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文钊:作为规则的产权:激励、效率与自由

更新时间:2008-12-03 21:46:51
作者: 李文钊  

  

  李文钊:关于政府的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果你可以假设它是恶的,他是善的时候,就没有意义。

  

  毛寿龙:这个假设也没有意义,你不能说它是善的,还是恶的。

  

  同学:不能一概而论,具体来说。我意思是不能把政府简单的人格化,这样会有问题。

  

  刘军宁:我们毕竟在大学里面讨论,不是党派之间,我们还要回到知识上面来,我写了两个字,哪位同学认识?如果我写错了也告诉我。“deontology,consequencialism”。

  

  毛老师:义务论。

  

  刘军宁:第二个呢?效果论?我讲一讲,在知识里面,论证这个问题一般有两个路径,这个词什么意思?

  

  同学:形而上学。

  

   刘军宁:我们这个是学哲学的朋友。第一个词,就是本体论,从本体论上说事,从义理上说事,其实是道义论。第二个词,今天体现得非常明确,效果论。比如以财产权为例,第一种方式是,我们关心这个东西它在根本上正确不正确,有没有道理,这种论证,我们把它叫做“义务论”。第二是从效果论方面来论证的,搞财产权、保障私有财产权对社会有没有好处,你只要用好处说服我,我才相信。这种叫效果论,刚才李文钊讲的多半是经济学家从效果论的角度来论证的,这种产权安排有没有效率,效率差异,哪个更好一点,这个就是效果论。现在社会科学当中越来越多使用效果论,哲学上更多用义务论证来论证。我给大家提供一个背景,你会看到同样一个话题,有截然不同的角度的论证,你们下次听老师讲的时候,你们就知道老师从哪个方面讲的。

  比如关于土地财产权的例子,上次那个小青年的故事。那台电脑不是小青年的,这是不容讨论的,你不能以电脑在老伯伯这里没有效用就说他没有电脑的所有权。但是有趣的是在财产权问题上,我们看到效果论和本体论是一致的,都指向财产权,谢谢!人生下来就有许多权利,不需要论证。如果你说没有,我不需要举证,举证的义务在你,我说人生下来就有财产权,你要举不出论证反驳我,那就是我说得对了。咱们学术讨论还是要回到学问的背景上来看,更有利于你们其他的问题论证。

  毛寿龙:不保护财产权实际上对统治者非常不利,比如财产申报,只能申报,不能公开,谁也不敢公开,所以很多人只能逃跑到外国去。

  刘军宁:不保护财产权的王朝,末代一般都死得非常难看。他们的第一代很风光,把天下财富聚集到自己手里,前几代幸福多一点,后一代幸福更少一点,开国皇帝挪用了他后代的幸福,这是后果论。

  

  毛寿龙:对统治者一样不好。

  

  刘军宁:效果论往往遮蔽了一些根本的道义的问题。

  

  毛寿龙:今天我们政策对话论坛,主要是把理论和产权保护联系起来。我们先看财产保护,保护财产谁都知道,但是财产权的保护一般很少有人知道,在我们中文里面,财产和财产权两者之间具有非常大的差异,所以中国人可能更多的是讲的合法财产,不知道什么叫财产权,所以老外都会说你们中国人也知道财产权吗?难道你们也能够很好理解财产权吗?人家根本不认为你有这个智慧去理解什么是财产权,即使你富裕了,你也不知道财富的秘密是财产权,所以中国人在国际上被看低,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人跟缅甸,老挝,非洲,津巴布韦,跟很多国家一样,对财产权没有很好的智慧去理解,尤其是在政策上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即使有这样的理解的人,在中国也是经常处于被灰溜溜追打的状态,不是在牢里就是被赶到国外去。改革开放三十年,基本证明了财产权对中国是非常重要的,未来三十年和未来五十年中国的继续发展和我们的GDP能够从第三位走向第一位,我们13亿人是可以走到第一位的,所以应该说主要是取决于财产权。谢谢大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903.html
文章来源:九鼎公共事务观察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