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林明理:反“普”斗士还缺哪些应有的底气?

更新时间:2008-11-28 09:22:09
作者: 林明理  

  

  人类社会究竟有无可称“普世”的价值?这答案其实已如“人是否都需要吃喝拉撒睡”一样非常地简单。笔者在《中国为何有人如此仇视普世价值》一文中已非常明白地指出过,只要是人,只要还有正常的吃喝拉撒睡,只要还有正常的生活、工作、发展的需求,或者简单说,大凡头脑还正常,没有人会不喜欢自己过得幸福快乐,没有人会不喜欢生活在能享受到充分的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平等、博爱的社会,同样也绝不会有人会乐于生活在任人操控、任人宰割、没有自由、没有正义、没有爱心、极不公平的社会。所以,这些普世价值不但世界上很多国家很多人民热烈追求,很多国家的领导人也顺应民心顺应历史潮流极力倡导,胡锦涛温家宝也就多次在不同场合的讲话中加以肯定、赞扬与提倡(参见吴敏《胡锦涛温家宝肯定普世价值》)。然即便如此,中国的一些反“普”斗士还是竭尽全力予以反对,大概是决意要做逆潮流而行的时代“英雄”了。

  但是,不管是某一江湖混混,还是人大某教授、某某院长副院长等名赫位高的大学者,或是某一个来头不小的“研究中心”,他们的反“普”壮举都还缺乏应有的几种底气。本文就打算给他们指出指出,希望反“普”斗士们能在补足这些应有的底气之后,再来传你们的经、布你们的道,再来与人辩论,不然,底气明显不足的你们,将只会赢得民众与舆论更多的鄙视和嘲弄。

  其一,反“普”斗士们缺少抛弃自身既有的特权利益以感召民众的道德底气与甘为自身“价值观”身体力行的勇气。笔者曾指出过,所有叫嚷抵制“普世价值”者,几乎全是享受着现体制垄断利益的人,而不可能有下岗的失地的遭病的生活无着的庞大底层劳动者,不可能有辛勤劳作却讨不到工资、饱受冤屈却讨不到“说法”的弱势群体。自己尽占现体制的垄断好处,并且往往这种好处还建立在弱势群体利益受损的基础之上,却回过头来对体制之外的庞大弱势群体说,你们别指望什么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来保障你的利益了,那东西中看不中用。这样一种连三岁小孩都会嗤之以鼻的说辞,谁又会相信呢?

  所以,反“普”斗士们如果真有斗志,真要补足底气,那就应该主动放弃自己的北京等大城市户口,再让有关部门给你们办一个“暂住证”。你们的子孙如要就读城市好学校,也去交一笔不菲的集资。你们的亲友如果有谋得灰色利益或裙带地位的,应该主动声明放弃。你们的子女亲友如果求学或移居国外的,你们应该力劝他们回来。因为显而易见的是,西方宣扬的那一套民主自由人权之类的东西,无疑正毒害他们的灵魂。你们还应主动放弃国家动用纳税人血汗钱对你们优先提供的医疗、住房、养老等保障,如有病痛,再自己掏腰包进医院,钱花光了,也必须得卖掉房子才能先治病……如此这般,你再写写不要普世价值之类的文章,发发抵制“普世价值”的喊叫,才会有人相信:一个底层人士也在如此现身说法,那“普世价值”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才会赢得起码的信任。即使做不到这些,那你们也应该利用你们掌控的知识、理论与话语权,为底层群众疾呼呐喊。比如,很多被损害被侮辱的上访冤民求告无门,你们应该主动走向他们,向他们敞开自己的家门,公开自己的电话,为他们找门路,申冤情,用你们的学说理论为他们讨到“说法”;比如,很多人痛恨腐败与不公,那么你们不但自己是勤廉模范,还应该用你们的理论打动官员们廉洁奉公,用你们的理论打造出一个公正廉洁的社会。这样,老百姓也才能相信,你们的理论真比什么“普世价值”要好。

  印度的特蕾莎修女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赢得全世界尊重,台湾的证严法师创立的慈济功德会吸引全世界上千万善良民众无怨无悔聚至名下投身慈善事业,首先因为特蕾莎修女和证严法师都是底层的身体力行者。而某国挑唆孩子们去勇当“人体炸弹”的总统被全世界谴责,自己的国民也没几个被蛊惑,首先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总统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献身;某将军叫嚣要不惜三分之二国土和人民与美国打一场核战,受到正直舆论的严厉批评还挨了处分,也首先因为大家都明白,真打核战,这将军的家人早提前跑到欧洲去了,他自己也还有“让领导先走”的条件。

  所以,反普斗士们,你们应该具备起码的道德感召力与起码的身体力行的勇气。你们如果自己尽占好处,对庞大的底层社会的痛苦不闻不问,自己的子女亲友又争先恐后都跑到西方国家去接受“西方价值”,那怎么能叫人相信你们那一套说辞?怎么能避免别人理所当然把你们看成钱钟书先生笔下那只尝到了甜葡萄,却为了独享葡萄园反而向没吃到葡萄者说葡萄酸的狐狸?

  其二。反“普”斗士缺少正视社会现实的底气。如今我们所身处的基本社会现实是什么?是三十年来经济发展虽然成就显赫,但大部分成果被特权阶层占有,大多人感觉到自己能分享到的东西明显太少,庞大的农民与所谓的“农民工”被排除在体制保障之外,更有很多弱势群体的利益受到了不应有的损害。我们的社会贫富悬殊、腐败猖獗、道德堕落,环境破坏严重,暴戾对立之气弥漫。而反普斗士们仍力图抱残守缺着的那套东西,已经明显解决不了上述严峻的问题。

  但是,同样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大多数国人的眼光早已今非昔比。我们终于已经懂得,我们不为特定的什么“主义”而活,不为什么“颜色”而活,不为什么“政治”而活,不为什么“意识形态”而活。相反,不管什么主义、什么颜色、什么政治、什么意识形态,都应该服务于我们追求着的生活幸福(反普斗士们应该还记得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直播时说过的话吧:社会主义就应该如高山般不厌其高,如大海般不厌其深,勇于吸收人类一切先进文明)。所以,我们早已抛弃偏见并且认识了这样的道理、认同了这样的价值取向:“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不管白人黑人,能有才德赢得民意认同就可以入我国籍作我总统;不管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不管马克思主义罗斯福主义克林顿主义,能发展生产改善民生,能让所有人民享受到发展的利益而不是让特权阶层独占好处,就是好“主义”;不管三权分立五权分立还是几权分立,能以权力制约权力而不是孕育出独裁专制“怪胎”,以从根本上遏制腐败惩治腐败,保证政府自觉廉政勤政真正“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能保证司法公平公正扶持正义,能保障人民幸福永续,就是好制度;不管……——为了让本文能顺利发帖,就此先打住。

  所以,我们也已经不怕什么“和平演变”。社会不断发展进步不就是“演变”吗?以和平的方式而不是暴力的方式推进社会发展进步,有什么不好?没有谁可以垄断真理,没有谁可以垄断对人类未来的解释。我们未来的社会将演变成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人人都可以探索研究。不要“和平演变”,难道还要“暴力演变”?

  我们的眼光已经变得如此广阔,我们的胸襟已经变得如此自信!反普斗士们却完全看不清、看不懂或不愿正视这一历史大势。你们还要继续搬用那一套惯常的恐吓威胁的手法,但是,如今还能吓得住谁呢?——恐怕连你们自己都吓不了,要不然,你们怎么争先恐后向西方社会而不是向古巴朝鲜转移子女和财产?你们最常用也最自以为能吓住老百姓的一句说辞是“西方某些人企图改变我们的政权性质”、“企图改变我国发展的方向道路”,可是我在这里首先想问问:你们能否首先诚实回答一下,如今这个5%的人占有95%的社会财富,贫富悬殊、腐败猖獗、阶层对立、道德堕落,连一个全世界都在关注的简简单单的周老虎案都长时间揭不了真相至今还断不明白、连全国人民都呼吁公开处理的杨X案都敢明目张胆抓捕其无辜母亲然后暗中操控审判的社会是个什么性质的社会?对于生活无着又得不到体制保障、即使偷渡出国谋生也要比在家受穷受苦受欺为好的弱势群体,对于遭受强拆强征暗控暗捕上访投诉无人理睬、万般无奈要寻找外籍记者或冲击外国大使馆“告洋状”的冤民,以及对上述种种情形抱着极大同情并倍感无奈的大多数良知尚存的国人,你们那套“警惕”说辞能吓得了谁?

  其三,反“普”斗士缺乏正视人类基本逻辑的勇气。笔者在前一篇文章说过,世界上确实还有很多国家、很多人民出于各种原因没有享受到普世价值,但我们绝不能就此否认这些国家的这些人民正“心向往之”,也没理由说这些国家的人民就“没有这种需要”,更不能说这些国家的人民“无权享受”。另外,也可能有很多尊崇并力行普世价值的国家本身也存在这样那样的很多问题,“普世价值”在这些国家实行得也并不一定充分彻底,但并不能说是“普世价值”错了。还有可能,某些国家在提倡或推销“普世价值”时可能带有“私货”,但“普世价值”本身仍然没有错。头脑正常的人们热爱并追求普世价值,跟某些国家正在出于什么目的而推行它,没有关系。普世价值当然也可以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实施出不同“特色”,你可以称它为“法国特色”、“美国特色”,也可以称它为“中国特色”或“香港特色”“台湾特色”。但这些“特色”必须保证普世价值能实施得更充分更有成效,起码不能对它排斥。如果你的“特色”不能兼容普世价值,那只能说明是你的“特色”错了,普世价值仍然没有错!而如果你能发展出比普世价值更有价值的价值或理论,那也只能靠充分的公开的比较与竞争才能赢得民心民意的真正认同。

  然而,反普斗士们却无视人类的基本逻辑,要么硬说世界上只有各国各自遵行的价值而根本没有普世价值,要么因为还有很多国家出于各种原因特别是由于特权垄断利益集团的无理阻挠而没能享受到普世价值,就硬说民主、自由、人权、公平、正义、平等、博爱等价值根本就不普世——照他们的逻辑,那位靠枪口棍棒获得100℅选票的萨达姆总统应该是拥有最高民意认同度的“领导人”了。要么以某些国家自身还存在种种问题就断言“普世价值”没有价值,要么就以某些国家推行的外交政策引发批评就推断他们国家奉行的普世价值也错了。反普斗士们,你们这一套故意混淆概念、白马非马、牵强附会、生拉硬扯的辩解还要进行多久呢?你们真以为人类的逻辑也是可以任从你们随意改造的?

  其四,反“普”斗士缺少与人平等辩论公平竞争的底气与勇气。反普斗士们既然自以为掌握着真理,那就应该有起码的与人平等辩论公平竞争的底气与勇气。是真金越炼越纯,是真理越辩越明。某些反普斗士利用自己在庙堂之上掌控着的某些权力,今天要求网站删文章,明天要求编辑删留言,时不时处分或威胁要处分敢不执行指令的编记。你们难道真不知,别人早就以此看出了你们的心虚和怯弱?你们到底还能有多少真正的底气?

  其五,反普斗士缺少点名批评胡锦涛温家宝的底气与勇气。这里不是要把胡温抬出来压人,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胡温也一样。问题在于,胡温在不同场合多次肯定普世价值,已经在全国、全世界引发强烈反响,引得广泛好评,激起了民众普遍的对现实的深刻反思与对国家民族未来的美好憧憬。吴敏先生那篇文章写得有根有据,胡温的不同时期不同场合的讲话的意思是如此明白,态度是如此明确。反普斗士们那么极力否定普世价值,就应该勇于点名批评胡锦涛温家宝,说他们针对普世价值的一系列讲话“犯了严重政治错误”,“误导”了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或者说,胡温即使内心认同,但嘴上不应该说出来。或者,你们应该再利用你们那高深理论、如簧之舌、生花妙笔,再写些洋洋洒洒的文章分析分析,胡温确实说过那样的话,但那些价值还是不能算作普世价值?

  综上所述,反“普”斗士们,在普遍尊崇普世价值的人们面前,你们不过是一群道德的侏儒,行动的矮子,公平对阵时的懦夫,严峻现实面前的瞎子,滚滚历史车轮前的螳臂。你们养尊处优,却不知道自己正困于笼子之中;你们自以为高明,却不知自己已严重脑残。你们难道还不知先撒泡尿照照自己,先端正端正自己那丑陋的颜面。

  本文不求版权,欢迎转贴,欢迎留言,欢迎批评,欢迎剽窃。

  (原载《炎黄春秋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71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