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力刚:是真名士自风流[1]——董金柱教授侧记[2]印象

更新时间:2008-11-21 11:30:02
作者: 郑力刚 (进入专栏)  

  尤其是那些在国内的人。Mingarelli教授对我的解释和安慰半信半疑,不停地说他希望董先生平安。

  多年后,听蒲先生告诉我董先生身体已很不好了,抽烟和喝酒也停了。后来又从别人那里听到董先生的字画现在很值钱。98年年底我给秦公打电话,秦公十分沉痛地告诉我董先生已仙逝了。接着他在电话中和我谈了许多有关董先生的事,并告诉我他为纪念董先生写了一文,马上寄给我。

  在这篇题为《敬悼战友董金柱教授》[5]的文中,秦公写道“我用‘战友’称呼他,并不是如普通对一个过去的人加以‘拔高’一些,而是我从内心中流出来的心声,我们不只是学术上的战友,而且是在恶势力占统治的年代,在被围攻中互相支持的战友[6]。” 秦公在“泪流满面”写下的文章中谈了董先生的学术成就和他的优良品质。董先生对某些领导用近乎搞特工的办法暗地调查别人的行为很是不满,在反右之前的鸣放时,尽管他人已在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了,他还是回到清华揭发这种算不上君子的,非光明正大的行为。领导恼羞成怒,借着‘反右’的天赐良机,到数学所历数董先生在清华的‘反党’行为,使董先生成为‘内划’右派。即使在这“山雨欲来风满楼[7]”的时候,当董先生听到别人供击秦公时,不顾自己的处境,挺身而出,为秦公奋理力争,充分表现了他那嫉恶如仇,刚直不阿的高贵人格。

  董先生仙逝已有整整十年了。他在最后弥留之际嘱家人一定要告诉秦公。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真正书生意义上的秦公,是其学生都敬仰的,并且将其作为心灵的引路人的。以艺术至上,高风行世的董先生自然是将秦公作为自己精神的依附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他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刻还惦记着秦公。秦公是他真正的知音,他是秦公真正的‘战友’。得知董先生去世的消息,秦公悲愤交集,写下了“呜呼金柱,生不逢时,英才埋没,我心深伤[8]”的感人悼词。

  董先生在极限环,天体力学方面做出的工作已成为这两个领域中有代表性的结果;特别是在极限环上,任何有志于在此领域作些工作的学人们,都得认真地读一下董先生, 蒲先生,和秦公50年代发表的那几篇开创性的文章。另一方面,我相信更多的人记得的是那个以数学家为职业但以画家和书法家知名于世的,通多种语言(英,俄,德),常抽烟更恋酒,斜着头以艺术家特有的眼光看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嘴角上常带一丝对人世间嘲讽的微笑的他;那个外表上不修边幅,心里却有极为严格的做人标准的他。

  闻一多先生说,熟读离骚,痛饮美酒,方为名士[9]。这实为至理名言。只读书的人,未免常有书烘之气和书呆子之嫌;而那些只能从杜康中获得乐趣的人,又是士人不屑为群的。才高八斗,饱读经书的董先生,在那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极度贫瘠的时代,的确在借着杜康中暂时逃避了这嘲杂的世界,但我相信他在艺术创作中所获得的解脱却是永恒的,是任何美酒都不可比拟的。董先生是闻一多先生意义下真正的名士。他那带有浓厚的魏晋色彩的言行,他那名士角下那颗为理想为艺术的赤诚之心,都将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

  [1]“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据说是明朝劝世格言里的一联。很多人都喜欢它,被广泛引用。如曹雪芹,《红楼梦》,人民文学出版社,北京,1982。(“史湘云。。。说:“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

  [2] 关于董金柱教授的生平,为人处世,笔者所知甚少,难免挂一漏万,以偏概全。笔者只能从自已和董先生的接触和印象中来谈,是为侧记也。

  [3]刘禹锡,《陋室铭》,《古文观止》,吴楚材,吴调侯选,中华书局,北京,1959。

  [4]白居易,《琵琶行》,《全唐诗》,中华书局,北京,1960。

  [5] 秦元勋,《敬悼战友董金柱教授》,1998。

  [6]秦元勋,《敬悼战友董金柱教授》,1998。

  [7]许浑,《咸阳城东楼》,《全唐诗》,中华书局,北京,1960。

  [8]秦元勋,《敬悼战友董金柱教授》,1998。

  [9]《世说新语•任诞》,“但使常得无事,痛饮酒,熟读《离骚》,便可成名士。” 记得在某多篇纪念闻一多先生的文中看到作为诗人的闻一多先生很是喜欢这句,常引用它。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4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