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奉孝:关于学生告老师“反革命”的问题

更新时间:2008-12-01 10:58:56
作者: 陈奉孝 (进入专栏)  

  

  关于华东政法大学有两个女学生告杨师群教授“反革命”的问题,目前已成了一个话题,其实这件事根本无需大惊小怪,这是从四九年以后一直延续下来的。五一年我上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教物理的张连谔老师课讲的很好,很受同学欢迎,不过这位老师讲话太随便。有一次在上课时讲过这么一句话“七七事变前我在清华读书,因为时局混乱,部分学生都有手枪,我也有一把,后来搬到昆明西南联大,我一直还保存着。”我身后坐的是一位姓齐的同学(文革后他完全变了,因此我不提他的名字),他正在记张老师的话,被我回头看见了,对此我当时非常反感。解放前国民党在学校里安插一些特务学生对进步学生进行监视,难道共产党也这样?这位姓齐的同学当时是全校唯一的党员。

  七九年我在北大朗润园招待所等待落实政策,有一次在北京的中学老同学聚会,我去了,那位姓齐的同学也去了。说老实话,我本不想跟他打招呼,可他主动过来跟我讲话,而且告诉我散会后一定到他家里坐坐,说有好多心里话要跟我讲讲,态度非常诚恳。在他家里他对我讲了他在文革中受到的冲击,谈到他因为对文革的不同看法被关押批斗,特别是谈到他对毛泽东的重新认识,言辞之尖锐,当时连我都是不敢讲的。我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年你记张连谔老师在课堂上说他有一把手枪的事情?他说:“我怎么能忘呢,那是学校党支部交给我的任务,重点是监视张老师和班主任孙老师。因为我是全校唯一的党员,必须完成党交给的任务,那时我的思想实在是太单纯、太幼稚了。”

  前几年发生的吉林大学丁雪松老师因被学生告密失掉了工作实际上就是我讲的事情的延续。华东政法大学两个女同学告杨师群教授的事,也是丁学松老师被告密的延续。

  不过这两位女同学告杨教授“反革命”倒使我感到吃惊。学政法的学生竟然不知道“反革命”这一罪名好多年前已被取消。我真不知道她们的法律课是怎么上的!这样的学生毕业后若当了法官能尊重宪法,能严格按照法律办案吗?实在令人怀疑!

  

  2008/11/30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78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