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云:林彪与毛泽东,是谁搞倒了罗瑞卿?

更新时间:2008-11-19 23:10:11
作者: 舒云  

  

  ◇ “倒罗”是毛“文革”部署的第一步

  

  1965年毛泽东很少在北京,他说北京“空气”不好,长时间地滞留外地,他给各中央局、各省市委、各大军区领导人下“毛毛雨”,说一些让他们怎么也搞不懂却又很害怕的话:中央出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

  

  这时候,毛泽东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设想从战略阶段进入战役阶段。

  

  在打倒刘少奇之前,毛泽东首先要打倒掌握军权的罗瑞卿。

  

  罗瑞卿的问题对军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九一三事件后,官方甚至包括吴法宪的说法都是林彪提出来的。实际上打倒罗瑞卿是毛泽东先提出来的。

  

  1962年6月10日,党中央发出《关于准备粉碎蒋匪帮进犯东南沿海的指示》。秋天,林彪指挥部队入闽作战累病了,他向毛泽东建议:由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并多次提出不当国防部长。1963年5、6月,林彪两次让秘书和叶群打电话给总参谋长罗瑞卿,说身体不好,不能过问军委的事,让第一线的同志放手工作。日常工作要各总部挡,较大的事办公会议讨论,再大的事军委常委讨论,更大的事直接报告主席、中央。

  

  1963年9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说,由于林彪长期生病,身体不好,我决定由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毛泽东多次告诉罗瑞卿,要多向贺龙请示。此后,报纸上经常是贺龙、罗瑞卿一起活动的报导。

  

  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和刘少奇、邓小平关系密切,罗瑞卿又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和贺龙搞到一起,毛泽东却感到了威胁。从1962年以来,毛泽东对刘少奇、邓小平日益不满,到1965年就决心拿掉刘少奇。在拿掉刘少奇之前,首先要拿掉罗瑞卿。罗瑞卿把持了十年公安部,现在又掌握军队大权,共和国的“枪杆子”都掌握在罗瑞卿的手里,而他的屁股偏偏又坐到了刘少奇、邓小平、彭真一边,这让毛泽东非常不安。

  

  林办秘书说:毛泽东下决心打倒罗瑞卿不是一天两天了。

  

  毛泽东说:罗瑞卿的思想同我们有距离,林彪同志带了几十年的兵,难道还不懂什么是军事?什么是政治?军事训练几个月的兵就可以打仗。过去打的都是政治仗。要恢复林彪同志突出政治的原稿。罗瑞卿把林彪同志实际当作敌人看待。他当总长以来,从未单独向我请示报告过工作。罗瑞卿不尊重各位元帅,他又犯彭德怀的错误,在高(岗)、饶(漱石)问题上他实际是陷进去了。罗瑞卿个人独断,是野心家,凡是搞阴谋的人,他总是拉几个人在一起。

  

  1965年暑假,“倒罗”的“风”已经在小范围掀起。

  

  总后勤部部长邱会作回忆:大约5、6月间,中央军委常委会在京西宾馆召开。会前,叶剑英、聂荣臻两位元帅在休息室聊天。我怕打扰他们,想退出,他们招手让我坐下。叶帅说:他真是利令智昏了,人长、脚长、手也长!聂帅说:坏就坏在手长上!虽然他们没点名,但我听明白了,罗瑞卿一向被称作“罗长子”嘛。叶帅对我说:我们谈话,你是懂得的,将来你会知道更多的情况。我们还要给一些同志打招呼。在叶群去杭州向毛泽东汇报前,毛泽东多次去过苏州,并召集叶剑英、谢富治、萧华、杨成武等人谈话,安排叶剑英、聂荣臻向军队高级干部打招呼。告诉哪些人,不告诉哪些人,比如不给贺龙打招呼,都是毛泽东决定的。贺龙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这么大的事瞒着他,叶剑英等人不敢私自决定。邱会作证实,叶剑英、聂荣臻给他打招呼,主席说了,林彪放手,不愿意做具体工作,身体确实不好,别打扰,无可厚非。但罗瑞卿与贺龙的关系加深,起了变化。

  

  有一件事情可以证明“倒罗”与林彪无关。在“倒罗”的积极分子中,如果说林彪有可能动员叶剑英、萧华、杨成武这些军界人士,但谢富治却不是林彪能左右得了的。从目前披露的材料看,林彪从来没有表示过要打倒罗瑞卿,也从来没有召集任何人谈过罗瑞卿的情况。

  

  ◇ 拿下罗瑞卿的一个小小信号

  

  1964年刘亚楼率中国代表团访问古巴20天,回国后开始腹泻。他觉得非常疲劳,林彪、叶群几次催他去住院。刘亚楼拖了很久,才到北京医院、协和医院检查,10月底确诊肝癌。王飞回忆:极少探视病人的林彪亲自到上海主持刘亚楼的治疗工作。林豆豆回忆:爸爸到处请医生为刘亚楼诊断,并委托妈妈代他探望,他自己也三次去看望。有一次,刘亚楼叔叔病情恶化,陷入昏迷。刚从外地赶来的爸爸直接来到医院,在病床旁坐了50多分钟,长久叹息。医生劝爸爸先回去吃午饭。爸爸回去,没有吃午饭,也没有午睡。两个小时后,听说刘亚楼叔叔醒过来,爸爸又立刻去了一次,告诉他我们刚从主席那里来,主席和中央领导同志非常关心你,希望你好好休养,把病养好。林彪对保健医生说:刘亚楼对空军功劳巨大,要尽量挽救。刘亚楼的讣告写上了林彪这些话。

  

  罗瑞卿也来看过刘亚楼过两次。

  

  5月7日15点45分,55岁的刘亚楼去世。

  

  林彪、贺龙、聂荣臻、叶剑英等二三百人到机场迎灵。刘亚楼的骨灰安放在中山公园中山堂,这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特殊待遇,因为只有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以上级别的领导人逝世才使用中山堂。灵堂正面墙上是刘亚楼的遗像,骨灰盒覆盖党旗,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护卫,十万人前来致哀。追悼会除毛泽东外都来了,由林彪主祭,并亲自向刘亚楼的遗像献花圈。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陪祭。最后灵车由刘少奇和林彪护送,前往八宝山。灵车行进途中,路旁的军人都立正敬礼,这是很少见到的庄重场面。

  

  在公众场合消失好几年的林彪出任刘亚楼治丧委员会主任,这一方面表明,刘亚楼确实是林彪的宠将,另一方面是不是也说明不给罗瑞卿更高的位置。罗瑞卿的名字按姓氏笔划夹在治丧委员中,他负责在追悼会上念悼词,“位置”也算可以了吧?可是负责刘亚楼治丧的总政干部部福利处的干事却发现报纸的治丧名单中没有罗瑞卿的名字,他报告了处长徐厚田。名单是他们福利处报上去的,怎么丢掉了?徐厚田当成大事向总政副主任袁子钦报告。袁子钦是刘亚楼治丧委员会副主任,他说,你不要管了,回去吧。

  

  不知道罗瑞卿注意没注意这个小小的细节。

  

  还有几篇看似偶然却并不一定偶然的署名文章。刘亚楼去世后,《解放军报》刊登了杨成武、吴法宪等人的悼念文章,却没有罗瑞卿的悼念文章。5月11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了署名罗瑞卿的长篇文章《纪念战胜法西斯,把反对美帝国主义斗争进行到底》。

  

  ◇ 揭发罗瑞卿的雷英夫也进了监狱

  

  “文革”初期奇怪的事情还很多,揭发罗瑞卿的雷英夫不久也被关押。

  

  雷英夫,河南孟津人,1921年生。别看官职不高,只是个1961年晋升的少将,但却是个通天人物。司马璐回忆:在延安我的抗大同学中,有一个叫雷英夫,年龄和我差不多,自称会看相算命,握住女同志的手看手相。起初我笑他占点便宜,有人却说他真是准极了。后来抗大不再见到雷英夫了。再后来听说中共很多领导人都接见过他,认为他是一个奇才。1940年我在重庆又见过这位仁兄,他吹得更大了。他说许多中共领导人包括毛泽东都是相信星象的。我说唯物主义者怎么会相信星象呢?他说星象也是物呀,他曾对毛泽东说星象是一门科学,不是迷信。毛把他派到叶剑英身边当参谋,叶也相信星象。

  

  战争年代雷英夫不仅当过叶剑英的军事秘书,而且当过周恩来的军事秘书。解放后他在作战部任职,但只挂个名,仍在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之间转悠,算他们的大秘书。据他自己说朝鲜战争期间他曾准确判断美军的登陆地点。

  

  雷英夫这位在大人物圈里周旋的小人物,努力和所有的大人物搞好关系,他与罗瑞卿、副总长王尚荣的关系也都很近。据雷英夫交代:毛主席知道他与罗瑞卿关系不错,暗示罗瑞卿有问题,要他揭发。所以他才写了揭发罗瑞卿的材料。

  

  雷英夫给林彪写信:林副主席,最近期间,我多次想向你报告一件事,但因事关重大,未找到适当的机会不便轻率。我觉得罗总长骄横懒散,心怀不测,值得警惕。我这个感觉,是经过六年的观察得出的。六年来可分为三个时期。1962年5月去上海修改“关于战略方针的建议”以前,我对罗总长极为信任和尊敬,认为他是坚决执行主席和你的指示的人,是主席和你最信得过因而也是最好的接班人。1962年5月到今年7月,从一些重要的事情上,我对他产生了怀疑。感到他的一些做法不对头,甚至他对你的指示也不是心悦诚服的,特别是你提出要突出政治,他是不赞成的,实际上是带头抵制的,只是采用了两面手法,搞了一些伪装。但这个时期,我对他的本质还看不透,虽有上述怀疑,总是从好的方面去想……直到今年7、8月,在参加写作《人民战争胜利万岁》和修改罗总长9月3日的讲演稿时,我才大吃一惊,才发现他是心怀不测的……

  

  1965年是抗战胜利20周年,中央军委准备用林彪的名义发表《人民战争胜利万岁》。为了写好这篇文章,组织了两个写作班子,一个是康生主持的钓鱼台班子,一个军委组织的包括笔杆子雷英夫参加的三座门班子。雷英夫揭发,本来说好将两个稿子综合起来,但最后林彪的《人民战争胜利万岁》单独用了康生的稿子。罗瑞卿不让三座门的稿子往康生的稿子里加,而把三座门的稿子用在罗瑞卿自己9月3日在首都庆祝抗战胜利20周年大会上做的《人民战胜了法西斯,人民一定也能够战胜美帝国主义》的报告中。

  

  徐厚田回忆:1980年审理“两案”,意外发现雷英夫交出五个记录他在高层活动的笔记本。后来说雷英夫有问题,主要是他揭发罗瑞卿。雷英夫坐在总政落实政策办公室大哭,说我的问题只有叶帅能说清楚,而叶帅当时已经病得不能说话了。总政落实政策办公室经过调查,认为雷英夫是理解毛主席的意图才揭发罗瑞卿的,他的揭发并不是什么要害问题,也没有诬陷。而且雷英夫本人没有什么问题,中央领导之间有斗争,雷英夫只是个牺牲品。

  

  ◇ 罗瑞卿为什么说弹打不飞,棒打不走?

  

  1965年2月,罗瑞卿奉命向林彪打招呼,关于刘少奇在中央会议上的检讨。林彪说:我垮了,一个不牵连,你们都走开,还可以揭发批判我,只要对党的事业有利。罗瑞卿立即表态,跟林总在一起,弹打不飞,棒打不走,我罗瑞卿烧成灰都忠于林总。

  

  1964年8月,毛泽东怕干部变成修正主义,让贺龙、罗瑞卿到北戴河来汇报高干减薪的问题。贺龙建议:是不是连军衔一齐取消算了?毛泽东立即回答取消,搞掉那块牌牌,我早就想搞掉它!回北京后,罗瑞卿用电话告诉林办秘书,两天后林彪回话同意。1965年5月22日,三届人大九次会议决定取消军衔。林豆豆刚到空军报社两个月,还没有评军衔就已经取消了。

  

  后来批罗瑞卿瞒着林彪擅自组织大比武,也是冤枉了罗瑞卿。其实毛泽东看的大比武并不是现成的模式,而是临时动议。负责军训工作的叶剑英向全军推广南京军区的郭兴福教学法,北京军区在学先进的基础上,大力开展群众性的练兵活动,更上了一层楼。贺龙、周恩来看了,都认为很好。毛泽东听了贺龙的汇报,说这样的好事,为什么不请我也看看呢?因为毛泽东要到北京军区看,党和国家领导人也都要来。贺龙告诉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准备,杨勇认为这是一个大行动,要报告罗瑞卿。此时罗瑞卿正在济南军区,说他也发现了一些军事训练的尖子。经贺龙同意,罗瑞卿赶回北京主持北京军区和济南军区的汇报表演。而林彪正在青岛疗养,当然来不及也用不着回北京。

  

  可是你罗瑞卿再忙,林彪毕竟是你的顶头上司。打个电话向林彪汇报两句,也是不难做到的吧?为什么“忘”到脑后了呢?

  

  罗瑞卿不到林彪这里来汇报还有两件典型事例。

  

  1965年军委扩大会议上罗瑞卿代表军委作总结发言,在人选、程式和方法上引起一些意见,反映给林彪。会后一个多月,林彪才看到罗瑞卿发言的内容,感到他确实对老帅尊重不够,没注意谦虚谨慎,尤其在方法、技术上简单、草率、欠妥。林彪对罗瑞卿大发脾气,批评他要多通气,多尊重和请示其他老帅。另一件事情是部分高级干部对全军五级干部定级名单意见很大,向林彪反映,而林彪对此一无所知。叶群查问秘书,才知道关系干部切身利益的“定级名单”事先没送林彪办公室。罗瑞卿直捶脑袋,痛悔没有想到,并极为感动地说:军委会上的总结发言是秘书一个下午仓促搞起来的,事先来不及请老帅审阅。“定级名单”也是秘书忘了送林办,幸亏林总提醒我,不然以后我会犯大错误。

  

  把责任都推到秘书身上恐怕说不过去吧?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t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37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