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荣维毅:不同语镜的解读——评胡克斯《激情的政治:人人都能读懂的女权主义》

更新时间:2008-11-10 10:09:45
作者: 荣维毅  

  

  引言

  

  贝尔·胡克斯(bell hooks)是美国有影响的文化理论家之一,被誉为20世纪改变了美国思想的35位知识分子之一。胡克斯认为女权主义具有包容性,是每个人都能找到意义的理论,是为了人人、惠及人人的理论。为了让每个人都能了解女权主义并从中受益,胡克斯在《激情的政治:人人都能读懂的女权主义》(passionate politics:Feminism is for everybody)[1]一书中,简洁勾勒出女权主义思想的主要观点,涉及当代女权主义运动的重要议题,“给每个人探索女权主义的机会”。

  中国女权主义者对胡克斯并不陌生。至少,北京社会性别读书小组2002年5月曾讨论过她的《女权主义理论:从边缘到中心》(1994)[2]一书,对胡克斯有所接触。在该书中,胡克斯从种族、阶级与性别关系的角度探讨女权主义理论,为纠正以往美国女权主义理论主要关注白人中产阶级妇女的倾向,她特别强调种族和阶级是女权主义不可绕过的议题,为妇女解放运动的可持续发展指出新的方向和可能。《激情的政治:人人都能读懂的女权主义》(2000)可以说是《女权主义理论:从边缘到中心》的继续,读起来熟悉亲切。在中国现代化和阶级分化、世界全球化和平面化的背景下,在中国女权主义有了长足发展又面临诸多挑战的今天,阅读胡克斯,可以引发对女权主义理论与实践及中国女权主义发展的思考,帮助中国读者了解女权主义、促进性别平等进程。

  

  本书说了什么?

  

  胡克斯希望读者能够明白什么是女权主义,怎样实践女权主义。为此,首先要定义女权主义、明确女权主义的政治立场。胡克斯坚持自己在《女权主义理论:从边缘到中心》提出的女权主义定义——“女权主义是一场结束性别主义、性别剥削和压迫的运动”,其目标是创造改变所有女性地位的策略,加强她们的权力,结束统治,获得自由。这一定义澄清了一些对女权主义似是而非的解说。

  继而,胡克斯分析了“提高觉悟”、“姐妹情谊”、“批评意识”、“学院化”等女权主义的重要范畴;探讨了女权主义关于性别与阶级、种族及宗教信仰的关系,表明了女权主义对工作、暴力及全球化等议题的观点,探讨了女权主义在女性身体、性、性倾向、生育、婚姻、伴侣关系、为人父母的方式等问题上的立场,以及对待女性美和阳刚之气的看法。所有这些议题,也都是中国女权主义面临的实际问题和理论关注。胡克斯强调女权主义理论的批判性,特别是女权主义的自我批判意识。她把性别与阶级、种族等不同权力关系联系在一起进行思考,分析了女权主义内部差异,分析了基于不平等性别关系的爱和女权主义者对爱的诉求。

  胡克斯满怀信心地提出有远见的女权主义的发展方向:每个女性都要与自己思想内部的性别主义进行斗争,与阶级精英主义决裂;各阶层及世界各地的女权主义应增强超越种族、民族和国籍的团结;应关注男孩教育,培养没有性别主义思想的新一代人;强调父母在教育孩子上的同等责任及男性家长在孩子成长和性别平等中的作用;强调每个人都拥有的自由和互相尊重的伦理观、性道德观;强调“真正解放的女权主义的性别政治立场将永远把女性的性主体当作中心”;强调“有远见的女权主义的心脏是爱”,鼓励不同的宗教精神追求。

  相信胡克斯在书中论及的所有议题,都能引起中国女权主义者及关注性别问题的人的兴趣和思考,因为它们确实和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为什么要读这本书?

  

  作者、译者和笔者一致的感受是,人们对女权主义的误解与误读之深,亟需澄清。胡克斯在谈到本书写作初衷时说,她听到很多关于女权主义者“如何恶劣”、如何“坏”的负面评价,大多数人以为“女权主义就是一大批事事都想与男人一样的怒气冲冲的女人们,他们从来没想到女权主义是关于权利——关于女性获得平等权利的”,是每个人都从能找到意义的理论。她认为必须写一本关于女权主义的普及读物,让人们能够了解女权主义真貌、消除对女权主义的误解并从中获益。

  从本书译者沈睿的经验,可以看到中国与美国相同的问题。沈睿在谈到“我为什么要翻译这本书”时说:她偶然在网上看到一个名为“还我门牙”的男人大骂女权主义,她问这个男人:你看过女权主义的书吗?答曰:“我不用看也知道女权主义说的是什么”。沈睿给他开了一个书单,列上当时她所知道的所有的女权主义的书……此人即北师大的“粗口教授”季广茂先生。显然,季先生是善于学习的,在他主编标点学术文化书坊时,主动让沈睿选一本女权主义的书放入其中。这给了沈睿一个机会,推荐给中国读者一本关于女权主义的书,即本书。[3]

  笔者也有类似经验。每当谈及女权主义,无论什么场合,总有男男女女表示怀疑、轻视和愤怒。经常听到的反对女权主义的言论基本一样,甚至连用语都一样,如让人“紧张”、“恐惧”、“害怕”;是“外国的”、“不符合国情”;在经济落后的中国,女权主义“不和时宜”……当实在不能否定女权主义诉求的合理性时,便用已被广泛接受的“人权”、“阶级”等概念来替代之,或把女权主义作为应该被关照的他者来对待……

  从胡克斯关于女权主义是为人人的立场看,阅读本书,了解女权主义、消除对女权主义的误解和仇恨、反思个人的性别观念,不仅是为了促进性别平等,也是为了增进个人福祉。

  

  如何能够读懂本书?

  

  笔者同意译者沈睿的说法:胡克斯在探讨女权主义各项议题时,往往把复杂的理论争论一笔带过,直接谈自己的意见,这种论述方法“有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危险,使那些对女权主义一点都不知道的人感到困惑”。此外,作为关注底层的黑人女权主义者,胡克斯对性别中的阶级和种族问题特别敏感,在为女权主义未来发展方向作规划时,不可避免地带有不切实际的乌托邦色彩。笔者认为,对书中的一些议题若不作辨析,对与美国妇女解放运动有着不同路径和不同文化语镜的中国读者来说,有可能误读作者,对女权主义理论与实践产生错觉。在此意义上,本书中文译名的副标题(人人都能读懂的女权主义)与原文的本意(为了人人的女权主义)相去甚远,增加了误读的可能性。

  按胡克斯的论述,“激进的女权主义”有鲜明的立场和利益指向,但在阅读中,对不同的人可能产生不同意义,这些并非笔者异想天开、无中生有,或化简单为复杂,而是基于对中国女权主义处境的理解,以及在本书中读出的美国女权主义运动与本土实践的差异。笔者认为,想读懂此书,需要确立一定的立场和方法,需要把本书涉及的女权主义的重大议题放在中国语镜下进行分析。这不仅是女权主义与非女权主义的对话,也是女权主义的内部讨论。

  首先,能否理解和认同女权主义立场,是能否读懂本书的首要条件。“女权主义是一场结束性别主义、性别剥削和压迫的运动”,这是胡克斯对女权主义的明确界定,她是“激进的女权主义”,主张“革命”,反对“改革”。胡克斯认为“反性别主义”是每一个男男女女的任务,因此,检审自身的性别立场,对所有的想读懂本书的男人和女人都是必要的。对自称为女权主义者的人来说,也需反思自己的女权主义立场,警惕以“策略”模糊立场。

  其次,把美国女权主义运动的策略和经验应用于促进中国性别平等的研究与行动,需要理解胡克斯写作的思路。第一,“女权主义是为了每个人”,每个人应期望能从中获益,但需警惕以从观念出发寻找例证的思维方式,要看胡克斯到底说了什么,反思和矫正自己的误区;第二,女权主义把性别问题与阶级/层及种族问题联系起来考虑,但如果不明白各种问题既是表达不同人际关系的独立范畴,又是表达个人身份的不同要素,就有可能把各方对立起来,片面强调其中的一元。例如,阶级关系中有性别,不能讲阶级就忘记了性别(如指责女知识分子和女干部要求同龄退休是不顾基层妇女);性别关系中有阶级,不能讲性别就忘记阶级(男权思想在不同阶级阶层中有不同表现),如此才能全面把握女权主义的立场。第三,胡克斯的写作基于美国女权主义、美国妇女及其个人经验。阅读胡克斯,要和中国现实、中国女权主义乃至自身经验结合起来。其方法论前提是:明确女权主义的普遍性(所以美国的经验对中国有价值)和特殊性(所以个人感受有意义,“个人的就是政治的”)的关系。

  再次,从中美女权主义运动的不同路径看,不能照搬美国女权主义的策略。一方面,中国尚未形成各阶级/阶层的利益可以公开表达的公民社会,不同阶层妇女的利益也没有明显的分化与对立,在工作、教育、生育等问题上,各阶层妇女面临的问题虽不尽相同,但实质一样,即性别歧视、权力/权利不平等,所以,完全可以团结一致对抗父权制。另一方面,正因为中国的公民社会的不发达,所以,各阶层妇女的诉求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相反,女权主义学者和实务工作者所做的工作许多都是直接为基层妇女服务的(如反家暴、法律援助等)虽然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包办代替”、以“官方”意志代替民间需求等现象,但这主要不是“上层”与“下层”妇女的权益之争,而是公民社会与专制体制的矛盾表现。如果看不到这点,就有可能歪曲胡克斯,把美国的问题拿来作为挑拨中国妇女的工具,实际上已经有这样的说法:如女干部和知识女性争取同龄退休被认为是“不顾基层妇女”的恶行、家务劳动请小保姆做被认为是“只顾自己解放而不让农村妇女解放”等。

  第四,胡克斯化了大量篇幅谈女权主义的内部争论,强调女性对自身性别主义的警惕和批判。这并不是说女权主义过时了,而是希望它能更强大、更有效、更能被人所接受。如果不明白这点,阅读此书会肤浅地把它用来作为抵制女权主义的挡箭牌。实际上有很多人正是这样做的,即抓住女权主义不够全面、不够完善,攻其一点而不及其余。这对中国读者来说存在着一个认识论上的难题:当中国女权主义运动还没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看到美国女权主义者讨论自身的不足,往往会扰乱人心。当女性的权力/权利还没被认可,就大谈“权力女权主义”与基层妇女的权力不平等,正好给男权主义以口实来反对女性的权力;当对基于性别的男性暴力还没有澄清时,就强调女人也是施暴者,妨害了有效地反对基于性别的暴力。笔者所最为担心的正是这点,所以,把它作为阅读此书的方法论提出来。

  最后,需要对胡克斯在本书中的一些观念和主张做具体分析。

  

  提高觉悟

  

  胡克斯认为,女权主义者不是与生俱来的,成为女权主义者的必经步骤是“正视自己内在化的性别主义”。在妇女改变父权制之前,“我们得提高自己的觉悟”。提高觉悟小组是思想转变的场所,“是清理我们对男性统治本质的理解的方式。”胡克斯认为,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妇女研究被学院接受、妇女研究课堂取代了提高觉悟小组的活动,“越来越多的妇女把自己叫做女权主义者,甚至从来没有在政治上参与过群众性女权主义运动的女性也采用女权主义的立场和言辞……”。胡克斯认为,提高觉悟小组的瓦解消解了一个概念,即“必须学习女权主义,然后作出选择,成为女权主义的拥护者”。胡克斯强调,对任何一个选择女权主义的女性来说,提高觉悟“这个步骤仍然需要”,“是必须的台阶”,是女权主义立场和目标不会变形的保障,因为提高觉悟小组最强有力的作用是“要求所有的女性面对她们内在化的性别主义,她们对女权主义运动的承诺”。胡克斯认为,“男性的女权主义提高觉悟小组”同样重要。当一个男性抛弃了男性特权拥抱女权主义政治,就是我们事业中的有价值的同志,其对女权主义不构成任何威胁;相反,“一个仍然具有性别主义思想和行为的女性,混进了女权主义运动,就是一个威胁。”胡克斯强调,“男性并不是惟一支持性别主义的群体,女性也可能是性别主义分子”。不正视自己的性别主义思想,女性无法联合起来坚持女权主义。

  在中国也有这种倾向,只要关注女性、关注性别议题,写篇相关文章,好像就可以自称为女权主义者,包括男性。那么,你的女权主义主张什么?如何行动?有没有“提高觉悟的过程”?如果内心底仍然是男外女内、男尊女卑、男强女弱、男才女貌,或动不动就是“男女有别”、男人聪明大度,女人爱美温柔之类,怎么能够实践胡克斯所谓的消除性别歧视的女权主义革命?所以,胡克斯再三强调:“所有的性别主义的思想和行为都有问题,不管维护这些思想和行为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女权主义学术研究

  

  如何看待女权主义学科建设的合法化是一个不可绕过的议题。胡克斯认为,女权主义学术研究在学院中的合法化对推进女权主义思想至关重要,但同时带来明显弊端。其一,学院里产生的理论虽然“常常具有预见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211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