采取了降低利率的行动时,中国的中央银行——中国人民银行也跟着同时降低利息率,给人造成了一个印象,似乎中国的中央银行不过就是美国和欧盟中央银行的应声虫。

  其实,了解20世纪30年代以前一百年西方国家的经济史的人都知道,这次的国际金融危机不过是在重现那时几乎十年发生一次的经济危机,从危机发生的方式到危机演化的路径都是如此,连危机在各主要经济大国发生的同步性,也和那时候一模一样。我早就认为,最近20多年由美英引领而席卷全球的资本主义自由化“改革”,不过是在将整个世界拉回到19世纪去。在现代的技术和社会组织下实行19世纪的那种自由市场,不发生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倒奇怪了。这是现代的经济自由主义必定招来的报应。

  按照19世纪的常态,任何一个经济上的主要国家都不能逃脱重大的国际性金融危机的打击。以此推论,中国经济在这次的国际金融危机中似乎也必遭劫难。不过,这样的推论所依据的并不是什么不可改变的“自然规律”。

  在70多年前的那次30年代大萧条中,西方的发达工业国都深陷危机的泥潭,产出的暴减和失业率都以百分之几十计,而苏联却恰好在这个时期彻底实行了公有制计划经济,不仅没有经历什么产出总值上的下降,反而实现了工业生产能力的大飞跃,从落后的农业国变成了现代化的工业国。在紧接其后而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苏联战胜了纳粹德国,这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正是它在西方经济大萧条期间建立的工业实力,特别是军事工业的实力。对苏联来说,西方的经济大萧条反倒成了国家经济发展的重大机遇。

  熟悉经济上的历史事实的人都知道,19世纪欧美国家之所以在受经济危机打击上具有同步性,是因为它们都实行在国际上开放的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苏联之所以将西方国家的30年代大萧条变成了自己发展的机遇,则是因为它在当时实行的是独立自主的公有制计划经济。

  当然,单纯对历史事实进行比较和模仿不可能解决我们所面临的重大现实问题。不过,对当前中国和世界的经济形势进行的深入考虑仍然会证明: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给中国带来的是危机还是机遇,这取决于中国采取什么样的方针和路线。

  有两条根本对立的道路摆在我们面前,供我们选择:一条是独立自主地集中统筹的经济发展路线,走这条道路,国际金融危机给中国带来的是经济发展的大好机遇;另一条是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这条道路或迟或早会使中国受西方国家裹胁而陷入经济和金融危机。

  

  二、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

  

  最近十年来,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在中国占据了统治地位。这条路线在国内致力于实行自由放任式的市场化,不顾一切地推行掠夺人民财富的私有化;对外则完全放弃独立自主的经济发展,放弃对国内市场的保护,放任外国产品特别是技术密集型产业的产品占据中国市场,放任以致恳求西方企业抢占中国的投资机会、控制中国的各个产业,甚至将中国的国有企业都以“卖”为名拱手送给外资企业,同时调动一切政策手段力图通过增加对西方的出口来发展中国经济。

  中国的决策层自1999年开始不惜代价地致力于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最终以放弃经济上的独立自主为代价而在2001年加入了WTO,实行所谓“与国际接轨”,这是执行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路线最集中的体现。

  前几年美国正处于经济危机爆发前的那种最疯狂的经济繁荣期。适逢这一时机,加入WTO带来的西方降低对中国出口产品壁垒方便了中国增加产品出口,使得以低工资成本的劳动密集型产品为主的中国产品的出口能够以每年30%多的速度快速增长,中国的对外贸易顺差也从每年2百到4百亿美元上升到2千多亿美元。“与国际接轨”道路的拥护者们由此获得了“证据”来“证明”其主张的正确性。而现在的国际金融危机却说明,这个“与国际接轨的好处”只是一个昙花一现的虚假繁荣。

  就是在前几年这个时期,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也使中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加入WTO迫使中国放弃对国内重要产业的保护,导致中国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和技术进步带动的经济增长遇到严重困难,大豆之类的产业更是被外国产品挤垮;外资企业大举进入中国并在中国的国有企业私有化过程中疯狂并购,使中国的许多重要产业被外资控制;开放中国金融业使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赚取了巨额利润,并且将中国变成了为美国和英国等资金净输入国筹资的重要来源。经常帐户的巨额顺差使中国成了一个资金净输出的国家,但是对外资的开放以致优惠却使外资同时大量涌入中国,造成了畸形的资金内外对流,国内的外资与国外的外汇储备同时激增,中国自己国内的产业被外国人控制、丧失盈利机会,由此换得的外汇储备只是回报很低的外国资产,而这次的国际金融危机则清楚地表明,中国外汇储备所持有的这些外国资产很可能不会有约定的回报,甚至可能连本金都损失掉。

  而当前的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将彻底暴露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给中国造成的危害。西方金融体系的动荡可能使中国积累的外汇储备受到重大损失,但这绝不会是西方金融危机对中国的最主要作用。西方经济的衰退必定导致对中国出口产品需求的明显下降,再加上巨额的贸易顺差所招致的人民币升值压力、昙花一现的出口需求拉动本身所助长的劳动成本上升,所有这一切都使中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遭受重创,出口能力迅速下降。最近一年来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倒闭了几万家企业,据称导致2千万工人失业,这些企业倒闭的主要原因就是出口变为亏损。由于国际金融危机导致的西方经济衰退才刚刚开始,西方需求萎缩对中国出口的这种打击也才刚刚开始。

  面对出口增速的明显下滑,有关部门的反应是进一步深化片面依靠出口的经济发展举措,最近又重新将出口退税率提高到14%。这是继续坚持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的表现。其实,中国当今受制于出口的依附型经济结构,本来就是高出口退税率等一系列依附主义的经济政策导致的。在依附于出口的经济发展受到严重打击的情况下提高出口退税率,不仅是坚持引导企业走错误的发展道路,而且是在错误的发展道路上越走越远。

  

  三、通向危机之路

  

  象这种片面追求出口增长的经济政策,只是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的一个方面。而坚持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最终一定会使中国受西方国家拖累而陷入金融和经济危机。

  在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下,出口成了解决国内总需求不足的主要出路,而对应地放宽进口限制却反过来通过增加进口而加剧国内的总需求不足,造成国内总需求不足的恶性循环。西方国际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会大大减少西方国家的总需求,导致对中国产品出口的需求减少,中国从西方进口的压力剧增。西方的经济衰退还会使国际贸易中争夺市场的斗争加剧。这一切都会导致中国靠出口增加本国产品需求的努力受挫,对进口不加限制则可能导致中国的进口激增。这样,西方的危机必定会降低中国净出口(出口大于进口的贸易顺差)的增加幅度,还很可能大大减少中国的净出口,而净出口减少就意味着国外购买造成的对本国产品需求的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市场对增加中国产品的需求起的是有害的作用,而不是有利的作用。

  更严重的是,如果这次国际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加深到极为严重,中国也会有可能由上千亿美元的巨额贸易顺差转变为出现贸易逆差。这特别可能产生于下述情况:国际金融危机造成的经济衰退极为深重,使中国的出口明显萎缩,造成对中国产品的总需求严重不足;为了增加对本国产品的需求,中国不得不以本国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扩大国内需求,但又没有建立起足够有力的阻止进口的贸易壁垒,结果是内需的扩大同时也使进口激增。严重的出口萎缩与进口激增合在一起,就可能使中国的巨额贸易顺差转变为贸易逆差。

  贸易逆差意味着国外购买的中国产品少于中国购买的国外产品,使得国际市场上的贸易减少了、而不是增加了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国内没有足够大的消费和投资需求,中国就会出现严重的总需求不足,企业没有利润,工厂倒闭,经济萧条,工人失业。即使中国仍然有正的贸易顺差而西方经济衰退仅仅使贸易顺差减少,这种恶果也或多或少地会在某种程度上出现。而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所要求的对外国进口产品开放,将成为导致这种恶果的一个主要因素。

  原则上说,一国可以靠资本帐户上的外国资金流入来弥补自己的贸易逆差,而外国资金流入本来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为有贸易逆差的国家提供进口资金。但是最近半个世纪的历史证明,西方国家的垄断资本和政府往往利用这种资金流动抢占别国的投资和盈利机会,控制别国经济,甚至干涉别国内政。而中国最近15年来的问题则更为荒谬和严重:经常项目的顺差使中国成了一个资金净输出的国家,但是放任以致鼓励外资进入中国却造成了畸形的资金内外对流,一方面是外资控制了中国自己国内的产业,夺取了中国国内的盈利机会,另一方面则是中国国内用不了的这些资金使中国的外汇储备激增,而这些外汇储备所化成的外国资产又可能使中国的外汇储备连本金都亏蚀掉。

  如果坚持依附西方的资本主义市场化道路,继续放任以致鼓励外资进入中国,这样畸形的国内外资金对流就一定会损害中国的金融甚至经济利益。中国现在还没有开放资本项目下的人民币自由兑换,经常项目顺差下的外资流入只能造成官方持有的外国资产即外汇储备的增加;如果中国开放了资本项目下的人民币自由兑换,经常项目顺差下的外资流入就可能造成中国国内的许多个人购买和持有大量的外国资产。但是在这两种情况下,这样畸形的国内外资金对流都不可能不造成中国人民经济利益的损失。

  一般说来,流入中国的外资在中国所得的回报都会比它持有中国以外资产的回报为高,否则它就不会流入中国。只要中国经济不陷入危机,外资对持有中国资产的这种高回报预期就不会落空。而所有的中国人当然都要竭力防止中国陷入任何经济危机。这种格局的最终结果是,经常项目顺差下的外资流入只是提高了外资的收益。而与其相对应的中国资金流向国外,却是放弃了国内实际上较高的回报而去获得国外较低的回报。在那些向国外投资的私人企业和个人,这是由于国内的高回报投资机会被外资企业抢占而不得不为;而在以外汇储备形式流向国外的官方资金,则是由于政府的错误政策和无能。

  更严重的是,这次的国际金融危机表明,中国流向国外的资金可能最终连本金都会亏蚀。中国政府购买的外国债券甚至美国债券都可能亏蚀本金,而香港市民个人大量购买的美国雷曼公司的“迷你”债券则肯定已经血本无归。事实证明,中国畸形的国内外资金对流就是西方企业玩弄的掠夺中国人民财富的金融大欺诈。总的说来,经常项目顺差下的外资流入最终增加的是外国资金的收益,同时就损害了中国的资金收益,甚至使中国的资金亏损。

  经常项目顺差下的外资流入脱离了为国际贸易融通资金的实体经济的需要,并且会反过来对国际贸易方面的实体经济造成严重打击。经常项目顺差下的外资流入最终会加大汇率的波动,如果政府不对汇率进行强有力的控制,就会造成外资大量流入时本国货币的汇率急升,外资大量流出时本国货币的汇率则会暴跌。而汇率的这种急剧变动不仅会导致中国进出口的剧烈波动,使本币升值时出口骤减,本币贬值时出口骤增,而且大大增加了为出口而生产的企业所面对的风险,严重打击中国的适合实体经济需要的出口。

  这种本币急剧升值对出口企业的打击,我们最近在珠江三角洲地区企业的大批倒闭中已经可以清楚地看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303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