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饶恒久:范蠡生平考论

更新时间:2008-09-04 12:31:38
作者: 饶恒久  

  

  内容提要:本文考证范蠡籍贯为楚南阳郡宛地三户里,范蠡青少年时在三户和宛地度过。二十岁左右与宛令文种相知,南阳之地深厚的文化积淀可能对他的思想产生直接影响。二十五岁以后与文种相邀赴越,但直到四十岁左右才为勾践所用。此后深谋二十二年,灭吴成就霸业。六十三岁左右功成身退,可能游于齐地经商,后卒于陶,享年八十二岁或八十七岁。本文所考证范蠡的年龄段及生平事迹,与史籍所载吴越争霸的历史事实基本相合,为深入研究范蠡思想提供了较清晰的时空坐标;为研究“黄老之学”的形成、揭示“黄老之学”的真实内容及其在春秋战国时期的重要地位提供了有力的证明。

  

  生活于春秋末期、战国初年的范蠡,先前不大为学术界所重视,但近几十年,随着学术研究的逐步深入,特别是马王堆帛书、郭店竹简等地下资料的不断发现,学术界日益感觉到了范蠡的重要性。1990年,李学勤先生指出:马王堆帛书《黄帝四经》因袭了《越语》,所以“《越语下》又应该比《黄帝书》早一个时期”。“如果《黄帝书》确不迟于战国中期,《越语下》就当是战国前期的作品,和范蠡的时代相近,其所述范蠡的思想应该是接近实际的。”[1] 1992年,陈鼓应先生说:“从现有资料看,范蠡是老子发展到源与战国初而盛行于战国中期的黄老之学的重要环节,范蠡可能是黄老之学的创始者,也可能是老学到黄老之学的重要中间环节,可是,如此重要的老子与范蠡的关系问题,学界却根本没有人去探讨。[2]

  笔者不揣鄙陋,爬梳搜罗,仅成大略,或许对范蠡研究能够有所帮助。

  

  一、范蠡籍贯考论

  

  关于范蠡的籍贯,主要有“徐人”和“楚宛三户人”两说。

  “徐人”之说,仅见《史记集解》引《列仙传》曰:“蠡,徐人”。王博博士信从其说,他认为:“昭公三十年(公元前512年),吴灭徐,范蠡此后可能先赴南阳宛地,故有南阳人、宛人的说法。后又赴越,越乃夏后,与徐渊源颇深,故范蠡欲助越灭吴,以报灭国之仇。惟其有如此之动机,故助勾践灭吴后,能功成身退,浮于五湖。”[3] 王博先生此说,仅据《列仙传》而推想之,似乎证据不足。而且调和两说,认为范蠡先为徐人,后为宛人。但据笔者考证,范蠡在吴灭徐之后不久就来到了越国(详见下文),似乎没有足够时间从“徐人”再转变为“宛人”;又把范蠡二十余年深谋厉行之动机归系于遥远的夏代,更无直接或间接的材料可以证明,令人颇感渺茫曲迂。

  “楚宛三户人”之说较为可信。

  《吕氏春秋·当染》高诱注:“范蠡,楚三户人,字少伯。”

  《史记正义》引《会稽典录》曰:“范蠡,字少伯,越之上将军也。本是楚宛三户人,佯狂倜傥负俗。文种为宛令,遣吏谒奉。”后来文种又“驾车而往”,登门拜谒。又引《吴越春秋》云:“蠡字少伯,乃楚宛三户人也。”

  《史记集解》引《太史公素王妙论》曰:“蠡本南阳人。”

  《越绝外传纪策考第七》曰:“范蠡其始居楚也,生于宛橐,或五户之虚。”按:“五”,钱培名《越绝书札记》疑为“三”之误。

  《水经注》卷三十一载:

  氵育水之南,又有南就聚,《郡国志》所谓南阳宛县,有南就聚也。郭仲产言宛城南三十里,有一城甚小,相承名三公城,……城侧有范蠡祠。蠡,宛人,祠即故宅也。后汉末,有范曾字子闵,为大将军司马,讨黄巾贼至此祠,为范蠡碑,文勒可寻。夏侯湛之为南阳,又为立庙焉。

  魏起鹏先生据此认为,即以“祠为故宅”可信,故宅未必即籍贯所在地。范蠡籍贯以三户为是。[4]

  关于三户之地望,赵师逵夫先生言之甚明,他说:“三户属宛而不在宛,在丹水以北的故商密,其地正在故之丹阳。丹阳为通称,三户为邑名。”[5] 后来,他在《西周末期楚都丹阳考》一文 [6] 中,又详细考察了清人宋翔凤、今人童书业等人的论述,并结合近二十年来在淅川县发掘的地下资料,从而更加具体地指出:丹阳“其地当在今河南省西南部丹水北边、丹淅二水之间”。

  湖北省社科院的张正明先生经多年研究认为:楚之鬻熊(商末周初)的部众所聚居的丹阳,就是公元前312年秦楚大战之地的丹阳,其地在豫西南,位于丹水之阳。由丹阳向西北行,入陕西之东南,过武关,越蓝关,可到西伯姬昌所辖之地。鬻熊之子熊丽率部南徙,以湖北南漳县西北部靠近谷城县边界的雎山一带作为新居。熊丽之孙熊绎(周成王之时)所居之丹阳与荆山相近,荆山在湖北的西部、睢山的南方。丹阳应在睢山与荆山之间,蛮河中游近上游之处,即今南漳县城附近。[7]

  二位先生所考丹阳之地望,大体相同,其说可信。

  综上所说可知:范蠡,字少伯,籍贯为三户邑,即故之丹阳,在今湖北省南漳县西北。故属于南阳郡,郡治在宛地。故宛城就在今河南省南阳市区[8],所以文种为宛令,得“遣吏谒奉”,又“驾车而往”,登门拜谒。若据《水经注》引《郡国志》的说法,大概文种与范蠡成为知己后,就邀请范蠡住在宛城。这与其籍贯为三户并不矛盾。

  

  二.范蠡生平事迹考论

  

  范蠡的事迹,特别是晚年归宿,学界多有异说[9]。但是,其主要事实在史籍中言之凿凿。最早最系统的记载是《国语·越语》,《吴语》亦可为重要的补充和左证,之后是司马迁的《史记·勾践世家》、《吴太伯世家》、《货殖列传》;《左传》对吴、越之争几十年间的主要事件、时间都有明确而较详细的记载,与《越语》、《勾践世家》所载大体相吻合。此外,《战国策》、《韩非子》、《吕氏春秋》、贾谊《新书》、《淮南子》、《越绝书》、《吴越春秋》等书中的相关记载及汉唐引书,均可作为参考。

  综观范蠡一生,其行迹大体可划分为三个主要阶段:

  第一阶段:入越之前的佯狂负俗

  范蠡入越之前的情况,不见于先秦典籍。但是,我们从后世的一些记载中可推知其大概。

  《越绝书·越绝外传纪策考第七》曰:

  范蠡其始居楚也,生于宛橐,或伍户之虚。其为结童之时,一痴一醒,时人尽以为狂。然独有圣贤之明,人莫可与语,以内视若盲,反听若聋。大夫种入其县,知有贤者,未睹所在,求邑中,不得其邑人,以为狂夫多贤士,众贱有君子,泛求之焉。得蠡而悦,乃从官属,问治之术。蠡修衣冠,有顷而出,进退揖让,君子之容。终日而语,疾陈霸王之道;志和意同,胡越相从。

  《史记正义》引《会稽典录》说:

  (范蠡)本是楚宛三户人,佯狂倜傥负俗。文种为宛令,遣吏谒奉。吏还曰:“范蠡本国狂人,生有此病。”种笑曰:“吾闻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狂之讥,内怀独见之明,外有不知之毁,此固非二三子之所知也。”驾车而往,蠡避之。后知种之必来谒,谓兄嫂曰:“今日有客,愿假衣冠。”有顷种至,扺掌而谈,旁人观者耸听之矣。

  又,《史记正义》引《吴越春秋》云:

  大夫种姓文名种,字子禽。荆平王时为宛令,之三户之里,范蠡从犬窦蹲而吠之,从吏恐文种惭,令人引衣而鄣之。文种曰:“无鄣也。吾闻犬之所吠者人,今吾到此,有圣人之气,行而求之,来至于此。且人声而犬吠者,谓我是人也。”乃下车拜,蠡不为礼。

  据上述材料可以大致推知三点:一,文种于楚平王时为宛令。据《左传》,楚平王熊居元年为公元前528年,在位十三年,卒于鲁昭公二十六年(前516)九月;二,范蠡为“结童”之时行为痴狂,然而有独见之明,大受宛令文种赏识。故时男子二十岁行加冠礼,此前皆为结发垂髫之童子。所以可知在楚平王之时(前528——前516)范蠡年龄不超过二十岁.由此上推二十年,为公元前536年,楚灵王五年,鲁昭公六年,为范蠡出生时间;三,范蠡年轻时生活很贫困,自己拿不出体面的衣冠,需向兄嫂借用。但独有所学,胸怀霸王之道,不为乡里常人所理解。后为县令文种所遇,引为知己。二人相约共勉,欲去楚赴越,共建奇功。

  第二阶段:深谋灭吴的伟烈

  1、范蠡入越的时间:

  据《国语·越语下》载:“越王勾践即位三年而欲伐吴,范蠡进谏……”,《史记·越王勾践世家》所载与此相同。勾践三年,即鲁哀公元年,公元前494。[10]可知至迟勾践三年范蠡已经在越国。那么,他何时入越呢?《国语》、《史记》皆无载。然据《史记正义》引《越绝书》云:范蠡邀文种、冯同共入吴,“此时冯同相与共戒之:‘伍子胥在,自余不能关其词。’范蠡曰:‘吴越之邦,同风共俗,地户之位,非吴则越。彼为彼,我为我!’乃入越”。按:《左传·昭公二十年》载:“员如吴”。鲁昭公二十年,乃公元前522年。又《史记·吴太伯世家》载:吴王僚五年“楚之亡臣伍子胥来奔”。吴王僚五年,即鲁昭公二十年,《史记》与《左传》所记伍子胥如吴时间相合。准此,范蠡入越之时,不会早于公元前522年(楚平王七年),也不会晚于勾践三年,即鲁哀公元年(公元前494年)。还可以把时间范围再缩小一些:伍子胥初入吴时,并未得到重用,而是“鄙以待之”[11],王引之《经义述闻》曰:“鄙以待之,谓退处于野以待之”,故《吕氏春秋》逸文曰:“退而耕于野”[12]。直到专诸刺杀王僚后,公子光(阖庐)代立为王,“王阖庐元年,举吴子胥为行人而与谋国事”[13],鲁昭公三十一年,“始用子胥之谋”。[14] 贾谊《新书·耳痹》亦曰:“阖闾见而安之,说其谋,果其举,反其听,用而任吴国之政也”。[15] 而阖庐元年,乃公元前514年;鲁昭公三十一年,乃公元前511年。只有到此时或稍后,吴子胥在吴国的地位才能达到“自余不能关其词 ”的程度。所以,范蠡入越不应早于此时,即公元前514——前511年之间。又,据《越绝书·外传记范伯第八》载,文种、范蠡初入越时,大夫石买“居国有权”,向越王勾践进谗言,欲使勿用范蠡。“于是范蠡退而不言,游于楚越之间”。直到后来,“石买益疏,其后将兵于外,遂为军士所杀。是时勾践失众,栖于会稽之山,更用种、蠡之策,得以存”。石买被杀的具体时间,《越绝外传记地传第十》所言甚明:“勾践与吴战于浙江之上,石买为将……斩杀无罪,欲专威服军中,动摇将率,独专其权。士众恐惧,人不自聊”。结果被伍子胥击败,越军逃回,“还报其王,王杀买,谢其师……越栖于会稽之山,吴追而围之[16]。勾践喟然用种、蠡计,转死为霸”。可知石买于勾践三年被杀。据此,则范蠡入越时间还要早于勾践三年。

  如上文所考,范蠡于楚平王时(前528——前516年之间)年龄在二十岁左右,到鲁昭公三十一年(前511年)稍后,大概已经入越,其时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到了勾践三年,即公元前494年,勾践兵败栖于会稽山时,范蠡年龄为四十岁左右。这与《越语下》所反映的范蠡思想和性格的成熟程度恰好相吻合。

  2、存越灭吴的深谋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曰:“范蠡事越王勾践,既苦身戮力,与勾践深谋二十余年,竟灭吴,报会稽之耻。”按:《国语·越语下》记载:“越王即位三年而欲伐吴,范蠡进谏”,越王不听,兴师伐吴,兵困于会稽而后悔之,乃召范蠡而谋之,至鲁哀公二十二年冬越灭吴,前后达二十二年。这二十二年间,范蠡的行事、言语于史籍清晰可案,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

  (1)入吴为奴、忍辱存越阶段(鲁哀公二年——鲁哀公五年):

  如上文所言,范蠡敏锐地感觉到了吴越因辟地相居,风俗民情、文化背景相同,争霸势不可免且时机已到,所以与文种等好友相邀入越,寻找建功立业的机会。当时,辅佐吴王的伍子胥也十分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他多次向吴王进谏说:“越之在吴,犹人之有腹心之疾也”。[17]“夫吴之与越也,仇雠敌战之国也。三江环之,民无所移,有吴则无越,有越则无吴,将不可致于是矣”[18]。然而,经过二十余年的磨练,年届四十的范蠡其志已经不在一战之得,一时之利,而在谋求根本性胜利,成就霸业。可是,刚刚即位的勾践被一时的胜利(勾践元年的欈李之战)冲昏了头脑,“未盈而溢,未盛而骄”[19],主动兴师伐吴,结果大败困于会稽山,已成束手待毙之势。这对于志向远大、主动赴越以求建功立业的范蠡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然而,范蠡的英雄本色、人格魅力也正是从这时起,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他谋之于越王,卑辞尊礼以事吴王,甚至建议越王及王妃、亲近之臣数百人入吴为奴;范蠡自己也主动请求随王入吴为奴。据《史记·越王勾践世家》,似乎勾践未入吴。而《越语上》明言:勾践“然后卑事夫差,宦士三百人于吴,其亲身为夫差前马”。《越语下》亦言勾践“令大夫种守国,与范蠡入宦于吴”。《韩非子·喻老》亦言“勾践入宦于吴,身执干戈,为吴王洗马,故能杀夫差于姑苏。”《越绝书·外传本事第一》云:“越王勾践属刍莝养马”,“反邦七年,焦思苦身,克己自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5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