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章星球:教育产业化与教育券

更新时间:2008-07-14 11:45:31
作者: 章星球  

  

  回顾当初提出教育产业化的主要理由:国家对教育投入严重不足,教育如果不产业化,就难以生存和发展壮大;民办教育就发展不起来,教育竞争就不充分,就不能达到扩大内需的效果。这些理论实际上并无太大漏洞,其不足处在于教育产业化没有与教育福利化有机结合,片面追求利润而增加了民众负担。教育产业化的关键是充分的市场竞争,而充分的市场竞争应该包括买方市场竞争和卖方市场竞争两个面。然而在我国的教育产业化实践中,学生为了争取受教育机会的竞争很激烈,却没让学校之间展开真正的竞争,尤其民营教育的活力无法释放。这种教育产业化只能称瘸了一条腿的产业化,是目前教育问题的病根所在。因为学生和学校之间就像餐馆和食客的关系,餐馆之间竞争越激烈,食客们受惠越多,反之,餐馆是垄断经营、而顾客竞争激烈,受损的就是顾客。某些城市中心区最繁华的食街收费往往比郊区各村镇还便宜,原因就在充分的竞争。在充分竞争下,公立学校的作用仅相当于自家厨房或自家食堂相对于众餐馆酒楼的竞争作用。

  

  1、教育不够「产业化」?

  

  教育产业化,应该让民营教育唱大戏,同时可以通过对公立学校的成本控制和价格管制对民营学校起到竞争牵制作用—如果外边餐馆吃饭太贵或不卫生,我就选择回自家厨房弄;如果私立学校收费太贵或服务太差,就进公立学校读书。公立学校可以考虑提供廉价教育,可以作为青年教师锻炼能力的舞台,例如国家可以规定教师只有在公立学校实习若干时间才能拥有教师从业资格,公立学校应该对其教师工资及学费标准予以控制,使之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依靠低成本而不是政府高补贴对私立学校构成竞争牵制力—这可以简称为公立学校的「自家厨房模式」。另外公立学校招生应该以成绩为主要标准,私立学校则可以灵活处理。以仿生学来比喻,公立学校就好比垫在下面的树干受到政府财政控制,私立学校就像树的枝叶部分自由伸展,我国的公私教育部门一旦达成这种仿生结构,就将迸发巨大效率。—目前恰恰相反,民营学校遭到严厉管制,公立学校获取巨大垄断利益,这种本末倒置的结构是极不合理的,所以我国教育腐败的根源并非教育产业化这一理论,相反,正是因为教育不够「产业化」。

  何谓产业化?个人理解,教育产业化的含义之一应该是指把教育当做一个产业来做,重视投入产出、注重市场、强调效率;含义之二则是让教育成为具有商品性质的服务,让学生成为教育服务的消费者,让过去被比喻为父子的师生关系转化为服务者和被服务者的关系。前者有利教育效率提高,后者有利于人性解放、有利于学生的创造性和自由个性形成,有利于改革我国目前极其僵化的教育体制。所以从理论上而言,教育产业化没甚么不好。只可惜教育产业化在我国遭到了扭曲,既没实现教育教学制度的创新,也没实现教育服务的市场化。

  教育产业化的本质就是教育市场化,但真正的「教育产业化」,其核心应该在教育服务的市场化,而不仅是教育收费的市场化。而且,教育收费方式并不改变教育市场化的本质,例如在学生自费、家长付费和国家付费三种付费方式下,尽管付费主体不一样,但都不妨碍教育服务的市场化。

  同样的道理,教育产业化也并不与教育福利化矛盾,教育产业化更不反对国家加大教育投入或教育补贴以减轻弱势群体的教育负担。

  

  2、推行教育券制度

  

  教育经费、教育补贴,是拨给教育产品的供应方还是需求方更能提供效率和保障公平?很显然,拨给需方直接扩大需求是最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最近不少学者主张我国采取全免费的义务教育,但全免费义务教育意味著教育经费是拨给了教育的供给方,我认为这并非良策,只会扩大教育垄断,不利于我国教育事业的效率提高。合适的办法应该是逐渐推行教育券制度,把更多教育投入作为教育券发给学生让学生在拥有教育券后成为「顾客」、成为「上帝」,而不是一昧把教育经费直接拨给公立学校,学生持著教育券,可以进公立学校也可以进私立学校读书消费。

  可以尝试由国家以法律形式规定每个新生公民到了适学年龄后每年可获若干教育券,数额固定,尽量平均分配以减少运作成本,例如设小学生每人每年发二千元教育券,按每年三亿在校生算,国家只需投入六千亿,我国百分之九十的公民不仅可以实现教育全免费,部分农村子弟甚至连生活费都解决了。穷人的孩子获得教育券后选择廉价教育不仅可实现全免费教育,甚至还有盈余;而富人的孩子获得教育券可能不愿接受廉价教育,但仍然享受了共和国公民的公平待遇—即使省出的钱只够买双名牌鞋。这种方式排除了行政干预的可能,现有银行系统就可以轻松完成这个工作,具有极高效率(参阅《适度平均潜藏惊人效率》)我国应该结束以「收费」为特色的「教育产业化」,推行以政府付费补贴、教育经营机制改革、教育教学创新为核心的「教育产业化」,把真正的「教育产业化」作彻底的推行。

  

  3、与教育福利化结合

  

  教育券制度把政府为国民提供的教育福利、教育义务量化为具体的数字,是教育福利化与教育市场化的最佳结合,是美国经济学弗里德曼最令人钦佩的学术创新。

  谁又能保证「全免费义务教育」好曲不会念成歪调,甚至制造更大的教育垄断和教育腐败?城里人想让孩子享受价值五千元的免费教育服务,农村学生可以只给它提供价值五百元的服务,这算不算公平?学校教学质量参差不一,在同样的免费条件下,谁有权力让学生进入教学质量高的学校?会不会制造更大的权力腐败空间?富人希望孩子获得价值数万元学费的免费教育,怎样满足他们的特殊要求?更重要的是,全免费义务教育意味著国家的教育补贴不是拨给教育服务的需求方,而是直接拨给教育服务的供给方,也就意味著服务者不需要通过改进服务来争取消费者、而只需向上级争取教育经费,学校管理者对上不对下,这必将降低教育效率,最终受害者还是学生。

  

  4、全免义务教育不现实

  

  所以,全免费义务教育并不现实,真正的教育产业化才是正途。但未来的教育产业化必须以两个结合为前提:一是教育产业化必须与教育福利化结合起来、二是教育市场的买方竞争必须和卖方竞争同步发展起来。这种结合的具体形式就是教育券制度,不仅充分的市场竞争将使学费降低,而且人均教育券分配到一定数额,虽无免费教育之名,却可有免费教育之实—在教育产业化政策下,各种收费标准的学校都有,学生进廉价学校不仅全免费甚至生活补助都够了,进贵族学校则要自己再加钱。教育券制度却随时可以启动,不能每年发几千亿那发个几百亿也不错,不能发几百亿,先发几十亿也可以,先把制度框架搭起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63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