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朝曦:牛奶的惊愕与思考

更新时间:2008-09-23 14:09:03
作者: 潘朝曦  

  

  中国今年大事不断,大事中有好事也有坏事,好事是奥运、残运,坏事是地震、矿难,现在又捅出一件令全国上下为之惊愕的一件坏事,就是由三鹿牌奶粉引发的全国牛奶问题。据有关资料,全国涉及有问题的奶粉厂家多达22家,因此致病6244例(截止9月17日),致死3例,其实这种统计仅仅是现在的统计,从纵向上看是远远不够的,因为谁都知道,用牛奶、奶粉保育婴幼儿在中国致少二十年以上,谁能说清楚过去添加化工三聚氰胺奶制品是多少,究竟损害了多少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恐怕谁也说不清。看着网上患病婴儿那大肚子和枯瘦的病容,真是罪过。这怎么会不引起天下父母和善良的人们一片哗然?

  目前这一事件既已曝光,我想中国只要是法制社会,敢于以身试法者,总会得到应有的惩罚,然而,作为一个医学科学者,我要思考的却是另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应该怎样做才会少受害,少上当。还以牛奶为例,舍开目前众人皆知的牛奶添加化工品问题以外,我一直认为牛奶还有问题。问题在哪里?就是提倡“全民饮奶”及“每人一斤奶,强壮中国人”的提法,有违科学,有违人体生命规律。为什么说中国多数人饮牛奶有违科学,有违生命规律,这得从人种、饮食品种、饮食习惯谈起。

  从概念上讲,白种人、黑种人、黄种人以及生活在地球上不同地区的多种种族和人群,都是人,然而由于千百年来各自的食品来源种类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饮食习惯和食物种类,人体器官也由于长期的饮食品种不同形成了相应的适应机制,即体内的消化器官的形质、消化酶、菌群、酸碱度也不全一样。然而,由于有些人思维简单,盲目仿效洋人,在中国先是形成三十年代少数人认为牛奶高营养、美容,是高层次人才能享用的迷信情结,继之在某些专家的提倡下和商家利益的驱使下,近几十年来在中国更形成了前所未有的饮用牛奶的高潮。这种从外国盲目照搬来的饮食习惯至直今日仍为很多人所迷恋。其实,这与人类生活史和人体饮食科学都是相违背的。这种违背,在中国酿成了许多问题。其问题和发生问题的道理在哪里,现在择要概述如下:

  1、中国人大多不具备消化牛奶的酶

  牛奶在人体消化吸收,人的小肠必须具备一种酶,这种酶叫做乳糖酶。据统计,有76%~100%的中国人,不具备这种酶。海外学者也提出亚裔黄种人不适合饮用牛奶,原因是黄种人中有85%~90%以上的人身体里不具备乳糖酶。然而,这一科学事实却一直未被重视,直到近三年问题出现了,才被提出。如新华网2005年2月27日电指出:“有的孩子、老人,一喝牛奶就拉肚子,不舒服……”并指出牛奶虽然营养丰富,“但牛奶如饮用不当,也会给健康带来不良影响”。该电文还公布,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所对我国北京、上海、广州和哈尔滨四个大城市1168名健康儿童进行乳糖缺乏发生率和乳糖不耐受发生率调查,该项调查发现,在我国3至5岁、7至8岁、11至13岁三个年龄组儿童中,乳糖酶缺乏发生率分别为38.5%、87.6%和87.8%;乳糖不耐受发生率分别为12.2%、32.2%和29%。这里所说的乳糖酶缺乏率,即体内不具备乳糖酶儿童占的百分率。据调查可知,年龄越大,缺乏乳糖酶比例越高。至11~13岁,100名儿童中缺此酶者已近90%。所谓乳糖不耐受,通俗讲即吃了牛奶后会发生腹部不适、腹胀、多气、腹痛甚至腹泻等症状。这种症状占的比率也是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大,至11~13岁已接近或超过30%,并指出乳糖酶缺乏是广泛存在的世界性问题。乳糖酶缺乏的发生率随种族和地区而异,欧洲白人在5%~30%之间,亚洲黄种人在76%~100%之间,非洲黑人在95%~100%之间。为什么不具备乳糖酶会出现上述症状,从而影响健康?因为,缺少乳糖酶,牛奶中的乳糖就不能被分解成葡萄糖和半乳糖而被吸收。乳糖随之进入结肠,被细菌发酵生成醋酸、丙酸、丁酸等短链脂肪酸和甲烷、氢气和二氧化碳等气体,从而引起肠鸣、腹痛、渗透性腹泻,这样不仅无益还会使体内一些营养物质丢失,一些脏器功能失调。并且还会造成人体营养吸收不良,其最常见的是钙吸收少,骨中钙丢失多,从而引发骨质疏松,其次还可影响铁和锌的吸收,同时还造成人体铁、锌缺乏,引起贫血和小儿脑发育不良。此外,还会有一些物质在体内沉积。如一些人体内缺乏尿苷酰转移酶,半乳糖会变成1—磷酸半乳糖,这种物质可在肝、肾和眼睛晶体内积存,积累到一定量时,可引起低血糖、神情呆滞、肝肾疾病及白内障等。有的专家、教授可能也发现这一问题,就提倡让人们喝酸奶,其实酸奶并不能完全解决上述问题,且还有很多不良副作用。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亚裔人、黑人,尤其是成人不具备乳糖酶,是天意不让这些人吃奶还是另有原因?这个问题只要稍微回顾人类史,就不难找出答案。非洲人先不说,仅就我们中国人而言,华夏民族之祖炎帝,又称神农氏,即授人以稼穑,发明农具,“为耒耜以利天下”,确立了以农耕为民族生存之本,故中国向以农业立国,中国人大多为农耕民族的后代,其食物自然以粮食、蔬菜为主,故中医典籍《黄帝内经》上称“五谷为养”(养身之本)。正因为此,经过多至上亿年,少则几千年的适应与进化,中国人的身体已“训练”、“培养”成能胜任,并很好消化、吸收五谷菜蔬为主的一大套健全的机能,和相应的酶及消化腺系统。白种人多分布在欧洲,美国的先民也为欧洲白种人移民,而人们都知道从中国西北直至罗马帝国,一直都是白种游牧民族的天下,他们的先民直至晚近才学会农耕(欧洲一些国家如英国等至今仍无农业),其终日在马背上驰骋,周围接触的是草原和牛羊,其食品必然是牛羊的奶和肉,以至于今天这些民族仍保留着喝牛奶、吃奶酪、吃牛排、织毛衣等习俗,和斗牛、赛马等充满牧区风情的竞技活动。同样,他们的身体由于长期这样的生活而就造出适应他们食谱的消化系统,这期间经历了少至千年多至上亿年的“培养”、“训化”适应的历程。由此可见两种民族千万年的生活差异,才是导致乳糖酶存在与否与比率大小的根本原因。其他亚裔人、黑种人与白人乳糖酶存在的差异,也应同理可推。至于成人为什么乳糖酶普遍缺失?因为人幼年期以母乳为主食,母乳中同样含有乳糖,所以乳糖酶在这一阶段不管什么人种都存在。人渐大了,农耕民族改以饭食为主,乳糖酶不再需要,就随人的饮食变化而消失。白人、游牧民族的后代终身以奶为主食,故乳糖酶依然存在,这也符合人的进化规律。

  其实任何生命体其摄入的“食品”均与其消化系统相适应配套的,如鸡可以消化砂粒,鸭可以消化螺蛳,还有的生命体能消化垃圾,有的能消化石油,差别很大,现在我们一些提倡大饮特饮牛奶的“专家”,却无视我们胃肠这部已使用千百年的“机器”与“投料”不配套这一事实,更有甚者,他们漠视人类经千百年进化后人体机能的改变与适应以及不同种族生命体之间构建与物质上的差异,不仅大力提倡饮奶,还寄希望通过饮奶来强壮伟大民族,这种想法虽壮怀激烈,可钦可敬,然而人类史的常识和科技史的A、B、C,以及自然辩证法知识告诉我们,凡普遍规律皆接近真理,是任何人很难撼动的,撼之不是矛盾百出、手足无措、遗害无穷,就是被碰得头破血流。

  2、牛奶不补钙,反易导致缺钙

  饮牛奶能补钙,这是提倡饮奶者的主要依据,也是牛奶厂商广告的核心用语,更是市场萎缩的海外乳业“进攻”中国的一枚有力炮弹。然而现在我告诉令人丧气的是牛奶不仅不补钙,反易导致缺钙。

  牛奶是否补钙,先看看国外学者是怎么说的。

  世界著名的早期教育家,日本的七田真先生再三强调牛奶的危害,人们通常都以为,喝了牛奶便可从中获得大量的钙,使得骨骼和牙齿保持健康,他指出:“这纯粹是谎言,事实正好与此相反,破坏身体健康,疏松骨质,这才是其真相。”七田先生认为:“虽然钙对于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物质,但牛奶的钙过于粗糙,人体的精密器官无法完全吸收,于是人的身体就把它当作异物而排斥出体外。可令人麻烦的是,体内的那些人体所需要的优质钙也被一同搬了出去。正因为此,奶粉、牛奶喝得越多,体内的钙就越不足,虫牙、骨折便越易发生。”前些年日本教职员联合会白皮书《探索孩子骨折多发的原因》中也指出:“婴幼儿时喝奶粉时间越长的孩子,其骨折的发生率越高。”日本著名医学家森下敬一先生指出:“牛奶中所含的矿物质很少,特别是缺少应有的镁元素,结果只有少量的钙沉淀在骨骼上,而大量的钙则侵入肌肉和血管,致使肌肉的弹力减弱,血管硬化。而且饮用牛奶不仅不能强壮骨骼,相反会使骨质疏松,成为易发骨折的原因。”森下敬一先生在其另一本书中还指出:“从另一方面来说,矿物质只有在取得平衡的时候,才能够发挥其效应。可是牛奶中除了包括钙等几种矿物质之外,铁、铜、锰的含量极少,结果导致了体内矿物质及水分的代谢发生紊乱,以至于成为骨质疏松易发疾病的原因。”

  无独有偶,欧美学者也持同样的观点。美国洛杉矶时报曾报道动物保护频道的特约作者克伦道恩综合多项针对牛奶的研究后提出的牛奶危害人类的七大罪状,其中第四项就是骨折。指出:“对于牛奶可以补钙,而从防治骨折和骨质疏松的观点,一些研究者也提出质疑,一项为期12年,涉及78000名妇女的哈佛大学的护士健康研究表明,大量饮用牛奶的妇女比那些少量饮用者或者不饮用牛奶的妇女骨折的比例高两倍。其主要原因是牛奶中含有的几种蛋白质引起钙的流失,从牛奶中吸收到的钙有三分之一会从尿液中被排出,而从奶酪中吸收的钙三分之二会流失。”

  此外,再从牙齿的情况来看,牙齿发育健全如何与体内钙的含量、与分布正常与否有直接的关系。丹麦的一位牙科医生普龙博士,发现一个大型畜牧制酪业农场里人们的牙齿都患有极度的钙缺乏症,而这个农场的人每天都喝好几杯牛奶。于是,他建议其中一些人停止饮用牛奶,半年之后,这些人的牙齿变得非常好了,而那些继续喝奶的人的牙齿却依然如故,和原来的一样糟。与此相同的例证还有。如人们也许不一定知道,世界上牙齿最糟糕人群是牛奶消费量最高的新西兰居民。相反的是,连牛都没有见过的澳大利亚原住民,牙齿特好,大多数人连一颗虫牙也没有。日本的七田真先生还指出,牛奶和虫牙的密切关系还可从下面的事实得到证实:在食品短缺、营养不易获取的二次世界大战中成长的孩子们,几乎没有虫牙;而战后,牛奶开始被饮用,并随着消费量的日趋增长,孩子们虫牙逐渐多了起来。到现在,患有虫牙的孩子的比例是:满两岁有51.7%,三岁有82.4%,四岁达91.3%。

  日本教职员联合会白皮书《探索孩子骨折多发的原因》中更指出:“婴幼儿时喝奶粉时间越长的孩子,其骨折的发生率越高。”美国齿科医师团的综合研究也证实,牛奶中的钙会致使婴幼儿体内钙、磷的代谢功能产生紊乱,造就出骨骼、牙齿脆弱的孩子。

  中国的事实也同样证明了这一点。近年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牛奶饮用已普遍风行,然而骨质疏松、骨折的发生率并没有下降,反而升高。看来实践不仅能检验真理,而且能发现谬误。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日本人原来个子不高,是“小日本”,由于二战后,政府每天免费配给中学生一盒牛奶,使得现在日本青少年的平均身高超过了北京同龄个子,予以反驳。日本青少年个子增高也许是事实,然而科学上向来讲究排他。即个子增高没有其他因素,只有饮牛奶是唯一因素才能说明问题。这就如同我们看见鸡吃了砂子,马上就推论说,鸡吃砂子是鸡长肥的原因,殊不知鸡的长肥还有更重要的因素,即喂了粮、菜、虫等多种饲料。说日本人长高不缺钙的情况正与此相类。日本战后工业与经济腾飞,人们生活水准也随之提高。我们知道日本人的饮食中,鱼的消费量居世界之首,平均每人每年消费140斤。营养学告诉我们,鱼、虾含钙量都很高,且都远高于牛奶,还有就是鱼、虾、蟹中的钙多与蛋白一类物质呈螯合状态,极易被人体吸收。假定日本人不缺钙,你怎么知道这钙不缺就一定与吃鱼、虾、蟹等水产品无关,与吃牛奶有关?再者,日本人喜欢吃寿司,寿司即紫菜卷饭,中国南通地区是紫菜高产区,每年出口量很大,其出口主要地区即日本和韩国,紫菜的含钙量约是牛奶含钙量的20倍,日本人不缺钙,难道就一定与此无关?

  至于骨质疏松是否饮了牛奶就能解决,我认为引起骨质疏松的原因很多,并非补钙就能解决问题。《37°医学网》等推出的国际骨质疏松的专题报告也能说明这一问题。有关骨质疏松症和骨折的流行病学显示,“目前全世界约有2亿人患有骨质疏松”,其发病率已跃居常见病、多发病的第七位,指出“骨质疏松症在西方发达国家的妇女中发病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96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