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宗海:善待范美忠现象

更新时间:2008-06-28 11:36:03
作者: 何宗海  

  范美忠先生于2008年5月22日在《天涯社区网》上发表的《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是真心的表白。对于范美忠自己在地震发生后的实话实说,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件非常明了的事实,地震来了,范老师感觉自身生命受到了威胁,只顾自己,先于学生而紧急避险。有人说,范美忠做得没错,错就错在他不该把这件事说出来。既然他没做错,说出来怎么就错了呢?我们的社会是否仍旧停留在“不知者不为过”的时代呢?社会舆论可以对一些有争议的事件或有争议的人,进行褒贬,进行道德审判,还应认真倾听人家的申述和辩解。但不应强加他(或他们)什么罪错,更不应动用什么行政手段或撕破那张制约人们相互之间劳动关系的契约,来维护那个自己固守的、客观上并不存在的“道理”,反过来让自己陷入麻烦的境地。每个人有属于自己的价值观和道德观,有属于自己的活着的理由和做人的准则;我不认同你的价值观、道德观和处事方式,甚至可以驳斥、谴责、批判,但我尊重你真实的客观存在、你说话的权利和处事的方式。受传统道德是非观念的影响,在公众面前说几句实话、公道话,对于中国人来讲,往往是件难能可贵的事情。尊重一种客观存在并不需要每个人都像裁判那样对其是非得失做出评判,你可以关注他,甚至可以自己的方式谴责他(我曾在最近完成的长诗《北大,还好么?》中,从教书育人的角度,在谴责北大的同时,谴责过范美忠在地震中的利己行为表现),也可以不关注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不要轻薄他,鄙视他,甚至于诋毁他。打一个低俗的比喻,人们往往能以保护自然生态平衡为理由,容忍一群异类的野猪去糟践我们的田园,却不能以保持人类的精神生态平衡为需求,容忍同类的个体说几句真心话。

  当公众舆论关注某一事件的时候,这一事件肯定具有某种共同的社会认知价值。讨论就是讨论,公权亦即行政权力的介入,便破坏了这种自由的气氛。由公理引起的争论,只具有褒扬或谴责的权利,而不具有惩戒和处罚的功能。必须把公理和公权本质地区分开来,不应该混淆了权利与权力的基本界限,更不应假维护道德之名,行取舍好恶之实。佛教里的“善哉善哉”,从来不说他人的好歹,但却给了愤世者一个平心静气的瞬间,给了迷途者一个回心转意的机会。这就是善待。善待一种现实生活中客观存在的现象,并不意味着对这一现象所反映的真善美的忽视或假恶丑纵容。善待是一种相当中立的状态。对于你的思想、你的选择以及你的言论,我理解你,尊重你,但我不一定效仿你,不一定做你。

  昨天,在网上又见到有人代表教育部做节目时,针对范美忠说了一句“富有哲理的话”:“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5]。这话听起来不仅丝毫没有哲理,反而有些像是在骂街,在恐吓什么。“不能允许无耻”的话,平头百姓互相怄气闹纷争时可以吓唬吓唬对方。国家机关发言人说出这话来,让人产生“×××要动手了”的危机感,似乎有人要用行政棒子去打“犯思想错误”的人了。你修订师德规范就说修订师德规范。师德规范本不是为了规范范美忠一个人而修改的,何必要扯在一块儿说事呢?如果是为了规范范美忠而修改师德规范,那就大可不必了。据说范美忠的教师资格证已经被吊销了,不用担心下次地震再来时,他还会甩下学生自己先跑了。“不能允许无耻”的话一说出来,人们不仅为范美忠的失业担忧,未免又要为范美忠的安全担忧了。这个范美忠如果不知趣,继续“无耻”下去怎么是好?顺便提醒一句,修改这“师德规范”的人,千万不要把新规范装进手电筒里,最好是装进自家的吸顶灯里。这道德专制主义有时候比行政专制主义对人的心理更具威慑力,更让人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作为范美忠,你也用不着步步紧跟地表白什么“只想做一个有尊严、有理性、心态光明的公民”[6]。老实说,目前你做不到,我们大家都做不到。不管你“高尚”也罢,“无耻”也罢,那都是别人说的。你本来不完美,但你是真实的。千万不要为了那个事后的“完美”把自己包装得不是你范美忠了。你选择逃生的方式很原始,但并不极端,何来“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来提倡一种真实的言说”?从整个过程看,范美忠的行为真实,并不真诚。因为“真诚”具有追求道德价值取向的精神操守的内涵。社会对于范美忠的关注,其价值不在于完美,而在于真实;在于其真实的心灵深处所蕴藏的那份选择本能的冷静和展示本能的勇气,及其对现实社会中道德迷雾的冲击。正如雨季里驱散乌云的响炮,本不是什么抵御强大敌人的现代化常规武器,却是为了防止暴雨灾害所需的必要措施。

  对于“范美忠现象”,进行隐形的行政干预和不恰当的行政处罚,便转换了事件本身的内涵和人们所关注的焦点,使得这场有关提升道德水准的讨论失去了思想性和民主性。对一件并不复杂的事情做内涵转换的结果,常常使我们在不自觉之中犯了偷换概念的逻辑错误。而且是以偷换概念的方式将这种错误强加于人,逼迫对方在这种转换中蒙受更大的损失和心理创伤。先是由就事论事到道德评判,进而由道德高压到舆论攻击,直至上升到兴师问罪,最后转换成为当事人与行政当局之间法律关系上的对抗。这就得不偿失了。

  善待范美忠现象,对于我们提升整个民族的道德水平有益无害。

  

  参考文献:

   [1]据CCTV:《范跑跑电视辩论语出惊人并不后悔被解聘》, 2008年6月22日;

  [2]崔卫平:《经历了人性的灾难之后——范美忠事件认识之一》,据《天益网》;

  [3] 杨恒均:《从道德绑架的网民到绑架自由的范跑跑》,据《天益网》;

  [4]肖雪慧:《也来说说范美忠》,据《天益网》;

  [5]《教育部:我们可以不崇高,但是不能允许无耻》据《天涯社区网》,2008年6月26日;

  [6]《范美忠回应教育部发言人:我不崇高但并不无耻》,《新闻晨报》,2008年6月26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942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