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田方萌:就香港学术界及学风问题答网友问

更新时间:2008-08-06 09:44:38
作者: 田方萌  

  

   问:最近,薛涌在批评徐滇庆的文章里指出,中国学术界浮夸之风很严重,学者们忽视技术细节,结果造成了中国学术界的技术性贫乏。这一毛病不改,中国的学术就无出头之日。这种状况下,像边燕杰教授那样的华人学者小心踏实地进行积累,假以时日,中国以后才有可能出现大师式的人物。你为什么要以边教授为例子,批判刺猬型学者?

   答:我其实很同意薛涌先生的观点。中国的学术规范现在是不成章法的,我们的主要问题还在于如何加强学术体制建设。我在北京上学的时候,就对那种什么都能来两句的“学术大师”深恶痛绝。有一次,我看到一位海归派经济学家的电子邮件,他在信中批评了国内另一位经常上媒体的经济学家:“某某什么都搞,债市、股市、汇市、金融改革、国企改革、农业改革、技术创新、中小企业,还有地方经济,all bullshit(全是牛皮)!”这样的学者很成问题,却总受到国内学生关注。我劝大家有时间还是英文学好,多看点洋书,这样你就知道国内那些所谓的大师都是什么货色了。

   刺猬和狐狸本是两种治学风格,按理说并无高下之别。就算在美国,大部分学者也在主流范式之内进行研究,边燕杰在他现在任教的明尼苏答大学也是个非常出色的学者。我不是要否定主流研究和刺猬型学者,我只是想强调美国除了主流还有支流,而美国学术的活力就在于总有支流挑战主流,支流可以变成以后的主流,像我在梅森看到的实验经济学那样。跨学科的狐狸式研究并不意味着浮燥学风,你同样需要辛辛苦苦地收集材料,提出扎实有力的理论。

   香港那种紧跟主流的保守策略当然会见效,而且说实话,香港能做到这份上也就不错了。但是这么做永远不会摆脱附庸的地位。我们当然需要更多的刺猬进行学术积累,可像他们这么积累,一辈子也不会去关心狐狸们提出的新思路和新想法。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不能仅仅依靠跟着西方学界走的刺猬们解决我们的生存问题,还需要别开生面的狐狸们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给我们以启迪。就我个人口味而言,那种四平八稳的主流研究就像一个装扮体面而缺乏性感的淑女,你可能会欣赏她的美貌,但不会为她激动起来。勇于创新的学子最好还是趁年轻的时候来美国折腾一把,到大地方来见见世面。

   最后,感谢转载我文章的网站和博客。欢迎大家继续批评讨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003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