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鸣:让教授磕头的程序

更新时间:2008-10-02 13:09:15
作者: 张鸣 (进入专栏)  

  

  成为衙门的大学,有两项例行公事,一是糟蹋学生,二是玩弄教授。如果有人认为自己所在的学校还不是衙门,那么请不要对号入座,我说的,就是那些已经变成衙 门的大学。糟蹋学生,是把学生往没用的方向教,通过刻版的教学、虚拟的实习,再加上平时的管、卡、压、要(钱),使大学教育空洞化,有害化,四年、六年甚 至十年学下来,学不到东西不说,品性还差了。学生为了方便就业,往往不得不另花钱参加各种班,考各种证。玩弄教授,大都遵循古训,有软和硬的两手,一如当 年袁大总统的法宝,一手拿大刀,一手拿大头(光洋)听话给大头,不听话请吃刀。

  这么年来,大学教授被这胡萝卜大棒交替乱轮的权术操作,已经弄得三魂丢了两魂半,温顺如古典处女了,每逢校长到场,不仅鞠躬如仪,而且言必称校长云云,视 校长书记的指示如同圣旨一般。显然,领导的威仪,尊贵是永远无止境的,视教授为奴才的领导们,总是嫌下属对他们尊敬不够,这不,教育行政部门想出来让教授 评级的好办法,好端端地,把个大学里面的教师,分成十三级,而教授则分为四级。据说,评级的标准,主要依据任职教授的资历,九年以下做四级,九年可以升三 级,十二年可以升二级等等。以我所在的学校而论,这个据说的标准是真实的,因为好些既没什么成果,也没什么学历的人,到了点,都升级成功。

  按说,既然年限是升级的主要指针,而且现在大学都有定期的考核,考核不合格,就得低聘,因此,凡是到了点,而没有被低聘的教授,理所当然就属于学校的合格 教授,所以,既然要评级,每年的升级,就应该到点即升。到点即升虽然有点按资排辈的嫌疑,但毕竟少了些麻烦,可以减少一些因为无端定级给大学教师带来纷扰 和争端。但是有意思的是,教授的升级,根本不是很多人理解的例行公事,到点即升。到了点,必须由教授本人申请,然后经过院校两级审批,最后交校长定夺。尽 管事实上没什么成果,也没什么学历的人士,也可以安然通过各级审核,得到校长的恩准,但如果换了某些校长不喜欢的,可就难说了。就算统统放过,这个程序本 身的意义也相当大,说白了,就是让教授们通过这个程序,再一次对领导表示敬意。

  记得一个老辈人讲的故事,说是一个富人,每年过年都要给长工散钱,但钱都要均匀地撒在厅堂里,让受施者一个一个在他面前捡起来。旁人不解,问他为什么要这 么样费事?他回答说,他们每拣一个钱,都要对我鞠躬甚至下跪一次。我们的领导,别出心裁地设计出这样一个升级程序,也许谁他们也不拦着,全都放过,但是, 我就是让你们一次次地申请,一次次地求我,我呢,一次次地恩准。

  别说清朝灭亡,跪拜大礼也随之废驰,享受这种大礼的领导,从来没有断了根,有的是办法让人下跪。教授号称 高级知识分子,最讲脸面,真的跪拜起来,行礼的和受礼的,都有点不自在,万一让媒体知道了,捅将出去,更是麻烦。于是,就想出这种让人变相下跪的招数。还 别说,广大有头有脸的教授们,还真就一个接一个中招。其实不中也不行,但凡叫个教授,数总是识的,谁不知道一级比二级高,二级比三级高,三级比四级教授高 呢?一旦比自家资历浅,成果比自家少的人升了级,自家没升,就算自家看得开,老婆孩子唠叨,别人的白眼,也受不了。就这样,一个个有头有脸,有自尊心的教 授,一面嘀咕着发牢骚(声音还不能大,可千万不能让领导听见),一面屈辱地递上升级申请,相当于纸上下跪一次,然后接受领导的一次恩赐。

  其实呢,有没有这个级别,工资还是那点工资,待遇还是那个待遇,凭空生出一个教授定级来,平添一个升级程序,教授们突然之间就欠了领导的了,领导也有恩惠可以施舍了,而且最妙的是,这种恩赐,还要教授施大礼来接受,教授接受了之后,还真的就有人会感激涕零,谢主龙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115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