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胡发云:射日

更新时间:2008-09-07 13:20:30
作者: 胡发云 (进入专栏)  

  有些家近的,还搬来了躺椅矮凳小马扎,或躺或坐,手里拿着蒲扇茶壶之类,一副熨贴的样子。

  这种场合,总有几个慷慨激昂的主讲者,四周也有一群热情专注的倾听者。一下就显出人与人之间的亲近与信赖来。有人把握十足地说,你们看,到了十二点,那个“红衣小姐”还要来一次,阴间的事,都要讲单数。有二必有三,有四必有五。不信,赌点什么?有人不信,说人家已经歇业,门窗大敞,布帘子也撤了,何须再去撞玻璃?但要打赌,又有些犹豫。其实反驳的人,也不愿自己的预言兑现,要不然,何必早早在这儿耗着。

  最关注这桩事的,是金太阳娱乐城左右相邻及街对面几幢楼房的住户们。他们都是娱乐城的死对头。五、六年来,因为娱乐城的噪音,油烟,还有那一片弧形玻璃幕墙的反射光,以及一些上年纪住户们说的风化问题,他们一直和娱乐城纠葛着,争斗着。两天来,这些住户们像过年一样兴奋,楼上楼下,左邻右舍,连平日不太走动的,或曾有些过节的,也频密往来,即时交换着各种信息,兴奋地说着许多话。没想到,交涉,投诉,上访,控告,舆论监督直至最后打官司都没有解决的问题,最后要由一个“小姐”的冤魂来了结了。

  当然,这几栋楼房也就成了重点监视的对象。这一点,五层楼的住户们都很明白。所以,他们尽量避免招惹麻烦,特别是那几个近年来带头跟娱乐城闹的人家,干脆就早早关门闭户熄灯上床。对于这些住户来说,“金太阳娱乐城”早已不是自己教学或做工的地方,而是一座神秘的城堡,这个城堡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震慑力。许多年来,这里的大多数住户,从未进去过,他们只是在自家的窗口,远远地打量它。他们不知道“金太阳娱乐城”究竟是谁。人们能够看到的,只是那些从外地请来的骄横的保安和同样也从外地接来的妖冶的小姐。即便在法庭上,人们也没有见到“金太阳娱乐城”,只见到他们派来的几个律师。几年来,几个住户代表数次企图闯到总经理或董事长的办公室去,以求当面论理,但发现连他们的门都找不到。更有人说了,这几个挂着名分的人,也只不过是在前面办事的。

  过了十一点,五层楼的住户便依次熄了灯,拉上了窗帘,用空调的,更是连窗户也闭得死死。不给别人以任何口实。本原有几户溺爱麻将的,也在这种非常时期果断中止牌局。所以,从表面上看,这几栋楼的人们反倒比楼下那些兴致勃勃的看客们更低调。但是,大家并无睡意。有的下了楼,和看客们一起享受着一种群体的欢乐,有的在窗子后面暗中悄悄掐起窗帘的一角,凝神屏气地望着娱乐城那边的动静。他们心里期盼着,那“红衣小姐”千万不要善罢甘休。

  离那个神秘的十二点钟越来越近,街头上那些兴致勃勃的看客们,一个个便收了声,屏神静气盯着金太阳娱乐城那一片玻璃幕墙。一边快快瞟一眼那座哥特式钟楼。一分一秒等待那个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剩下最后十秒钟的时候,一些爱闹的人开始齐声大喊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十二点整,用那句套话说,人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果然,那“红衣小姐”不负众望,随着钟楼的时针分针秒针在“12”字上面重合的那一瞬间,一声令人亢奋的脆响中,人们看见了第三块玻璃化作千百块雪白的碎片,礼花一样四下绽放了。宛如彗星掠天,宛如火箭升空,宛如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于是满街爆发出海潮般的的惊叹和欢呼。

  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几天来,那被许多人认为是无稽之谈的恐怖传说,竟在众人眼皮子前重演一遍,着实让众人陶醉不已。

  玻璃碎片刚刚落完,漆黑一片的娱乐城内,霎时间灯火通明,紧接着有一干人马冲入现场,出出进进,上上下下,拍照的,摄像的,查看的,取样的,忙乎了好一阵。然后,有人将楼上楼下室内室外所有的遗留物清扫收集保存。

  他们在忙忙碌碌的时候,那些幸灾乐祸的看客们便在马路那一边齐声大喊:“姑娘哎——快点跑!姑娘哎——快点跑!”很有些恶作剧的意味。

  

  4

  

  数十年一晃就过去了。都市迅猛扩展。原来那一条主干道,往前延伸了许多。蔡老师工作居住的这一条莲子街,由当年荒凉的末端变成了繁华的中段,变成了一块闹中取静的黄金宝地。小街上原来那些低矮散乱的民居,早已拆光。附近的那些工厂,日益凋敝,卖了设备,卖了地皮,遣散了人员,渐渐也就消失了。小街扩宽后,两边建起了一排排华丽的新楼——公寓,饭店,银行,商场,写字楼,保龄馆,还有近年来特别时新的洗脚房,沿街走去,有几十家。原来那些大大小小的湖塘变成了一片一片的小区,机关,或学校。如今,你要是对这儿的年轻人说,这里曾经是湖塘,荒地和农田,还有芦苇,莲蓬,鱼虾和萤火虫,他们会以为你在说古代的故事。

  先前鹤立鸡群的技校教学楼和宿舍楼,已经成了莲子街上的古旧建筑,破败又寒酸。五层楼的住户们,早已今非昔比。当年,他们是这条街上最牛气的,领导阶级,吃公家饭的,吃饭有食堂,穿衣有工装,看病有联单,孩子从落地就有公家管着,托儿所,幼儿园,子弟小学,子弟中学,毕了业,只要不疯不傻,到厂子里谋个差事是一点都没有问题的。而如今,在这一条街上,他们已经沦为贫民了。只要数一数那些破旧窗子外面的空调就知道。

  蔡老师的技校,本属于一家大型机械厂,厂子垮了,学生便失去了出路,多年来已没有什么生源,后来就停办了。学校只好将校舍零零星星租了出去,给人家办桌球室,录像厅,副食店,健美训练班……多少收一点钱,给老老少少的教职员工们一点补贴。也有开发商打过这几块地皮的主意,但开发成本太高,一拨一拨谈下来,都不了了之。

  几年前,有人看中了这个地盘,一口气将整栋教学楼租了下来,办一个娱乐城。租赁协议一签就是十年。学校领导喜出望外,每年几十万,不操心不着急稳稳当当就进了口袋。后来,娱乐城的生意越来越好,又把教学楼后面的操场租了下来变成停车场,把学校的食堂,澡塘,锅炉房租下来,改成健身房,保龄馆,小泳池。反正,整个校区,面目全非,每一寸土地都成了娱乐城的。学校的几位领导也搬了出去,住进人家给买的新房。职工们原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工资,便一直发得很稳定。上上下下也算各得其所。用某位校领导的话来说,金太阳娱乐城,是咱们的衣食父母。

  协议一签,娱乐城就开始大兴土木装璜装修,里里外外开肠破肚,改头换面,气魄大得不得了。几个月后,脚手架,防护网一拆,让这条街上所有的人一下子目瞪口呆:那座老旧的灰色水泥楼,变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外墙贴了典雅的花岗岩墙面和华贵的罗马柱,门楣窗沿改成欧式穹型,饰以精美的石条,两座附楼二层外墙各有一排内嵌式浮雕,都是古希腊男男女女的各种美妙裸像。主楼房顶上加盖了一个哥特式大钟楼,四方都有餐桌大小的钟面。一进莲子街口,就能看得见。附楼房顶上装了两座中央空调的冷却塔。原来主楼的三层到五层的墙面,全部用弧形玻璃幕墙包裹起来。玻璃是金色镜面的,阳光一照,灿烂辉煌。每当太阳西斜,那片玻璃幕墙上便齐刷刷跳出十八颗小太阳,极其壮观。据说老板对此一创意极为得意。许多客人都在这奇特景观前照过像。

  夏季来临的时候,住户们才领教了这一片灿烂辉煌的厉害。那三六一十八块大玻璃组成了一面巨大的凹镜,一天中的某一段时间,十八块大玻璃,十八个太阳,比古时候后羿那会儿还多上一倍,当它们向对面五层楼一起投射过去的时候,差不多都能把窗帘给点燃。六十年代大搞技术革新的时候,蔡老师见过一种太阳能炉灶,就是用数十块玻璃拼成一个大凹镜,将水壶吊在它们的反光焦点上,可以烧开一壶水。如今,对于五层楼的这些住户来说,就像那一壶水。

  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各自设法抵挡,关了窗,拉上窗帘,无济于事。在窗外再挂上一层尼龙布帘,那热力依然穿过墙壁透射进来,有的住户甚至发明了水帘,用水管喷出一排水雾,来阻挡那一个多小时的炙烤。据说那是从西游记中得来的灵感。

  住户们要求娱乐城改换装饰材料,或在前面加装栅格遮光板。娱乐城根本就不予答复。倒是校方的几个负责人约了几个住户代表吃了一餐饭,饭桌上说,娱乐城和我们签了协议的,包括他们的自主装修权利,现在要他们改,怕很难,要怪,你们就怪我们吧。不过话说回来,要是没有娱乐城每年的租金,各位的饭钱都发不出来啊,和吃饭相比,那几块玻璃还是小事吧?

  

  5

  

  第三块玻璃破了之后,娱乐城的人就真有点发怵了。几年来,大大小小的麻烦,他们也遇见过不少,但都举重若轻地化解了。用他们保安部一个小伙子的话说,跟我们搞?不知深浅!此时,他们不说这类话了,想说也不知找谁说。

  警察依然坚决地说,玻璃为外力所破,查不出原因,是因为这外力太蹊跷,弄不好是高科技,比如超声波,红外线一类。警察如此一说,娱乐城就更加恐慌。是何方高手,要用如此高招来打击自己,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将近年来白道黑道的各种恩恩怨怨细细地回想一遍,也没有想出个头绪。给自己找过麻烦的那些住户们,都是些下层草民,如果有此等高妙手段,又肯花如此高的代价,那不如早在别处买了新房?

  有人说,金太阳娱乐城日进斗金。你只要看看它日日夜夜沸沸扬扬的场面,就知道此话不假。它敢把咖啡卖五十元一杯,敢把开心果卖三十元一碟,也敢请价位最高的歌手和小姐。它的大厨是全城最好的,菜肴也是全城最贵的。至于其他一些神秘项目的收费,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它每天的流水究竟有多少,税官们是从来没有搞清楚过的。所以,三天下来,娱乐城的损失究竟是多少,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更要命的是,这“红衣小姐”之说一经传出,娱乐城的小姐们就人心惶惶了,钱再多,命没了,总是不划算的。

  第四天,娱乐城决定白天的生意照做,晚上看情况待定。于是,一清早大门前就竖起几块牌匾,拉上一道横幅:“回报客户多年厚爱,今日全城一律五折”。

  到了中午,餐厅的大堂和包房也坐了五、六成,与平日比是清淡多了,但毕竟很壮烈地开了业,现出了一种气势。这五、六成里,有一多半是娱乐城请来闹场子造气氛的,由娱乐城自己掏了腰包,也算送一个顺水人情。

  酒菜刚刚上桌,众人还没来得及端杯,便听得楼上又是一阵哗啦啦玻璃爆裂的声音。食客们蜂拥出门,抬头一望,第四块玻璃碎了,与前三个大豁口整整齐齐并作一排。前几日是半夜闹鬼,现在白天也敢作祟了。尽管菜肴丰美,佳酿醇香,众人已无心用餐,纷纷离席,走出门去,离得远远地又看了一阵,说了一阵,饿着肚子散了去。只剩下娱乐城的一干人木木地,站那儿发呆。这时,你用怒火中烧也好,气急败坏也好,咬牙切齿也好,任何关于激烈情绪的词语来形容娱乐城的人,都嫌苍白无力。一干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塑像一般立着。就连几个平日极少露面的主事者,这次也站到大街上来了。其中一个冷冷地说,放出风去,谁跟老子把那个王八蛋逮住,不管是公家,还是私家,我给他二十万。坚决相信是那红衣小姐干的人却私下嘀咕,到哪儿去逮那个怨鬼啊?

  下午,娱乐城派了人来在房顶上安装监视器,主楼两个,附楼一边一个,像四只鹰鸷的眼睛,神秘凶险地扫视前方。五层楼所有的窗口,以及周边可能作案的范围,都一览无余地收罗其中。摆出一副开战之前阵地侦察的架势。

  晚上,娱乐城、派出所和技校的相关人员共同组成了一个治安巡查组,开始挨家挨户拜访周边几栋楼房的住户。五层楼依然是重点。近年来带头与娱乐城交涉的住户代表是重中之重。他们每到一家都要说的几句话就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此次犯罪行为,已经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自己做了,尽早自首,别人做了,尽早检举,有关方面已经动用高科技手段进行侦察……有人说话,有人便乘机四处查看。查看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红外线,超声波,这些东西什么模样,谁也没有见过。他们的神态语气都很夸张,看起来更多是威慑,然后希望把这种威慑传布开去。巡查组一边盘问训话,一边登记家庭所有成员,比严打时查户口还查得详尽。

  住户们都很紧张,同时也很开心,他们竭力配合巡查组的工作,甚至很主动地让他们看自己的各个房间,以证实没有任何红外线超声波一类秘密武器。对五层楼的巡查,分为四个小组,一个门栋一组,同时从上至下进行,查到二楼,那一套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得对面又传来玻璃迸裂的声响。

  那一刻,整栋五层楼的住户,不论是查过了还是没查过的,都有一种酣畅淋漓近乎迷醉的感觉,一家家都扑向窗口,去看那美丽的第五个大豁口。有人说,如果不是禁鞭了,这几天要炸翻一条街。

  正被查着的这一家,最是痛快。掩饰不住满脸的喜色,一个劲要给巡查组开冷饮喝。

  娱乐城终于成了这一带住户们的盛大节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59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