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发云:射日

更新时间:2008-09-07 13:20:30
作者: 胡发云 (进入专栏)  

  

  1

  

  金太阳娱乐城近日闹鬼了。一条莲子街的人都在说这件事。

  周末午夜十二点,正是娱乐城的良辰美景时。热情典雅的交谊舞结束,温柔体贴的face开始。五彩斑斓的光影一点一点暗淡下去,渐渐暗到伸手不见五指。男男女女们在习习凉意中,沉入一种销魂意境。三楼中央歌舞厅临街的一块幕墙玻璃就兀然迸裂了。那与楼层同高,两三米宽的金色镀膜玻璃,霎时间就化作一片白花花的碎屑,纷纷扬扬四处飞溅,像一场六月雪。玻璃碎片散落在室内的茶桌边,或坠落到楼下的门厅顶棚上,还有一些则将几辆小车砸出许多麻麻点点的凹坑来。当时室外的温度还在40度上下,于是,滚滚热浪像一群恶作剧的孩子,通过那个巨大的豁口呼呼啦啦涌了进去,顷刻间将那凉爽的舞厅灌了个满满当当。柔情蜜意中的男男女女们还惊魂未定,接着,汗就哗哗下来了。有了汗就没有了诗意,大家在怅然若失或骂骂咧咧中悻悻撤离。平日要闹到凌晨三、四点钟的舞局,就这么令人扫兴地给搅黄了。

  那滚滚热浪又欢快地涌向走廊,由各种通道各种缝隙钻进娱乐城的各个角落。于是,一间间神秘诡谲的包间便有人探出头来叫:怎么啦?关冷气啦?

  楼顶上那座中央空调的主机看着看着就累得不行了。喘息的声音又粗又重。像一头负重的大牲口。

  娱乐城迅即派了人来查看,没看出什么。猜测是室内外温差太大,玻璃自裂。赶快找了一大块布幔,先将豁口堵上。但是这一夜的生意,已经被搅了一半。

  这种尺寸这种花色的玻璃一时配不上。娱乐城迅即与当年做装修的南方某公司联系上,要求他们火速前来修缮。于是,第二天,街上的人们就看见那一片金色的玻璃幕墙上,补着一块布帘的大疤。像在一张优雅的脸上,贴了一张大膏药。

  第二天。入夜已久。金太阳娱乐城楼上那座哥特式钟楼 “当当当当……”十二下刚刚敲完,三楼中央大舞厅的一块幕墙玻璃又兀然迸裂,紧邻着昨天那一块。

  这一下,舞客们才真的恐慌了,纷纷惊叫着夺路而逃。其他各类功能场所的人们听见了动静,一时间也顿失了兴致,在一片混乱中撤离,有些人就乘机给自己免了单。

  这下娱乐城的人警觉了,立即找了警察来,封锁现场,置留了一部分尚未来得及走的客人,从深夜一直查到天明,也没有查出什么眉目。天亮后,娱乐城的人再一次进行地毯式搜索,室内室外,楼上楼下,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证据。一位资深技侦刑警肯定地说,不是室内外温差引起的自裂,是外力所致。至于是什么外力,因为没有找到证据,暂时不好下结论。击碎这种厚度的玻璃,击打物需要有相应的质量和速度。娱乐城的人问,是不是枪击?刑警说,没发现弹孔,也没找到弹头,也没有谁听见枪声,不好说。娱乐城的人问,会不会是砖块石块砸的?刑警说,没找到砖块石块,也不好说。再说,这样厚的玻璃,这么高的位置,一般人想扔还扔不上去呢,就甭说把它给砸碎了。娱乐城的人让几个平日膂力过人的小伙子试了试,站在马路对面,最好的角度上,那小半斤重的石块也没能碰上玻璃。

  执勤的几个保安却指天发誓说,当时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绝对没有看见有谁向娱乐城投掷过什么。

  娱乐城的主楼由街面往里退缩了十多米,中间空出一片停车场。主楼一层是餐饮大堂,二层是餐饮包间,三楼是舞厅,四楼是歌厅和卡拉OK包房,五楼是客房及其他一些娱乐服务场所。主楼中央是一面往里凹进去的大弧形。从三楼到五楼,都饰以金色的幕墙玻璃。所以,警察说,这种情况下,只有站在停车场上,才有可能将石块扔到三楼以上,能不能打碎玻璃还是另外一码事。

  这件事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这一条街上的人们倒是有自己的说法。说是此事与娱乐城的一位小姐有关。去年夏天,也是这个日子,也是这个时辰,一个“小姐”在包房里被人弄死了。她是天亮之后被人发现死在一间包房里的。娱乐城的人说,当晚那间包房并没有开给客人,是闲着的,有当晚的营业纪录为证。那小姐当晚也没有客人买单,这也有当晚的营业纪录为证。法医检查,那小姐服食了麻醉品一类的东西,死前有过性行为,但无法断定为强奸。即便是强奸,也与她的死亡没有直接联系。查来查去,最后不了了之。娱乐城本想给她的家属一点抚恤,但发现她的身份证是假的,于是这一点表示也无法兑现。那小姐在殡仪馆的冷柜里躺了一段日子,就火化了。那只简陋的骨灰坛,以她的那个假名放在骨灰堂最后一间那些无主骨灰架上,大约要一直这么放下去了。她的上下左右,都是一些横死暴毙溺亡路倒且不知由来的人。

  于是,有人言之凿凿地说,那小姐死后,没有亲属认领送葬,也没有返乡入土,人虽然火化了,那鬼魂却依然孤零零留在娱乐城内,如今週年已到,要出来了。那鬼魂在里面憋屈了一年,已经涨得很大,东撞西撞,还没撞出来。有当真者反问,那鬼魂从里往外撞,玻璃何以从外往里碎?前者说,这个你就不懂了,阴间的事与阳间的事统统相反,那鬼魂往外撞,力却是朝里吸的,你没见那些妖精鬼怪,都是一张口,人就进去了?一时间让人听得毛骨悚然。有人还说,事发前几天,常在清晨天色将明未明的时候,看见一大团朦胧胧红艳艳的雾气,在一扇扇窗子后面游来游去找出处。有人说得更蝎虎,说是近些天,每到夜里十二点,就能听见那小姐呜呜咽咽地歌唱,唱的那些歌都是她老家一带的民歌。所有卡拉OK包房,不管你唱什么歌,那小姐的歌声都隐隐约约掺乎在里面。

  

  2

  

  这一条小街原来很僻静。那时它在一条城区主干道的尽头。像一株树干顶端生出的最后一根小枝桠。顺大道往前走半里路,就是近郊。折进小街,往前走半里路,也是近郊。周边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湖塘,湖塘里生长着郁郁葱葱的芦苇,茭白,莲藕,菱角,还有一些连本地人也叫不上名字的水生植物……湖塘里有鱼虾青蛙黄鳝和蛇,还有蚌壳螺蛳。夏天的夜里,可以听到不远处咕咕呱呱的蛙鼓。有时,几颗迷路的萤火虫会飞到小街上来,忽闪忽闪的,让小街更添了一些田园的荒寂。

  原来在这小街上住的,大都是附近的乡民,种田的,打渔的,踩藕的。许多人家在秋冬之际,活路清淡的日子,都在家里加工莲子,将一粒粒干硬的老莲子,从焦枯的莲蓬中磕出来,用小锤将莲壳敲开,取出乳黄色的莲米,再用一根细细的通条,将莲米中的莲芯捅出,于是就有了两样产品:莲米和莲芯。莲米是滋补佳品,莲芯可以入药,泡水喝,有清肺润喉之功效。

  这条小街的名字,大约也是这样来的。

  小街很散乱,各家各户的房屋也很散乱,砖瓦的,土坯的,木制的,还有竹片编织里外抹上黄泥的。各家各户的屋前屋后都生着各种各样的树。说它是一条小街,更像是在田野和湖塘间一条狭长的村庄。

  天气晴好的时候,可以看见家家户户都把活计摆到自家门口来做。做这种活很散淡,不紧不慢的。木砧板上,有一个个小坑,里面竖放一粒老莲子,用支小巧的榔头,朝那尖尖上轻轻一击,外壳便裂开了,露出一粒浑圆润泽的白莲米。扔到一只笸箩里,积攒多了,再做下一道捅莲心的工序。这活计老老少少都能做,也无须抢时间赶季节,所以大家做活的时候,也是闲聊的时候。很有一点悠远的古风。

  五,六十年代起,这一带开始出现一些大大小小的工厂。一所技工学校也就建在了这条小街上。教学楼主楼五层,两翼是附楼,三层。都是框架结构,内空很高。在周边一溜低矮杂芜的民房中,算是高楼大厦了。蔡老师先是在这里念书,后来留校教书,教机械制图,这一教就是数十年。

  技工学校的教工宿舍楼在街对面,一排矮小杂乱的民居后面,也是五层,与教学楼隔街相望。只是这宿舍楼要简陋许多,墙是单砖的,用手敲起来,像鼓一样嘭嘭响。隔墙更薄,常有钉钉子穿到隔壁家去的事。楼板是那种单层的预制板,只有三、四公分厚,架在一排排水泥横梁上,建筑业里叫它们小梁小板,如今早已淘汰。这种楼板像鼓皮一样,不但不隔音,还有放大作用,楼上哪怕穿了棉布拖鞋,沙沙的脚步声也听得一清二楚,别的声响就不用说了。不过在那个时代,能住上这类楼房,也相当于今日的公寓洋房。蔡老师刚搬进来的时候,这一带连个像样的公厕都没有。而自己家里却有那种细铁链一拉,水就哗哗冲下来了的蹲式便池,真是觉得很满足。

  宿舍楼有四个单元,每单元十户,共四十户人家。每户面积都不大,三五十平方,在当时,也算小康了。老城区里,一家三代七、八口人挤十几二十平方的,多得是。

  当时,这栋宿舍楼在这一带的民居中,也算是最高,最洋气的。附近居民都叫它五层楼,渐渐地,叫成了一个地名。后来,莲子街通了公共汽车,这一站曾叫过“五层楼”,前些年才改了一个时新的站名。

  蔡老师在这里一住也是数十年。

  蔡老师从小就喜欢规矩的东西。他“跳房子”的瓦片,磨得横平竖直,方方正正,都让人舍不得用脚去踢它。他叠的烟盒纸撇撇,齐沿对缝,有棱有角,用三角板打量,也找不出毛病。一堆叠下来,摞好垛齐,每一个面都平平整整,绝无大小。不像有的孩子叠的,松松垮垮,七歪八斜。赌过一段时间,每个人手里的撇撇都已流通多次,蔡老师叠的,人家依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顺便罗嗦几句——这里说的撇撇,在北方叫三角,为什么叫撇撇,没找到出处,是不是这两个字,也难说,唯一能附会的,是孩子们用手中的撇撇去击打地上的撇撇,那个动作,就像写大字那酣畅淋漓的一撇。

  到了初中,蔡老师就喜欢几何,喜欢三角板,米达尺,圆规,喜欢用它们在纸上画出精细洁净的线条,组成一个个题图。在他看来,那是世界上最新最美的图画。偶有错失,比如画长了,画短了,墨水污染了,他都要坚决地将一整页撕掉,哪怕前面所有的都画得无可挑剔。马虎的同学,遇到这种倒霉的情况,大多将错处打个叉,了不起扣掉一点整洁分。但蔡老师受不了,他觉得那不是三分两分的问题,而是自己难不难受的问题。所以,他的作业本总是比别人的要薄得多。

  蔡老师在这儿念书的时候,副校长还兼任机械制图课。看过这个文文静静的小伙子的作业,心里就说,要把他留下来。

  蔡老师家境困难,上不起高中,就读了技校。技校管伙食,还有几块钱零花钱,三年读出来就可以上班挣钱。没想到后来还能当上老师,教他钟爱的制图,也是格外地满足。

  

  3

  

  第三天。金太阳娱乐城歇业。一大早,门口竖了一块牌子,上写:内部修缮,暂停营业。喧闹了几年,猛地静下来,就有些怪异。闹鬼的说法,也立时就传遍了一条街,许多人走路都不走那一边了。这事惊动了几家报馆,各自都发了用语暧昧的消息,并表示将继续关注。金太阳娱乐城知名度很高,近年来多次被媒体关注,原因大多是保安打人,公款消费,色情服务一类,还有数年来附近居民对他们的油烟,噪音,光污染的投诉。再一个,就是前面说到的那位小姐的横死案。

  照说,一个餐饮娱乐行业,遇到过这么多麻烦,早该关张大吉了。 可不知为什么,这金太阳娱乐城的生意反倒越来越好,如同演艺界某些明星一样,这类丑闻反倒给它做了广告,等于告诉了一些别有所求的客人,金太阳那儿有些什么。当然,媒体上也常有关于它的正面报道,比如救灾捐款,帮贫扶困,中秋节给孤寡老人送月饼等等。反正大家觉得,这家娱乐城来头不小,几乎到了我行我素呼风唤雨的境界。

  当日,听了传言,或看了报纸,远远近近就有一些好事者前来参观了,从早到晚,络绎不绝。到得夜里,更是人头攒动,警察和保安前来驱赶多次,无效。毕竟没有被划作什么禁区,不好强制清场。

  入夜。一向灯火辉煌到天明的金太阳娱乐城,室内一片漆黑。室外只留了几组外墙照明灯。楼下的停车场空空荡荡,地面清扫得干干净净,一张纸片一个烟屁股头也没有。两边的人行道已被几道绳索拦死,很有一些案发现场的味道。室内凡与玻璃幕墙邻近的地方,也已清空,为观察现场找寻证物做好了一切准备。黑黢黢的娱乐城内,各个楼层各个角落伏下了许多观测点,有警察,也有娱乐城的治保人员。望远镜,摄像机,还有肉眼,从各个隐蔽处死死盯着分割给自己的那一块区域。那金色镀膜的玻璃幕墙,可以从里看到外,不能从外看到里,所以在街上的人们看来,里面似乎空无一人。

  从太阳落山起,街对面的人行道上,便开始聚集起一群一群性急的看客,一边望着娱乐城楼上那片玻璃幕墙上的那两个大豁口,一边交换着一些听来的或想来的说法。酷暑夏夜,是人们最百无聊赖的时候,暑溽气依然猛烈,太阳风却已停歇,没有空调的家里,根本呆不住人。遇上这么一桩奇闻异事作为谈资,还可以现场观赏,实在抵得上一场精彩的消夏晚会。尽管这样的天气里,在大街上人群中拥挤着也不舒坦。但是,像所有激动人心的社会活动一样,会让人忘却一己肉身的不适,好比战场上,对自己屁股上挨了一枪浑然不知一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5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