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卢江良:村主任的功德碑

更新时间:2008-09-04 11:50:49
作者: 卢江良  

  ”

  两人相视而笑。

  之后,洪大忧心忡忡地问丁冬:“你去采访乐天,他说我不好,怎么办?”

  丁冬直截了当地说:“采访他个屁呀,他都立碑了,不管想臭你还是想香你,我都当作是香你的了。我当记者的,如果都不懂得如何把握角度,还当什么记者呀。而且,我还会提到,他以前因为对你不理解,对你有很大的意见,但你以实际行动感化了他,所以他转变了态度,为你立了一块功德碑。”

  洪大听了,深感欣慰,暗想:乐天你这个傻逼,这下你可真是傻到家了。你想玩我呀,我们就点石成金,变成褒我。让你后悔得撞死在石碑上都来不及。

  

  6

  

  县报发立碑的报道时,镇里正在选拔副镇长。镇长提议:“其他的人选,就不考虑了,我觉得洪大挺合适的。他年轻有为,政治素质好,思想水平高,清正廉洁,办事很有魄力,这样的人才,我们要培养、要力荐。”

  镇长这样提议,私下基于三点考虑:一、他调到这里当镇长五年来,没少吃洪大家的甲鱼。凭心而论,在他吃过的甲鱼里,洪大家的甲鱼确实肉肥味美,他可不能白吃他的;二、县里已跟他谈过话,准备提拔他当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他想在升任之前,培养一个心腹在这个镇上,这等于给自己在这里扎实了根基;三、眼前正好有人给洪大立了碑,报纸也在正面宣传他,抓住这个机会把他选拔上来,其他领导没有话好说,看上去明正言顺的。

  镇长这样表态了,其他领导自然一致赞成。他们觉得洪大这人确实不错,他家养的甲鱼镇长有得吃,但也没漏掉过他们。现在势利眼的人多,洪大能这样一碗水端平,真的非常难能可贵。他这样有情,我们也不能无义,对不对?

  很快,洪大就被调借到了镇里。

  由于事情来得太突然,洪大心里是喜忧掺半,喜的是做梦也没想到竟然被选拔了,忧的是乐天立碑毕竟不是真心实意的。

  但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心想先把镇里的人伺候好再说。上任第一天,就带了一筐甲鱼过去,凡在镇政府上班的,人手一只分过去,包括烧饭和扫地的。镇政府的所有人,一下子都对他充满好感,特别是职位比他低的,简直感动得涕泪俱下,他们都在里面混半辈子了,见过的副镇长不知有多少,但从没一个对他们这样好的。

  而村主任这个空缺,洪大原想推荐堂弟的,他的堂弟是村治保主任,但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推荐了村里的会计。会计和洪大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以前没少合伙搞过村里的钱,洪大如果不推荐他补缺,他万一不高兴了,头脑发热检举了他,那洪大不要说升任不了,处境都会很危险。

  乐天看着洪大升任了,心里难受得厉害,想自己给他立了碑,他事情倒没帮自己解决,却到镇里当副镇长了,自己不仅一点好处捞不到,还整天挨那些村里人奚落,骂他脑子肯定进了水,把这么一个货色夸成宝,还让他一下子高升到镇里去了。

  不过,也有让乐天欣喜的地方,那就是洪大已不在村里,他那桩事他管不了了。于是,在洪大调任的第二天,就去找现任村主任。

  现任村主任清楚这件事,知道是洪大刁难着,自然不敢轻易答复,借口自己刚上任,对情况还不熟悉,容他跟其他干部商量一下。等乐天一离开,就打电话给洪大,告诉他乐天来找过,征询他的意见。

  洪大想,这傻逼想钻空子呀。当即表示了否决。

  

  7

  

  关于乐天立碑的事,在县报上一宣传,被好事者发到了网上,很快引起了网友的热议,随后波及到了网下,争论的焦点有两个:一、乐天应该不应该为村主任立碑?二、镇里这个时候借调洪大是否妥当?

  如此一来,把镇政府、乐天和洪大,都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镇政府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犹豫着要不要正式选拔洪大当副镇长?乐天呢,这几天的日子也不好过,在网上被不认识的人,在生活中被认识的人,一律骂成了“马屁精”,而那桩事情,却依然悬而未决。

  当然,压力最大的是洪大,他整天处于惊慌不安之中,担心乐天供出立碑的真实动机。最终,他承受不住压力了,打电话给现任村主任,假装不痛不痒地说:“乐天这傻逼立那块碑,是想搞垮我们呢!”

  现任村主任心里说:不是想搞垮我们,是想搞垮你。但嘴里却说:“他没那个能耐呢,他想搞垮您,您不是反而当副镇长了。”

  洪大说:“他搞我倒没什么,我大不了不当副镇长,回过去仍旧当村主任。问题是害得你当不成村主任了。”

  “这,这……”现任村主任听洪大这么一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的村支书快六十了,很快就要退下来。如果洪大不回来,自己就能顺理成章当村支书。而万一洪大回过来了,自己最多只能在村主任的位置上混,不知混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头呢。因为洪大是村支书私下播的种,这是村里每个人都知道的秘密。村支书不可能不帮洪大,反过来帮自己。

  洪大听出了现任村主任的惊慌,便故作轻松地说:“不过,事情也没我们想的那般严重,其实解决起来也挺简单的。”

  现任村主任连忙求教解决的办法。

  洪大开门见山地说:“你只要说动乐天把碑迁掉了,事情就没了。”洪大说的也有道理,一旦乐天将碑迁掉了,争论的目标消失了,风波也就平息了。

  “可他怎么肯迁走呢?”现任村主任质疑。

  洪大哼了下气,说:“这个傻逼,还不是想解决那事嘛。”

  现任村主任听了,不禁茅塞顿开。

  现任村主任接完电话,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但他还是去找了乐天。乐天听说那桩事要给解决了,立马答应明天迁掉石碑。

  洪大一方面设法摆平乐天,另一方面不忘向镇领导打点。镇长想洪大是自己提议要选拔的,如果这事最终没有办成的话,岂不证明自己当初的眼光出了问题?于是力排众议,向县里力荐了他。

  县长是一位别出心裁、敢作敢为的领导,这几天他很关注立碑的争论,现在见镇长力荐选拔洪大,当即对他的举动表示了肯定,并向相关部门作出了指示:一、将洪大树成优秀村干部的典型,进行全方位宣传;二、保护好那块石碑,供全县镇村干部参观学习。

  这天上午,乐天正伙同几位村里人,来到地里准备动手迁移石碑,现任村主任奔丧般地赶来了,他还在很远的地方,便气喘吁吁地喊:“不要迁!不准迁!县长说要保留。”

  乐天他们几个人愣住了。乐天更是满腹狐疑:自己立了一块碑,连县长都知道了?

  

  8

  

  那块石碑保留了下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洪大摇身一变,成了全县的名人。洪大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拎了家里养的两只肥大的甲鱼,亲自来乐天家促膝长谈了一次。他为以前的事向乐天表示歉意,对乐天为他立功德碑深表谢意,为了报答他的一片深情厚谊,推荐乐天高考落榜的儿子,进了镇政府办公室当秘书。

  乐天被感动了,前怨尽弃。

  可正当洪大日益风光时,有天夜里那块石碑竟被砸了。幸运的是没有被砸断,只留了一个很深的锄头印。

  这事在乐天所在村引起了轰动,现任村主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因为这事发生在他管辖的范围内,他一方面担心上级责怪自己失职,另一方面也怕洪大因此而不高兴。如今洪大是县里的红人了,很有可能一跃成为县领导,自己今后的前程,是完全握在他手心了。

  于是,在石碑被砸的第二天清晨,他就急冲冲地来找了乐天,把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他。乐天还没听完,便“咚”地跪下来,发着毒誓:“如果是我砸的,出门被车撞死。”俄而,强调道:“我以前跟洪大镇长是有些意见,但现在洪大镇长容宏大量,这样帮助咱们一家子,我感恩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去砸那块碑呢。”

  现任村主任赶紧把他扶起,不断地向他摆着手,解释道:“乐天叔,你误解我的意思了,我们没有怀疑你,我们怎么可能怀疑你呢?我这次来是跟你商量,想让你去管那块功德碑。”

  乐天听罢,深感蹊跷:“干嘛要我去管呢?”

  现任村主任说:“这功德碑是你立起来的,由你去管比较合适。另外,如果有人来参观,你也好讲一下干嘛要立功德碑。”

  乐天还想说什么,现任村主任突然说:“你去管功德碑的工钱,咱们村里会出的。‘大手’做一天多少钱,我们也给你多少。”

  乐天一听,愣在了那里,暗想天上真掉馅饼了。

  当天,村里以前所未有的高效,在那块碑旁盖起了一间砖房。晚上,乐天就住了进去。

  乐天成了石碑管理员后,夜里一刻都不敢睡觉,成夜守着那块石碑,他怕万一有个损失,不仅愧对了洪大的恩情,而且连累了儿子的前途。目前儿子在洪大手下工作,以后是升还是降,都由洪大说了算。

  而白天的时候,有参观的人来,乐天就主动充当解说员,结合自己切身经历,夸夸其谈洪大的“丰功伟绩”;没有参观者时,他就静静地坐在屋前,“啪嗒,啪嗒”地抽着烟,用一种充满柔情的目光,一遍又一遍爱抚那块石碑。

  

  2008年7月26日于泥花香书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52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